小说首页>重生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一千〇九十八章. 轻装上阵,再度起航

章节目录 第一千〇九十八章. 轻装上阵,再度起航

    玄智身子一颤,赶忙道:“结果如何?”

    “众生大喜,佛渡天下,我寒山寺昔日善缘,今日成了正果!哭佛败亡,那纳诺未来也就不足为虑——”

    玄智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师兄:“哭佛败亡?!”

    “是啊,银尘无论如何也算是我等半个师侄吧。”玄苦转身凝望着那威武腾起的蘑菇云:“为兄启动佛门不传之秘,不是心血来潮,也不是焦灼于当下,反而是突然感受到天则降临,朦朦胧胧地便运起了神功……虽然为兄也没有太明白,但无论如何,这一次,苍生有幸啊!”玄苦这样说着,语气中没有一点侥幸的成分,只有深刻的悲痛与缅怀。无论如何,苦禅大师以身证佛,令哭佛沉睡,才给了银尘致命一击的机会,否则,哭佛身上那一层永远褪不掉的白色透明薄膜,只怕并不比at力场好对付多少。

    玄智听了玄苦的话,沉默了一下,仔细想了一下眼前的局势,之后道:“师兄知道我那不肖之徒——”

    “师弟着相了,银尘小友岂是那种福缘浅薄之人?福分不够,功德来补,他如今完成拯救苍生之壮举,必然有着极大的福报。”玄苦道:“只是如今,纳诺未来只怕要弃城而去,那些天邪寺的遗毒,指不定会在城市里干出什么滔天大祸来,我等……还应该以身作则,纵然佛法不能护得金身周全,也要想法子翻墙入城,除恶务尽!”

    玄智脸色一变,咬牙道:“虽说佛家清净,戒气戒怒,我本不应宣扬为恩师报仇,可是飞燕城里那么多无辜生命那样惨死,我等也该为天下苍生讨回点公道……至少要让百姓知道,这世上并非什么邪魔都可以横行无忌的……”

    “这是自然,寒山寺顾念苍生,焉能放任天邪寺祸害生灵……不过,没有哭佛的天邪寺,只怕比正黄冈也强不哪里去吧?”这时玄苦身边的玄生大师道:“银尘小友,先后挫败傀儡宗和天邪寺,真是殊胜的功德……”

    正说着,杨无敌带着万人往走了过来:“诸位大师,陛下传旨准备攻城了。”

    “何时开始?”作为领头的玄苦转身过来,温言问道:“若不嫌弃,我等可以代赵施主先行潜入城内……”

    杨无敌听了这话,微微点头,却又有点苦涩地说道:“潜入之事还得商量,如今我军新败,虽然没有损失什么兵卒,器械,但是大师舍生取义,还是令军心震动,士气虽然劲烈,但难免有些冲动,而盾天是我等遇到的第一座坚城,不知道我军大炮能否击溃城墙,而且城墙之内还有瓮城,防御十分强悍,故而陛下打算请各位大师前去一议。”

    “那好!我等现在就过去。”玄苦环视了左右,没有人提出异议,便转头看向万人往:“万施主可有潜入城市中的法子么?”

    “若以前的盾天大营还在,那么法子多得是,可如今整座城市估计被建州奴儿完全把控了,他们的主子也在这里,只怕难做,虽然我也很想刺杀了纳诺未来,可是他既然捡到念珠,便也不知道还会多出怎样的能力……他是天选之鞭这一点没有异议的。”

    “但贫僧觉得他不会坐困盾天。”玄苦跟着杨无敌往中军大帐走去,抽空说道。

    “但问题是刚刚那一下,也不知道银尘那小子究竟做了什么,搞得天罡混乱,空蝉也用不了了,至少暂时的,那建州奴儿的主子真就坐困盾天了,除非他选择驾车逃走……可如今天下遍布义军,他敢吗?”

    “哦?”玄苦露出感兴趣的神色:“若果他困守此地,以他继承哭佛衣钵这事情,我等倒是可以不必计较太多,放手为万民除害……”

    “可问题是,这盾天城并不比潘兴好打太多……”万人往遥望着远处狂风之中黑铁色的城池,神色凝重。

    【差不多同时】

    盾天府以西三十里的地方,有一处小小的山谷,据说是千年前间罗山脉爆发山洪冲击出来的一处小小山口,因为形似钟,便叫了滚钟口这个名字。这小山谷中,溪水潺潺,草木幽幽,有一座不知几百年前的古人修建的隐士山门,名为神隐派,在这里建了亭台楼阁,护山大阵不说,还在周围引用山泉为溪流湖泊,人造出许多景观,又种植湘妃竹,苍松翠柏等等,更显得凤尾森森,龙吟细细,如今神隐派隐世不出,也不知道还有传承没有,而神隐派的山门避世而建,宗门大阵又是迷踪类型的聚魂式,等闲人难以发觉,几百年来便彻底没有知道那山中亭台水榭究竟在何处,只能在外围看到苍木幽林,曲水游鱼,于一片纯粹的翠绿中见证一道流动着的纯蓝,更显得如同人间仙境一样,以至于南国不打仗的时候,这里竟然成为侠客情侣,文人墨客们常来旅行踏青之地。如今,随着盾天城被建州奴儿接管,这个南国小有名气的旅游胜地也沉寂下来,几个月没有什么人踏足,更将那凤尾森森衬托得越发幽静,龙吟细细越发随性,仿佛这一切优美,都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再也难有人类的一丝痕迹。

    此时此刻,就在一汪清泉氤氲出来的一片纯蓝色的湖泊旁边,几株茂盛的绿草似乎被一股野蛮的力量折断,破碎凌乱地倒伏着,倒伏的绿草下面,便是深褐色的泥泞滩涂,一道差不多三十丈的擦痕,三十丈外起,一路折断了许多花草,并在褐色的土地上留下大片擦伤状的痕迹之后,便在这湖边到达尽头,消失了。这擦痕的终点,匍匐着一件银白色的长袍,上面许多陈旧的破损,还有早已干透了的血污,如同蒙尘的荣耀一样,显出一片脏灰的颜色。

    长袍,或者说穿长袍的人匍匐着,一双肉掌平平按在泥地里,显出两个爪形的凹坑,倒下的人一动不动,仿佛已经死去多时,静待微生物分解的无用残尸,可实际上,他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奇异的力量,似乎无法让这环境中任何一点新的尘埃污垢,落在他本就不太干净整洁的身上。

    在倒下的人身后差不多五十丈的地方,另外一道有些烧焦了的擦痕突兀地出现在大片的草木中间,将原本优美的景色破坏殆尽,那擦痕的尽头是一团勉强能看出一个椅背形状的破烂,仿佛被撞击成一团稀泥的金属,上面还连接着几许被烧毁的皮革和棉絮,而与擦痕几乎成了三十度角的另外一边,一张巨大的白色帆布状织物连带着数十根粗壮的绳索,连接着那勉强还有点形状的椅背。

    不用说,那个倒伏的人,就是新晋的神灵,此世间唯一的法神,阿尔特雷该亚姆·银尘。

    银尘倒在地上,不愿起来。紧闭的双眼中,闪过许许多多的金色信息。

    “我们赢了。”这是他在降落之前给众人发的信息,而紧接着,各种各样的信息通过“系统”反馈回来。

    “赢了?哥哥在那里?我想哥哥了!”林轻雨。

    “银尘哥哥现在在哪?我能跟过去吗?几天不见担心死了!”林绚尘。

    “你现在在哪?受伤了没?快发坐标我去救你!”万剑心。

    “你没事吧?赢了输了无所谓,活着就好!赶紧回来,我还想跟你一起杀进盾天城呢!”拜狱

    “长官,我们的第一阶段作战已经顺利完成,如今开始第二阶段,具体任务如下……”红后。

    银尘看着这么多信息,平生第一次没有了回复的欲望。

    他觉得自己变了,心态变了,甚至性格都有可能变了。

    他一下子没有了那种,攻城的,壮大文明的或者抱抱林轻雨的绪,再没有了对生活的热情,因为他知道自己从这一刻开始永生不死,而且永远告别了法术位,法术模型,万化术和符文,永远告别了咒语和魔法名称,永远告别了气海,经络,以及脑海深处的机械迷城,告别了一切固定的模式,获得了大超脱,大自由,大解放。他的身体,从此成为不可窥视的“黑体”,他将不再拥有魔法意义上的内部结构,仿佛他自己就是一个元素,一种天则,一个领域,甚至一座神国,他的体内完全“黑了”,他所有给自己制定的修炼计划,升级策略,研究固化新法术的方案统统成了笑话,而同时他也被这个世界彻底孤立起来,他拥有了全部的元素,可是他的力量也永远和神功分开了,他的寒冰力量,将和神功的寒冰力量完全不兼容,寒冰与寒冰相遇,将成为冰火相遇一样彻底的对冲。

    他的火焰,将永远克制寒冰,而他王爵的身份,斩咒的光芒,将永远失去克制战魂的功效。

    他成神了。

    他唯一了。

    他超脱了。

    他成为这方世界里,高高在上的存在,也同时,将他原有规划的前进道路彻底斩断了。他连自己体内的能量循环方式都掌握不了,还谈什么继续修炼呢?他即使彻底放弃了魔法修为,他依然是这个世界上所向无敌的魔法师。

    “可是明明还有一个天阶啊!”他这样想着,看不到眼前的路,更看不到悬崖,从此以后,他似乎只有蒙眼狂奔。

    “魔法修为的尽头是什么?”他问自己,没有任何答案,他知道这个问题已经被人类问了十万年,也许再过十万年都不会问清楚。

    他超脱了,也茫然了,此时他已经和人类不同,已经是另外一种生命形式了,他难道——还需要呆在人间吗?

    这个想法将他冻住了,把他吓到了。银尘感觉自己如果这样想下去,按照神灵的思维想下去,只怕要不了多久就会变成一个没有感情的怪物。

    他感到了害怕,而害怕就因为他还有努力的方向,这个方向不是融合让他变得更强,如何获得更大的力量,而是让他尽量融入到凡尘之中,尽量去体验凡尘的生活,在凡尘中磨练,滚打,解析世界的本质。这一刻,他忽然明白过来,成为法神之后,要磨练的不是法则,不是魔力,不是施法的手速和蚩尤的武学,不是万化术和骷毒手,而是——

    心。

    “炼心。”银尘爬起来,即使从泥地里爬起来也纤尘不染,干净潇洒得不像是人类:“这可真是一个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崭新的课题啊。”

    他站起来,一边给众人报平安,一边手脚并用地爬上一座山峰,成为法神之后,他甚至连体力都不消耗了,只是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饿。

    他站在山峰之上,极目远眺东方的那座宏伟又扁长的城市,心中有了决断。

    “就这样吧。潜入城市,看看会发生什么。”他这样想着,轻轻迈出一步,那一步足以让普通人跌落悬崖,可他,直接在虚空之中漫步而去。

    他在空中行走着,是行走而不是飞行。

    【同一时间】

    南方禁军“远征军”的中军营帐,在距离麋鹿盆地至少十华里的五步关。这里其实是个和虎方口差不多的地方,地形狭小也相对险要一些。五步关是间罗山脉一条向南的余脉形成的小小关隘,因为小得只有“五步”而得名。赵光怡将整个禁军的指挥部设立在这里,也不过是一名军人对险要地势近乎本能的占有欲而已,实际上在现代战争背景下,这样的关隘没有防空火力的话也和靶子差不多。

    如今的禁军是没有防空火力的,因为找不到要防御的目标,如今的禁军因为有傀儡宗帮助,已经取得了事实上的全球绝对制空权,虽然寒冰战魂中有许多都具备飞行能力,但是这些寒冰妖怪在歼25甚至老款的歼20面前不过是一群劣质的靶标,除了小半径水平盘旋能力以外乏善可陈,更糟糕的是没有任何远程攻击手段,超音速,超视距战斗想都不要想。这样脆弱的空战能力,对于常规战斗中具备单机大气层突入干涉技术的禁军来说太小儿科了些。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