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耽美宠文>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4052章 子川丧母

章节目录 第4052章 子川丧母

    “对啊,这婚事,听说一开始子川就不乐意的……”有个妇人率先开口了。

    但随即便被另外一个妇人给打断了:“你咋晓得子川不乐意啊?你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起先那个妇人道:“若是子川当真乐意这门婚事,前几日就不会跑去长淮州了。”

    “还有啊,子川都三十岁了,婚事一拖再拖,心里面是装着个人,那个人是装着却又得不到,这才对自个的婚事一直都不上心呢!”

    “那个人,不用我说,你们应该都晓得是哪个吧?”

    几个妇人面面相觑,这当口,一开始挑起这话端的刘氏赶紧落下脸来,道:“你们快些闭嘴了,我家晴儿你们也干攀扯?晴儿的耳朵可灵敏了,待会被听去,不得了!”

    最喜欢八卦的刘氏第一个跳出来拦截其他几人的嘴巴,而且还紧张的朝身后老沐家院子这边瞅了一眼。

    谁的八卦她都敢咀嚼一番,唯独晴儿的,刘氏是万万不敢。

    而其他几个妇人也都赶紧识趣闭了嘴,杨若晴不好得罪,也不敢得罪,大家转而又接着聊起了老沐家的丧事……

    杨若晴没有那么长的耳朵,听不到外面闹哄哄的这些,即便有那么长的耳朵,她此刻也是全然分不了心去听那些闲话的。

    因为,她正在以子川娘义女的身份,协助沐子川操办丧事。

    西屋里,孙氏和王翠莲她们这几个年长些的妇人已经进来了。

    大家伙儿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上来把子川娘这床上的帐子给拆下来,然后将子川娘脑袋底下的枕头给抽开。

    “三婶,你们为啥要抽走我娘的枕头?我娘生前老是睡不好觉,没有枕头是万万不成的啊!”沐子川立在一旁,有些不解的问。

    孙氏动作怔了下,随即压低声道:“这是咱眠牛山一带的风俗,人死后是不能让她瞅到自个的脚尖的,这样对她自个不好,对子孙也不好。”

    这当口,王翠莲又过去把子川娘的一双袜子轻轻脱了下来,跟着那只枕头放在一块儿交给沐子川。

    “这又是……?”沐子川更加的迷糊。

    孙氏又道:“这也是咱咱这一带的风俗,把袜子和枕头放到屋顶上去,你娘会升到天上去做神仙,而不是到地下去受苦……”

    说到此处,沐子川便懂了。

    他哄着眼眶点点头,伸出双手接过他娘生前用过的枕头和袜子,抱在怀里,转身出了屋子。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孙氏和王翠莲都是满脸心疼,杨若晴也是不忍直视。

    “咱接着往后弄吧,”孙氏道。

    “晴儿,你是你干娘的义女,你去弄一只瓦盆过来,等会烧草纸用。”

    “另外,还有香烛,生米,炮仗,这些东西你去弄。等会门板啥的,我再让子川去拆……”

    杨华忠身为里正,又是杨若晴的爹,于公于私自然都会过来帮忙。

    村里的几个德高望重的老者在堂屋坐镇,又去请了后面李家村一个专门帮人料理丧事的老婆子过来主持大局。

    拆门板的,点香烛的,找裁缝缝制孝衣的,联络道士班子的,给亲戚朋友那里报丧的……

    在大家伙儿的帮助下,有条不紊的筹备起来。

    等到沐子川的舅家那边过来人吊丧,子川娘已经换上了寿衣从床上搬到了门板上躺着。

    灵堂搭在堂屋,先前那些为了婚事而准备的一切跟红色喜庆相关的物件,全部搬去了其他的屋子里锁了起来。

    腾空了的堂屋里,中间拉起一块白色的帘幕,白布上用用黑墨书写着一个大大的,很显眼的‘奠’字。

    这便是挽联了,挽联后面,便是棺材,但因为子川娘断气还不到二十四个时辰,所以棺材现在是空着的。

    尸身则是依旧摆在子川娘所在的西屋。

    西屋的床前架着一块门板,子川娘躺在上面,双手交叉着放在胸前,两手中间还抓着一把香纸。

    两层的香纸盖在她的脸上,头顶这边的地上,放着之前杨若晴去找来的那只瓦盆。

    已经换上了麻衣孝服的沐子川跪在那里正往瓦盆里烧纸钱。

    杨若晴也让人从学堂里去把骆宝宝给接了回来,此刻母女两个也是一身孝,杨若晴带着骆宝宝让她给子川娘这个‘干嘎婆’磕头。

    完事了让她乖乖坐在一旁,边上有王翠莲,孙氏她们陪着。

    然后,杨若晴看了一眼正在烧纸钱的沐子川,沐子川整个人这大半日都恍恍惚惚,沉浸在悲伤世界中一直拔不出来。

    杨若晴暗暗叹了口气,还是起身朝他这边走来。

    还没来得及开口说几句安慰他的话,屋外院子里便传来妇人悲痛的哭声。

    “应该是你舅舅舅妈他们来了,你快些起身迎接下。”杨若晴赶紧提醒他道。

    沐子川方才抬起头来,一双眼睛红肿如桃,他有些僵硬的起身,却险些摔倒。

    孙氏和王翠莲都吓了一跳,从他的这个角度要是摔下去,铁定得砸咋在门板上,到时候不小心把子川娘的尸身给撞到地上,就不好了……

    幸好杨若晴眼疾手快,一把就扶住了他。

    “子川,我晓得你心里难过,我心里也不好受。”杨若晴沉声道。

    “可干娘都已经走了,眼下,你要化悲痛为力量,咋地也要先把干娘的丧事顺顺利利的操办过去,好让她老人家早登极乐!”

    听到她的劝慰,又看到面前她这一身白衣一身俏,满脸泪痕的样子,

    沐子川的心里突然动了动,恍恍惚惚中,仿佛她就是他的媳妇,骆宝宝就是他的闺女。

    她们母女陪着他一块儿度过这个痛失母亲的难关……

    “我去接舅舅他们。”沐子川哑声道,努力站稳了身形往门口走去。

    很快,沐子川的两个舅妈,两个表嫂,还有表妹刘豆蔻都哭着涌进了西屋。

    五个妇人围在门板两边嚎啕大哭。

    沐子川的两个舅妈边哭边捶打着门板的边缘,“我的好姐姐,你咋就这么走了,哎哟哟,舍不得你呀我的好姐姐,亲姐姐哟……”

    s/_32035/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