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13节

章节目录 第13节

    后面尽管修炼了几百年,但是冬圆对这件事一直记忆深刻,偶尔想起来还要叹一口气:“如果那个但没有摔下去,现在兴许我还有个兄弟姐妹呢。”</p>

    不过冬圆不晓得,若是当初冬曼曼没有摔下去而是留在人间和他做兄妹,那么他也就没有办法开灵识了,更不要说后面几百年修炼成一只霸道鸟,泡上太子爷。</p>

    冬早这会儿也已经着急忙慌地追到了门口,一看见自己女儿被一个陌生人抱着,第一反应就是焦急。不过等他看到冬圆的脸以后,也跟着马上呆住了。</p>

    他天天看着冬曼曼,再看冬圆,就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长大以后的冬曼曼。</p>

    特别是这个时候冬曼曼已经和冬圆亲热地脸贴脸,两个差不多白嫩r_ou_乎的脸蛋,眼睛都是一样圆的。</p>

    “这是哥哥。”冬曼曼最先出声,然后指着冬早欢欣雀跃地让冬圆叫人,“这是爹!”</p>

    说到这里,连天后一时都有些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p>

    “这是怀皙的道侣。”天后上前解释道。</p>

    她不懂,冬早他们却懂,再将前因后果串联起来想,那所有事情都豁然开朗了。</p>

    为什么以前冬曼曼吃什么都不补,现在不吃都补。冬早看冬圆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本答案之书。</p>

    谁都想不到缘分竟然会这么巧妙,等将事情说开以后,连天后都愣在了原地。</p>

    “这天底下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p>

    冬曼曼被送给冬早养,暗中促成了冬圆得以在人间吸收冬曼曼的养分而修炼,而原本应该永不相见的兄妹俩,又因为太子爷惹祸牵连了冬早被踢下凡间认识了冬圆,这才将冬圆带上天界,总算让人一家团圆了。</p>

    无巧不成书大概就是这么一句话了。</p>

    三只胖鸟都高兴,坐在一块儿叽里咕噜地说个不停。</p>

    冬早心肝儿噗噗跳,觉得自己遇见了不得的事。</p>

    曼曼是他的女儿,那么冬圆作为曼曼的哥哥,那不就是他儿子吗?</p>

    对生娃有些奇奇怪怪执念的冬早前两天还在和怀绥念叨着,“好字是儿女双全,所以我现在还不够好呢。”</p>

    直让怀绥担心冬早要去搞着歪门邪道真生个鸟出来。</p>

    仙界之中男人生子倒不是什么难事,这其中方法多了去了。</p>

    只不过冬早若是和怀绥一起生,那是绝对生不出另外一只鸟的。怀家嫡系一是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之中的火,所以到时候冬早肚子里顶多伸出一团火娃。</p>

    为了这个事实,冬早颇为不高兴了好几天,没想到现在突然有了转机。</p>

    冬早其实并不在意这孩子是不是自己肚子里蹦出来的,但他的确是挺在意自己这一族的小鸟儿的。</p>

    毕竟从自己的角度出发,他以前在人间的时候可被欺负得够呛,又没爹没娘的,所以等到他自己有这个资格了,他就特别想把这些事情都做到最好,好让别的小鸟不像他以前那么可怜。</p>

    说到底还是胖鸟的童年y-in影带来的心理落差。</p>

    但是冬早没有想到冬圆的童年可一点都不可怜。</p>

    因为冬曼曼在天界天天吃补品补身子,冬圆的修炼速度远远超过了山林之间其他的小妖怪,因此称霸一方没得说,连老虎都被他踩着脑袋。</p>

    而且冬圆自己在人间的时候,父母双全,加之他的母亲又丢了另外一个,但只剩下冬圆这么一个儿子,自然是要加倍对他好的,就等于一个人享尽了所有宠爱。</p>

    冬圆这样浑身都自信地冒着泡的小胖鸟,冬早还真没有见过,这一下便马上被冬圆吸引住了,觉得冬圆说出来的话都好有道理。</p>

    以至于冬圆开口说:“冬早君,你比传闻之中的更加圆乎乎更加好看!”</p>

    冬早都没有第一时间去质疑自己,以前认为的圆乎乎等于难看这个事,而是有一些不确定地问:“嗯……圆乎乎好看吗?”</p>

    冬曼曼坐在一旁吃着小果子,看着自己的父亲和哥哥说话。</p>

    “当然好看啊,”冬圆底气十足地告诉冬圆,“我们这样的小山雀呢,就是要白白胖胖才长的好看的,要不然瘦瘦的那都是不合格的。”</p>

    “我们这样的鸟呢,”冬圆持续性地给冬早发洗脑包,“是不可能有不好看的,都是天生可爱天生好看。</p>

    这可不是我自夸来的,以前在人间的时候大家都这么说的。你想一想吧,若是咱们长的不好看,那么仙君们怎么会对我们一见倾心呢!”</p>

    冬早前后想了想,再看看冬圆自信发光的脸,竟然一下就被他说服了。</p>

    毕竟冬圆当鸟的经验多充足啊,而且他在人间的时间长接触的人也多,他说的话当然是有道理的。</p>

    那么人间现在应该就是喜欢圆圆的胖鸟了,冬早的心结一下被冬圆给打开了。</p>

    是了,看来他们这种鸟的确是胖胖的才好看的。</p>

    第48章 </p>

    除了怀安以外, 另外一个觉得怀皙性情大变的就是天帝了。</p>

    不过和怀安的想法不一样, 天帝觉得自己儿子这个改变实在是太好了。先前冬圆调查出来的黑市问题, 也是交给了怀皙去处理。天帝原本以为未曾处理过这些事情的怀皙说不定会优柔,结果没成想, 不过几天时间, 怀皙就将黑市扫除得一干二净,且下面有牵连的官员也都被揪了出来。</p>

    要说太子爷的秘诀是什么, 也没其他特别的,心狠就是了。管他什么老臣功臣,只要有牵扯那都一律办了。若是说棱台山交给怀皙什么, 那就是冷漠和狠心了。</p>

    如今怀家能和怀皙这心态有的一比的, 天帝都排不上号,恐怕仅仅只有他堂哥怀绥能够相提并论了。</p>

    而怀皙和怀绥加上这一点,一下就更像了。那就是无论在外头怎么着, 回了家里看见自己的道侣,那还是捧在手心含在嘴里的。</p>

    当下, 怀绥府上。</p>

    怀绥的脚边萦绕着浅浅的云,穿过院子直接步上台阶。门框上冬曼曼捧着小甜饼吃,一见着他, 立刻就站起来脆生生叫道:“父亲。”</p>

    怀绥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p>

    冬曼曼极其晓得这之中的流程, 一见怀绥回来就不在这里多过停留,而是转头就跑向了院子外面,去找两个猫哥哥玩去了。</p>

    而怀绥走进屋里,就发现冬早正在照镜子。</p>

    他走到冬圆的身后, 单手放在他肩膀上低声笑问:“看什么呢?”</p>

    冬早仰头从镜子里和他对视,语气不明地开口道:“你看我胖了吗?”</p>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一个问题噎住上仙。</p>

    怀绥知道冬早对于自己的体重问题有多么敏感,而且是很不听劝的。即便是说了他胖胖的也可爱,但是冬早只听一会儿,没过多久就故态复萌,对胖字重新敏感起来。</p>

    入天界这么久了,这个毛病也没有随着他写作事业的成功而改了,要不然他也不会专门给自己起个笔名叫“我不胖”了。</p>

    欲盖弥彰就欲盖弥彰,反正冬早就是觉得他不胖,大家都不许说他胖。</p>

    而这些天来,因为冬曼曼不愿意吃补品,而冬早都本着不能浪费的勤俭持家初衷,帮她把剩下的吃食都吃了,脸是明显胖了一圈的。</p>

    怀绥不得不纠结起自己该不该说真话了。</p>

    冬早黑湫湫的眼睛专注地看着怀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p>

    怀绥放在他肩膀上的指尖稍稍收拢了些,他弯腰倾身过去,垂首在冬早的嘴唇上流连了片刻,期盼着用美色去迷惑一只颜控的鸟。</p>

    可奈何等他起身期望着冬早已经晕晕乎乎地忘了自己前面的问题时,冬早开口的第一句还是:“我觉得我胖了。”</p>

    怀绥想揉揉自己的脑壳。</p>

    这个话题避无可避,怀绥也只能顺着往下说:“其实并没有特别明显地胖了……”</p>

    谁能想到在外面位高权重的上仙,回到家里说句话就跟踩高跷似的,还要担心自己一不留神摔下去。</p>

    即便是这么说,放在以前冬早还是要惆怅一番的,怀绥伸手将冬早抱起来,认认真真又亲了他一下,正想要接着安慰他,却见冬早咧嘴笑开了。</p>

    “胖了好啊,”冬早伸手摸摸自己的脸,“胖胖的才好看。”</p>

    怀绥脑中同时想起以前数不清多少次冬早亦或是气鼓鼓亦或是不高兴地和别人说:“不要叫我胖胖。”这样的回忆再结合面前的冬早,一时之间让怀绥觉得怀里的冬早可能是假的。</p>

    可冬早是真是假,怀绥还是一眼就能分得出来的。</p>

    他仔细地看着冬早的眸子,确认冬早并不是说气话或者糊涂话,然后便问了冬早为什么。</p>

    冬早一五一十将今天天后带着冬圆来过,然后这中间七弯八拐地巧合以及冬圆用自己做证据来告诉冬早胖胖才好看这个事实了。</p>

    “圆圆真好。”冬早由衷道。</p>

    而怀绥跟着松了一大口气,跟着感叹:“那冬圆是真的好啊。”</p>

    怀绥都觉得这不是语言能简单描述得好了,这冬圆看来发洗脑包的能力是一绝啊。</p>

    不过冬早又有另一个要纠结的地方。</p>

    “那么我和冬圆应该怎么分辈分呢?”冬早问怀绥。</p>

    冬圆在人间虽说有五百年寿命了,可是他是真真实实听着冬早这个前辈的传说长大的,可论年纪,冬早到天界可才几年光景,加上他在人间的三十多年,那么也离五十岁差得远呢。而怀绥和怀皙又是堂兄弟的关系,较真起来两人还是妯娌,然而冬早又收养了冬曼曼做女儿,冬曼曼和冬圆可是兄妹关系啊。</p>

    冬早脑壳痛了。</p>

    怀绥捏捏他的脸:“你和曼曼终究不是血亲,辈分怎么能算到冬圆头上呢?以后他和怀皙成婚,那便叫你堂嫂就是了。”</p>

    这么说起来倒也是,冬早听话地点了点头,将这个烦恼暂且抛却了。</p>

    而另外一边,天后和冬圆在回程的路上,也是一直在说话。</p>

    “没想到这天底下竟然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天后感叹。</p>

    “嗯,”冬圆点头,“我也没想到的。”</p>

    天后想了想,又和冬圆道:“你和怀皙可商量过什么时候成婚?”</p>

    天后现在是对冬圆彻底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了,毕竟冬圆说起来是没什么了不得的家世,可现在他和冬早都关系亲密,又有冬曼曼这个亲妹妹在冬早那边,那么说白了冬早那边就是冬圆娘家人了,这在天界可也算得上是挺说得出娘家人的。</p>

    这么看来,冬圆和怀皙的婚事还是尽快得好。</p>

    冬圆仰头看着天后:“嗯……我和小白没有说过这个事情,”他顿了顿,想到怀皙最近也是一头扑在事业上的模样,又道,“我觉得可以先忙事业,这个年纪以事业为主是最重要的。”</p>

    他是想结婚的,可是就不太知道怀皙的想法。冬圆担心怀皙心还不在这个上面,他便在为太子爷说话,怕怀皙被天后催了,可这话听在此时的天后的耳朵里,仿佛就是事业心极强的冬圆在拖延婚事了。</p>

    天后连忙一把抓住冬圆的胳膊道:“什么事业为主,成婚以后又没有什么影响的,听我的,过些日子就把时间定了,你们两个名正言顺些。”</p>

    名正言顺地泡太子爷,名正言顺地霸占太子爷的美色。</p>

    冬圆心肝噗噗跳,觉得天后人真好。</p>

    “那我听您的。”冬圆诚恳道,双眼亮闪闪地看着天后。</p>

    他觉得天后好,天后也觉得冬圆好,两人互相一笑,心里都放烟花似的。</p>

    冬圆和怀皙要成婚,消息一放出去立刻惊呆了仙界众人。</p>

    谁也没想到这小妖j-i,ng这么快就要上位了,甚至连天后那一关都过了。</p>

    建安路上的茶馆里,众人热热闹闹地看报纸聊八卦。上一次这么热闹还是怀绥君从人界将冬早君带上来以后的事儿了。</p>

    众人原本都是各自小声说话,突然有一个极为愤愤不平的声音道:“我看什么冬圆君和怀皙君,迟早都是要散伙的。”</p>

    大家闻声扭头看去,只见一个青年人坐在角落里,脸上全是不满。</p>

    有人便问:“怎么说?”</p>

    青年道:“难道你们不晓得怀皙君从棱台山回来以后便性情大变么,据说现在已经成了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君了。”</p>

    怀皙的颜值男女通吃,茶馆里还有不少他的粉,闻言立刻骂道:“滚你的!你才魔君,你全家都是魔君!”</p>

    不过也有人小声附和:“我觉得也是咧,昨天我远远见着怀皙君,浑身煞气不说还成了目中无人的样子。”</p>

    虽说以前怀皙也是目中无人,可若是有人热情洋溢地喊他,他还是会分个视线过去瞧一眼的,现在却是瞥都不瞥了。</p>

    最初说话的青年人接着说:“可不是!昨天我在北门那边见着了怀皙君,发现他一副谁也不理的派头,结果人群之中有人喊了一句冬圆君的名字,你们才怎么着?”</p>

    众人被勾起了兴趣,立刻问:“怎么着了?”</p>

    青年一拍桌子,差点儿将自己的茶杯震下去:“他竟然转头去看,还问那人想说什么!我可是喊破了嗓子叫怀皙君的名字,他理都不理的。”</p>

    众人看向青年的视线一下微妙起来。</p>

    青年红着脸,发现自己暴露了因爱生恨粉转黑的事实,干脆梗着脖子强扯道:“别看我,你们就说说,怀皙君这样是不是有昏君的派头?”</p>

    满脑子情情爱爱冬圆君长冬圆君短的,像什么意思?国民爱豆就要好好当国民爱豆啊!</p>

    “那么,”有人又小小声开口,“你们谁不想当昏君的宠妃呢?”</p>

    不少人因着这句话一想,脸都跟着红了,是了,谁不想当怀皙君的宠妃啊?!</p>

    牙痒痒,真是牙痒痒。</p>

    第49章 </p>

    冬圆要和怀皙成婚的消息一抛出, 惊动的不仅仅是吃瓜群众, 还有已经回东海生活了一段时间的胡图。</p>

    冬圆也想着他呢, 因此第一时间就给胡图发了邀请,让他带上龙彧来仙界参加婚宴。</p>

    胡图提早了小半个月就跑出来了, 一是实在想冬圆, 二是在东海里闲得慌。</p>

    圆圆日报经过两次扩张,现在已经有二十几个员工, 收集新闻和整理稿件等等细枝末节的工作全都不用冬圆亲自动手了,他现在就负责稿子每天最后的审核工作,因此比一开始清闲了许多。</p>

    胡图一来就是满眼羡慕地看着他, 直把冬圆看得浑身冒j-i皮疙瘩。</p>

    “你看我干嘛呀?”冬圆坐在凳子上, 浑身发毛地给胡图倒茶。</p>

    胡图叹了一口气:“我觉得你好厉害啊。”</p>

    虽然上了天界以后一直有人夸自己,可是冬圆冷不丁被胡图这么真情实感地夸了,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也没有的。”</p>

    “就是很厉害。”胡图打从心底里羡慕冬圆。</p>

    无论是在人间还是在天界, 冬圆都是不卑不亢,想做什么就去努力做到, 同时又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这样的人在胡图看来实在是太厉害了。</p>

    “我现在觉得人生真是没滋没味啊。”胡图歪了歪头,将脸枕在了自己的胳膊上。</p>

    冬圆好奇地问他:“你在东海生活得不好吗?”</p>

    胡图点点头:“不好。”</p>

    冬圆连忙追问:“那你在东海吃什么苦了?”</p>

    胡图想了想道:“每天睁开眼也没什么事儿干, 就是吃吃喝喝睡睡觉, 唉,都不是我想睡觉,是我白天必须睡觉,龙彧他白天不见人影, 晚上那叫,咳,反正晚上他存在感特别高,你说这样的日子是人过的吗?”</p>

    冬圆斜睨着胡图,要不是他心地善良,他都要伸手扯扯胡图的脸皮,问他说出这样的话亏心不亏心。</p>

    “你这不就是享福吗?”冬圆反问胡图,“这有什么苦的。”</p>

    胡图道:“是享福啊,可是享福多了也无聊啊,一点人生目标都没有,心里就没滋没味的,哎,你有什么主意没,分点给我吧。”</p>

    他一把握住冬圆的手,目光殷切地看着他。</p>

    冬圆看看胡图漂亮的脸蛋,有点于心不忍。他思索了片刻问胡图:“那你先说说你想要做什么吧。”</p>

    想做什么?这个胡图有经验。</p>

    他立刻道:“就和我们当年在人间的时候一样,吃一吃好吃的,买一买护肤品,再和粉丝分享一下的那种。”</p>

    胡图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虚荣心:“我真是怀念那么多人夸我的时候啊,每天心情都特别好,人也飘飘的。”</p>

    这一点冬圆是可以感同身受的,他也反握住胡图的手说:“嗯,那样真好。”</p>

    从这个角度讲问题,冬圆一下就真的为胡图觉得不开心了。</p>

    怀皙忙完了事儿从外头回来,一进屋就看见小狐狸握着他家冬圆的小白手,当下目光如炬地看过去。</p>

    胡图余光里瞥见太子爷,立刻就站了起来,客客气气地打招呼道:“见过殿下。”</p>

    怀皙点了点头,面色沉静,心里则哼了两大声。</p>

    他走到冬圆身边坐下,温吞地问他:“在聊什么?”</p>

    冬圆看看怀皙,又看看胡图,觉得一下两个美人坐在自己身边,心情就雀跃了起来。他收回放在胡图那边的手,转而去吃怀皙豆腐,握住怀皙的指尖道:“在商量怎么解决胡图的工作问题。”</p>

    工作使人奋进,使人看见前行的动力啊。</p>

    怀安就是这上面的一个绝佳例子。</p>

    之前因为怀皙从棱台山回来,报社那边又招工了,他就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本职岗位:兢兢业业照顾怀皙。</p>

    可怀安自从尝过了外面工作的回报感以后,再回到家里做以前那样端茶送水的活,心里怎么都觉得不得劲。磨磨蹭蹭了几天终于还是鼓起勇气去问冬圆,能不能重新回到报社让他工作去。</p>

    冬圆自然没有意见,怀安这人虽然胆子小,但是听话又勤劳,而且十足忠心,放在身边还能唠嗑,因此怀安一提出来,他就把怀安又安排到报社做自己的小助理去了。</p>

    直接和冬圆商量的好处在于,只要冬圆同意了,天后和怀皙那边是绝对没有二话的。怀安知道这一点,心里美滋滋得很。</p>

    这会儿怀皙听了冬圆的话,却觉得这不怎么值得发愁。他看看胡图越发艳丽的脸,说道:“这有什么难的,你照样还是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儿,你不过是缺少一个平台罢了。”</p>

    怀皙不算喜欢胡图,可也不讨厌他,加之现在早就不是愁胡图会妨碍他和冬圆的时候了。胡图还算是冬圆的密友,怎么说怀皙也不能太针对他。</p>

    胡图听得云里雾里还没反应过来,冬圆却是回过味来了。</p>

    “你帮我写文章吧,”冬圆兴冲冲地对胡图道,“我给你在报纸上开一个专栏版面,一周一篇文章,分享什么都可以,美容养生,保养心得什么的,和你以前在微博干的差不多。”</p>

    胡图目的性极强地问:“那有粉丝吗?”</p>

    冬圆点点头:“肯定会有的啊,现在我们的报纸在天界都是畅通的,最近正在和魔界洽谈,过不了多久也要三界联通了,到时候就是三界的人都看你的文章了,那还会缺粉丝吗?”</p>

    胡图一下就找到了自己奋斗前进的动力了。</p>

    他原本想要在天界多玩几天,这会儿也不留了,当天骑着灵兽就奔回了东海,一到家就闷头开始写东西。</p>

    龙彧晚上回来,一进屋就被奋笔疾书的胡图给惊住了。</p>

    一旁的虾兵蟹小声打报告:“王妃今天从天界一回来就这样了,一直在写。”</p>

    龙彧走近胡图,低头一看,发现纸上写得都是一些“珍珠养颜”、“海藻润肤”之类的话。</p>

    “你在写什么?”龙彧忍不住问。</p>

    胡图头也不抬地道:“去去去,我在忙事业。”</p>

    话一说出来,胡图心里别提多畅快了,现在可不是龙彧白天忙而他无所事事的时候了,他现在也是有事业的人了。</p>

    龙彧见他难得活力十足,心里也有些高兴,便耐心地坐在一边和胡图说话。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了半天,竟然也把事情说得八九不离十了。</p>

    原来是要写文章去投稿。</p>

    对此龙彧自然是赞成的,要不然胡图在海里憋得慌他也心疼,现在有了目标比什么都好。</p>

    有了改变有了目标的不仅仅是胡图冬早或者太子爷。</p>

    三界都开始有了新气象。</p>

    最初是黑市的问题得到处理,圆圆日报又跟进报道了正规市场的不足,以及黑市会形成的客观原因。太子爷这边立刻督促了相关官员开始处理,在一个月以内将前面积攒了上百年的问题都给处理了个干净。</p>

    而黑市为什么会存在呢,还是有人有心垄断,造成了上头高价买不起,下面低价卖不出。为此天界又直接连通了魔界的货源,既给魔界解决了滞销问题,又让散仙们终于得以喘息。</p>

    类似的例子在圆圆日报成立以后数不胜数,往往是一个问题报道出来,后面就必然有相应的官方处理措施跟上。且不管是大事小事,日报都事无巨细地报道出来。</p>

    这样不出两年,三界上下已经是焕然一新,散发着勃勃生机。</p>

    也是到了这时候,再提起冬圆和太子爷,就没有人再说冬圆高攀了。同时那原本默默无名的白胖山雀,也随着冬圆的地位稳固而成了人们热烈追逐的对象。</p>

    一个冬早君那还能说是巧合,一个冬圆君那还能说是巧合么?</p>

    那是绝对不能的,这白胖山雀铁定有他的神奇之处啊。听人说,天后都说过,冬圆君是实实在在的福星。</p>

    你晓得太子爷为什么去棱台山吗?冬圆君劝的。</p>

    你晓得冬早君为什么不怕胖了吗?冬圆君劝的。</p>

    你晓得圆圆日报的金牌助理怀安吗?原本不过是一个小道童,如今却大有建树,那是冬圆君提携的。</p>

    你晓得青邱狐九开的美容专栏,就是那个开了以后使得东海珍珠粉畅销,解决了大批东海小妖的工作问题的狐九,那也是冬圆君帮的。</p>

    你晓得天后为什么脾气大变,平易近人了吗?冬圆君哄的。</p>

    连原本花名在外的太子爷,都为了冬圆君收心啦!要不然你看怎么八卦小报都只发他和冬圆君的狗粮了呢。</p>

    可以说围绕着冬圆君的方方面面以及形形色色的人,都在不断变好啊。</p>

    天界吃瓜群众们说得面红耳赤,当事鸟冬圆却一无所知,他搂着太子爷睡得正响,一只r_ou_嘟嘟的脚还跨在太子爷的腰上。</p>

    不过若是真有人鼓起勇气来问冬圆,他能这么成功的秘诀到底是什么,冬圆也是会老老实实说的。</p>

    “无他,唯自信尔。”</p>

    wink</p>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辽,无番外。下一本大概要过十几天再开。</p>

    《穿成炮灰攻他妈以后》,预收已开。冷酷无情对外砍手砍脚大魔王,对内我媳妇儿天下最可爱攻x开朗健气可爱受。</p>

    </p>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