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15节

章节目录 第15节

    “最后,麻烦你们撒泼尿照照自己是谁,我的东西,就算是换成铜钱拉大海上打水漂玩儿,也不可能便宜了你们!”</p>

    贾敬摇头道:“你们,还有事儿没?没事儿赶紧走吧,我这儿可真受不了你们这些不要面皮的,打秋风都打的这么理直气壮,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p>

    这么不要脸的人,贾敬实在是受不了,直接叫人过来给请了出去。</p>

    其实,当时贾代善过继贾赦的时候,分财产,偌大一个荣国府,怎么可能没有几座像样的宅子留给贾政?</p>

    只是,无论是王夫人还是史氏,都觉得宅子不如庄子能出钱,更不如铺子,再加上,位置也都不是很合心,所以,基本都给卖了,换成庄子了。</p>

    至于那些庄子,基本都是考虑产出问题,选择的时候,离京城就稍微远些,这省亲是面子问题,自然是不在考虑范围内。</p>

    这没办法之后,就只能还是在荣国府内开始盘算。最后决定,除了荣禧堂和梨香苑不拆,其他的地方都变成修建的地方。</p>

    薛姨妈见此,赶紧过来说,自家的院子已经修缮好了,这就家去了,王夫人带着歉意的安抚几句,也就算了。</p>

    史氏则带着贾宝玉和史湘云搬到了梨香苑,而李纨母子,因为本就是生活在荣禧堂后面的狭窄的东小院,自然也就不用动了。</p>

    这修建的地方有了,那就得开始筹钱了,贾敬和贾赦那边是不用想了,这时,他们又想起了林家,可惜,林如海根本就没搭理他们。</p>

    人家连贾敏的灵位和嫁妆都给送回来了,自然是不可能再和他们联系了,若不是为了林熙他们,林海恨不得直接挖出来贾敏的棺椁给他们送回来。</p>

    没办法,王夫人只能开始用甄家留在贾家剩下的五十几万两的银子,只是,这点银子,看着不少,可请欧冶子过来画一张设计图,就是十万两银子,剩下的也是很快就花光了。</p>

    再加上,贾元春每个月都会要个三两回银子,夏守忠再借机讹点儿,贾家已经是入不敷出了。</p>

    而薛家那里,除了最开始给的五万两和王夫人借来的五万两银子,却再也扣不出来了。每次王夫人一到,薛姨妈就按照王熙凤和薛宝钗教的,一再抱怨薛蟠将银子全带去做生意,也不知道赚了没有。</p>

    家里剩下的就是宝钗的嫁妆了,而宝钗已经十五了,再是不能拖了,这嫁妆可不能随便用了。</p>

    薛家的举动,让王夫人很不满,这是逼着荣国府给婚约那,王夫人生气薛姨妈不识抬举,也因此对薛宝钗有了意见,这见面也就没了之前的亲热劲儿。</p>

    这样的变化,惹得薛姨妈狠狠地哭了一场之后,倒是彻底放下了把宝钗嫁入荣国府的打算了。</p>

    毕竟,现在因为些银钱的事情,就这么对宝钗,那以后嫁过去,稍有不顺,还不就和磋磨李纨一样,磋磨自己的宝钗了?</p>

    打这儿之后,薛家就不太和荣国府来往了,就连王夫人和史氏透了话,要跟他们谈亲事,也被薛姨妈打哈哈混过去了。</p>

    王夫人哭骂薛家是白眼狼,可是,你再哭骂也没用,人家就是不拿钱。到这时,史氏也不得不开始,一次次的拿出私房帮补。</p>

    王夫人为了银子,干脆将自己的嫁妆能换钱的都换成银子,然后加紧去放利子钱,到最后,连给下人的月钱都很难维持了。</p>

    为此,王夫人干脆将管家权交给了儿媳妇李纨,希望李纨能拿出自己的嫁妆帮着填补一下亏空。</p>

    但是,李纨不是王熙凤,她是读女四书的书香之家出来的,一项紧守女则女戒,并不好权,也或许是,她知道,自己好权也没用,这里以后也不会是她们母子的。</p>

    而李纨在丈夫贾珠死后,唯一的愿望就是将贾兰抚养成人,打马游街之后,为她挣个诰命夫人回来。</p>

    所以,李纨一直死死地守着自己的嫁妆,除了给贾兰添置衣物书籍,李纨恨不得一文钱掰成两半的算计着花,怎么可能给这注定不是自己的荣国府投钱?</p>

    但是,婆婆让她管家,她也无法推脱,但是,但凡用钱的地方,李纨就会直接过来找王夫人,对于王夫人明示暗示皆视而不见听而不闻。</p>

    便是打她两下,骂上两句,李纨也跟个锯嘴的葫芦似的,一声不吭。她是个节妇,王夫人拿她也没办法,最后,干脆拿她当个大丫鬟给跑个腿儿得了。</p>

    不说这边儿,单说这薛蟠,他这次是王熙凤给王子腾去了信儿,说是想要薛蟠去北边儿倒腾些皮毛练练手。</p>

    又恐薛蟠年纪轻,被骗了,这才求王子腾帮着看顾一些。毕竟王子腾现在是九省都检点,虽不见得有多大的实权,但谁也不会没事儿去得罪他去。</p>

    这样,有王子腾帮着看顾的薛蟠,至少不会亏得血本无归。</p>

    而对于王子腾来讲,自己的外甥也是侄女婿,过来寻求帮助,也不是要干坏事儿,他能不帮忙吗?所以,很痛快就同意了。</p>

    也是因为,王熙凤早就盘算好了,到时候打开那边的商路之后,便每年拿出一些钱财,彻底跟王家绑在一起。</p>

    这王家可比荣国府有实力,绑住王家,这才是抱住大腿了。得到王子腾的首肯,薛蟠就带了二十万两银子跟着家里的老掌柜们出发了。</p>

    也是因此,薛家虽然不愿意得罪王夫人,却也不惧她什么。</p>

    只是,出了山海关不久,薛蟠因为是第一次做这么大的事情,他这个兴奋啊,也不管是在哪儿,周围有没有人,就开始谈起了这进货的事儿。</p>

    这时候关外胡子多,很自然的就瞄上了他们这一行肥羊,要不是冯紫英和柳湘莲正巧路过,这薛蟠估计也就被这些胡子给砍了。</p>

    薛蟠是个纨绔不假,但是,这货倒是特别重情义,冯紫英和柳湘莲救了他,立即被他引为知己,更是一口一个恩公的叫着二人。</p>

    冯紫英跟贾宝玉关系不错,自然也就认识薛蟠,对他并不感冒,倒是柳湘莲是个不拘小节的,跟薛蟠倒也聊的高兴。</p>

    这柳湘莲是柳宣化的幼子,不过是个庶出的,本来,因为是老来得子,柳宣化还是很喜欢他的,别管是不是庶出,这可是证明自己老当力壮的最好证明。</p>

    但是,这柳湘莲不仅长相随了他的母亲,也和他那戏子出身的母亲一样,喜欢唱戏,尤其喜欢上台串风月戏,这把柳宣化气坏了。</p>

    本来,柳宣化就是想要给他个教训,这才把他撵出来谋生,谁知道,他竟然凭着自己豪爽的性子,跟贾琏他们交好了,柳宣化也是又无奈,又欣慰。</p>

    走了一段路之后,因为不同路,只能互相道了一声后会有期,就互相道别了。</p>

    京城,贾赦的温泉庄子随着轰的一声,一个房子里冒起了白烟儿,吓得正在后院下棋的贾敬和林海赶紧往那边儿赶过去,因为,那是贾赦炼丹的屋子。</p>

    两人赶到的时候,就看到浑身是血的贾赦披头散发的站在门口,这个被贾赦改造的炼丹房早已经面目全非了,房顶也破了一个大洞。</p>

    看到活着的贾赦,二人也长出了一口气,林海赶紧安排人去请太医,贾敬一边扶着贾赦,一边埋怨道:“你说你,老了老了倒是开始学会作妖了!你以为你那张脸像二十多岁的人,你就真二十多岁了?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p>

    这个说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忠顺离开,他实在是寂寞思念了,再跟游魂似的晃悠一个月之后,突然,有一天,他说他要开始炼丹!</p>

    初时,他也就炼些补血益气的药,经过试验,这效果实在不错,而且,也绝对没有毒,不过,谁知,丰亨帝竟然把当初贾敬送进宫里的那块儿r_ou_交给他折腾了。</p>

    为了不辜负这块r_ou_,贾赦特意改造了这个房间,整的跟道观里的炼丹房似的,只是,这贾赦进去之后,才过了不到一上午,就变成了这样。</p>

    贾赦的头巾给了忠顺,自然也就没有能保护他的东西了,不过,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这贾赦浑身是伤,但唯有那张脸蛋和命根子毫发无损,赶过来探望他的丰亨帝道:“恩候这是护住了关键处啊!”</p>

    第98章 </p>

    贾赦翻了个白眼,指着身边的盒子道:“嗐,就剩下半拉了,这是什么r_ou_啊,这威力比我做的炸弹也不逞多让了,我就不信邪,等我起来,下次肯定能成功!”</p>

    说着就想交代人去修理炼丹房,贾敬一听,二话不说就把盒子抢过来对丰亨帝道:“皇上,恩候这是魔怔了,千万不能再给他祸害了,要不,估计伯安回来的时候,只能看到这上下完好的尸体了。”</p>

    丰亨帝一想到忠顺回来的时候,没了贾恩侯,估计,自己这后半辈子是别指着消停了,于是,心有余悸的说道:“泾阳说的很是,恩候还是歇着吧,这东西看来并不是什么好东西,朕就先带回去了。”</p>

    丰亨帝已经打定主意了,回去立即叫人销毁了这东西,他之前已经看过了,贾赦只用了少半个巴掌大的一块儿,看看那现场,丰亨帝心有余悸啊。</p>

    现在,大家其实都在期盼着忠顺赶紧回来吧,这货实在是太能折腾了,人太医都感叹贾恩侯命大,这要是那丹炉的碎片稍微歪上一寸,就扎在心脏了。</p>

    而被大家期盼着的忠顺亲王,已经带着大军登上茜香国的土地了。到了这边之后,忠顺才发现,这茜香国不过是他们后面的日出国的走狗,真正指使者是他们身后隔着海峡的男权国。</p>

    之前,大庆一直以为,他们是一个国家,其实不然,这茜香国,是个女人养着男人的国家,干活打仗的都是女人,男人就是养在家里的老太爷。</p>

    而这日出国,虽然也是女子劳动,但是,却单独有自己的天皇,忠顺不知道贾赦对此是否知道,也不知道贾赦要灭的是茜香国本身,还是这个一直打着茜香国旗号的日出国。</p>

    但是,既然知道了这日出国才是主谋,自然是跟着蹦哒的茜香国一起,一勺烩了,喊冤?去地府跟阎王抱怨去吧。</p>

    忠顺带着从京城率领的十万j-i,ng兵还有梁国正的十万水师,就这么如狼似虎的分别登陆了两边的岛国。</p>

    忠顺不愿意跟娘们打仗,所以,把好打的茜香国交给了水师,梁国正很感激,这等于是送功劳给他们。</p>

    而忠顺则带着贾珍、苏言分别从三路包抄着往日出国攻打,所过之处,全部按照贾赦交代的杀光、抢光政策,尽量不留活口。</p>

    可以说是十分凶残,以至于后世之人,对贾赦和忠顺的评价褒贬不一,这对儿夫夫,可以说是大庆的绝对功臣,但是,对于异族却也过于手段残忍。</p>

    半年之后,忠顺等人终于将天皇的皇宫攻破,只是,这个国家是个很信奉鬼神的国家,但是,他们供奉的却更多的是那些厉鬼之类的东西。</p>

    他们的寺庙里,供奉的东西都是长相恐怖的东西,整座寺庙都是y-in森可怖,绝无半点儿寺庙该有的宁静祥和之气。</p>

    因为贾赦有些信奉道教,忠顺对于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也是尽量保持着敬而远之的态度,所以,并没有真的去碰触这些东西。</p>

    直到,忠顺和贾珍在日出国皇家寺院的神社那边,见到了一面供奉的镜子。</p>

    这里很奇怪,整个一间屋子,只有一张大大的供桌,四周的灰尘现实,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但是,这中间的供桌,却异常干净,尤其是中间的那面铜镜,就好像是天天都有人在擦拭。</p>

    更神奇的是,这铜镜你在它对面,你却看不到你自己,反倒是能看到一个个美人从你面前飘过。</p>

    可惜,面对一个除了觉得他家恩候养眼,剩下都有碍观瞻的忠顺,再加上从小被自家长辈矫枉过正,就差觉得越漂亮的女人越有毒的贾珍,这算是媚眼抛给瞎子看,白费劲儿了。</p>

    只是,就在二人打算离开这个奇奇怪怪的地方,不去碰触这些古里古怪的东西的时候,一阵强劲儿的吸力,把二人吸进了这个铜镜里。</p>

    忠顺和贾珍进了这镜子里之后,就看到眼前一片好景色,四周珠帘绣幕,雕梁画栋,说不尽那光摇朱户金铺地,雪照琼窗玉作宫。四周仙花馥郁,异草芬芳。</p>

    这时,一女子摇曳的走过来,嘴里还笑道:“你们快出来迎接贵客!”话音落,四周原本那些花花草草竟然就变作了一个个美女围拢了过来。</p>

    忠顺抽出腰间的鞭子,对着一个拿着酒壶要给他们喂酒的女子,就是一鞭,这一鞭毫不留手,女子尖锐的惨叫一声,瞬间变成了一株被拦腰劈断的花朵倒在了地上。</p>

    之前的酒壶化成了叶子,里面流出来的液体粘粘稠稠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倒是挺清香的。</p>

    这样突发的变故,这些刚刚由花草幻化的女子,一个个惊慌失措的惨叫着,四处乱窜,然后埋进土里化成原形。</p>

    只是,杂乱无章的花草挤挤挨挨的,却再无一丝之前的美好景色,反倒好像是年久失修,杂草丛生的破败荒凉之地。</p>

    先前的女子有些气急败坏地指责道:“你们这是何意?我好心让女孩儿们招待你,便是不和你心意,也用不着打杀了她们?你看看,好好地女孩子,都被你们吓成什么样了?”</p>

    忠顺和贾珍有些奇怪的看着这个女人,指着花花草草告诉他们,对面是女孩子,这女人莫非是疯子?</p>

    贾珍奇怪地问道:“你是?”贾珍是想问,你是什么东西?</p>

    那女子略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这才笑道:“原是被女孩们的热情给吓到了?也是我的错,之前忘记告知二位了。”</p>

    “吾居离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乃放春山遣香洞太虚幻境警幻仙姑是也。”</p>

    贾珍扶额道:“我是想问你,你也是跟这些花妖草j-i,ng一般,也是妖怪吗?至于你叫什么,我并不想知道。”</p>

    警幻仙姑大惊,问道:“你们竟然能看到她们的本体?还有,你们竟然没有为她们所痴迷?”</p>

    又再次仔细打量忠顺和贾珍,奇怪的暗道:“这二人确实是r_ou_体凡胎啊,只是一个有皇家的真龙血脉,一个是护国神兽麒麟血脉,但是,没脱掉凡胎,他们应该根本没有神通啊!”</p>

    忠顺皱眉道:“你是不是傻?你让她们当着我们的面,从花草直接变成人,我们要是不知道他们是妖j-i,ng,那才叫有鬼好吗?”</p>

    “再说,麻烦你别整些庸脂俗粉出来糊弄人成不?你要是想要招揽生意,起码也整一批养眼的,这看了她们,我这得几天才能缓过劲儿来?”</p>

    贾珍低头,暗道:“您老人家说这话真的不亏心?这两朝大臣,您从龙德年间,嫌弃到丰亨年间,这眼瞅着丰亨帝都要退位了,您除了我叔叔,觉得哪个能给您养眼了?”</p>

    警幻仙姑气的浑身颤抖,这是男人说的话吗?自己这些花草幻化的小妖j-i,ng,那是个保个的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儿,别说没有男人能抵挡得了,就是女孩子见了,都得惊为天人。</p>

    其实,忠顺和贾珍不受幻觉影响,这还得归功于贾赦给忠顺的头巾还有给贾珍的软甲,这些系统出品的防具,都是自带防御的。</p>

    这幻境,对于防具们来说,就是敌方使用了j-i,ng神攻击,自动启动了防御系统。</p>

    贾珍看忠顺不说话了,这才说道:“不管你是什么j-i,ng怪,只是你为何要将我等摄进来?你到底是有何目的?”</p>

    这时候,一道笑嘻嘻的声音穿了过来:“自然是,她的太虚幻境需要男人的阳气滋补,让那些花妖们繁衍。”</p>

    随着话落,一个男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忠顺和贾珍,第一感觉就是,弱冠之后的贾宝玉,只是这面容更加俊朗,却少了脂粉气儿。</p>

    男人笑道:“警幻仙姑?趁着我懵懂时,让一僧一道施法,不让我恢复记忆,再以木牵绊,以金相克,让我生生世世懵懵懂懂,一直追逐着那份求而不得的爱恋,以至于,永远冲破不了枷锁,灵智不能生长,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做的天衣无缝?”</p>

    警幻大惊失色,男人转手间出现一根绣花针,然后越变越大,只见男人对着这四周就是几木奉子,那警幻尖叫着:“不要!”</p>

    只是,却已经来不及了,忠顺和贾珍觉得四周都是罡风,似乎是要将他们撕裂了一般,那男人却一挥手,将二人挡在身后。</p>

    即便是有男人挡着,二人也很快就受不了了,只是在忠顺最后晕倒之前,男人笑道:“当年俺老孙大闹兜率宫的时候,得了不少好东西,这里有两颗丹药,乃是鸾凤丹。”</p>

    “只可惜俺老孙始终未得到那个能让我与之生生世世牵绊的人,你且拿回去,跟你的小朋友服下,这样,你们便可永远在一起了,但若是没做好这个准备,就先不要尝试了。”</p>

    说完,男人一挥手,忠顺和贾珍就被扔出了这个镜中世界,半个时辰之后,忠顺和贾珍在之前那个诡异的房间醒来。</p>

    发现这里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只是,原本干净的供桌,已经和周围一样,落满了灰尘,还有,那面铜镜已经七裂八瓣,几乎找不到好的地方,但是,镜面却也只是最普通的镜面罢了!</p>

    第99章 </p>

    忠顺突然感觉到手里多了个小盒子,想起最后那个男人说的话,赶紧不动声色地将东西放好,这时,地面开始一阵剧烈的晃动,他赶紧反应快速的拉着贾珍往门外跑。</p>

    眼看着这是要地震了,忠顺赶紧打出信号,退出这日出国的范围,没必要自己的军队给这岛国陪葬。</p>

    大军迅速的往回撤,在确定已经没有自己人还留在这边了,忠顺就命人赶紧开船,他已经感觉到了海啸的前奏。</p>

    让他们不解的是,日出国的岛民们,对这地震和海啸的现象,好像并不害怕,还因为忠顺他们的撤退欢呼。</p>

    贾珍问忠顺道:“三叔,他们这是无知者无畏吗?不会是没经历过地震,这才如此毫不畏惧吧?”</p>

    忠顺对此哪里知道,只能瞎蒙道:“估计是被咱们打傻了,觉得咱们大庆的兵将比地震还恐怖。”</p>

    某种程度来说,忠顺这个猜测已经是接近真实答案了。</p>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人家日出国那是经常经历地震和海啸,这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是家常便饭了,反倒是这大庆的军队,才是他们忌讳的存在。</p>

    不过,这回他们预算错误,就在忠顺他们的船队刚刚离开一定的距离,整个日出国的岛屿开始崩塌,四周的海啸更是窜起了几千米高,忠顺他们的船只,也受到了波及。</p>

    这时候,忠顺他们可没有了看热闹的心情,赶紧使出吃n_ai的力气逃命,即便是这样,仍然有两艘船损毁严重,最后是靠着前面的船只,用绳索铁链带着,才逃出生天。</p>

    另外,还有一个,世人不知道的是,这日出国的岛屿群下面,其实是一处独立的仙府,那面铜镜,其实就是一个传送阵。</p>

    日出国就这么彻底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关于它是否真的存在过,这在后世的历史中,一直是史学家们争论不休的课题。</p>

    有人认为,忠顺他们只是攻打了茜香国,致使茜香国几乎灭种,人们因为忠顺等人凶残的手段,又编造出了这么一段故事来佐证忠顺的狠厉。</p>

    也有人觉得,应该是有这么个岛国存在过,但是,这应该是受到了自然灾害,在海啸和地震中彻底消失的,正好赶上忠顺亲王攻打茜香国,这才栽到了忠顺的头上。</p>

    反正,就是人们都不相信,忠顺能有本事毁了一个面积不小的群岛,毕竟,那时候的热武器应该是达不到这样的威力,这得是相当于投放了一颗原子弹才能做到。</p>

    更何况,当时史料可是清晰的记载,忠顺带兵出去攻打茜香国,回来时,总共伤亡人数也不过是几千人。</p>

    这样的伤亡人数,单独攻打一个茜香国,也就差不多了,不可能再分兵攻打另外一个据说比茜香国强大几倍,能够趋使动茜香国的日出国。</p>

    这件事成为了历史悬案,但是,西方国家却不管是否有证据,都坚信日出国是存在的,也是毁灭在大庆手里的,更是猜测,大庆应该是隐瞒了一只由贾赦带领的部队。</p>

    因为,这个时期,历史记载大庆战神贾赦,因为之前攻打波斯的时候重伤,一直在养伤,恰巧在这段时间,又传出,贾赦炼丹被砸伤,在温泉庄子养伤,始终未见外人。</p>

    事情怎么可能这么凑巧?至于所谓的证人,丰亨帝、贾敬、林海以及太医,这个你相信吗?于是,贾赦就这么背了黑锅。</p>

    要说,这西方国家,为什么这么不遗余力的黑贾赦,实在是贾赦这人以及他的后人,对于西方诸国来说,那都是噩梦一样的存在。</p>

    贾赦更是在晚年与忠顺亲王隐居之前,在自家的院子里,用一块儿巨石做影壁墙,亲手刻下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样的话语,留作警示后人。</p>

    这些都是后话,只说,这忠顺在正月初十的时候,终于凯旋而归,一番热闹暂且不提,只说,这荣国府年前已经将园子修建好,也上了奏则,请娘娘来省亲。</p>

    丰亨帝无可无不可的,直接批了个准字,允许贤德妃贾元春,于正月十五上元节省亲。</p>

    这座命名为大观园的园子,正是处处透着j-i,ng致,这园内各处,帐舞蟠龙,帘飞彩凤,金银焕彩,珠宝争辉,鼎焚百合之香,瓶c-h-a长春之蕊,可见是极尽用心了!</p>

    史氏等人,穿着品级大妆,从天不亮,就开始候在大门外,只是,左等右等,都不见贾元春的身影。</p>

    直到午时末,方来了个小太监,史氏赶紧让人给了打赏,询问娘娘何时起身?</p>

    小太监笑道:“早着呢,今日宫中正为忠顺亲王等人设庆功宴,宴席结束后,贤德妃需要在未正二刻到宝灵宫拜佛,酉初刻请旨,只怕戌初才起身!”</p>

    众人一听,都有些讪讪地,过来帮忙的王熙凤笑道:“既然这样,老祖宗年岁大了,不妨先去休息,等娘娘的车架动身了,再来也是不迟?”</p>

    史氏这般年岁,也着实是撑不住了,于是,也就顺着王熙凤的话,让王熙凤扶着她暂时先去荣禧堂歇着,毕竟,这梨香苑实在是太远了。</p>

    直到快到了亥时,这才传来了:娘娘到了!的声音,贾家人接驾,一阵行礼问安之后,众人拥着贾元春的轿子来到了大观园。</p>

    这大观园的沿途风光,即便是在宫里见过大世面的贾元春,也不得不咋舌感叹奢华过费了!</p>

    见过了在场的所有人之后,王夫人开始命小戏子们开始唱戏,贾元春也趁着这会儿,开始跟史氏和王夫人说些私密的话。</p>

    只是,就在这时,贾元春突然捂住自己的腹部,额间汗珠密布,吓得史氏和王夫人都大惊失措,就连在外边招待太监们的贾政和贾宝玉都被惊动了,赶紧要完这边敢,却被太监们给拦下了。</p>

    不管是不是亲生父亲、同胞兄弟,他们都是外男,太监们如何敢随意放他们进去园子内?</p>

    贾元春附近的宫女、嬷嬷都赶紧过来,尤其是看到贾元春下体出了大量的血,这可把跟着过来的伺候的人吓坏了。</p>

    嬷嬷赶紧第一时间,让人将这府里的人都控制了,食物酒水也都不许人随便碰,这才打发一个太监,跑去太医院叫太医。</p>

    不出所料,贾元春小产了!听到这个消息,躺在内室的贾元春,当即崩溃。</p>

    这个孩子,可是她处心积虑才留下来的,结果就这么没了,她基本也就没有指望了。</p>

    丰亨帝为了安抚这些修建省亲别墅的人家,能尽心尽力的修建,每个月都会抽出几日,轮流叫这几个妃嫔来侍寝。</p>

    但是,每次侍寝之后,必然会赏一碗避子汤,这让这几个妃嫔简直是苦不堪言!又不能跟家里说,那不就是证明自己并不得宠吗?</p>

    贾元春自然也是不敢说的,就在她快绝望的时候,两个月前,龙德帝让她侍寝之后,照例赏了避子汤。</p>

    只是,贾元春喝下避子汤不久,有人找这嬷嬷有急事儿,嬷嬷就出去了,贾元春赶紧趁机扣了嗓子,将药液都吐了出来。</p>

    没想到,她这个月的月事就迟了,只是,时日尚短,贾元春也不敢肯定,自己是否就有了,自然也不敢找太医确诊。</p>

    谁曾想,自己一次回门省亲,竟然就这么失去了这唯一的骨r_ou_。</p>

    接生嬷嬷过来,给贾元春处理干净之后,就有太监进来,用棉被将她捆好抬回了宫里,此时的贾元春木木愣愣的,什么也不知道了。</p>

    皇妃流产,这可不是小事儿,皇后赶紧派人过来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p>

    调查的结果,让人哭笑不得,只能说,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王夫人现在是死的心都有了!</p>

    原来,这省亲别墅里的摆设,那大部分都是林海退回来的贾敏的嫁妆!</p>

    贾敏可是荣国府最鼎盛的时候,嫁的人,本身又是所有子女中,最得贾代善夫妻喜欢疼宠的,这嫁妆自然是尽量往好了给。</p>

    不过,贾敏嫁人的时候,正赶上大嫂张氏怀孕,史氏为了夺权,就让王夫人帮着协理,张氏那会儿怀孕初期,正是反应强烈的时候,所以,除了查看不曾短缺什么,主要还是王夫人负责。</p>

    这王氏对比着自己的嫁妆,那是真的羡慕嫉妒恨了,再加上这贾敏总是跟她作对,于是,她就想了个一石二鸟的主意。</p>

    她让自己的n_ai嬷嬷,悄悄地找人,给这些东西都加了料,这样,如果张氏过来检查嫁妆,就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流了。</p>

    到时候,自己生下荣国府嫡长孙,再加上贾代善夫妻对贾政的偏疼,也许自己的孩子,就是下任继承人。</p>

    若是被发现是嫁妆里的东西出了问题,那也是张氏自己的事情,谁让这事儿本来就是张氏负责的?</p>

    若是不被发现,以后还能帮着自己收拾贾敏报仇!</p>

    只是,当时张氏的孕吐反应实在是太严重了,只是让自己的n_ai嬷嬷,领着人去对了一遍嫁妆,确定没有问题之后,就交给史氏了。</p>

    张氏倒也没去抢王夫人的功劳,一五一十的回了史氏。史氏很是表扬了一番王夫人,更是借这机会,将管家权暂交给了王夫人打理。</p>

    第100章 </p>

    这事儿过后,王夫人也就感叹了一句,张氏命好之后,就忘记了,直到贾赦去林家拜访的时候,看到贾敏送给林老夫人的炕屏,这才知道,就连贾敏的嫁妆,也被人做了手脚。</p>

    林海不能让贾赦却贾敏的屋子查看,到底有什么是被放了药的,只能以,史氏和王夫人曾经给过贾敏相克的东西,也不知道嫁妆会不会被动手脚。</p>

    既然贾敏已经嫁到了林家,林家也不差她那些东西,以后就用林家的物件儿吧。这也是为什么,林海说要把东西还给贾家,就能那么快的找全了东西。</p>

    因为这件事儿,根本摆不清到底是谁出的手,所以,林家也没在这儿上面费口水,这事情都过了二十来年了,王夫人的n_ai嬷嬷现在坟头草都不知道多高了,王夫人上哪儿记着这个去?</p>

    正好,这些东西,摆在省亲别墅内,还显得很高贵,王夫人就干脆将这些东西都摆在了现眼的位置。</p>

    再加上,也没人接到贾元春怀孕的信息,王夫人也就更没有往这方面想去。</p>

    可是,贾元春回去省亲的时候落了胎,原因又是被做了手脚的器皿家具,那这谋害皇嗣的罪名,自然也是躲不掉的。</p>

    同时,御史参奏,荣国府不仅放利子钱,以此谋夺巨额利益,更是逼得数百户人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p>

    另外,荣国府还参与了卖官鬻爵,让朝廷罢免的贪官贾雨村,得以起复,成为金陵知府,继而,贾雨村投桃报李,帮着荣国府强买他人田地。</p>

    丰亨帝听闻此事,当即派忠肃亲王调查,得知一切属实,丰亨帝震怒,荣国府直接被抄家,财产充公,王夫人和贾政被斩。</p>

    看在贾代善的面子上,史氏所剩不多的嫁妆和李纨的嫁妆,直接返回给了她们,让他们有谋生的东西。</p>

    李纨直接带着自己的儿子贾兰,投奔了娘家,史氏看着,却没说什么,只是拖着病体,带着贾宝玉和史湘云,到了她嫁妆里的,一处在京郊的小庄子里生活。</p>

    史氏为贾宝玉和史湘云办了婚礼,又将自己的体己都交给贾宝玉之后,就带着不甘去了。</p>

    史氏虽然没有被处斩,却因为管家不利,被夺了诰命,已经没有资格用椁了,所以,贾宝玉只能悲痛的用普通的棺材,装殓了史氏。</p>

    又因,贾代善的坟已经封上了,贾宝玉干脆就将史氏埋葬在了京郊附近的山上。</p>

    宫里的贾元春,从打知道自己落胎之后,就一直不言不语的,人也没了生机,只是一直在挨日子,当听说了荣国府的结局之后,贾元春笑了,流下一行清泪之后,咽了气儿。</p>

    番外</p>

    贾赦摸着自己那张已经年过半百却仍然没有太大变化的脸,叹口气,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留在这里了,再拖下去,他怕是要被皇上猜忌了。</p>

    忠顺靠着贾赦道:“恩候,我知道你有自己的秘密,我不问,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现在孩子们也都成亲了,咱们干脆找个地方隐居去吧?”</p>

    贾赦想了一下,点头道:“敬大哥哥走了,瑚儿他们也都立起来了,咱们也该走了。”</p>

    因为十年前,忠顺就已经过继了丰亨帝的十三子继承了自己的爵位,他们二人现在,身上没有爵位,倒是不用顾忌什么,干脆留下书信就离开了。</p>

    贾赦交代贾瑚,将自己留出来的一些早年的衣服送进自己的墓去,当做衣冠冢,然后给他们的母亲封了墓x,ue吧。</p>

    看着有些沉默的忠顺,贾赦亲了一下他的嘴角道:“我们走吧,到了没人的地方,我就告诉你我的秘密,你不需要嫉妒任何人,我从来只属于你。”</p>

    当两人隐居在深山里,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时,贾赦将自己的离奇经历告诉了忠顺,这时,忠顺也将自己在日出国发生的事情讲了出来,又拿出了当时男人给他的那个小盒子,里面躺着两颗泛着金光的药丸。</p>

    忠顺看着贾赦道:“恩候,可愿意与我生生世世纠缠在一起?”</p>

    贾赦看着药丸,突然笑了出来,也拿出了一个盒子说道:“本就是想要与你永远在一起,这才密下了那半块r_ou_,做了这个,没想到,你却有这番机遇。”</p>

    </p>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