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22节

章节目录 第22节

    酷拉皮卡点点头。</p>

    「我会回来的。」他答应库洛洛,接着专注於他的任务上。</p>

    他带着眼睛走上回到村落的路,走到大约一半的路程时,酷拉皮卡瞥向那屯堆在一起的容器。男孩飞快地数了数容器的数量,再次确保所有眼睛仍在原处。酷拉皮卡拿着眼睛长途跋涉,焦黑的房屋馀骸散落在森林之中,眼前荒凉的一幕令他的胸口被狠狠地挖空,无穷的悲痛袭上心头,犹如一颗星球慢慢坠落。</p>

    酷拉皮卡把眼睛放下,回去将馀下的火红眼拿回来时把注意力放在地上,他拒绝让自己倒下,他不能在经历了这麽多,然後在走到这一步时倒下。</p>

    他有任务要做,而他会看着自己完成。他之後才会倒下丶才会被撕碎,但这是在这一切都完结之後-----</p>

    如果他可以生存下来的话。</p>

    他怀疑自己能不能做到。</p>

    来来回回,这一次没有库洛洛看着自己,在某程度上帮助了酷拉皮卡。他把所有珍贵的容器都放在第一间房子前,然後找到那片埋葬了家人和同胞的巨型墓地。他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青草覆盖在他痛苦的丶无可否认地短暂的一生之上。</p>

    植物不会介意长在一片曾经浴血的土地上,那里躺在酷拉皮卡爱着的人的尸体,他们被挖空的眼眶不甘心地看上那不一样的天空。这是生与死的循环,酷拉皮卡知道的,他是知道的,但他并不知道-----不在他回到这片变得空洞且被烧毁的「家」後知道;不在他看到无数具失去眼睛的尸体看上天堂後知道。他不在感受到因为失去而造成的痛苦後知道。</p>

    而酷拉皮卡现在清楚了,他知道这个循环仍然如常地轮转,就像一叠被仔细小心地堆砌起的纸张,所有悲痛在经历时间的洗礼後终究会被埋没,然後化成一个被历史学家用冷漠的眼神研究的古老故事。但是他埋葬同胞的铲子仍在这个地方,被烧毁的房子遗骸也会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灰白。</p>

    他捉住铲子的木柱,确保它仍然稳固,就算有几年时间的风化,铲子看起来不像会被折断,酷拉皮卡拿起铲子开始工作。</p>

    阳光,毒辣的光线无情地照耀在开始挖掘的酷拉皮卡身上,并在他仍然工作的时候消失在山峦之後。夜晚已经降临,这是酷拉皮卡第一次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但接着月亮出现,皎洁的月色洒在孤独一人的男孩身上,他愈挖愈深,确保没有人会再触摸这些令原主人失去性命的东西,而在酷拉皮卡完成的时候,他全身几乎沾上汗水,但他并不在意,这只是他对爱着的同胞所付出的微不足道的代价。</p>

    酷拉皮卡不知道他在甚麽时候爬出坑洞,他将第一个金属罐打开,时间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这是一个外在的概念,住在步伐迅速的城市时是不会明白的,窟克索的心脏以一个完全不同的节奏跳动着,这个地方不需要任何金属和玻璃罐子,或是为了保护眼睛而使用的储存液。</p>

    在酷拉皮卡的手碰到第一对眼球时,他感到胸膛有些东西被敲碎成千万块碎片,他在悲痛之中挣扎,将族人的眼睛埋进他挖出的坑洞,然後呢喃出歌颂土地丶微风,还有大树的祷告。每埋下一对眼睛,他总会祷告,这令他感到一股力量在慢慢地油然而生。</p>

    他的思绪一直回想家人丶朋友丶甚至是他从没忘记的同胞。不论酷拉皮卡有没有回归火红眼,他们都应该得到平和,不是所有人因为死亡而变得伤痕累累,但他们每一个人都承受过痛苦。当酷拉皮卡清空每一个金属罐後,他把铲子c-h-a进泥土之中,然後把泥土盖在眼睛上,现在月亮已经低垂在半空。</p>

    酷拉皮卡没有为死去的族人建设任何神殿或是纪念碑,他们的神殿就在他的脚下,天空在他们的上方,山峦重重包围着这个山谷,然後由寂静无声的树林成为他们的纪念碑。</p>

    他把罐子扔进在村落远处挖出的坑洞,在那里他的族人被埋下,接着更多的泥土掩盖在他们的身上。</p>

    酷拉皮卡看了同胞的房子最後一眼,接着转身往东面方向前进,库洛洛在那个方向等着他,他可以小睡一会,但男孩知道睡意不会袭来,不会在一切完结後到来。他伸展了一下肩膀,开始往东面走去,然後慢慢远离他的过去,等待在酷拉皮卡前方的,是他的终结。</p>

    第105章 「我希望-----」</p>

    库洛洛在早上醒来,慢慢地左右摆动因为睡在硬地而酸痛的脖子,他对於酷拉皮卡还没回来并没有感到惊讶;独自一人挖坑需时很长,但库洛洛知道他很快会回来。他用了些时间生火并沸水,虽然他不需要咖啡因,但眼下没理由拒绝,再加上,库洛洛挺相信酷拉皮卡回来後会需要-----当然取决於对方归来时的状态。</p>

    库洛洛不用多久便知道答案了,在他刚刚好喝完第二杯咖啡时,他看去眼前的悬崖,发现一抹细小的人影正朝他走来。</p>

    他全身马上进入戒备状态,但库洛洛不知道背後的原因,有可能是因为酷拉皮卡极其恶劣的心情,但他怀疑这是否真正的理由。库洛洛的直觉很准确,而现在,他每一条神经都警告着自己要保持警觉。他把杯子放下,慢慢地站起身,酷拉皮卡与他仍然有一段距离,但蜘蛛头目小心翼翼地观察对方逐渐接近的轮廓。</p>

    酷拉皮卡面无表情得可怕,但紧绷的肩膀让人不能忽视。他以为酷拉皮卡会带着悲痛和愤怒回来,但这种感觉很不一样,那男孩没有怒气冲冲,不… …不,他看起来很坚决。</p>

    一种奇怪的感觉在心中油然而起,像有关於某样事情的久远记忆,库洛洛会稍後才细想,但现在,他会专注於眼前的酷拉皮卡。当他走出比较广阔的草地上时,他停了下来。库洛洛看到有奇怪的表情从对方脸上略过,但一闪而逝令他不能看清楚。</p>

    「所以,你回来了。」库洛洛说,他小心地观察酷拉皮卡的脸,需要看清楚他脸上每一块肌r_ou_的移动。</p>

    酷拉皮卡握紧拳头,眼睛看去地面,接着抬起头对上库洛洛的视线。慢慢地,他举起右手,脸上挂着一副不能被解读的表情。库洛洛退後一步并歪着头,那男孩的脸又窜过意味不明的神色,但接着被坚决的眼神代替。酷拉皮卡应该知道库洛洛正戒备着他,两人之间的气氛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这麽紧张了。</p>

    他们静静地看着对方,酷拉皮卡紧抿着唇,缠绕在手上的锁链开始具现化出来,其中末端挂着小勾的链子往下垂,库洛洛记得这一条锁链,它令他回忆起友克鑫市的记忆,锁链重重禁锢着他的身体,每当少年愈愤怒,链子便绑得愈紧。</p>

    所以,这是他们的结局。</p>

    酷拉皮卡的瞳孔变成红色,库洛洛小心地往後退,他不会先发制人,正常来说这是一个聪明的决定,毕竟那男孩发起挑战。如果他面对其他人,库洛洛会马上重击对方让所有东西在瞬间结束,并减少因为长久的打斗而浪费的时间,但他想给予酷拉皮卡重新思考的机会,这还不是太迟,库洛洛可以忘记他富有攻击性的姿态,用情绪来为他作藉口。</p>

    但如果酷拉皮卡坚决要攻击自己,库洛洛会毫不犹豫地杀死他。</p>

    在今天丶在这里,如果要杀死最後一名窟卢塔族会非常可惜,这不是因为酷拉皮卡是唯一的幸存者,还有他的机智丶能力,和作为一个好的旅伴。库洛洛想要他加入旅团,想要他的能力和敏锐… …还有,如果他诚实地承认,他想他待在自己身边。但这一切都让酷拉皮卡对幻影旅团形成极大的威胁,所以若然酷拉皮卡决定在这里背叛自己,库洛洛只好杀死对方并削减损失。</p>

    「酷拉皮卡,」他说,充满耐性的语气却流转着危机的警告:「你不需要这样做。」</p>

    男孩额间的皱纹加深,他蹭动着双唇似是要说些甚麽,但他强迫自己保持沉默。</p>

    「酷拉皮卡,」蜘蛛头目再次说:「如果你继续丶如果你和我打斗,它会带来甚麽结果?你打败我的话,我可能会死,但旅团不会随着我的死亡解散。若然我杀死你,你所做的一切只会是徒劳无功。过来我这边,不要这样做。」</p>

    「我必需要。」酷拉皮卡说,终於打破沉默:「我对我的族人发誓。」</p>

    「对於你的性命来说,誓言会是甚麽东西?」库洛洛问。</p>

    酷拉皮卡轻轻地嗤笑。</p>

    「你甚至不会去想,不是吗?」他评论道。</p>

    「而如果我今天杀死你,」库洛洛指出:「谁会实现你的誓言?你的朋友?还是你的族人的灵魂?」</p>

    他双手c-h-a进裤子的口袋里,这个姿势看起来很随意,但他知道酷拉皮卡会明白这不代表蜘蛛头目不能及时反应。</p>

    「我宁愿死也不想不作任何尝试。」酷拉皮卡回答:「我知道除非像上年一样制造契机,我只有很少机会能打败你,但是-----」他的表情似乎在下一刻便要瓦解,像在挣扎把痛苦的表情压下:「-----我一定要尝试。」</p>

    库洛洛点点头,不反驳并接受他的理由。眼前的窟卢塔少年非常坚决,没有任何语言能令他改变想法。当库洛洛看去酷拉皮卡,他下意识地想皱起眉头,不过他压抑住了。</p>

    这对他来说会是一个损失,这场决斗不会带来正面的结果,酷拉皮卡会死,但为了甚麽?为了已经死去的族人,然而那些人不能目睹这一切。库洛洛的胸膛变得沉重,他觉得-----难过,也许是吧;他不是很清楚。</p>

    「那麽好吧。」他说,双手伸出裤袋,然後召唤出念书:「既然你坚决要被杀死,就让一切都完结吧。」</p>

    *</p>

    酷拉皮卡看着他最糟糕和最木奉的敌人,他不是第一次打量对方,他知道没有适当的契机,要打败那男人的机会是零,但他一定要尝试,他必需要这样做!不论他的感情是-----说真的,他有试过考虑自己的感情吗?-----他需要起码尝试杀死库洛洛,这样才可以令死去族人的灵魂得到安息!</p>

    他停下沉思,因为他发现那两个需要每天处理的幽灵是死在他手下的蜘蛛,但是-----但是!-----他不能坐在原地让族人的灵魂永不瞑目。如果酷拉皮卡一定要在性命和尊严之间选择,他一定会选尊严。他会看到旅团彻底瓦解的一天,又或者会放弃性命只为尝试达至这个目的。</p>

    酷拉皮卡可能答应过他的朋友不再复仇,但若然旅团主动找到他并要将他杀死,一切承诺便变得不再重要了。</p>

    一定有些东西显示了他的决心,因为库洛洛已经握住念书,紧盯着他像是考虑他会不会有胆量出手。酷拉皮卡发现蜘蛛头目仍然怀疑他会不会行动,如果酷拉皮卡不敢的话-----又会如何?库洛洛会简单地将它抹去吗?他会假装酷拉皮卡没有在得到想要的东西後攻击他吗?他真的能将一切轻易抛走?酷拉皮卡对此抱有怀疑,他知道他是不会的。</p>

    在库洛洛意识到他的意图时,一切已经太迟了。</p>

    许下不会改变的决定,酷拉皮卡如豹子一样冲至库洛洛的身边,划破半空的锁链发出清脆的声音,以坚定的姿态扑向它的猎物。库洛洛往後一跳,轻易地避开酷拉皮卡的攻击,他召唤出便利大裹布,酷拉皮卡从没看过那男人用裹布作搬运之外的用途,在一瞬的疑惑後,他意识到这是用来牵制他的动作。</p>

    红色的裹布在转移男孩的视线,隐藏在其中的利刃却在酷拉皮卡注意不到的时候刺出,库洛洛带毒的小刀几乎要划破酷拉皮卡的皮肤,男孩敏捷地往後跳去,他知道被刀片所伤的下场是中毒麻痹,但他的思绪却回到和蜘蛛头目一同度过的夜晚,回想那个男人的指尖抚摸过皮肤的感觉,而不是冷冰冰的利刃。</p>

    酷拉皮卡带着这些回忆把锁链向库洛洛打去,那男人轻易地避开,黑色的身影隐藏在裹布之後,他有一瞬间以为自己被布料捉住了,但酷拉皮卡俯下身在地上翻滚了一圈,摆脱了对方的控制。他不知道那东西会不会偷走念能力,不过酷拉皮卡不想冒险,如果那裹布捉到自己,迎接着他的结果不是被杀死便是重新变回囚犯。</p>

    库洛洛突然从裹布後出现,乾脆俐落的速度令酷拉皮卡反应不及,他捉住男孩的手腕猛地一拉,酷拉皮卡能想到的只有他跨坐在库洛洛大腿上的时刻,还有他们玩弄着想要夺取主导权,就算是被对方压制在床上cao弄,那男人仍然强硬地捉住他的手腕。</p>

    酷拉皮卡轻嘶着,手猛力往後一拉,出乎意料的是,库洛洛竟然放开了他。时间像被定格一样,他们的动作相继一顿,犹豫地看着对方,但酷拉皮卡首先跳离库洛洛,再次用锁链进行攻击。</p>

    他需要一些空间,需要-----其实酷拉皮卡不知道他需要甚麽,他的身体和思绪,这些一向能好好地控制。酷拉皮卡不需要回想他们一起度过的好时光,不需要回忆起他们做ai时的景象,不是现在,不是当两人进行生死决斗时回想。他以为他可以将一切抹走,可以跨越那些记忆,可以像库洛洛从没亲吻过他或是触碰他一样继续前行。</p>

    但当他对上库洛洛的眼睛时,酷拉皮卡的决心动摇了,他的大脑违抗自己的决定。</p>

    『我希望-----』</p>

    希望,酷拉皮卡不能只因为单纯一个愿望而生存下去,他不想让这场打斗完结,真的不想,起码这不是真正的酷拉皮卡。真正的他丶真正的酷拉皮卡对这男人丶这杀手的印象还没有被扭曲,这个毫无污点的酷拉皮卡没有其他希望,他只想杀死那因为贪婪而毁掉他童年的男人。真正的他不会在现在和这男人兜圈子,试着捉住对方而不是杀死他。</p>

    『我希望我们不是-----』</p>

    捉住他并不会让一切完结,酷拉皮卡知道的,就像上一年的友克鑫市时的情况,一切还没完结。酷拉皮卡需要完结所有,要令旅团瓦解,但是,当他的锁链向那男人打去时,他知道自己必需杜绝所有想法丶所有把库洛洛视为一个人类丶而不是幻影旅团团长的感情。住在他内心的库洛洛一定要死去,这样酷拉皮卡才能杀死现实中的男人。</p>

    他是知道的,而他尝试了,但天,他尝试将过去几个月的日子抛走,尝试把库洛洛炙热的眼神换成一年前冰冷算计的目光。他需要忘记库洛洛手心的触感丶忘记他的声音丶忘记他轻声说出自己名字时的温柔。</p>

    『我希望我们不是我们;我希望-----』</p>

    他猛地跳开,勉强避开库洛洛向自己刺来的东西,不过太迟了,酷拉皮卡看到这是一根细长的针,尖锐的针头刺进身後的树干上。他不知道这些针是甚麽东西,也从来没看过库洛洛使用,那些是用念具现化出来的武器还是真的存在?是有毒的吗?酷拉皮卡唯一能做的是尽量躲开不断窜来的针,希望不会被刺伤皮肤。</p>

    酷拉皮卡发现这些针不像是库洛洛带毒的刀。他往旁边躲开,一手以r_ou_眼看不到的视线往下拨,三根银针像凭空出现刺向男孩刚刚站着的地方。酷拉皮卡眨眨眼,费力地躲避库洛洛的攻击令睫毛沾上汗水,一把动物的叫声突然从森林里响起,他希望这能令蜘蛛头目分心,酷拉皮卡敏捷地跳上一棵树上的树枝。</p>

    但他的希望没有实现。</p>

    三下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呼啸而过,为了避开针的攻击酷拉皮卡往上面的树枝跳去,脚猛地踏下一根树枝并跃去另一棵树上。他蹲下身体时身後的树干顿时被刺入另外几根针,意识到不能处於被动状态的男孩决定尝试捉住对方,脚下发力令整个人朝库洛洛的方向袭去。</p>

    酷拉皮卡在半空旋转,避开便利大裹布後向库洛洛出拳,空气中划过拳头的闪影,库洛洛的书和裹布消失,他用双手挡下,接着向酷拉皮卡的中心踢去,但男孩轻松躲开,安全地跳後让两人之间分隔开一段距离。他们一动不动地待在原地丶看着对方,尝试找出能击败对手的突破口。</p>

    『我希望我们不是我们;我希望一切都是不一样。』</p>

    「好了。」库洛洛说,他的声音令酷拉皮卡全身紧绷:「是时候完结了。」</p>

    TBC</p>

    第106章 Est et non (大结局)</p>

    时间由早上转至下午,就算库洛洛一开始劝告酷拉皮卡,在卢克索森林里的两人仍然在打架。挂在高空的太阳开始慢慢消失在山峦之後,蒙蒙细雨逐渐变成大雨倾盘而泻。这令草地变得非常s-hi滑,甚至令能见度下降,但酷拉皮卡和库洛洛的适应能力都很强,打斗的声音在水声的掩盖下仍然不绝於耳。</p>

    如果他对自己诚实-----而库洛洛一直都对自己诚实,他会承认对酷拉皮卡的适应力感到欣赏,那男孩有好几次都可以接近自己并捉住身上的风衣。酷拉皮卡看似要拳击库洛洛,但他的动作总在击中的一刻顿了下来。</p>

    库洛洛马上捉住男孩的手腕并紧紧地握住,尝试不要回想那些夜晚因为截然不同的原因而触碰对方。</p>

    他看着眼前的酷拉皮卡,感到他的嘴唇紧抿,但他马上抹走脸上的表情。少年一脸谨慎,有些更柔软的挣扎在眼底一闪而过,但它消失的速度令库洛洛只能看清接下来的表情。他不明白酷拉皮卡为何不使用锁链,他只是在攻击他-----又或者不是-----他只是用赤手空拳攻击。</p>

    蜘蛛头目的眼睛飞快地略过下面,想找出一处缺口朝少年发动攻击,接着两人像协议好一样同时移动。</p>

    *</p>

    这没有道理,库洛洛为何不用更致命的东西攻击他?他一定想尽快完结。</p>

    以酷拉皮卡对那男人的认知,他并不像自己的属下享受决斗。正常来说,库洛洛会让这件事尽快结束,然後继续进行下一项任务;他应该想拿下酷拉皮卡,把这场旅途定义为失败,但库洛洛只用不会致命的方法攻击,看起来更想令少年不能移动,而不是将他杀死。</p>

    酷拉皮卡拒绝再次被捉住。</p>

    但当他为了避开另一下小刀的攻击时,酷拉皮卡半蹲下身体,从库洛洛衣物传来的味道却令他的胸膛一紧。他记得独属於库洛洛的味道,记得手指抚过他柔软的黑发时的触感。一股悲痛的心情猛地袭向心窝,酷拉皮卡跳离对方,跑到一边大口呼吸着,希望雨水的味道可以冲散库洛洛的气息。</p>

    他伸出舌头舔s-hi嘴唇,惊讶地发现刚刚的拳头令他的唇瓣破开了小伤口。他会期待咖啡的香味和库洛洛磨蹭自己的唇,而不是感受到血的味道。它让他停滞不前,但酷拉皮卡还是马上再次往库洛洛扑去。</p>

    *</p>

    库洛洛勉强躲开酷拉皮卡的锁链,他马上往对方跑去,蹲下身体躲避另一道攻击,他的腿向男孩踢去,期望将他跘倒,但酷拉皮卡跳去另一面让他的攻击落空。</p>

    真木奉,酷拉皮卡真是木奉。他的速度丶灵魂,和反应能力是库洛洛以往遇过的人比不上的。当然,这似乎和酷拉皮卡的火红眼有关,但是仍然令人感到难以置信。</p>

    现在库洛洛需要杀死酷拉皮卡,真是可惜。</p>

    不过,他不是一个会感到遗憾的男人,他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库洛洛手上的细针将会用完----它们对比钢笔更方便,特别是在森林里的环境-----一根细针向酷拉皮卡刺出,他强迫少年往右跳去後猛地冲向对方落地位置,但酷拉皮卡灵敏地往上一跳,飞快地跃至一根树枝上後跳去左面的大树。</p>

    再一次,酷拉皮卡为库洛洛带来惊喜。</p>

    如果他想打败酷拉皮卡,库洛洛需要停下继续欣赏对方的举动。酷拉皮卡已经朝库洛洛袭去,那双火红色的瞳孔却让蜘蛛头目失神了一瞬,因为他的眼睛令他想起自己要把它们挖出来。库洛洛避开锁链的攻击,但也只是仅仅躲避。</p>

    他需要拿回控制。</p>

    *</p>

    酷拉皮卡几乎要沮丧地低吼,库洛洛并没有认真,这是酷拉皮卡用了一生的时间准备的打斗,也是他用性命作为赌注并发誓的决斗,而那蜘蛛头目只是单纯的和他玩耍。库洛洛手上的书储存的能力一定很多,但他没有用,只是用一把带毒的小刀攻击,就像酷拉皮卡是暴徒一样!</p>

    这简直是轻视他的尊严,酷拉皮卡非常愤怒,但当库洛洛近距离闯入他的私人空间後,他的刀刃毫不留情似的刺来,酷拉皮卡侧过头躲开攻击,他唯一能想起的只有对方抚摸过头发的手,那强壮的身体在手心传来温热的体温。</p>

    *</p>

    酷拉皮卡往後一跳,就算蜘蛛头目击偏了他喉咙的位置,那少年不会马上死亡,库洛洛对自己皱起眉毛,他不喜欢令酷拉皮卡成为自己潜在的弱点,他知道除非其中一人死亡,不然这场决斗永远不会完结。</p>

    库洛洛还没准备好迎接死神的来临。</p>

    *</p>

    酷拉皮卡噎了一口,喉咙被击中令他不断咳嗽。他远离库洛洛,手覆盖颈脖期望能平稳呼吸。在雨水的淋洒之下,酷拉皮卡动作一顿,疑惑的心情油然而起。刚刚的重击应该会杀死他,为什麽他还能继续呼吸?他的反应只是慢了一秒,库洛洛只需要再次攻击,便可以让酷拉皮卡变成历史,但是-----</p>

    库洛洛已经向他冲来,酷拉皮卡往後跳去,反s,he性地朝对方抛出锁链,希望能转移蜘蛛头目的注意力。</p>

    *</p>

    库洛洛躲开锁链,眼睛一直注视着那令人着迷的男孩,锁链灵活地在半空扭转,耳边顿时传来清脆的声音,用念造出的链子朝库洛洛呼啸袭去。酷拉皮卡的眼睛随着蜘蛛头目躲避的方向移动-----那双漂亮的丶迷人的眼睛。对库洛洛来说,它们比任何一对他看过的火红眼更来得惊艳。</p>

    他开始感到疲倦了,这不是好事,这场决斗不会维持太久。酷拉皮卡用手袖擦走额上的汗水,蜘蛛头目意识到他一样开始乏力,他捉住对方抬起手的机会,将最後三根细针向对方的小腿抛去。</p>

    *</p>

    细针划破半空的声音在雨水中响彻,酷拉皮卡垂下手臂,为自己一时的不留神低咒一声。他不断跳後并躲开库洛洛的攻击,细长尖锐的针猛地刺进刚刚站着的位置,突然之间,酷拉皮卡的左腿踏入泥土之中,长在旁边且长满苔藓的大树成为男孩的囚牢-----深入泥地的树根像爪子般卡住他的膝盖。</p>

    酷拉皮卡听到库洛洛移动的声音,抬头一看便看到对方向自己出击的一幕。</p>

    *</p>

    是时候结束了,现在库洛洛会杀死酷拉皮卡,所有事情会回复正常,他会削减损害,继续以往的抢劫丶带领他的蜘蛛丶偷取令他感兴趣的宝物。</p>

    捉紧机会,蜘蛛头目往酷拉皮卡袭去,冰冷的刀刃瞄准他致命的地方。</p>

    *</p>

    酷拉皮卡尝试把小腿拔出来,但一条尤其粗壮的树根牵制住他的动作。他听到库洛洛移动的声音,反s,he性地往後跳去,然而没有完全脱出的小腿,还有长久的打斗带来的疲倦,酷拉皮卡被绊了一下,腿部的肌r_ou_传来一阵疼痛,突兀的痛感令他的呼吸短促了瞬间。</p>

    *</p>

    库洛洛在他分神的一刻攻击,被念力强化的右手击中酷拉皮卡的胸膛。少年倒地,他压在酷拉皮卡身上,握住小刀的手以乾脆俐落的动作朝对方的喉咙刺去,但俯视着那男孩-----</p>

    *</p>

    -----像这样抬头看去库洛洛带回无数回忆,数不清的呻吟因为压抑着声音而变得含糊。他记得手指抚摸过头发时的温柔,温热的手心慢慢摸上他的胸膛-----</p>

    *</p>

    -----酷拉皮卡的眼睛因为截然不同的理由变成火红色,金色的发披散在枕头上,沾上水光的唇瓣变得红润,在库洛洛进入他的身体时微微张开泄出哽咽-----</p>

    *</p>

    -----库洛洛进入他的身体,用难以捉摸的东西探入他的灵魂深处,透过肌肤每一下摩擦和-----</p>

    *</p>

    -----想要更多,贪恋比现在更多的东西,想要透过语言和触碰表达更多的东西,但是-----</p>

    *</p>

    「杀死我。」酷拉皮卡轻轻说道,他的声音因为受伤的喉咙而变得沙哑。</p>

    *</p>

    他应该的-----他应该现在马上杀死酷拉皮卡,应该在掌控着对方时结束这一切。库洛洛再次抬起手,但他发现不能-----他就是不能下手。</p>

    这… …这不是对的,不是好的,一点都不是他想要的东西。</p>

    「杀死我。」酷拉皮卡坚持道:「让一切都完结。」</p>

    库洛洛的胸膛升起一阵难以形容的感觉,他呼了口气,把念书阖上後书本凭空消失。空出来的左手捉住酷拉皮卡的衬衣,但他没有如同应该做的杀死对方,而是将男孩拉高,俯身吻上他的唇。</p>

    就算有伤口,酷拉皮卡的嘴唇比以往更柔软,身下的男孩僵硬了一瞬,但接着抬起手捉住库洛洛的衣袖,比对方更迫切地加深这个吻。库洛洛感到酷拉皮卡摸上自己的发,指尖深埋进发丝之中。</p>

    *</p>

    雨水夹杂着血的甜味,他们的吻尝起来像以往经历的一切,迫切丶渴求丶痛苦丶愤怒。他们的手指摸上对方被雨沾s-hi的发,滑过微凉的皮肤,最後捉住s-hi透的衣服。</p>

    「这真的丶」酷拉皮卡开口,但没说完的话很快被下一个吻打断:「很疯狂。」他拉住库洛洛的发,再次啃上对方的唇:「完完全全-----失去理智。」</p>

    「疯狂是导致一切问题的核心原因。」库洛洛说道,舌头深入男孩的嘴。</p>

    酷拉皮卡对此微微愠怒,因为-----不就是这个原因吗?但他和库洛洛一样迫切,他轻咬着对方的下唇,满意地听到对方不稳的呼吸声。酷拉皮卡抱住库洛洛的颈,令两人更紧贴在一起。</p>

    他们接吻丶在漫长的打斗後终於回到对方身边,他意识到库洛洛一样不能杀死他,他们已经制造出太多的经历了-----而酷拉皮卡会接受所有美好和艰难的回忆,因为他不能想像抛弃这一切然後继续前行的自己。</p>

    库洛洛啄吻了一下男孩的嘴唇,开始轻啃对方下颔的线条。</p>

    「所以,接下来该怎麽办?」酷拉皮卡问道,他闭上眼睛,仰起脸邀请对方继续。</p>

    「Quod vitae sectabor iter?(我应该走上哪一条路?)」库洛洛沉思了一会,最後回问酷拉皮卡。</p>

    酷拉皮卡忍不住轻笑出声。</p>

    「Est et non。(没有对错。*1)」他没有任何帮助地答道,单纯说出这条问题的下一句话。</p>

    库洛洛移後,好让自己能看去酷拉皮卡,少年睁开眼睛,对上他的视线。他们躺在雨水之中,围绕在周围的是雨点滴落岩石和树叶的声音。微风拂过,吹拂在沾水的皮肤惹来一阵凉意,而两人的胸膛同时因为持久的打斗而一同起伏着。</p>

    酷拉皮卡伸出舌头舔过嘴唇,他张开口吸了口气,但库洛洛打断了他的动作。</p>

    「好。」他说。</p>

    酷拉皮卡突然感到一阵晕眩,就算躺在地上,他仍然觉得自己正慢慢地往下堕。</p>

    「好?」他问,语气中夹杂着惊讶和犹豫。</p>

    库洛洛看着男孩,等待对方的同时拒绝重复。酷拉皮卡突然想逃开,这股冲击太庞大了丶太难以抵挡了,甚至令他被吓到。但是,酷拉皮卡不能从他身边逃离,不能为了世上任何东西而逃离。</p>

    「好吧。」他说着舒了口气。</p>

    得到男孩的答案,库洛洛的嘴角放松,形成一抹轻轻的弧度,这份笑容比以往来得真诚,酷拉皮卡抽了口气,在他知道自己在做甚麽的时候,他已经将库洛洛拉下来索吻。</p>

    两人的吻充满高兴和害怕的心情,舌尖和嘴唇的交缠,比以往的一切更令他感到晕眩。</p>

    他们没有将它解决,这安静的接纳丶意识到他们会一起继续前行。不论将来会到达甚麽地方,他们都没有把过去的问题解决,但这会是一个新的开始。</p>

    The End</p>

    *1:</p>

    Quod vitae sectabor ite;What road in life should I follow?</p>

    Est et non;It is and is not</p>

    这两句话属於一问一答,详情可见’The searethod’ (1619-1625)。库洛洛问酷拉皮卡他接下来该走上人生哪一条道路,酷拉皮卡并没有正面回应,只是单纯引用这条问题的答案,而它的答案是「没有对与错」,所以库洛洛回答「yes」,代表正面的,有着与酷拉皮卡一同走下去的意思。</p>

    第107章 新开始(後记)</p>

    酷拉皮卡坐在沙发上,手中的是一本非常木奉的书籍,他应该沉迷於书中的内容,但实际上,酷拉皮卡一半的心神专注在挂钟,指针和分针慢慢地跳动,男孩耐心地等待着。</p>

    他不知道他的伴侣会在甚麽时候回来,他只说过会在今天回归,而且是在午饭後的时间回到家中。现在大约是下午三点,酷拉皮卡唯一的选择是坐在家里等待,不然便出去捉住那男人的风衣领口将他拉回家,但这样的结果不会是好的。</p>

    这总会令酷拉皮卡紧张,又或者说对两人的关系亦是如此。当他的伴侣要出去「工作」,酷拉皮卡仍然不会同意对方所做的事,但他们决定将它抛出两人的关系。虽然紧张的气氛会存在,无论当中有多困难,他们还是一起解决并坚持下去了。</p>

    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酷拉皮卡抬起头,眼眸露出高兴和担忧的神色。他听到钥匙c-h-a进门锁的声响,房门接着被打开,库洛洛的身影从门後出现-----令人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是酷拉皮卡的伴侣。</p>

    黑发的男人走进房子,转身关上门,他用了些时间脱下外套,然後才走到酷拉皮卡面前。</p>

    「我回来了。」他轻柔地说,眼睛观察着男孩的心情。</p>

    酷拉皮卡慢慢地上下看了库洛洛一圈,评估完对方状态的他阖上书,他可以闻到肥皂和塑胶的味道,它从库洛洛的衣服上散发出来,男孩认出这是用了廉价酒店提供的肥皂後才发出的气味,而他知道这股气味代表了甚麽;这件事在两人的关系之中总会成为争吵的核心,普通的情侣或者会称之为「不忠诚」,但酷拉皮卡非常清楚-----</p>

    库洛洛知道酷拉皮卡不喜欢过度的暴力,他也抑制住自己,但当迫不得已需要狠下杀手的时候,他总会洗走血液的味道才回到爱人身边。不过这种举动没有意义,酷拉皮卡知道隐藏在廉价肥皂後的真相,但他需要承认自己更喜欢乾净的肥皂味道。</p>

    「欢迎回来。」酷拉皮卡终於开口,他的声音一样轻柔。</p>

    库洛洛静静地看着对方,男孩好奇蕴藏在那双黑色瞳孔後的会是甚麽东西。</p>

    「我可以吻你吗?」库洛洛问,酷拉皮卡知道是肥皂的气味令对方问出如此突兀的问题。</p>

    库洛洛对人命的不尊重,他们过去两年在这个问题上总是有很多争吵,虽然会不情不愿的达成共识,对於两人来说它还是让人头痛。库洛洛永远不会在意人命-----酷拉皮卡终於明白-----因为他看不到任何希望,但那男人开始变得更小心,因为他知道这会令酷拉皮卡伤心,而他不希望对方因为自己而不快乐。</p>

    酷拉皮卡看着库洛洛,脸上的表情柔软下来,库洛洛可能不太尊重其他人的性命,但他很好地展示了对爱人的尊重。就是这份尊重让酷拉皮卡接受库洛洛的黑暗面丶接受这个他选择了的男人-----他从没想过库洛洛会解散旅团。</p>

    所以那男人继续从事非法工作也没有令他惊讶,在为黑手党工作了几个月後,酷拉皮卡也不能称自己为道德的典范,但是他回到了一开始的目标,成为赏金猎人。</p>

    在外人来看,他们对生活的安排会很奇异,但对两位主角来说却是非常顺利。里面夹杂了很多讨论丶一些争吵丶一些让步,然後两人得到一个结论,就是将事业上的决定抛出他们的关系。酷拉皮卡不干涉任何有关蜘蛛的事务,而库洛洛保留了自己的空间。唯一让两人讨论的,只有其中一人需要出外工作多於一天的决定。</p>

    他们的关系并不轻松,从一开始已经奠定了这条会更艰难的路。就算抛开这件事不说,库洛洛和酷拉皮卡都是固执的人,尽管库洛洛不会失去控制,但这只会令酷拉皮卡更加恼火。在两年的争吵之後,他们从没想过要分开,两人就这样绊绊磕磕地走到这一步。</p>

    经历了这麽长的旅程,他们都知道自己不会和对方分开,虽然两人有所不同丶虽然偶然感到受伤害和愤怒。起初,一切都不肯定,但现在的酷拉皮卡知道丶他也毫不怀疑,他清楚他们总会找到方法捱过难关。</p>

    库洛洛和酷拉皮卡都知道过去代表甚麽;酷拉皮卡知道过去的他曾经被无形地杀死,他知道他不会对此感到高兴,但亦不会过分激动。接受库洛洛等於接纳他的所有,甚至是酷拉皮卡不喜欢的地方。相反地,库洛洛让男孩从旅团解放出来,亦不会再说服对方杀人并不代表甚麽东西。</p>

    所有争吵制造出的只会是伤害所爱的人的武器,当两人失去控制并释放情绪的时候,其结果只会是无意中伤害到别人。现在,库洛洛和酷拉皮卡将它们放下,在其中一人不快乐的时候专注於收补两人的关系,这对於事情的对错丶甚至是因为高兴才一起的决定更为重要。</p>

    酷拉皮卡深深地吸了口气,无视肥皂背後的意味,他在他们第一次接吻丶第一次爱抚之前已经知道库洛洛是谁了-----这并没有改变,库洛洛没有改变,更何况在酷拉皮卡期待这名蜘蛛头目会充分唤醒良知的时候,他亦知道这不太可能发生,不过,他还是爱上这个没有良心的男人,这一点一样不会改变。</p>

    「可以。」他终於说道,知道这不只是单纯的吻,而是重新确定两人的关系,尽管库洛洛有可能刚刚杀了人。</p>

    库洛洛俯身吻住酷拉皮卡,他歪着头加深两人的吻,手压住沙发背以保持平衡。嘴唇慢慢地磨蹭,s-hi漉的舌尖品尝着对方的气息,又慢又甜蜜的步伐,让他们确认对方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爱人丶伴侣,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p>

    酷拉皮卡温柔地拉着库洛洛的手臂,催促他坐在沙发上後把书放在一边,脑袋依靠对方的肩膀,库洛洛停下动作,一手抱住他。酷拉皮卡轻轻地叹了口气,放松身体的他让全身的力气倚靠在库洛洛身上。</p>

    「我很高兴你平安回来。」他说道,避开对方有可能混进暴力的话题。</p>

    库洛洛无声地回应-----他轻轻地吻上酷拉皮卡的头顶,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坐在原地,用温暖的时光和缓慢的触碰令两人的关系变得更稳固。库洛洛和酷拉皮卡聆听挂钟轻快地跳动的声音,看着钟摆慢慢摆动的节奏,最後,酷拉皮卡移动起来。</p>

    「你应该再去洗澡。」他说着看去蜘蛛头目:「然後去睡房找我?」</p>

    男孩的邀请更像是一条问题,让库洛洛知道他可以拒绝,但库洛洛弯起嘴角。</p>

    「我很快回来。」他说道。</p>

    酷拉皮卡站起身,看着库洛洛站起来後往睡房走去,他们都感到高兴-----就像一对普通的情侣一样。尽管在经历了非常疯狂的旅程後才在一起,他们却跨越了看似难以克服的障碍,然後永远属於彼此。</p>

    The End</p>

    </p>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