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19节

章节目录 第19节

    “你可真以为我没有办法?”

    黑龙点了点头:“是。”

    “竟敢屡屡挑衅。”那人喉中“咯咯”,对他道,“我便拿你龙脊,和我兄弟遗骨再制个仙器,不过数百年,我等得,你却未必。”

    寸寸抽脊时刻,熟悉的眩目感袭来。黑龙眼前金光渐渐退却,底下乌云也若块透明晶石。万物尽在眼中,他想瞧的,却仅有那只赤诚九尾。他没了额前发,也只剩了一条枯尾,仍拧眉朝着万尺波涛而去。

    揣在他心口的本命剑已染锈迹,狐心却鲜活完整,是颗世上最珍贵的宝石。那宝物在他左侧胸膛中急剧起伏着,比他每个不眠夜晚里透过逆鳞听到的都要急促些。孤寂海中他枕着入眠的沉稳心跳,此刻振振如战鼓,半点也无后退之意。

    “我听闻,成海陆龙王时,有天雷滚落,”黑龙回头瞧了瞧他人形兽心,对他笑道,“并不比凤凰涅槃时天火差些。”

    “确实如此,”白衣堕仙皱眉而望,“你死前便说这些?”

    “我父王龙骨三千四百六十七节,”黑龙对他道,“我祝愿你来的及圆你痴梦。”

    第57章 庆圆满(终)

    狐二带蒙尘骸骨落地一刻,便被四方战场传音淹没了。不知为何,妖兽比上次炎鼎时更多了些,妖界成年妖兽倾巢而出,连他家中,也只剩了母亲和两个未成年的孩童。原本狐三和芸歆守黎明山和神煞海附近,为他和黑龙护法,却也因海中妖兽来袭,□□乏术,只能由他父亲和阮若道来守阵。战场上亲人皆焦头烂额,却也惦记他此刻情形。

    “虎纹裂目兽已死,龙王也将妖日拖了下来,待金云散后,妖界便只有一个太阳了。”

    狐二与父亲和阮氏说明之时,也传音各方战场。

    “你怀中便是蒙尘骸骨?”阮若道轻声问。

    “正是,”狐二跪在滩涂之上,对他父亲道,“儿子将神将骸骨托付给两位,同样的还有儿子刚出世没多久的孩儿。”

    “你的孩子?”狐父拧眉问。

    “是。”狐二点点头,“若儿子有命回来,再和父亲详论。他名为卷,眼下在海中一孤鲸口中,一问芸歆姑娘便知。”

    “我速速去寻。”狐父沉声道,“是否妖人仍未气绝?”

    狐父问话间,虚空中妖兽仍不断来袭,又被阮若道持法宝化解。

    “确有古怪,”狐二磕头及地,“儿子要去闯龙门,若儿子未过,便请家中兄弟同往云中一次,务必将黑龙接回。”

    狐二转身向龙门而去,瞬时入海。

    金云之上定有古怪。

    黑龙原应卷日,却临场改了吞日,吞日之后又消失了片刻。两人明明能一同从云上下来,他却坚持要狐二带着他父亲遗骨先走,连红鞭也塞在他身上。还有那因吞了蒙尘血r_ou_有些浑噩的恭怀,他为何说“如此待我”,是谁如何待他……他还说他与黑龙命不久矣……是大放厥词,还是心灾乐祸?

    黑龙呢?是否在拔脊时刻,看到了什么?知道他本命剑腐了,无法应付,才将他赶走么?还是另有打算?

    狐二心中焦急愈烈,只想立刻掉头去那金云之上寻他。可若那上头真另有其人,他自保尚且困难,又怀带如此仙器,恐去了只会给黑龙另添麻烦。

    归根而论,还是他不够强大,不能做黑龙依靠。狐二将成年时,遇见炎鼎大战,他父亲大哥终日劳苦,而他却束手无策;几百年过去,他成了最强九尾,却仍在复仇后,感叹自己弱小。

    若他如龙,便可不惧那妖人之毒;若他如龙,便可挣脱帧实契约的束缚;若他如龙,黑龙便是没了龙脊护身,他也可保他一生无忧。

    迈入龙门水域,便有乌云罩顶,狐二在层层重压之下,化了寒酸元身,直冲而上。

    龙王遇蒙尘一刻,定未想过,会有往后之事;而他遇黑龙之时,也从未想过,有一日会踏上此路。

    人皆道因缘际会,却只回望才知缘起何处。便在此刻感怀,而后踏上征途,一往无前。

    他母亲最喜爱的如丝细卷,在强劲海流和暴雨冲刷下,渐渐脱落,露出□□兽皮。狐二足上已露兽筋,却也能凭着那丁点指甲,紧紧附在波涛之上,奋力向上。

    抵达水顶附近,云层中隐有雷电滚动,狐二喘息些许,将自己元丹吐出。

    有浅金雷电劈在他元丹之上,狐二吃痛,却仍未后退。雷电颜色愈深,由赤转浓,终降黑色闪电将他元丹劈为粉末。

    便是身死,也是重生。他身后干枯单尾消失了,狐吻向着腮侧裂开,细挑狐目渐渐扩如铜铃。有无尽金光聚于他身躯之上,狐二听得自己发出如龙嘶吼,在数道黑色惊雷加身之时,直冲云霄。

    龙名宜海,想来再合适不过了。

    铺天盖地的金红光雾中,竟还能更刺目一些。恭怀举手挡光,下一刻便被一只若银龙爪从背后抵在仙心之上。

    “你抽我伴生兽龙脊,可问过我了么?”

    “尔等蝼蚁,何来过问的必要?”

    “哦,”狐二牵了牵腕间红绳,将他抽脊之手抖落,“做蝼蚁的木偶,你可满意?”

    “这原是我的仙器!”

    “挂在妖界天上,便是妖界的了。”狐二从他身后探出头,对黑龙道:“是吧?”

    黑龙笑着站起,对他点点头。

    恭怀在两人间来回望了望,声厉内荏:“我是仙,弑仙的罪,你可担得起?”

    “此事便让天道来判吧。”狐二伸爪向前穿过他腹部,透粉手指冲黑龙勾了勾,“来。”

    黑龙点头,亦笼爪从前c-h-a进他心口,和狐二的手紧握在一起。与此前的裂目兽一般,这人虽瞧着冰清玉洁,内里仙心也已溃烂如泥。

    “破开仙心,怎会是你想的那般容易!”

    “兴许,你已不是仙人了。”黑龙对他道。

    他松开狐二的手,任那如泥一团,流进堕仙的空荡外壳中。恭怀似不敢相信,低头看了看自己右腹,目中骇然:“我从未吃过任何下界生灵。”

    “你驱使他害人,已是大罪。”

    恭怀恨目望过,转头欲走,又被狐二牵住另只手腕,将两只手高高举过头顶。

    “你似乎什么都知道,却不知自己占着仙人位置,养着团玉样烂泥。”狐二c,ao纵着他的手左右摇了摇,“你二人欠我妖界良多,赏给你个痛快。”

    “若我兄弟神志尚清……”

    “你欺我妖界死而无魂,却不知我妖界自有死不堕志的神将。”狐二转头对黑龙一笑:“此次你来,压压惊。”

    “多谢。”

    浓金龙息如剑,送了恭怀仙人同样下场。

    “我瞧见你越过龙门一刻,黑色闪电打在银龙之上,极其威风。”黑龙收手后对他一笑。

    狐二挑眉瞧他一眼:“你龙脊几近离体,仍暗示我他仙心所在时,也很坚强。”

    “坚强?”黑龙摇了摇头,“没旁的更表赞许的词汇么?”

    “待正事了了,你我再论。”狐二对他道:“憋屈了几百年,幸存之人都该有嘉奖。”

    “好。”

    龙门之势仍在,黑龙与狐二各抓了一头恭怀,将他们拽下金云,停于浪顶之上。他二人仙心化泥,仙躯却也能增进妖力,滋养妖界。遥遥龙门之下,只有阮若道在对面清理怪兽,丝毫未瞧见狐二威风一刻。

    他这个惯爱看热闹的人,成龙场面却最冷清,无限唏嘘。

    “唉,”狐二擎起金色龙息,对黑龙道,“此等威风,却没轮到个好时候。”

    黑龙也擎息对准恭怀身躯,柔声劝解:“我每一秒都记在心里。”

    仙躯燃起,便如烟雾扶摇而上。狐二瞧了瞧他如常面色,想起见到他时,龙脊几近离身,他化如矮马的惊险场面,终究忍不住开了口。

    “并非我此刻想和你吵架,”狐二皱眉道,“你是嫌自己活太长,还是觉得自己永生不死?为何明知他在,还将仙器塞给我?”

    “若我留了仙器,他许不会这么快露面,诱饵便要有诱饵的样子。并且,”黑龙挑眼柔柔看他,“妖寿再长也有终了,但与你一起,总让我觉得可以永生不死。”

    “你以为你这时表白……”狐二银目闪烁,若有金光,“我便会原谅你刚才又骗我的事?”

    “只是试试。”黑龙温和一笑,“若不成,我再想别的办法。”

    “你知我会来?”

    “当然,”黑龙对他笑笑,“此前我那般糊涂,你也来了,此事漏洞颇多,你总会来寻我。”

    “若我过不了龙门呢?”

    “一起死了也好,总之他也拿不到法器,不能再为害妖界,死也是早晚的事。”

    狐二撇了撇嘴:“什么时候说你,你都头头是道。”

    黑龙金眸如常,柔情也如常:“你问我答,难道不对么?”

    仙躯燃尽,尽归头顶金云。铺陈妖界上空的金云忽如晶而聚,在神煞海上空聚成鲜活金莲。莲已熟开,外层花瓣摇摇欲坠,似有风吹一般。

    黑龙昂头一观:“成龙当日便开龙门,狐兄当真是妖界第一。”

    “那也该谢你将功德送我。”狐二与他说着,和四方传音。

    ——妖兽已除,今次龙门盛宴,三族勇士拼杀后皆可来一尝。

    “没人来怎么办?”狐二忧心地问。

    黑龙将他手拉起,轻声道:“我便一人承你慷慨。”

    妖界大地似有震动,两人站在遥遥极东,瞧着烟尘从西滚滚而起。待细细看去,便见各族之人,化了元身而来,从空中到水中,妖怪们各显神通,急速奔跑着,仿似一场突如其来的比赛一般。

    龙门对面观礼台,不多时便坐满了人。有他父母,有狐七,也有似有愁眉的阮若道。叠狰也在,随他而来的南漠沙鼠,瞧不透刺目金云,被叠狰将头死死定住,瞧向他的方向。

    叠狰在,他那几个兄弟回来的便快了。

    海中若有异动,狐三与芸歆从海中浮起,怀中抱着的便是他孩儿。果真与他小时候一模一样,只琉璃眼睛更显温柔些,像黑龙一般。

    凡俗挣扎,不能事事如意,却也有此刻,极意畅快之时。

    “可觉圆满?”第一片金莲坠落之时,黑龙悄声问。

    狐二点点头。

    他在身侧,已不能更圆满。金莲落入掌中,如流金滚滚,竟是两人一手一团。两人若有惊愕,却也惊喜互望,携手颂喝:

    “龙王晤,龙王宜海,同开龙门,请诸位欢。”

    (完)

    作者有话要说:

    两位龙王再见啦~

    第58章 海中侍女

    狐七简直不能更纳闷。

    他二哥成龙,可家中人轮番找他谈心。

    先来的是狐六。将他约到他游乐地,给他带了一堆鸟族吃喝,又不给他吃的机会。也不问问妖兽来时,他怕不怕,单劈头便问:

    “你日日和二哥在一起,可知道他什么心事?”

    “什么心事?”

    “就……卷毛的,白的……”

    “你说他床底下那堆白毛?”

    狐六摇了摇头,悄声道:“三哥从海里抱回来的!”

    “卷?”

    狐六一脸羞红,用力点了点头。

    狐七头摇成拨浪鼓,忙到:“我可没偷看过他和旁人这样那样!”

    “好像你真有这机会一般。”狐六是张娃娃脸,翻起白眼来也没什么气势。

    狐七想了想他二哥手段,莫名打了个冷战,也轻声道:“满星?我瞧着二哥只和她关系近些。”

    “满星成亲了好吗?”狐六又翻了个白眼。

    “成亲也——”

    “算我白来。”

    狐六失望而归,连吃的也没给他留。

    妖兽来那天,狐七挺害怕的,他母亲将他和狐墨护在身后,一人持剑,虽帅气但也瞧着危险。或许,卷也该找到他母亲才行。

    狐七还未等再想更多细节,他五哥便将他从场地里揪了出来。他四哥也在,不出声站在一旁,对他笑笑。

    “如今也没什么风吹日晒,你总躲在鲛纱下面,什么时候才成年?”

    他五哥什么时候都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连教训人也如敲钟一般。狐七想辩解两句,还是小声答:“知道啦。”

    狐五塞他两粒甜丝丝的丹药,将他放下去了。

    终于回归大地母亲的怀抱,狐七觉得安定不少,仰头问:“有事吗?”

    他五哥忽然中气不足,蹲在他面前,音调也小了好几倍:“你日日和二哥在一起……”

    “满星不是卷的母亲,那我就不知道谁是了。”

    “你瞧着,”他四哥忽然也凑过来,“他总向哪儿去?”

    这可提醒狐七了。

    他二哥,常去的地方就那么几个,若说最常去……

    “谷中凉亭!”狐七肯定地答:“无论烈日炎炎,还是烈日燚燚,每日定坐满四个时辰!”

    “你说卷的母亲,是谷中仙草吗?”狐五皱起眉。

    “胡闹!”狐四又道,“怎么不说卷的母亲是茶叶呢?”

    “当真有草木的妖怪?”狐七愕然。

    “不可能!”狐五皱眉更深,“你见过一个没有?”

    “人间话本子里也是有的,柳树j-i,ng啊,杨树j-i,ng什么的……”

    狐七和狐五热火朝天地聊了起来,抬头一望,狐四不知什么时候早就走了。狐五猛然想起什么,拍了拍狐七肩头:“战事还有些收尾工作,你我有空详谈。”

    谈什么?杨树j-i,ng?

    哦,卷的母亲。不是满星,不是想象中的草木j-i,ng灵……

    他二哥常去哪儿?好像不怎么爱走动,近期常去的——

    神煞海!

    狐七立身转了好几圈,终于想到了这个瞧着便逼近谜底的答案。他大哥此刻也来了,站在稍远处冲他招招手。

    “大哥!”

    狐大将他抱在怀里,捏了捏脖颈,也开门见山:“你日日——”

    “我日日和我二哥在一起,我觉得卷的母亲必然来自神煞海中。”

    狐大将两个宝镯扣在狐七前肢上,随后轻叹一声:“果然先问你,才是对的。”

    “正是。”狐七点点头,“二哥那时候总向神煞海去,神煞海里面漂亮姐姐可多了。”

    “我听闻,海中侍女皆是龙王的后妃人选?”

    “大部分都是,”狐七道,“不过,二哥去了海里便和龙王在一起,也没见着他跟哪个姐姐特别好。”

    “龙王……”狐大有些失望,“龙王是个男的。”

    狐七忽然想起什么,忙问:“前几日不是海中有喜么?”

    狐大一叹:“便是卷了。”

    “所以说,”狐七终于有了震惊之意:“我二哥在海中玩弄龙王后妃,珠胎暗结,然后……”

    “然后龙王还将那孩子当做自己亲生一般养育,生怕累及你二哥。”狐大摇了摇头:“我当日还觉龙王薄情寡性,现在想想,家中委实对不住神煞海。”

    “二哥说要和龙王做朋友,关系亲密,但之后又有一年多没见面……”狐七更震惊了些,“那卷的母亲该是何等相貌?可是,如今二哥不是和龙王在一起么?这……”

    狐大轻叹一声:“许是你二哥做了什么糊涂事,生离死别后,两人还是释怀了吧。”

    狐七也点点头:“果真不开帧实的九尾,感情生活就能丰富些。”

    “你二哥出生入死许多次,你便得出这么个结论?”狐大垂眸盯他。

    “三哥呢?”狐七乖巧一笑,“不来找我聊聊么?”

    “他也天天留在海中,”狐大皱眉,“那海中可有什么绊住九尾的秘术?”

    狐三在滩涂之上等候佳人,忽然打了个喷嚏。海中关卡开启,青衣少女踏浪而来,对他盈盈一笑。

    “走吧。”

    “好。”

    狐三和芸歆去顺江上游放舟,沿水路先至黎明山,然后从溪流翻山而下,再抵达神煞海时,一天便悠然而过。

    “昨日小殿下会翻身了。”芸歆对他道。

    “哦,小家伙长大不少,”狐三对她笑笑,也问,“你可知卷的母亲是何人吗?”

    “我听闻是陆上极漂亮的妖怪,黑发如瀑,见之忘忧。听闻王上也很喜欢,只是那女子属意银龙王。”

    狐三微微一愣,家中线报,卷的母亲是海中人,此刻芸歆又说是陆上人……

    或许是只鸟吧,生了卷便不辞而别,而后两个伤心人便在一起了。

    虽觉得哪里不对,但狐三并不愿意再想。总归二哥和龙王一起,芸歆便不用嫁给龙王,他总算能认识一下自己的意中人了。

    两人放舟至一处环山水湾,忽闻低沉歌声袅袅而来,狐三觉得熟悉,却也不知是何曲调。

    “这是我海中人鱼的歌。”芸歆眼中一亮,“江里也有人会唱么?”

    轻舟转头而过,瞧见了对面乌蓬。那船逆水而上,如若顺流轻易,掌船的便是黑龙王。他穿了件宽松蓝袍,低头看着自己膝上之人。他二哥今日也穿蓝衣,发却未束,丝丝卷卷铺在龙王腿上,似撒娇一般。

    狐三不敢细看,单点头对龙王致意。

    他也对狐三点头致意,将怀中沉睡的卷露给他看了一眼。歌声未停,船也未停,只擦肩而过,仿似梦中相遇。

    “我们王上,可真是温柔啊。”待歌声消失后,芸歆小声道。

    狐三点头应和,心中有些绝望——距离自己抱上孩子,想来还需些时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