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6节

章节目录 第6节

    等我再想起他的时候,太阳都快下山了。

    急匆匆地奔到后山,我抬头望去,那小孩儿坐在树上,抬着脸看向西沉的斜阳,两条小腿儿晃啊晃的竟有些可爱。

    我麻利地爬上树在他身旁坐下粗声粗气的问他:“太阳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我好看!”

    没想到他真的转过头认认真真的盯着我看,一双眼睛被夕阳映的金灿灿的,分外好看。

    良久他对我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你长得固然好看,如若到你七老八十你再长这幅模样,说不定我会多看几眼。”

    我被噎的半晌说不出话来,对他的厌恶更是与日俱增。

    我每日日上三竿将他提上树,他既然爱看这夕阳,那我便日日让他看,看个够!

    说来也奇怪,他从不将我的恶行告诉师父,每每师父问他去哪儿了,他也只恭恭敬敬的回一声:“我去后山玩了。”

    终于有一日,我寻遍了整个连忧山庄都未找到他的人影,再见到他时已是酉时左右。

    他看到我也不躲开,反而主动迎了上来,眼神中满含期待,我倒是被惊了一下,不由得往后退了半步问他:“你干嘛?”

    “今日不上树了?”

    “上什么上?神经病,”我嫌弃的避开他的视线,一溜烟的跑了。

    一边跑还忍不住回头看了看他,只见他低垂着脑袋很是失落,我又鬼使神差的转过身拉着他的手跑去了后山。

    他的手冰冰凉凉的,握起来很舒服,我这次怜香惜玉,没把他提着上去,而是半抱着他足下一点飞身上了那棵大树。

    他扶着树干坐下来,安安静静的盯着那夕阳看。

    我看看夕阳看看他,看看他在看看那夕阳,最后得了个定论,这夕阳真是没有他好看。

    没想到这会被师父发现了,师父叫我同他一起下山替人治病,没找着我人,最后天都黑了才在大树上找到了睡着的我和同样睡着的他。

    我被师父胖揍了一顿,师父边揍我还边问:“直到错了吗?啊?!”

    当时我脑子一热,与师父顶嘴:“我没错!我不就是同小师弟一起上树欣赏美妙夕阳嘛!哪儿有错了!师父偏心!”

    师父气坏了,狠狠的扇了我一巴掌:“混帐东西!你敢说你不是为了欺负他?嗯?你以为你那点心思我不知道?我说这几天怎么找宴儿找不着呢!敢情是你小子犯浑!你还真是做了个好榜样啊!不爱惜后辈,反倒带头欺负他?嗯?”

    我捂着脸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师父偏心呜呜呜!!!!”

    师父见我死不悔改,终是告诉了我实情。

    他说许宴是个孤儿,家中突遭变故失了双亲,养父又对他不好,吃不饱穿不暖,大冬天连件像样的袄子都不给他穿,他只得偷跑出去扒死人身上的衣服穿,这才能挨过整个冬天。

    我听完之后心情沉重,发誓以后再也不欺负小师弟了。

    我不欺负他当然也不允许别人欺负他。

    从此小师弟走到哪儿我便跟到哪儿。

    后来我才发现,许宴待人极好,笑起来的漂亮模样都要把我的魂儿勾了去。

    连忧山庄的众人渐渐开始拿他当亲人,他便再也没受过什么委屈。

    之后师父出庄,没过几日他也跑了,我派人照顾他跟着他,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告知与我。

    一开始我很是放心,后来听到什么什么他倾心于一男子,该男子还让他的身体状况每日愈下?

    嗯?这是什么情况?不是说好了为父报仇怎么还擦出了爱情的火花?

    我坐不住了,着急忙慌的下山,去了京城,在京城呆了小半个月,搞了个药铺,小本经营童叟无欺。

    眼见着小师弟的身子骨越来越虚弱,我终于现身救他于水火之中。

    小师弟也不惜命,哪儿危险他上哪儿蹿,真是让我这个师兄头疼。

    我心心念念的小师弟怎么能折在皇室手中?

    不行不行,我得想个法子。

    请来了师父却也没能打消他进宫赎罪的念头。

    我的傻师弟哟,为兄真是心疼哟!

    不过也没办法……谁让我这个师兄对他有求必应呢……

    身子调理完,去就去吧,进宫后师弟才能知道哪里才是他的家,谁才是真正爱他的。

    什么皇帝不皇帝的,除了有几个臭钱,一无是处!

    我忍不住朝着皇宫的方向啐了口唾沫。

    可是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师父居然邂逅他的一生挚爱,并且即将完美牺牲,小师弟又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跑来找我。

    真的是祸不单行,不过细想之下,小师弟离回来那天也不远了。

    我处心积虑的布了个局,小师弟果然不出我所料,上钩了。

    要说这嗜心蛊,也没有我之前说的那么严重,被反噬者我不至于不得善终,只是忘了与那人的过往罢了,想不想的起来这个我也无从考究。

    再后来小师弟从宫中出来,便一心一意留在师父身侧替师父送终。

    待到师父寿终正寝,将二人安葬于一风景秀丽之处,我们又回到了连忧山庄。

    小师弟对于那人的意识是越发淡了,我也渐渐安下心来,不过小师妹真是个搅屎棍,让那二人又遇见了。

    这皇帝是真不忙啊,闲的要死,出来瞎晃悠什么?

    那日我乔装打扮跟在那二人身后,一眼就瞧见了人群中的皇帝……

    内心骂了句娘,见那s_ao包的皇帝拿了把扇子,扇面上题了行小字: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这是小师弟的笔记无疑。

    我心头打了一突。

    你说这小师弟走就走吧,还留什么定情信物,真是……真是……真是让我这个师兄好生伤心。

    不过我向来成全他成全惯了,在他向我提出要随小师妹去开歌舞坊时,点点头答应了,其他只字未提,就连他活不过这个冬天也未告诉他。

    没想到许左也要跟着他去。

    许左告诉我,他想完成许右未完成的使命。

    我说好。

    再后来,我便再也没见过我的小师弟。

    后来入庄的弟子都说我是一个没有腔调的庄主,我一笑置之。

    真是可笑的很,心都被掏空了,还想让我如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