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24节

章节目录 第24节

    林爸爸遭到女儿的冷处理,有火发不出,只能指着女儿看向妻子,意思是你看你看这什么态度?林妈妈也拿柏寒没办法,只能摆摆手示意丈夫稍安勿躁。柏春然看着姐姐和姐夫无可奈何的样子,不由得想笑。

    “呀,书语回来了,提了这么多好吃的。”

    “哪呢?”林柏寒嗖地翻身坐起来,眼睛盯着门口,如同草原上饿极了的野狼,柏春然终于笑出来。

    林柏寒没看到人,又听到小姨的笑声,知道自己被耍了,白了小姨一眼,懒洋洋道:“柏教授,做人要诚实。”

    柏春然靠着窗台,双臂抱在胸前,道:“我很诚实啊,她是回来了,上楼还要几分钟。”

    果然,没一会儿,何书语在林柏寒的注视中推门进来,手中还真是提了好多东西。她把东西放在床头的柜子上,微笑着说:“叔叔阿姨,病房的就餐环境不好,我就没给你们买饭,你们也去吃饭吧,这里有我就好。”

    林爸林妈点点头。柏春然怕书语尴尬,说道:“没关系,我等会带姐姐姐夫出去吃。”

    那边林柏寒已经用一只手费力地打开了餐盒,看见是一份西兰花,又开第二盒,烧茄子。也不开第三盒了,失望地看着书语说道:“怎么都是素的,我要吃香辣蟹口水j-i和红烧猪手。”

    何书语拿s-hi毛巾给柏寒擦着手脸,温言劝道:“你还有伤,那些都不能吃,等你伤好了,我做给你吃好不好?”

    林柏寒抬起手在脸上挠挠,有些不甘心地说:“好吧。”

    “别不开心,我买了j-ir_ou_的,不过不是口水j-i,你不能吃辣椒。”何书语说着把剩下的餐盒都打开,一份白粥,一份凉拌j-ir_ou_丝。

    因为林柏寒的右手挂着点滴,只好让何书语喂她。“你这么久没吃东西,先喝点粥暖暖胃。”何书语用调羹把粥吹凉了一些,才送到柏寒口中。

    有爱人喂饭,林柏寒喜滋滋地吃着,也不惦记她的香辣蟹和猪手了。还笑着说:“上次住院也是你喂我吃饭,这次又是,我发现住院也挺好的。”

    “又说傻话,我可不希望你住院,吓死人了。”

    两个人就这样旁若无人地,一个喂的小心,一个吃得欢快,全不顾旁边的林爸爸铁青的脸色。在柏春然看来,何书语是不敢看,而林柏寒却是故意的。怕再待下去,那个小混蛋还搞出什么事刺激姐姐和姐夫,柏春然就拉他们去吃饭。

    林爸爸临走前还丢下一句话:“我刚才的话你必须考虑。”

    “我头受伤了,脑子不好用,考虑不了。”

    林爸爸又碰了个软钉子,却又对躺在病床上的女儿没办法,气得转身走了。

    回去的路上,柏春然问姐姐是不是早就知道小寒的事,姐夫也觉得姐姐最近很奇怪。姐姐才说,在小寒高中的时候有个女孩子喜欢她,后来那个女生出国了,还给小寒留下了几本日记,被她看到了,就把日记藏了起来。

    “那你怎么不早说?早跟小寒说明,早注意小寒的动向,就不会像今天这样了。”

    “我说什么?那时小寒正好是高三,让她知道了还不影响她高考啊?以前让你来开会多跟小寒聊聊,你每次都说忙。”

    “我哪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嘛?每次来看她都挺好的,而且她也忙,见面说不上几句话就赶我走,人家都是挤时间陪我吃饭的呢。”林爸觉得挺委屈的,又问:“你说的那个女生是总跟小寒一起学习,后来去日本的?叫什么来着。”林爸爸对那个女孩也有印象,很文静的样子,每当说话先笑,怎么这些女孩子放着大把的男孩子不去喜欢,偏偏都来喜欢他家的闺女呢?

    “叫丁佳琪,也是个好孩子,她觉得自己深陷在情感泥沼中不能自拔,又怕拖小寒下水,所以才跟她妈妈去日本的。我那时觉得是丁佳琪一厢情愿喜欢小寒,小寒年纪小不会懂得感情,只跟她是好朋友的关系,没想到几年之后还是这样。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跟丁佳琪呢,至少是个知根知底的。”

    林爸爸突然一拍大腿,说道:“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你还不知道你那女儿,认准的事撞了南墙都不回头。”

    “既然丁佳琪去了日本,跟小寒的关系就断了。那我们也想办法把小寒跟何书语分开。”

    “怎么分开?你说小寒出国?可是何书语明年也会出去的。”

    “想办法让她出不去就行了。放心,大使馆我有人,让她的签证通不过,她就无法出去,再把小寒在美国的时间安排紧凑些,让她没空回来,等时间长了,两个人自然就分开了。”

    柏春然心想:姐夫不愧是当领导的,这招够狠。既不会跟小寒撕破脸,又能成功破坏两个人的感情。想起开学前何书语问自己的怎么跟江含薇把异地感情维持了这么久,何书语也是担忧的吧,害怕分隔两地的人感情逐渐淡了倦了。柏春然不由为那两个小人担心起来,但是她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不告诉她们,如果两个人的感情真的能被距离打败,那么也会被别的因素打败的,就当做是她们感情的试金石好了,看她们分隔几年会不会像姐夫说的分手。如果柏寒真的足够爱书语,那她一定会想办法在一起的。

    ☆、第126章(完结)

    柏春然没想到的是,才三天不到,姐姐就来跟她求援,说小寒要放弃出国,准备在国内打拼,让她帮忙劝劝。柏春然初听姐姐的话,以为是柏寒知道了姐夫的y-in谋诡计呢,心道自己也没说,是谁走漏了风声呢?

    “小寒为什么突然不想出国了?”

    “她堂姐说,她这次出差受了委屈,可能因为这事。”林妈妈把事情大致跟妹妹说了一下,又说:“我们知道这事对一个女孩子影响挺大,我跟你姐夫也很生气,但是这些事,越是底层的人越容易遇到,那个人之所以敢这么做,还不是以为她只是个小助理,后来子姗过去,就又是赔礼又是道歉的。我们跟小寒说了,她居然说要改行,不在商业领域做了。可是哪个行业能完全没有这种事呢。”

    柏春然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两侧的睛明x,ue,她知道姐姐说的是事实,只是小寒为什么听不进父母的意见呢,她明明不是那么任性的孩子,即使凭她自己也应该能分析出这结论的呀。而且那天在医院她还那么笃定地说要出国的,怎么突然又变卦?她知道柏寒两天前已经出院,但是却没有回家去住,而是和书语住进了酒店。莫非这两天又发生了什么事?

    “春然,你说小寒这孩子怎么回事啊,一点都不听话了,也不回家去住。”

    “姐,你还不了解你女儿吗?她从小就有主见,看起来的乖巧听话,只是因为你们的意见跟她的想法基本一致而已。现在你们的观点发生冲突了,她肯定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所以你就会觉得她不听话了。可是,姐,如果她是一个没有思想的应声虫,你高兴吗?”

    “但是她听那个何书语的话。”

    “那也是因为她们的观点一致,而且一部分是小寒故意做给你们看的,她是想让你们觉得她跟书语在一起很开心,却没想到你们会很堵心。到底还是个孩子,难免思虑不周。我约她出来聊聊。”

    柏春然打电话给外甥女,结果那小混蛋却说:“对不起,我没空,也不想跟你们聊。”

    吃了个大大的闭门羹,柏春然也不气馁,一个电话打去教务处,问清了何书语上课的教室,直接把刚下课的何书语带走了。

    虽然有柏春然在场,何书语在面对柏寒的母亲时还是有些紧张,她极力让自己镇定,不表现出慌乱来。偏偏柏春然因为林柏寒的拒绝而起了恶作剧的心,想折磨折磨她的小女友,所以也不说话,只拿着个手机在那里发消息。

    于是,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地坐在咖啡厅里,服务员都承受不住低气压,匆匆地送上三杯咖啡后落荒而逃。

    何书语终于还是承受不住这压力,说道:“阿姨,柏教授,有什么话就说吧,柏寒还在等我回去。”

    柏春然放下手机,喝了一口咖啡说:“不急,我刚发消息告诉她你跟我在一起。”

    又是几分钟的沉默,柏春然觉得玩够了,才问起柏寒为什么不想出国。何书语却也是刚听到这个消息,她惊讶地问:“她不想出国?没说过啊。”

    柏春然观察何书语的表情不像撒谎,一时之间更不明白林柏寒瞒着书语是做什么,怕她有负担?还是不想让书语知道她被欺负的事?柏春然敢打赌,林柏寒绝对不会把那事告诉何书语。既然你不说,那么我来帮你说,然后让书语帮忙劝说柏寒的效果应该比较好。柏春然不得不承认何书语的话比他们的都更有影响力。

    结果柏春然看着何书语的表情由吃惊愤怒到心疼愧疚转变后,听到的却是:我支持柏寒的决定。再无论柏春然和姐姐怎么劝说,都无济于事。

    这种僵持的局面在林柏寒匆匆赶来后打开。柏春然坐在那里好整以暇地看着气喘吁吁的外甥女一脸紧张地对姐姐说:“妈,你有什么话什么事跟我说,找她干嘛,她什么都不知道。”

    “是我找的书语,你别跟我姐嚷嚷。”柏春然冷然道。

    林柏寒在酒店接到小姨电话就有不好的预感,果然没多久就收到小姨的短信:我跟我姐在咖啡厅,借你的书语用用。她看完短信就急急忙忙地过来,一路都在想妈妈找书语会有什么事,紧张的满头汗。出门的时候她还戴了个木奉球帽来遮挡额头的纱布,这会儿汗都沿着帽子的边缘往下流。何书语看见了,拿起纸巾替她擦了擦汗,准备把她的帽子摘下来,却被柏寒拦住了。书语知道她是怕人看到她受伤,也就作罢,只是又仔细地帮她擦干净汗水。

    “别擦了,我们走,跟我回去。”林柏寒拉起何书语的手。

    “站住。”林妈妈低喝一声,又指了指对面的座位,说道:“坐下。”

    林柏寒倔强地不肯做,却也没走。

    “找你?我要是能找到你,就不用这么折腾了。你出了院就不见了人影,只能电话里跟你说几句话,我大老远的是来看女儿的,不是来打电话的。”几句话说得林柏寒跟何书语都垂下了头。

    “对不起,妈,您别生气。”

    何书语也说:“阿姨,是我们错了,晚上就让柏寒回家去。”

    “那你怎么办?”林柏寒的话又让林妈妈一阵堵心,都说儿子是娶了媳妇忘了娘,这女儿不也一样,这还没娶媳妇呢,就忘了娘啦。

    “我回宿舍啊。”

    “宿舍的床又硬又小……”

    “好了,先不说这个,我问你,你为什么不想出国?”林妈妈果断打断了林柏寒的话,再听下去估计要气吐血了。

    “不为什么,就是不想出去了,国内挺好的。”林柏寒停顿了一下,继续说:“美国那么霸权,撞我们的飞机,很多同学都放弃出国了,所以我也不想去了。”

    “好,就拿撞机这个事来说,如果我们国家非常强大,美国还敢不敢?回过头来说你的事,如果那天是子姗,那个人敢不敢?每个行业都可能有肮脏和龌龊,每个领域也都可能有垃圾和人渣,你能躲得过来吗?”

    林柏寒在妈妈说话的时候不停地看向书语,又拿眼神示意妈妈别说了。

    “你不用这样看我,她知道了,你把这些事瞒着她做什么,怕她难过吗,还是怕她瞧不起你?”

    “才不是。”林柏寒断然否定,然后又看向书语,却发现书语的眼中都是痛惜,急忙握紧她的手说:“别难过,我这不没事嘛。”

    书语摇摇头,说:“我后怕,对不起,不能保护你。”

    “知道不能保护她,就应该离开她。”林妈妈不冷不热地来了一句,却引来林柏寒的不满:“妈,你再这么说,我们就没法谈了。”

    “柏寒,好好跟妈妈说话。”何书语急忙制止。

    “唉,都是白眼狼,娶了媳妇忘了娘。”林妈妈说完无奈地摇了摇头。

    林柏寒一时语塞,惭愧地低下头,犹豫半晌把车钥匙递给何书语说:“你去车里等我一会。”

    看着何书语走出去,林柏寒才说:“妈,我没想惹您生气,可是您为什么就不能接受书语呢?”“我想大多数家长都不会接受。”

    “可是您跟别的家长是不一样的,您一直很开明很通情达理的。”

    “嗯,所以你就来欺负我?你这行为跟美国何异?”

    林柏寒急道:“这怎么能一样呢?”

    “有什么不一样,不过都是捡软柿子捏。”林妈妈面无表情,声音也冷冷的。

    “妈——我是爱您的,您就忍心看着我一辈子都不幸福?”

    “少给我灌迷汤,你更爱她。”

    林柏寒无奈了,不知道妈妈怎么这么固执,想了想,把双手伸到妈妈面前,说道:“妈,你们就像是我的两只手,你觉得砍哪只更好?”

    林妈妈也一时无语,只能长叹一声,不说话了。

    柏春然见场面又一次僵住,只好开口:“小寒,你这事太突然了,你要给你爸妈时间。不说这个,先来说说你出国这事,我还是觉得你去国外学习几年更好。你就算在国内求职,也不可避免会有国际上的商业往来,你去国外历练一下,能更熟练地掌握其中的业务,对你以后的发展有利。很多人想出国去学习都没有机会,你可不能一时意气用事。”

    林柏寒思忖一下,说:“要我出国也行,你们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说说看。”

    “你们不能趁我不在国内欺负书语,不能给她制造舆论和麻烦,确保她顺利毕业,尤其是你,小姨。”

    “行。”柏春然直接替姐姐答应了,谁稀罕欺负她,但是你爸妈要卡她的签证,那我就管不着了。

    “妈?”林柏寒望向母亲。

    “那你也得答应我,出国后好好学习,不能有事没事的就跑回来。”

    “嗯!”林柏寒郑重点头,接着又试探地问:“我晚上带书语一起回家行不行?”。

    “去吧。”林妈妈点头。

    待林柏寒高高兴兴地走了,柏春然若有所思,半晌才道:“姐,我们中了你家小混蛋的圈套。她故意说不想出国,就是要来跟我们谈条件的。”

    林妈妈愣了一下,哑然失笑:“还真是,她知道我们一定会劝她出国的。”顿了顿又略带忧虑道:“这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她还是个孩子,怎么就学会这些制衡之术了。”

    柏春然笑:“也就你和姐夫还把她当孩子,她早就是校园的风云人物了。去年她给公司招聘,我去看了,那种自信和气场一般人真比不上,学校好几个领导都对她赞不绝口,连那些大企业负责招聘的人都对她称赞有加,她算是为龙达集团做了一次非常木奉的广告。”

    “唉,其实我还是希望她是个天真的小女孩,简单快乐,不用去承担那么多。”

    “从她六岁那年自己敢把扎在腿上的钉子拔.出.来,我就知道她不一般,这世界上只有对自己狠的人才能成功。”

    林妈妈看着妹妹,道:“春然是深有体会吧。”

    柏春然腼腆地笑了,挽起姐姐的胳膊:“姐,你就别总替我们c,ao心啦,等退休了,就跟姐夫好好去享受生活,这些年你太累了,带了我们这一大堆孩子。小寒的人生还是让她自己去走,她不是不懂分寸的孩子,你就放心吧。”

    “唉——”

    毕业了,随着一场场的离别宴席的结束,一声声的汽笛带走了朝夕相处四年的同学伙伴,大家在站台上拥抱哭泣挥别,相约着若干年后再见。

    再见了一起打闹玩笑的好同学,再见了吃了四年饭菜的食堂,再见了经常在课堂点名的老教授,再见了我的校园,再见了我的爱……

    四年的时间,我们由一个个青涩懵懂的少男少女变成风华正茂的栋梁之才,四年的时间,我们有矛盾有冲突,有争吵有分歧,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心里懂得了理解、宽容和感恩,这种感觉叫成长。

    即使再怎么期盼时间慢一点再慢一点,林柏寒还是到了要离开的时刻,她提着书语帮她整理好的行李箱,由小姨开车送她去机场。

    “书语不去送你吗?”柏春然问。

    “不让她去了,我怕我会舍不得走。”林柏寒双手捂脸,声音瓮声瓮气。

    “我会帮你劝你妈妈的,别担心。”

    “嗯,小姨,帮我照顾书语。”

    “你呀,别瞎c,ao心啦,书语很独立,不用别人照顾的。”

    到了机场,发现孙汉龙和王欣彤已经等候多时,看见她们急忙迎过来,王欣彤一把抱住柏寒说:“到那边要照顾好自己,多跟大家联系,多发邮件。”

    柏寒含泪点头。

    孙汉龙也拥抱了柏寒:“欣彤昨天就念叨着送你,还好我们没迟到。哥等你学成归来。”

    “好,等我回来一起喝酒。”

    何书语坐在广场的花坛边,因为是假期,广场人很多,看着不远处一个小女孩拉着一个带米老鼠气球蹦蹦跳跳地牵着妈妈的手,女人很温柔地看着女儿。

    她没有去送柏寒,她不知道怎样跟她告别,一定会哭,她不想哭,也不想看到柏寒的眼泪,昨晚两人很尽力地缠绵到深夜,最后都疲惫地睡着了,就是不想面对这离别的时刻。

    她说:你走我不送你,你回来,再大的风雨我都去接你。

    但是关山难度,她还会回来吗?即使回来,她还是现在这个她吗?而自己又是现在的这个自己吗?

    “妈妈,气球飞走了。”女孩带着哭声说。

    “没关系,它去找唐老鸭了。”妈妈温柔地哄着女儿。

    何书语仰头望着那个渐飞渐远的气球,化成一个小点,最后不见了,自己的爱情会这样不知所踪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