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16节

章节目录 第16节

    向萌萌终于忍不住哭了,豆大的泪珠滴答在刚写好的名字上,很快晕的看不出原样。

    班霸看着向萌萌的样子,手中握着的马尾像是被火灼烧了一样,猛地松开,后退了几步,嘟囔着:

    “不,不是就不是,你哭什么?我,我又不是说你,我是说人看不上你东西,你别犯傻的送过去……”

    班霸越说越觉得自己说的颠三倒四,向萌萌的眼泪好像一座山一样不停的压在他的心上,让他心口堵得说不出话来。

    “谢谢。”

    项九伸手从文具盒里抽出一支黑色的金属笔,对着向萌萌的态度微微温和了一点:“这支笔麻烦借我用半天。”

    “啊,可,可以的,用多久都可以的,我还有很多。”

    向萌萌擦了一把眼泪,带着一些迷茫和不知所措地说着。

    项九不再说话,将原来的笔塞回衬衫口袋,自己拿起向萌萌的笔,翻开第一页,认真的写上自己的名字。

    班霸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更堵了,但是看着向萌萌终于不哭了,又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嘟囔了几句,有些落荒而逃的回了自己的位置。

    向萌萌没有注意这一点,将自己的书收拾好了之后,偷偷的打量着身边的新同桌,看着他手里握着的那支笔,脸上满满染出了一团粉红,那支笔,她最喜欢了。

    被塞回衬衫的江如意:……啊啊啊!为什么我又做了一次神助攻啊!

    “班哥,别理那两个东西,等放学了,我们帮你出气!”班霸一坐回位置,身边的几个小弟立刻凑了过来。班霸心中一滞,反手抽了过去:“出气出气,出什么气!我他.妈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

    众小弟眼泪汪汪:你什么时候不是小心眼的人了!

    班霸的这口气是难出,一直憋到了回家的时候也没出去、

    瘫坐在沙发上,班夫人端着一叠果盘过来了:

    “来,儿子,第一天上学辛苦了,快来吃点水果。”

    班霸不感兴趣的扫了一眼果盘,脑海里还不停的出现上午向萌萌委屈的控诉,心里烦躁不安,猛地翻身坐了起来,c-h-a了一块水果,向着自己母亲打探道:

    “妈,你知道我们班上的那个向萌萌吗?”

    “知道啊,怎么了?”班夫人含糊不清的说着:“儿子,妈和你说,那可是个可怜的丫头,你在班里可别老欺负人家啊。”

    “三有什么可怜的,要怪就怪她妈,谁让她妈干这种事的。”

    班夫人看着自己儿子不自在的样子,放下手中的叉子,看着班霸:“儿子,你不会欺负人家小姑娘了吧?”

    自家儿子有一段时间生活在小姑姑家,结果遇到了小姑姑抓j,i,an的事,当时还不满十岁的孩子,看到了平日里敬爱的小姑夫抱着一个□□的女人,冲着小姑姑嘶吼,当时就有些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晚了一天,加更两千,一会还有一章

    ☆、第五个世界

    第54章

    等到后来,发现小姑夫不仅出.轨,还有了两个私生子,更是因为这两个私生子对小姑姑动手之后,班霸就对这些女人和事尤其的恶心。

    班夫人知道儿子的愤怒,只是也不知道怎么矫正,加上这些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也就慢慢的不理会了,只是向萌萌这个事,还真的是个厉害。

    “儿子,这些内门的事,妈从来没和你说过,但是既然你提了这件事,妈也就和你说一下,你心里也有个数啊。”

    “到底什么事啊,我就不信一个私生女还能有什么翻了天的冤。”班霸哼哼着。

    班夫人点了点班霸的脑袋,叹了一口气,“可不是天大的冤吗。”

    向家老大在还没有掌权的时候,有一个老婆。

    这老婆是向家老爷子坐住定下来的,向家老大并不喜欢,他自己有看中的姑娘,只是到底压不过自家老爷子,娶了第一个老婆。

    娶了这个老婆,向家老大也没有把人放在心上,也不肯和这个老婆同房。

    这个老婆之所以愿意嫁给向家老大,本身也是看中了向家老大的,现在被冷淡对待,心里也慢慢的有些愤怒,只是尚且能压的住。

    每次在向家老大这里受了什么委屈,都会找到向家老大之前看中那个姑娘,各种的欺负撒气。

    向家老大虽说当时疼爱那个姑娘,可是自当结婚之后,就和那个姑娘断了联系,对姑娘后来的遭遇一无所知。

    姑娘被欺负到了极致,憋屈的受不了,主动找到了向家老大,将一切事情都说出来了,但是向家老大还是选择相信自己的老婆。

    姑娘用命逼着向家老大做主,向家老大无奈之下只好找人查了查这件事,这一查,就气的发疯。

    顾不得两家的情分,冲回家里就要和老婆离婚,说是受不了这种恶毒的女人。

    他老婆自然不愿意,折腾了几天之后,居然想到了给向家老大下药,想要生米煮成熟饭,逼向家老大负责。

    为了防止向家老大找那个姑娘,还特地把那个姑娘看了起来。

    一切的一切都算到了,独独没算到向家保姆的女儿那天刚好放假,就来给自家妈送钱。

    来的时候,向家老大已经发现自己中药了,拼着一口气把他老婆锁在房里,跌跌撞撞下楼时,就看到了保姆的女儿。

    当时保姆女儿看出向家老大的不对,转身就跑,这一跑不知道怎么的就激发了向家老大心中的y-in暗,上前几步锁住保姆女儿,就将人强.j,i,an了。

    这件事情之后,原本保姆女儿谈婚论嫁的对象崩了,保姆觉得自己害了女儿直接受不了崩溃了。

    向家老爷子也终于知道自己不对了,将向家老大的老婆送回原家,离婚了。

    原本还想让向家老大娶了保姆女儿的,但是保姆女儿誓死不从,每次看到向家人就会情绪失控,疯了一样的嘶吼,向家人只能作罢。

    后来过了半年,向家老大因为意外和原来的初恋情.人结了婚,结婚没多久,发现保姆女儿居然怀孕了,向家整个都沸腾了,说着无论如何都要将孩子带回向家。

    争执了几个月,保姆女儿早产了,生完孩子之后,居然失忆了。

    保姆家的人和向家协商之后,就将孩子抱回向家,原本的打算是记在向夫人的名下。

    只可惜向夫人当时也怀孕了,打死不同意想将这孩子记在她的名下,哪怕她也知道这孩子是无辜的。

    向家不敢为难怀了孕的向夫人,只能先养着这孩子,打算等向夫人生了孩子再说。

    十个月之后,向夫人生下了一个男婴。

    向家都为有了继承人开心,将小丫头直接的抛之脑后,想着只要不缺那孩子一口吃的就成,还要什么名分不名分的一说。

    因此这丫头也就磕磕绊绊的长到了十六七岁,对外的身份也就是一个私生女。

    班夫人将这些往事说完之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对着班霸说道:

    “那孩子和她妈真的是无妄之灾啊,好生生的一个家,就被这么给拆毁了——你以后在学校,不碍事的时候也就照看着一点吧,毕竟也是太惨了。”

    班霸听完之后就沉默了,想着早上自己带人说的话,心底第一次怨恨自己说话不长脑子,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是晚了,只能想着明天见到人好好的道个歉。

    至于怎么道歉?

    班霸觉得自己直接说,肯定是没什么诚意,不如做点实事好了。

    那丫头的继母总喜欢让几个孩子做一辆车,让司机轮流去送,几个学校一跑,轮到那丫头的时候,就每次都是迟到了,不如自己明天早点走,接了那丫头一起去学校好了。

    班霸自认为解决了一件大事,站起来将吃了一半的水果丢回盘子里,喊道:“妈,我回屋睡觉了,明天早点叫我。”

    “哎,你这孩子!吃不完你丢垃圾桶里,你怎么能直接丢回盘子里啊,这埋汰劲,和你爸一个样……早点叫你,你能起来吗?!”

    “明天肯定能!”班霸丢下一句话,躲回屋子,关了门。

    班夫人忍不住笑了,果盘端到刚进门的班老板手里,嗔怪道:“你儿子和你一样,剩的东西还丢回盘子里,我可不吃了,你都吃了。”

    班老板:……哦。

    -

    第二天,天亮的透了,项九才揉了揉眼,半坐起来,拿起一边的闹钟,已经七点半了。

    项九有一瞬间的愕然,自己多久没睡的这么香了?

    来不及多想,匆匆洗漱了一下,拎起一边的书包就准备出门,当看到桌子上的熟悉的钢笔时候,项九脑海里一下子想到了昨晚的梦。

    梦里一只钢笔软乎乎的冲他哭着:能不能别用他写字了,真的很破节c,ao啊。

    光是一想,项九就忍不住想笑,伸手将笔塞回衬衫口袋,项九不再耽搁,匆匆跑出门。

    只是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

    “报告。”

    项九敲了敲门。

    讲课的老师停了下来,当看到是全校杰出的学生时,脸上立刻带出笑意:

    “项九同学啊,快坐回位置上,我们开始上课了。”

    项九点了点头,没有耽搁回到位子上。

    老师看着项九翻开书之后,提点了一下讲到哪里了,才继续开始讲课。

    昨天的笔已经还给向萌萌了,原本打算今天早上起早点去买,可惜又睡得迟了。

    项九眼底有些无奈,好在这些知识他都自学的差不多了,除了几个注意点记一下,其余的等晚上回家再备注一下就好了。

    身边的向萌萌自然注意到了项九的窘况,咽了咽唾液,犹豫着想拿出自己的文具盒。

    只是刚触碰那冰冷的金属,身后的角落传来不轻不重的一声咳嗽。

    像是被火撩了一下一样,向萌萌缩回了手不敢再动。

    想着早上车上,班霸说的话,向萌萌有些委屈的趴在桌子上。

    台上的老师也看到了项九的动作,见他只是清清冷冷的看着,没有动笔的打算,就知道他可能没带笔,虽然不知道这位尖子生是个什么样的怪癖,但是早有准备的老师,摸了摸教案上新买的笔,忍不住嘿嘿笑了两声。

    借着让同学们做题的功夫,将笔递给了项九:“要好好学习啊,项同学。”

    项九先是一愣,然后快速的反应过来,双手接过笔,认真的点着脑袋:“我会的。”

    这种c,ao作让原本想看项九笑话的班霸气的鼻子都差点歪了。

    还他.妈的有这种c,ao作?

    让班霸没有想到的事,这种c,ao作延续了未来两天的每一个科目。

    而F班的学生也从一开始的目瞪狗呆变成习以为常,甚至没事的时候还能研究项九收到的笔都是什么牌子的,什么价位的。

    对此,项九来者不拒,通通接受,嘴角甚至时常挂着笑意。

    F班上课的老师还以为这是项九感受到F班的温暖的善意,但是只有江如意自己知道,这分明就是那个狗币故意气自己。

    是的,经过这几天的种种c,ao作,江如意终于肯定,项九肯定是发现自己的不对劲了。

    每天晚上他进入项九的梦境,项九都会抓着一大把笔,对着他似笑非笑的问着:“我写字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

    如意冷哼

    除了大小X失.禁的感觉还能有什么感觉?

    这话江如意当然不能说,毕竟在项九在他自己的梦境里,掌控能力越来越强,为了不让项九发现不对,江如意除了刚开始那两次,剩下的时候根本就不敢有一点反常,每天安静如j-i的等待项九的“临幸”。

    不过,现在既然项九知道自己的反常了,也是自己反击的时候了。

    江如意发出怪笑声,拿出一张写了好几天的身份背景表,开始继续背上面自己编写的身份。

    学神世界的长老,这是江如意为自己编写的身份背景。

    至于项九会不会信,江如意表示,连钢笔都能说话入梦了,信不信的又有什么要紧的?

    总之,先趁着现在忽悠项九好好学习,月考抓紧考回A班,和F班这群男女主趁早的断开联系,最后是未来的几十年,老死不相见的那种关系!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第五个世界

    第55章

    由各种数字构建的世界里,项九悠闲自得的游历其中,这几日的梦境生活,早就让他对这一切坦然接受,甚至还有点期待那个小东西又会弄出什么幺蛾子了。

    说如意如意到。

    项九身后猛地传来一阵仙乐,紧接着一个悠长的声音慢慢传来:“年轻的学子哦,你在寻找的是这份数学试卷,还是这份英语试卷,还是这份化学试卷呢?”

    项九:“……”

    项九嘴角抽抽的拒绝道:“我什么都没有找。”

    “诚实的学子哦,你的诚信将会让你获得更大的奖励,这份三五,就是我——最伟大的学神世界的长老送给你的礼物。”

    “……你没吃药?”项九沉默片刻反问道。

    “谁没吃药!谁没吃药!我又没病吃什么药!我告诉你,今天你不做完这几份试卷就别想出去。”

    “不出去会影响明天上课吗?”

    “啊?”江如意被反问的一愣,下意识的说道:“不会啊,这是异世界,和现实世界有时间差的,而且你还不会有任何生理需求,所以你不用担心。”

    “我不担心。”项九忽然冲着声音来源微笑了一下,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盘腿,无赖的继续说道“那我就不出去了。”

    江如意:“咳咳,我记错了,影响的,影响的,时间是同步的。”

    项九:“那我就更不能出去了,在这里面不老不死的,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长生不老吗?”

    江如意震惊了,活了这么多年,他第一次见到爱人这么无赖的样子,简直,简直太他喵的可爱了……才怪!

    不好好学习,是想做女主的男配一辈子,至死方休嘛!

    项九看着对面人久久没有说话,也担心自己给欺负的太厉害,清了清喉咙,主动的转了话题:

    “不是我不想做,实在是光有试卷没有笔怎么做啊?”

    江如意沉默了。

    说实话他私心里并不愿意将那些笔弄进来,尤其是他自己被项九握在手里时感受的那种被包围的感觉,就更不乐意项九这样对待别的笔了,但江如意也过不了自己心底的那一关。

    项九等了一会,还是没有回音,刚想再说点什么,就看见对面浓重的白雾慢慢散去,走出来一只晨X签字笔。

    项九:“……”难道是自己猜错了,这次真的不是自己那只小签字笔?

    明明之前每天都来得,为什么今天忽然消失了?

    项九有些急躁,眼底蔓延出浓郁的y-in寒,他隐隐觉得那个小东西对他来说什么重要,若是那个小东西真的消失了……

    “咳,”晨X笔有些不自在的轻咳一声,有些扭捏的走到项九面前,软软的说道:“既然你现在没有合适的笔,就让本长老借你一用好了。”

    熟悉的声音让项九猛地回神,当听到小东西明明很不自在却强硬的逼着自己说话的时候,眼底的y-in沉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如既往的温润的少年。

    只顾努力说服自己羞耻度的江如意没有发现,对面人的神情变化,轻咳了两声,看着面前人一点动静都没有,不由的有些急了。

    “喂,你为什么还不把我拿起来啊!”

    因为体型的原因,江如意的声音轻如蚊吟,如果不是项九的注意力都在江如意身上,恐怕根本就听不到江如意的说话声。

    没有了刚才的声音扩散加持,江如意也知道自己的声音小的可怜,只是看着对面人一动不动,不知道哪来的够胆,冲上去就在项九的鞋子上画了一团黑色的线条。

    洁白的脚面上,一团黑色的墨水尤为显眼,江如意有些得意的欣赏了一会儿自己的“大作”,才欣欣然的走到一边,昂着脑袋:“这就是你不尊重长老的下场。”

    项九忽略掉脚面上刚才酥酥麻麻的一阵,板着脸,拿起江如意,摩挲了几下笔杆,满意的看着忽然出现在笔尾的红晕,方才低头看试卷。

    项九是个天才,这是毋庸置疑的。

    只是因为种种原因,他并没有向那些伟大的学神前辈们学习,什么“三年跳二,十三大学”,种种种种,都和项九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按部就班的接受学校老师的教导,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塞到自己脑子里融会贯通。

    江如意努力忽视下身的不自在,盯着项九的侧脸发呆。

    项九是个长得很好看的男子。

    只是他早就知道的事情。

    兜兜转转,和项九在一起几个世界,江如意自认为对项九熟悉到了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叙述出来的程度,但是毋庸置疑的是,每个世界,项九都会有一点点的改变,这些改变让他惊奇,也让他心动。

    少年的做题动作很慢。

    纤长的手指捏着一份答案,对照着题目写写画画,眉头微微皱起,江如意看的有些呆住了,等反应过来少年是在抄写答案的时候,江如意瞬间气歪了鼻子。

    “喂喂喂!不能抄……”

    话还没有说完,面前的少年已经放下了答案,拿过一叠洁白的草稿纸,埋头苦作起来。

    少年的字很好看,铁划银钩,矫若惊龙。

    他写的极为规整,明明是草稿,也要一板一眼的在草稿纸上认真写画,偶尔出错,停顿几秒过后,少年就会在旁边打上一个小小的力透纸背的“X”,然后才重新计算下去。

    足足写完一张,项九才停下来,放下笔,甩了甩肩膀,对着将自己立起来的笔,理直气壮的说道:“我累了,要休息。”

    江如意才看人家看的入神,现在人家提了一个小小的要求,江如意哪里会不同意,忙不迭的点着头,蚊子哼哼一样的说道:“直走里面有个床,你先去休息会儿,我给你批改试卷,等你修订完,我就放你出去。”

    项九确实有些累了,闻言就直接按照江如意说的方位走了过去,看到熟悉的大床的时候,眉眼微微一挑,不知道想到什么好事,眼底的y-in霾居然减少了一些。

    拉开被子,项九脱了衣服直接的躺了进去,几个呼吸间就沉沉睡了过去。

    这边项九睡得香甜,江如意也是改的眉毛飞起,爱人真的是太太太聪明了!

    江如意和项九朝夕相处,自然知道项九的能力学习水平,第一天,江如意本来想给

    项九一个下马威,谁知道项九这个宝贝蛋居然这么聪明。

    这么多题,居然没有一题错的!

    通篇的红勾勾看的江如意眼冒金光,几乎都要看到项九踢翻男配的帽子,踹掉男女主,走向人生巅峰,迎娶金光闪闪的“XX牌钢笔”了。

    嘿嘿的笑了许久,江如意扭着身子,飘到里间,还沉浸在美梦里面无法自拔的江如意并没有在意周围的衣服,直到被某个纯棉四角绊倒之后,才震惊 的发现,项九这东西居然裸睡!!

    裸睡!裸睡啊!

    江如意看着睡得美美的项九,磨了磨牙,有本事裸睡,有本事在劳砸是人身的时候裸啊!劳砸非办了你这个卖弄风.s_ao,不受夫道的小妖j-i,ng!

    江如意心中咬牙切齿,但最后还是老实幻化出一个虚影,将丢了一地的衣服捡起来,叠好放到床尾,然后挥手将项九连同被子一起送出了幻境。

    等到那个满现代气息的大床消失后,一个充满原始风味的石台出现在原地,与此同时,以石台为中心,周围的场景在飞速的变化着,白色褪.去,绿色取而代之,江如意默默的看着这场变化。

    直到和原本生活的环境一模一样之后,才抬手制止了这场变化。

    此时的空间已经变成了草原,翠绿的半米深的草被风吹的晃了晃,一只洁白的兔子跳了出来,蹦到江如意的脚上,歪着脑袋看了一会儿,又不感兴趣的跳走。

    江如意躺在兽皮石台上,将手搭在头上,透过指缝看着蔚蓝的天空,耳边是碎碎的草声,一切的一切都和原来没有变化,唯独身边少了一个人。

    江如意闭上眼,握住手里的校徽,闭上了眼,对自己说道:

    没关系的,来日方长。

    第二天一早,项九打了个哈欠,摸了摸床尾的衣服,笑了笑,换上柜子里面的衣服,然后亲自将江如意叠好的衣服展开放进盆里,拿出不常用的肥皂,带着笑将一盆衣服洗得香喷喷,挂起来,然后才拎起书包,慢悠悠的去往学校。

    原本正好的时间,因为项九坚持的洗衣服而有些不够,但是项九显然是不在意,踩着点进了教室。

    高中的时间分秒必争,早早的有老师在里面等着讲课了,看着迟到的项九,素来被称为“灭绝师太”的老师却没说什么,微微点了点头,示意项九抓紧回座位上之后,才开始继续讲解黑板上的题目。

    向萌萌的位置上是空的,地面上油乎乎的一片,散发着j-i汤的味道。

    项九厌恶的皱了皱眉,抽出抽屉里的书,脸上黑了下来:

    ——原本干净如新的课本,被人泼了一抽屉的j-i汤,油腻的j-i汤将课本泡的皱的不成样子,上面的墨迹也晕染的看不出的样子。

    项九勾了勾嘴角,拎起那本书,站了起来:

    “谁干的?”

    作者有话要说:  顶锅盖偷偷跑掉

    ☆、第 57 章

    教室一片安静,没有一个人说话。

    站在黑板前拿着粉笔的老师,先是一愣,而后面色难看异常,生生的捏碎手里的粉笔,

    “真是岂有此理!谁干的,站出来!”

    几个人目光不自觉看向班霸的位置,被班霸反瞪回来,立刻安静如j-i,屁都不敢放。

    就算几个人不说,站在黑板前的老师已然看出来幕后凶手是谁了,气的哆嗦:“好你个班霸,以前你自己不听课我也没说过你什么,现在你不仅自己不听课,还s_ao扰其余同学,你给我滚出去!”

    这话说的就难听了。

    班霸也是要面子的。

    本来他是有点心虚的,但被人当着这么一堆人指着鼻子骂,他那点心虚也早就变成蚊子被自己一巴掌拍飞了。

    “是我干的怎么了!你不就是一个穷教书的,我拿钱砸都能砸死你,不就几本书吗!我又不是赔不起!”

    “你,你真是岂有此理!”

    老师气的捂住胸口,脸涨得通红,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心底知道班霸说的是对的,只是难得有这么好的一个苗子放到他手底,他就忍不住想照护一点,再照护一点……

    只可惜,终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f班哄堂大笑。

    说实在话,f班大部分的人家底都是不错的,虽然没有班霸家那么好,但是比起一个穷酸教书的,还是很有底气的。

    只是往常自己学习也就那样,不敢去自家老子面前说啥,但是要是真的被人指着鼻子骂,家里面的人虽然会骂自己两声,但是回过头来,第二个收拾的就是这教书的。

    因此,还真没几个人看得起这几个老师。

    项九将手中的书丢在桌子上,粘s-hi的书和书桌接触,发出不小的一声“啪”声。

    “好啊,那就赔啊。”项九说道。

    将袖子挽了起来,弯腰将里面的东西一点点拿出来,口中继续说道:“总共二百万零一千四百三十二元六角三分。”

    “哈哈哈哈,你小子是穷疯了吧!”班霸刚开始脸色还很嚣张,等到项九说完之后,表情变得有些滑稽,到了最后,没控制住笑出来:“就你那几本破书,二百多万?想什么东西呢!”

    班霸不穷,也被人当过冤大头宰过,但是第一次有人那么直白的指着学校发的几本破书告诉他这玩意值两百多万,还有什么六角三分,是把他当猴耍嘛?!

    “我没说那几本书,我说的是这一本两百万。”

    摸索了半天,项九终于找到了那本笔记,拎起来抖了抖上面浸透到里面的汁水,放到了桌子上:“齐明飞的定制画集笔记本。”

    齐明飞?

    班里人面面相觑,那是谁?

    一群人都没听说过这个人,正想嘲笑项九扯大旗也不拉个有名头的,一只嫩白的小手举了起来:“我知道齐明飞是谁。”

    说话的是一个常年游离在班级交际圈的一个女生。

    女生往常y-in郁的脸意外的带着雀跃和崇拜,声音里更是有几分激动:“齐明飞是一个很厉害的画界艺术家,主要擅长写实画风,获得过好几届亚历山大卢奇绘画家,作品在国内一画难求。有人说过他也擅长治愈系c-h-a画,但是基本没有作品流出!”

    女生说着控制不住的走到项九的桌前,小心翼翼的翻开几页已经s-hi透了的画集,仔细的看着上面的笔触,但是可惜的是,已经几乎看不出来了。

    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这个笔记本上面的画不是印刷,而是手绘,如果这真的是齐大师的作品真迹:“五百万我要了!”

    “不卖。”

    “为什么不卖!你这本不是说两百万吗?我给你五百,哦,不,七百万,这本我要了!”少女慌慌忙忙说道。

    “我说的两百万是上面浸s-hi了这几页。再说,”项九看向目瞪口呆的班霸,扯了扯嘴唇:“要给,也是给这位班霸同学不是吗?”

    “……你说真迹就是真迹啊,我还没听说有什么画家几张纸就能卖两百多万的。”班霸磕磕绊绊的反驳道。

    “老大,我查了!如果真的是齐明飞的画,还真有可能啊!!”坐在班霸旁边的小光头举着手机晃了晃,扯了扯班霸的袖子。“要不,咱们先给了?”

    班霸嫌弃的敲了小光头的脑袋,不耐烦的说道“给你个头给,要是真的什么人都能来讹我一下子,我这个老大还要不要做!”

    “我保证这是真的!”

    刚才凑过去的女学生举起手机,声音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我刚才联系了齐大师的工作室,他们说齐大师之前私人接了一个画集定制,总价格是一千二百万的友情价!”

    “……”

    一千二百万!

    众人惊叹的不是这个价格,而是这么一个价格,只是一个日常用的笔记本——还是那种不带回家的那种。

    这才是真的豪啊!

    小光头反应快,见自家老大没什么反应,立刻站了起来,用全班都能听到的声音对班霸说道:“老大,不就两百万吗?他要就给了,别耽误咱们老师讲课啊,反正也不是什么大钱。”

    班霸眼睛一亮,立刻看向项九说道:“我才不是怕了你,我是怕,耽误老师讲课,咳,咱们班那么多学生,要是因为我耽误上课,那我就是罪人了,你账号多少,我转个你。”

    “开支票。”

    项九眉眼不动,他没兴趣把自己账号告诉别人。

    “你!”

    “老大!冷静!先上课!”小光头誓死包住要发狂的班霸,好不容易让他冷静下来,从班霸书包里翻出一个支票本,塞了一支笔:“老大,不能耽误别人上课啊!”

    吃瓜群众:并不耽误,我们已经不上课很多年了。

    班霸黑着脸写完支票,塞到小光头怀里,“给老子送过去。”

    小光头苦着脸双手举着支票,递给项九,项九没说什么,接过支票叠好放到钱夹里,给老师请了假,再次离开教室。

    教室门口少女脸色苍白的看着项九,想要解释什么,项九却开口打断少女:“向同学,我要回家了。”

    向萌萌看着项九深沉的目光,下意识的让开一步,等到反映过来的时候,又忍不住喊了一声:“项……”

    剩下的话没有说完,向萌萌就感觉周围所有的东西都在拼命的晃动,远远的一个少年嘶吼着推开人群扑了过来,向萌萌下意识的看向远处的少年,却发现他已经没了踪迹,耳朵隐隐传来哭喊声:“地震了!!”

    地震了?

    向萌萌迟钝的后退一步,想要躲开熙熙攘攘的人群,被不知道被谁拉住了手,然后顺着人流挤向楼下。

    大楼轰然倒塌,掩埋了一切。

    幻境之外的系统和小世界,看着这慌乱的一切,还没来的施救,就看到幻境自己关闭消失。

    “这是……”小世界怔楞了一下,忽然面色巨变。

    系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拟人神态,长至脚踝的头发垂在地上,周身发出翠绿莹光,面目看不分明,双手捧着红色的血球,血球里面一个劈头散发的妇人举着一把斧头,面色狠历的劈着一个巨大的银色装置,随着装置的损毁,血球颜色更重,而系统的身形也逐渐变得模糊。

    “启动紧急求生通道。”

    系统喃喃开口,血球里面的幻境影像逐渐清晰,一个利落干练的女子扑过来,想要推开妇人,却被妇人毫不留情的劈了一下,妇人怨恨的声音透过血球传出来,充满绝望:“都是你害了我的孩子,你是她亲姐姐啊,你为什么害她啊!”

    “我没有!”女子神色慌乱,拼命解释:“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是我们教授的实验装置,你不能这个样子!”

    “你还敢说你没有!”妇人指着女子,恨恨的说道:“你的那些实验日志我都看过了,这些东西,都是害死人的东西,只要进去了,根本就出不来!是不是!”

    “妈!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吗?”女子捂着胳膊,看也不看流了一地的血,满脸的不可思议,“都是谁告诉你的?”

    “是我。”门口走进来一个苍老妇人,老妇人走的很慢,等到了女子面前的时候,才勾起一个y-in恻恻的笑意“想不到吧,姐姐,我还能从那里活着出来。”

    “小莲……”

    “呸!别这么叫我,我没这个害人的姐姐!”

    万柏莲的身体显然衰老到一定程度了,仅仅这些动作,就让她一个后仰,差点没站住,拿着斧头的妇人立刻过来扶着万柏莲,心疼的说道:“小莲,你还和她说什么,等会火上来了,直接烧死她算了。”

    “妈!”女子不敢置信的喊了一声,却没有得到半分回应。

    万柏莲无所谓的笑着,看着火沿着她设定好的路线包围过来,脸上的笑意再也止不住了。

    没人知道,当她意外的从那里爬出来的时候,看到自己这副不人不鬼的样子是怎么样的崩溃,而自己的这位好姐姐,明明知道这一切,却没有阻止她。

    明明她已经打算放弃一切,好好做人了,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居然都不让她好过,那就一起死吧。

    万柏莲看着挣扎着想逃跑的女子,轻轻的笑出声:“谁都逃不掉。”

    “求生通道开启,平行世界开启,设定人物,设定场景,设定剧本……投放人物,能量不足,开启备用能量,投放成功,系统进入……能量不足,进入失败,再次进入……进入失败,关闭通道,开启自毁程序”

    翠色人影已经模糊到几乎看不见,只有微弱的声音传到小世界的耳朵里。

    藤的神色变了又变,眼看着人影即将消失,顾不得想太多,伸手探进胸口,从里面掏出一颗嫩芽种子,硬生生的劈开,将人影强行笼罩进去,然后再也维持不住的晃了晃,同样消失在原地。

    “咦”过来串门子的小世界,捡起已经暗淡无光的种子,捏了捏,有些诧异:“这该不会集体翻车了吧?”

    寂静无声的世界没有人回答。

    小世界咂咂嘴,感受到一闪而过的熟悉波动,立刻凝神看了过去。

    婴儿保温室里,两队夫妻正趴在外面看着里面两个软糯糯的小团子,时不时发出兴奋的尖叫:“你看!如意朝我笑了!”

    “胡说,明明是向我!……哎,我说圆圆,你能不能让你家小九别抓着我们如意的手了,你看都抓红了!”

    “这又是我能控制的”圆脸姑娘看了看自家高冷的儿子,又看了看别人家软糯糯的儿子,成功的变成小柠檬j-i,ng。

    ——___

    “唔,是那两个人啊。”小世界收回目光,没有再多关注,颠了颠手里黝黑的种子,找了个空地挖了个空,随手将种子丢了下去。没什么诚意的说道:“快点长出来哦。”

    种子:不考虑给我盖一下被子,顺便浇个水吗?

    小世界显然没有那么多的耐心,晃悠悠的走了。

    世界再次沉寂下来,只有一个黝黑的种子静静的躺在浅浅的坑里,不知过了多久,种子的一边开出一个小小的嫩芽,另一边也露出一个几乎r_ou_眼看不见的绿点。

    一个头发垂直脚踝的男子忽然出现在坑边,一脸崩溃的看了许久,才默默的将种子小心翼翼的埋好,拎着小水壶一边浇水一边碎碎的念叨着:“你要是出来的时候敢叫我爹,我非揪了你的芽芽吃掉”

    深埋在土坑里的绿点抖了抖,好像在回应一样。

    同一个本体,男子自然也能感觉到微微的回应,忍不住笑了笑,伸手圈出一个水镜,镜子那边,铺天盖地的花瓣洒满了整个会场。

    面色冷厉的男子温柔的给对面少年戴上了象征一世的戒指,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低声说道:“我愿意。”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