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33节

章节目录 第33节

    就算一定要以血液为食,他也绝不会接受这个可恶男人的馈赠。

    “亲王的血都不要,你知道你出去后会被多少人眼红嫉妒吗?”干脆利落地收回手臂,男人将怀中的青年轻轻放回棺材,竟是半点也没有要勉强对方的意思。

    “牙都没长齐的小家伙儿,”手指在青年的唇瓣上摩挲了一下,男人堪称残忍地转身,“我欣赏你的傲气,但你总会想要的。”

    “我保证。”

    极力克制住自己想要含住对方手指的冲动,青年在房门的开合声中抱紧了自己,虚弱脱力的不适和胃部的烧灼感一同向他袭来,青年躺在因窗帘遮挡而像极了墓x,ue的房间里,只觉得身下的棺材硌得人生疼。

    不能认输,自己怎么能被这样一个霸道又不讲理的流氓吸血鬼驯服?

    放松身体,青年尽量让自己不那么狼狈地平躺在棺材中,而一出门就立刻变回蝙蝠倒挂在主卧窗外的某位亲王大人,此时正紧张又怂地透过窗帘微小的缝隙向内偷窥——

    怎么办?媳妇没了记忆后,这个世界的福利吃得他好慌。

    第一百四十九章 章 番外(二)

    149 番外(二)

    名叫林果的青年只在棺材里躺了五分钟。

    就这么干巴巴的呆着实在是难受, 为了将自己的注意力从食欲这种低级欲|求上移开, 青年还是费力撑着那花纹繁复的木棺磕磕绊绊地爬了出来。

    大抵因为从小就被别人当成“书呆子学霸”的原因, 青年不仅对自己一觉醒来就换了物种这件事接受良好, 甚至还十分符合人设地在屋子里寻找起了j-i,ng神食粮。

    华贵的天鹅绒窗帘只留了一条细小的缝隙,对吸血鬼基本特性有所了解的青年,当然不会傻乎乎地拿自己的身体去冒险。

    借着那缕微弱的阳光行动,夜视能力翻了几倍的青年扶着家具行动, 不断用眼睛在那排被塞得满满当当的书架上搜寻着自己的“猎物”。

    歌功颂德的血族历史与荣耀先放在一边, 青年目标准确地在相关书目中检索出了带有“初拥”的词条。

    血液交换、沉睡转化、失败几率……

    对着那愈发微弱的光线读了半小时后, 青年整理好摞在自己手边的一堆书籍,十分肯定地得出了一个结论——

    那只流氓蝙蝠一上来就初拥他,完全是因为“吃饱了撑的”的缘故。

    要不是怕失血过多的自己横死街头, 对方恐怕也不会愿意将自己这样一个普通的人类发展成后裔。

    看来人类和吸血鬼之间的协议还算有点效用, 知道了自己突然被初拥的原因, 青年心头最后一点好奇也被浇灭。

    无趣地将书放回原处,青年习惯性地伸手扶了扶眼镜。

    什么血族亲王,原来只是个连食欲都控制不好的蠢货。

    无声地打了个喷嚏,倒挂在窗外的黑色蝙蝠爪子一抖, 差点一个不稳栽了下去。

    看来他根本不需要太过担心, 就算没了记忆, 自家媳妇还是那么的有杀伤力。

    敏锐地察觉到窗边的异样, 五感被高度放大的青年警觉回头, 而后极为克制地停下了自己想要上前查看的脚步。

    他没什么力气。

    虽然不知道血液转化为吸血鬼力量的原理,但此刻虚弱至极的身体, 还是让青年意识到自己需要血液。

    不是人类对吸血鬼公开贩售的医用血袋,也不是低劣腥臭的家畜之血,能让新生“幼崽”满足的第一顿大餐,只能是来自“父母”的血液。

    真是见鬼的父亲。

    抿了抿唇,胃部被烧灼感不断折磨的青年动了动喉结,不自觉地想起了自己之前依偎在对方怀中的感觉。

    强大、信任、还有安心,之前在青年生命中很少出现的正面情绪,忽然就都在一个黑暗生物身上得到了体现。

    不知道对方现在是不是还在睡,瞥了一眼窗外渐渐暗下的天色,深谙吸血鬼昼伏夜出特性的青年犹豫了一瞬,还是决定要在黑夜到来前去碰碰运气。

    他只是在为日后的逃离做准备,缓了一会儿积蓄好力气,面色如常的青年一边给自己做着心理疏导,一边抬手拧开了那个雕着玫瑰花纹的纯金门把。

    门没有锁,昏黄的暮色洒落在走廊之上,立即带给青年一种轻微而又极有存在感的刺痛。

    快速地打量了一眼周围房门的样式,发觉自己所在房间就是主卧的青年,忽然觉得自己转头寻找厨房才是上策。

    就算男人真是那种龟毛到除了处|子血其他不喝的变态亲王,对方的冰箱里也应该存着一些应急的速食血液。

    ——沉浸在对食物渴求中的黑发青年,一不小心便把自己也吐槽了进去。

    然而,许是命运这东西在冥冥中作祟,当青年尝试着推开本层第二个没有上锁的房门时,他便看到了一副摆在房间正中央的棺材。

    心电感应般地确认了对方的身份,青年悄无声息地合上房门,接着又小心翼翼地凑近了那个看似在沉睡的男人。

    冰冷的黑暗有效地缓解了令青年不适的刺痛,而那让人依恋的气息更是让青年忍不住想凑上前去,不愿像眼前的“蠢货”一样因进食而失去理智,青年认真注视着男人的表情,直到确认对方是真的睡着后才稍稍放松了脊背。

    该从哪下嘴才能咬了一口就跑呢?视线在男人的脖颈和手腕处来回扫描,被血液吸引的青年弯下腰身,全然忘记了自己还没有学会怎样使用獠牙。

    锐利的目光隔着金丝眼镜在男人身上一寸寸解析,不知不觉已经将半个身体探入棺材的青年,已经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那凉而微弱的呼吸。

    这里不需要獠牙也能咬破,眼神忽地在男人嫣红的唇上一顿,青年屏住呼吸,脑子里快速闪过了一个大胆的c,ao作。

    放缓动作凑上前去,借着棺壁做支撑的青年,此刻像极了一个要吻醒公主的骑士。

    好甜。

    用齿尖轻轻嗑开男人的下唇,本想着一触即退的青年,着魔似的停下了自己要离开的脚步。

    蕴含大量铁离子的血液本不该有这样反常的甜蜜,但已经被男人亲自转化成吸血鬼的青年,却逐渐接受了这种温热且富有生命力的液体。

    “我说过你会来。”

    在青年j-i,ng神最放松的一瞬睁眼,红眸的男人用了个巧劲,轻而易举地便将青年拉入了棺中:“夜半爬棺偷吃,林老师,您说您这算不算是占了人家的便宜?”

    唇齿间的厮磨让男人故作委屈的打趣变得含糊,没想到自己会被突然抓包的青年来不及反抗,整个人就摔在了冰块一样的男人身上。

    “为什么咬在这里?”放慢动作舔了舔下唇上的伤口,男人单手箍住青年的腰肢,力度恰好地压下了对方的挣扎。

    “是因为还没学会怎样使用獠牙吗?”低低一笑,男人抓住青年张口要争辩的时机,一个仰头便准而又准地吻了上去。

    沾染一抹血迹的舌尖灵活地叩开对方的齿关,男人从胸腔里发出一声闷笑,随后又暧昧地顶了顶青年的犬齿:“它在这儿。”

    不再掩藏血液中那份独属于亲王的j-i,ng纯,男人放松身体,任由对方无师自通地凑到了自己的颈边。

    “喝吧,”皮r_ou_被初生的獠牙刺破,男人神色不变,只是安抚般地顺了顺对方的后颈,“从今以后,这里就只属于你。”

    来自父辈的血液是会令后裔上瘾的毒|药,自今夜起,便只有我一个人能满足你。

    *

    坐在古堡尖尖的塔顶上晒着月亮,肤色苍白的黑发青年叼着血袋,抬手将那关了机的手机丢在了一边。

    他已经整整和那只流氓蝙蝠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一周。

    亲王的血液十分强大,仅仅是那夜一次的进食,便足以让青年不必担心在阳光下被烧得灰飞烟灭。

    不过拜吸血鬼这种生物的特殊习性所赐,就算明知阳光无害,青年也不会再想着去晒什么日光浴。

    或许是初拥太过仓促的缘故,青年的眼睛并没有如男人一般被染成暗红,知道自己无法再回到正常的人类世界,青年推了推眼镜,并不后悔自己刚刚发出的辞职信。

    既来之则安之,莫名对世界有一种旁观感的青年,很少会在可以自控的情况下表示出震惊。

    但这血可真难喝啊。

    蹙着眉喝了一口今天刚到货的医疗用血,青年只觉得自己像是被强行灌下了一口生锈的自来水,暗自说服自己不要浪费,青年扫兴地将血袋放在一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他所尝到的第一口鲜血。

    藏匿的獠牙不受控制地蠢蠢欲动,青年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暗道这食物果然还是新鲜的更好吃。

    可他一点都不想靠近那个只对他开放的大型血库。

    明明自己在被对方吸食血液时那么失态,怎么轮到男人被咬,他就还能那么淡定地保持理智?

    难道说,獠牙的诱惑能力也要看每个人的体质?

    不解地用舌尖碰了碰自己的牙齿,青年脸上依旧是一副十分正经的探究模样,蝠翼倒挂,隐藏在暗处的亲王大人苦哈哈地看着对方的反差萌态,不知道自己到底猴年马月才能光明正大地搂着青年看个月亮。

    可惜,哪怕只是一瞬间的心虚不稳,也足以让回忆中的青年清晰地捕捉到那抹诱人的波动。

    偏头看向左上方的位置,青年平淡的语气里充满笃定:“你在那里做什么?”

    没想到封印记忆后的青年也能对自己的气息如此敏感,偷窥被抓个现行的男人一个踉跄,差点没直接以蝙蝠的形象大头栽地。

    “看月亮,”轻咳一声,恢复成人形的男人面不改色地胡说八道,“今晚的月色很美,所以我就想着要一个人上来看看。”

    “哦。”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这几天一直在想方设法避开对方的青年态度平和,并没有男人想象中的排斥。

    “晏柏,”还没等男人因为自己的回答暗自抓狂,青年就已老学究似的正了正眼镜,“问你一个问题。”

    双手抱臂,一脸状况外的男人挑了挑眉:“……嗯?”

    合拢书本,月夜下的青年满脸严肃地扫了扫对方的下半|身——

    “你……是不是不行?”

    第一百五十章 番外(完)

    150 番外(完)

    质疑男人能力的结果就是被按在塔顶亲了个爽。

    浅淡的甜意渐渐将医疗用血冷藏后的铁锈味驱逐, 因为男人心机地咬破了自己的舌尖, 青年甚至没做什么反抗, 就乖乖放松了自己的齿关。

    大抵是因为还不太饿的缘故, 青年这次并没有再露出尖尖的獠牙,一回生二回熟,专注把亲吻这件事归于“进食”的林果,已经在不知不觉间习惯了男人越线的亲昵。

    直到隐约感到男人身下某个不可描述处的苏醒, 理智尚存的青年, 这才突然用力将男人从自己身上推了下去。

    被用完就丢的晏柏:……?突然感觉自己好委屈。

    “今晚的月色真不错, ”敷衍地称赞一句,青年顺了顺呼吸,尽量压下自己脸上的热意, “你接着看, 我先回房睡觉了。”

    还没等男人再说什么, 熟知自己身体异变的青年便纵身一跃从塔顶跳了下去,哭笑不得地眨了眨眼,男人只能尴尬地坐在原地,默默吐槽着自己曾经盼望已久的“情趣”。

    月落日升, 时间在这栋偌大的古堡内好像失去了意义, 除了偶尔会上门送血的快递小哥, 青年从没在古堡里见过第二个人。

    趴在自己随便从一个房间里扒拉出来棺材上看书, 林果只觉得自己的心中充满了好奇。

    恕他直言, 那些血液的味道那么奇怪,男人怕不是要捏着鼻子才能喝得下去?

    脑补出对方拧着眉头的糗相, 青年一个忍不住,嘴角便勾起了一丝狭促的笑意。

    “那是备着用来招待客人的东西,”像是猜透了青年的心思,倒挂在房顶上的男人无声落地,并且刻意加重的“客人”的读音,“山珍海味吃多了,也是时候让他们来点野菜清清胃。”

    “有人要来?”早已习惯了男人随时随地的出现,青年将书翻过一页,连一个眼角的余光都没多留给对方,“你亲戚?”

    “一群八竿子打不着的小辈罢了,”自来熟地坐上青年的棺材,男人抬手摸了摸对方的脑袋,“他们想见见你。”

    华夏区唯一一个纯血亲王有了后裔,除了世界各地震惊不已的吸血鬼们,人类的治安官那边也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熟练地偏头避开男人的“慈父式疼爱”,从小就性格孤僻的青年,压根就不想和那些不认识的人或吸血鬼扯上关系。

    “该有的警告还是要有的,”并不在意青年的无礼,男人最近变得格外平易近人,“我晏柏的第一个后裔,总不能叫别人随便欺负了去。”

    这语序还真有那么点老派吸血鬼的感觉,从书本的文字上抽回神来,青年抬起头来,一双在血族中独一无二的黑眸在烛光的映s,he下格外美丽:“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不想在还不确定的时候吓到对方,男人故作犹豫,随后又在下一秒笑得痞气,“因为我是林果小朋友的爸爸啊~”

    “晏柏!”

    充满生气的怒喝在房间内响起,就算房门厚重,也隔不住那噼里啪啦东西碎了一地的声音。

    堡外阳光明媚,堡内j-i飞狗跳。

    被自家“儿子”追着“暴打”的晏柏,忽然觉得这样的日子也挺有趣。

    *

    虽然很享受这种有事没事就调戏自家媳妇的二人世界,但勉强还记得那么一丢丢剧情的晏柏,还是迎来了那场拖延已久的宴会。

    窗外寒风凛冽,古堡内却因为那壁炉中跳跃的火焰而显得温暖如春,俊男美女们轻摇着酒杯低声交谈,复古优雅的穿着仿佛是集体穿越回了中世纪。

    被鼻尖的香水味和血腥气刺激,身为新任治安官的于海捂住嘴巴,特别小声地打了个喷嚏。

    尽管已经和吸血鬼达成了和平协议,但为了避免某些恶性意外的发生,人类政|府还是组建了一批配有十字架圣水银子弹的治安官。

    一个刚刚由人类转化成吸血鬼的公爵后裔,几乎在听说这个消息的第一秒,相关部门就准备好了专门应对对方的治安小组。

    ——毕竟还没有被漫长的时光磨去身上的人性,如果对方愿意合作,人类的寿命一定也可以跨上一个崭新的台阶。

    听说那后裔是个刚工作没多久的年轻人,治安部部长大手一挥,还特意贴心地送上了于海这样一个职场同款小菜鸟。

    不知道那个叫林果的人类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假装镇定地握住系在手腕上的十字架,站在规定安全区的于海,深觉自己像是一只闯进了狼窝的小兔子。

    在那群吸血生物的眼中,自己大概也就是个会跑会跳的人形血袋。

    血族们闲聊的声音很小,却也不至于一点点都听不清,然而,就在于海即将捕捉到某些重点信息的那一刹那,大厅却忽然在瞬息间彻底恢复了安静。

    “亲王大人。”

    在这一刻,无论是自诩高贵的血族、还是心怀警惕的人类,所有生物都对那个顺着楼梯缓缓走下的男人表现出了绝对恭敬。

    亲王,在不动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前提下,甚至没有人能有资格和对方同归于尽。

    不过,比起在重大活动中露过几次面的红眸男人,他身旁那个气息已达公爵的青年显然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

    对方的瞳色未变,看起来和各方资料上的照片并没什么差别,不卑不亢地站在晏柏身边,气质拔群的青年完全没有被身旁男人的气势所压倒。

    觥筹交错,华尔兹的曲调在主人的点头下缓缓奏起,不想跳舞也不想应对任何人的盘问,硬被男人拉来走个过场的青年找了一个角落,心情微妙地看着那个舞池中央引领开场舞的男人。

    “那是迈卡维安族这一代的女族长。”按照前辈的指示上前搭话,于海紧握十字架,却还是忍不住在青年看过来一瞬打了个哆嗦。

    见对方冷淡的脸上没什么反应,于海耸了耸肩,努力想让自己看上去轻松一点:“我是说……晏家或许需要一个足够美丽的女主人?”

    “多个后妈什么的,这听起来可真刺激。”

    眼神陡然犀利,青年只是想想那个可能会出现的场景,心中就忍不住燃起了一簇又一簇的怒火。

    和男人一起生活了太久,他差点忘了地球上还存在着他们二人以外的世界,朝夕相处血液共鸣又如何,这对人类来说足够长久的半年,在血族眼中或许还长不过平日里打发时间的消遣。

    “你还好吗?”掏出一个怀表大小的监控器,于海看着上面摇摇晃晃的指针谨慎开口,“能量不稳,你还没有学会适应血族的新身份吗?”

    “不过也对,初拥过后就成了公爵,这可是多少血族羡慕都羡慕不来的好运……”

    初拥,想起那个迷乱且将自己拖入另一个世界的夜晚,青年就觉得眼前那对在舞池中央共舞的身影格外扎眼。

    来不及等那个呆兮兮的治安官把话说完,青年难得地情绪外露,无礼地闪身从众人面前离去。

    意味深长地掩唇一笑,早已看透一切的女人停下舞步,优雅地提起裙摆向男人行了一礼:“午夜已至,您该去追那个真正的灰姑娘了。”

    该隐大人在上,除了爱情,还有什么能让一个吸血鬼心甘情愿地与对方分享如此珍贵漫长的永生?

    *

    冬夜的月光很冷,坐在早已被自己霸占标记的顶楼上,青年拢了拢身上的外套,金丝边的眼镜也被呼吸染上一抹白气。

    他不该这么任性。

    今天这场宴会本就是男人为了介绍他的身份而特意举办,现在自己如此不给面子地起身走人,也不知会让多少在场不在场的吸血鬼和人类看了笑话。

    可他忍不了。

    只要想到什么该死的“青梅竹马女主人”,青年就再也维持不了自己平时淡定自持的理智。

    下意识地摸了摸左手无名指的指根,林果总觉得自己那里好像是缺了什么,思考无果,青年小动物似的缩成一团,忽地想起了两人曾在塔顶上有过的荒唐一吻。

    “怎么哭了?”无声无息地被人从身后圈住,青年竟错觉般地从对方身上感到了一丝温暖。

    “你才哭……”条件反s,he地抬头争辩,林果在对上男人笑眼的一刻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上了当,没好气儿地推了对方一下,青年的话里还带着点糯糯的鼻音,“离我远点。”

    “宝贝醋了?”准确地道明青年的心思,男人愉悦地在对方耳尖上亲了一亲,“醋了就好,要是你还是没感觉,为父恐怕就真要被你的迟钝气得吐血。”

    电光火石间明了男人的“圈套”,青年睁大双眼:“你诈我。”

    “兵不厌诈,”一路吻至青年的唇角,男人霸道地夺去了对方的呼吸,“不是好奇我行不行吗?爸爸现在就来告诉你……”

    雪花纷飞,失了主人的宴会场面混乱,谁也没有闲暇去注意那古堡塔顶一角上的暧昧。

    “叮。”

    雨歇云收,两枚银底翠纹的戒指因紧扣的十指而相撞,随即带出一声清脆且清晰的撞击音。

    “晏大Boss……”

    “嗯?”

    “你好像很爱当我‘爸爸’的样子。”

    “……。”

    蜜月告罄,可属于林果和晏柏的幸福,还将永永远远地继续下去。

    ——番外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