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45节

章节目录 第45节

    秦九霄吩咐好所有事情,这才返回部落中,在院中见到认真练习武术招式的谢厌,直到他练完,才走过去将他一把揽在怀里,抱起来转了几圈,笑容满面道:“厌厌,我找到种稻子的地方了!”

    “是青龙部落那边吗?”谢厌环住他的脖子问道。

    秦九霄点点头,“想不想去看看?”

    以为他们要搬家,谢厌有些不舍地瞅了几眼木屋和院子,道:“我们一定要住过去吗?”

    秦九霄狠狠亲了他一口,“不用,我们就住在这里,没人打扰,而且,我打算在林子里通一条路,这样两族之间来往也便利,你觉得怎么样?”

    通路之后,消息就不容易堵塞,他即便继续住在朱雀部落里,也不会断掉对青龙部落的掌控。

    即便真的失去掌控,那又如何呢?

    谢厌轻轻“嗯”了一声,想到自己以后能和秦九霄独居在此,就很是开心,不禁露出笑容,“那些青龙族人怎么安置?”

    秦九霄神情忽地变得严肃,他直直地注视着谢厌,道:“我杀了他们族长,他们一定对我怀恨在心,如果不能控制他们,以后或许会坏事,厌厌,你会不会觉得我残忍?”

    “不会,”谢厌认真摇头,“你当初对我的做法才是错的,要是我真的要杀你呢?”他明白这个世界的凶残,当初要不是秦九霄在,他们朱雀族人也成了别人的奴隶。

    秦九霄笑嘻嘻道:“死在厌厌手里,我也心甘情愿。”

    谢厌早已习惯他这些r_ou_麻的话,兀自撇开他,继续研究他的草药,秦九霄见状,想要在他面前显摆一下,于是指着每一种药材,说出它们的药性等等。

    他说话的时候,根本想都不需要想,张口就来,听得谢厌是一愣一愣的,自己研究好久才得出一些浅显的结论,没想到秦九霄居然能说得那么具体,似乎世界上没有这人不懂的事情。

    见谢厌目露赞叹崇拜之意,秦九霄获得满足之后,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轻咳一声道:“厌厌,其实草药还有好多其他知识,比如这个和这个结合在一起熬制,可以治发热,这个和那个放在一起,可以祛寒等等,你要是想学,我可以慢慢教你。”

    每每看到师尊惊叹的小眼神,秦九霄就忍不住要把自己所有j-i,ng通的不j-i,ng通的全都教给师尊。

    谢厌惊叹于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雄性,好似天赋神通,生来就会所有事情一般,不管自己问什么,他都能解答出来。

    和这样的人在一起,真的是惊喜不断。

    随着秧苗的不断长大,秦九霄开始让青龙部落的奴隶挖水田,掘沟渠,和谢厌一起,小心翼翼地将秧苗移植入水田中。

    部落的族人们并不知道水稻是什么,但碍于秦九霄的威严,他们也不敢多问。

    水稻栽种下去之后,秦九霄又开始带着谢厌开始在丛林里捕猎,深林里有许许多多的植物都吸引着谢厌的注意,兽人们的足迹开始向更广阔的范围扩大。

    在秦九霄的帮助下,谢厌对草药的认知更加深入,族人们有什么病痛俱喜欢请他出手,普通病症都会取得较好的成效。

    “厌厌,”秦九霄用爪子从地下扒拉住一块黑色的东西,高兴地递到谢厌面前,“看我挖到什么宝贝!”

    谢厌看他手上黑乎乎的一块,看不出来是什么宝贝,但他现在对秦九霄的话相当信任,既然他说是宝贝,那就一定是宝贝。

    “这个有什么用?”

    秦九霄又陆续挖出几块,回道:“等回去就知道了。”

    对于他的卖关子,谢厌已经见怪不怪,他用绳子将猎物的腿脚捆紧,“天快黑了,我们先回去吧。”

    秦九霄变回人形,用兽皮兜住几块黑石头,接过谢厌递过来的绳子,拖动地上的野兽尸体。

    两人回到家里,秦九霄开始生火,点燃其中一块黑石头,谢厌惊讶地发现,黑石头居然慢慢燃烧起来,他不禁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比木头耐烧得多的东西,姑且就叫它煤。”秦九霄边拨弄着煤块,边解释道。

    谢厌瞬间就明白过来,他们之前都是用树枝或者木头烧火,但是树枝往往在短时间内就会烧光,需要有人不断添加新的树枝进去,可是煤块不一样,几块煤烧一夜都不成问题。

    他捧住秦九霄的脸,“吧唧”一下亲了一口,眉眼弯起,“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他有时候甚至都怀疑,秦九霄就是天神派下凡间,教授他们生存的神仙。

    不得不说,他在某一方面真相了。

    这个世界的师尊相当主动,秦九霄一直以来都相当开心,真希望以后每年都能参加仙界的主题恋爱活动。

    他将谢厌压在兽皮榻上,先是轻柔地撬开他的唇齿,继而勾住他的小舌,渐渐加重进攻的力度,一只手开始不老实起来。

    “别,还没吃饭。”谢厌双手抵在他的胸膛上,轻轻推拒。

    这种力度根本就不是拒绝,秦九霄低声一笑,迅速将两人衣服褪尽,握住他的腰肢,往前重重一顶,附在谢厌耳边道:“等我吃完你,再给你做晚饭,好不好?”

    谢厌:“……”已经被撞得说不出话来。

    一场酣畅淋漓的和谐运动后,秦九霄言而有信,既给谢厌烤了r_ou_,也给他煮了汤,待吃饱喝足之后,两人手牵手在林子周围散步,日子过得惬意极了。

    转眼到了稻子成熟的季节,秦九霄又吩咐奴隶们割稻。稻子不多,且还要留存种子,秦九霄让人将稻壳剥开,莹白的稻米就呈现在众人面前。

    他当着族人的面蒸了米饭,在米饭还没熟透的时候,那种清甜的香气就勾得人涎水直流。这是跟r_ou_完全不同的食物,但似乎比r_ou_还要诱惑人。

    待蒸熟之后,秦九霄盛了一碗,配上烤好的r_ou_串以及涮好的蔬菜,递到谢厌面前。

    这要是给其他人,其他人可能并不敢第一个吃,可是谢厌完全信任秦九霄,毫不犹豫吃了一口,顿时觉得齿颊留香,松软的莹白饭粒带着一丝丝甜味,吃下去有种特殊的满足感。

    “好吃!”谢厌不吝赞赏,还给秦九霄喂了一口。

    两人合吃一碗,剩余的被有地位的族人分食,众人俱被稻米的味道征服,纷纷决定跟着秦九霄一起去寻找更多的稻米种子。

    秦九霄的到来,无疑加快了这个世界各个方面的进程,因为他的强大睿智以及神秘,族人们对他极为尊崇,而在他之下,兽人们也开始出现阶级,基本上每人获得的食物不再全部上交,能力越强,他所代表的食物越多,地位也就越高。

    这种阶级社会逐渐形成,但不管那些兽人如何争斗,也无法撼动秦九霄的地位,因为他已经强大到没有人能够超越。

    经过各种内斗和对抗外敌的过程中,部落的势力越发强大,一些被征服的离得远的部落,秦九霄无暇管理,便推出国家制度,那些部落渐渐成为一座座城池。

    而他和谢厌所住的地方,就是至高无上之处。

    在这个世界度过了三十年,临近活动结束,秦九霄心里还有些舍不得,天天与谢厌黏在一起,谢厌也都毫无条件地配合。

    真是比当神仙还要逍遥。

    不管他再怎么不愿意,回到仙界的日子终于来临,秦九霄看着在身边睡熟的师尊,将他紧紧搂在怀中,期待着回到仙界后,师尊不会一巴掌把他拍出仙府。

    当然,这真的只是他的妄想。

    仙界。

    每年恋爱主题活动之后,众仙君仙子们都会大闹一番,就在隔壁仙府的仙君被其仙侣一脚踹出仙府的下一秒,秦九霄就被谢厌一袖挥到门外,直接脸朝地。

    与他们相同待遇的仙君数不胜数,众人互相对视几眼,纷纷趴在门上求饶,这种时候哪还顾得上脸面?

    每每这个时候,单身的仙君仙子们都会凑过来看热闹,并下注哪座仙府最先开门。

    秦九霄跪在仙府门前苦苦哀求,仙府内一丝动静都没有。

    记忆回笼之后,谢厌一怒之下将秦九霄扇出去,又拿着剑在院子里狂虐仙花仙草,好在他理智尚存,没真正伤害那些无辜的花草。

    一想到自己的兽人世界的行为,谢厌就觉得一阵羞耻,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个相对被动的人,可没想到失去记忆之后,居然会变得那么主动,甚至经常缠着秦九霄做那种事情……

    剑尖飞入屋檐之上,谢厌渐渐平息下来。

    他也不是真的怪罪秦九霄,只是羞于面对自己的潜意识而已。他明白,失去记忆之后并不表示他的性格会发生变化,那个雌性其实就是他被掩盖住的真实内心,是身为师尊从来不会表现出来的谢厌。

    从他和秦九霄认识之后,他自恃师尊身份,在面对秦九霄时,不管心中有多欢喜,都会被压下几分,而不是像那个雌性一样,喜怒哀乐全都真诚地表现出来。

    可也正因如此,秦九霄在面对自己这个师尊的时候,才会一直带着敬畏的心理,即便做最亲密事情的时候,都不敢太过孟浪,但是在面对雌性的时候,秦九霄似乎完全释放自己内心的情意,那种如岩浆般浓烈的感情,将雌性紧紧包裹在其中,不受外界任何伤害。

    说到底,还是他这个伴侣不合格。

    谢厌向来知错就改,他想清楚之后,便立刻打开仙府,让秦九霄入内。

    还没在门外跪上一天的秦九霄,惊喜至极地飘入仙府内,见到谢厌,目露愧疚和委屈,还带着一丝讨好。

    谢厌直接吩咐道:“衣裤褪下。”

    虽不知师尊要做什么,秦九霄还是乖乖将裤子脱下,紧接着就见谢厌从瓶子里倒出仙液,抹在他的膝盖上。他是真跪,没有丝毫投机取巧,所以膝盖青紫一片,却在仙液的药效下,以r_ou_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原状。

    “师尊,你对我真好。”秦九霄蹬鼻子上脸,靠在谢厌肩膀上,撒娇笑道。

    想到自己在兽人世界经常对秦九霄撒娇,谢厌不禁觉得自己的潜意识一定是学习了秦九霄的撒娇技术,他渐渐变幻神情,眼睫低垂,缓缓倚靠在秦九霄的腿上,轻柔道:“刚才是我不好,我不该把你赶出府,腿还疼吗?”

    秦九霄:“……”师尊这样简直太犯规了!

    他半晌没有动静,谢厌忍不住抬目瞧他,就撞进一双惊喜异常的眸子里,两人目光胶着片刻,秦九霄猛地将他揽住,深吸一口气,“厌厌,你怎么这么可爱?”

    谢厌双手探进他的衣内,遵循内心真正的想法,笑道:“明日或许就会有世界出现漏洞,我们……”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师尊,秦九霄只觉得鼻子忽然发痒,他伸手揉了揉,然后愣愣道:“厌厌,我流血了。”

    谢厌将他压下去,拂袖将他鼻血挥干净,低首与他吻在一起。

    两人经历一次恋爱活动,心灵越发相贴,谢厌终于扔掉属于师尊这个身份的矜持,与秦九霄如同普通伴侣那般,共同沉沦在生命的大和谐运动中。

    翌日,两人同时睁开眼睛,秦九霄哀嚎一声,狠狠亲了一番谢厌,这才起身道:“又有世界出现漏洞,厌厌,我们一起。”

    谢厌笑着伸手过去,与他十指相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