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22节

章节目录 第22节

    “我又没来过,我怎么知道?”符羽理值气壮。

    “......”说好的熙和宫守护者呢?就这样子?

    虽然符羽很坑,但即已进来,他们却是不惧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想像之中的毒虫、毒气、机关无数并没有出现,照着地图,三人一路畅通来到主殿。

    几千层台阶,辉煌宏伟的宫殿,亭台楼阁,琼楼玉宇,一层层白雾环绕,若隐若现,宛若仙境。牌匾上那龙飞凤舞的“熙和宫”三个大字,不由得让人有些目眩,一股强大的威压袭来,让人忍不住地顶礼膜拜。

    三人沿着台阶往上走,很快到达殿门,三人刚站定,门再一次打开。一路走来,这样的场景已经有过许多次,从最初的惊讶、戒备,到现在的习以为常。

    张若寒淡定地走进殿内,没有想像之中的金碧辉煌,也没有影视剧之中的宝座之类,入眼的是一片空旷。中央是一个巨大的太极八卦图,太极的鱼眼处,摆着一个两个蒲团,黑色的蒲团之上,正盘膝坐着一人。

    头戴玉冠,一身道袍,长发如墨,面如冠玉,仙风道骨,竟是漩涡岛的玄风岛主!

    “你来了。”玄风的眼睛都没睁开,像是早就知道来人是谁。

    张若寒顿了顿,随即走到了太极鱼白眼白色的蒲团上盘膝坐下,道:“这一切都是你算计好的。”

    只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符羽、谢峰二人静静地站在张若寒的身后,二人对视一眼,均是一脸不解。

    谢峰是见过玄风的,也查过他的资料,却是没有查到任何有用的东西,后来觉得他没有恶意也就没太在意了。

    只是人不可貌相。看起来最是无害的人竟然是大BOSS,果然是颜值越高越会骗人啊!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张若寒问。

    玄风终于睁开眼淡淡道:“急什么,还有人没到呢。”说完,又闭上了双眼,殿内一片寂静。

    也不知过了多外,殿门终于再一次打开,进来的人,却是让张若寒一愣,立刻站起来。

    “王翼,小寒,你们怎么.....?”

    王翼没出声,只是看着他,一脸平静。但是张若寒却能感受到他心中的怒火。

    “...我...”张若寒莫明觉得有些心虚,低着头:“事情紧急,而且你又在部队忙,我不想因为这些事情牵连到你,所以......”

    “有事不应该是一家人一起面对的吗?小爸爸,你竟然没有将我们当做一家人..嘤嘤...”小王寒双眼泪汪汪地控诉。

    “我没有。”张若寒立刻着急了。

    “如果不是我能启动传送阵进到这里来,是不是以后都不能见到小爸爸了?”

    小王寒哭得惨兮兮的,张若寒心立刻就软了,抱着他连连道歉:“我错了行吗?”

    他只是有些急了,而且处在王翼这个位置,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是少些的好,否则会不利于他以后的发展。

    至于小王寒他一直都当他是三岁的孩子,做事时下意识地将他护在身后。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实力也是很强悍的。

    王翼在看到张若寒没事的那一刻,心中悬着的大石落下,与玄风岛主面对面座下,张若寒抱着小王寒坐在他的身边。

    王翼身形动了动,将这一大一小护在身后,许久才道:“熙和宫的存在是你告诉姚子术的。”

    “是。”玄风道。

    “目的?”

    “我只是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罢了。”玄风说着,瞥了张若寒一眼:“扳指,原本就是我带来这一界的。”

    张若寒诧异,看向符羽,不是说,那是他们师门的东西吗?

    玄风嘴角勾起一抹讽刺地笑:“三千年前,我与黑龙争夺一件上古异宝,意外划破空间跌落此界,身受重伤。当时,救我的人就是灵符门的祖师。”

    当时的他刚到这一界,不了解情况,隐隐透露出一点实力,就被人们当成真神膜拜。

    他自负强大,见救他的人颇有诚心,又有意报恩,他便收他为记名弟子,教会了他一些术法。

    然而他却小看了人的贪念。

    那人修炼有所成之后,自创灵符门,信徒无数,被当时的掌权者奉为国师,权倾天下。

    可是,他并不满足,他跟在玄风身边数十年,眼见着他数十年容颜不变,实力深不可测,自然更想要得到更多。

    于是,暗中给他下.毒.,联合当时的掌权者与黑龙,妄图将他围杀。混战之中,空间异宝被分成了两部分,一为随身空间玉扳指,二就是熙和宫。

    灵符门的人得到了玉扳指,但因为天资实力均达不到标准,跟本办法得到里面的任何传承,而黑龙得到了熙和宫,却也不过是一个空荡荡的宫殿罢了。

    而他玄风,逃到漩涡岛,伤势太重,陷入了沉睡之中。直到他意外被孙隐唤醒时才发现,已经是数千年之后。

    时光荏苒,苍海桑田,天地灵气日益溃散,黑龙没有灵气滋养,不得不退化成龙蛋以求自保,而当初鼎盛的灵符门,也只剩下师徒三人。

    而他发现,那师徒三人的关系非常有趣,师父自以为是,大徒弟天生反骨,二徒弟虽秉性纯良,却是傻得可以。于是,他故意将异宝的事告诉了他的大徒弟——姚子术。

    姚子术野心勃勃,一心只想得到异宝离开这一界,然后,背叛,下毒,师门三人自要残杀,一切都如他所预料的发展。

    说到这里,玄风讥讽地看着符羽:“你们灵符门的术法没传承下多少,但那忘恩负义,欺师灭祖的本事倒是传承了十成十。”

    符羽脸色难看,因为他从来没想过自己崇拜的祖师竟然是这样的人。

    玄风却没再看他一眼,目光落在了张若寒拇指的图案之上:“只是没想到,最后竟然是你得到了它。”

    “当初在漩涡岛,我本想杀人夺宝。”玄风说着,眼中闪过一抹柔光:“只是隐一直拿你当好友,我不想让他伤心,于是,我便借着与王翼配合演骨r_ou_计的时候,将你引入祭坛,本是想将异宝强行剥夺,却没想到,那黑龙竟然也留了一手,竟然借着空间之中的灵气与灵药重新破壳而出。”

    原本在张若寒怀里当乖宝宝的小王寒也笑了,不似三岁小孩的天块,而是成年人的讽刺的笑,眼中还带着一丝得色:“是啊,还真是得多谢你。”

    “不用谢,反正现在你们都在我碗里。”玄风笑了。

    突然,熙和宫不停颤抖,仿佛随时倒塌,殿内的太极八卦阵亮起,一道道光芒冲破天际,不停旋转,强大的威压从四面八放袭来,仿佛要将他们分解,炼化。

    张若寒不受控制地悬浮在半空,一股力量涌入,仿佛要将他撕成碎片!

    小王寒见状,身形一晃,化成一条巨大的黑龙盘旋而起,将张若寒护在其中,对着玄风张口就是一口龙息。

    玄刚此时有阵法相助跟本不惧,手一挥,轻轻松公地就挡了下来。

    “我本想着异宝到手之后留你们一条生路,既然如此,那你们就都去死吧!”

    话音一落,玄风周身瞬间多出了无数道风刃,形成龙卷风之态旋转杀向黑龙!

    黑龙却是不惧,张口喷出一个巨大的火球,这全力的一击,竟破了玄风的防御,使得他从空中跌落地在,而王翼瞅准时间,抬手朝着玄风就是一枪!

    砰!

    枪声响起,血花绽开。

    玄风愣愣地看着挡在他面前的孙隐,整个人都呆住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傻....枪...跟本就杀不了我啊!...你为什么要挡这一枪...为什么..”

    玄风的声音有些哽咽,紧紧地抱着孙隐,手颤抖地轻轻捧着他的脸庞。

    “我...我知道..”孙隐的脸色苍白,气息微弱,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鲜血从嘴角溢出,凄美无比:“你...你回到你的世界,我一个人在这里活着也没什么意思,答应我,不要伤害我的朋友,更不要伤害自己,好不好?”

    玄风痛彻心扉,眼里满是痛苦,手轻轻擦拭着他嘴角溢出的鲜血,泪水划过脸庞,滴落在孙隐苍白的脸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不....不要哭..这样也好,你不用看着我老去....”孙隐虚弱地说道,抬手轻抚着玄风的脸庞:“答应我...带我一起离开好不好....我想去看看你的世界....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重生在你的世界...一定要早早与你相见...”

    手,重重地落下,孙隐,彻底没有了气息。

    玄风的泪也跟着落下,与隐相遇、相知、相爱的一幕幕在他的脑海中闪过,修行数千年,第一次感受到痛苦跟绝望。

    就像是掉下了一个万丈的深渊里,黑暗像高山压着他,像大海淹没他,话也说不出来,气也透不出来,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痛苦能够和他此刻所感觉的痛苦相比。这种痛苦是那样锐利,那样深刻。

    “隐,我错了,我不该因为害怕看着你老去而选择不告而别,不该因为害怕你的身体无法承受空间传送阵的力量而选择放弃你,我后悔了....你醒醒..我带你走....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玄风悲切痛苦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大殿,可惜,那人已经听不到了。

    不!他不能放弃,修真界奇珍异宝无数,定然有能救活隐的!

    只要能救得了他,即便坠入魔道他也在所不惜!

    这样想着,玄风才稳定下心神,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玉瓶,丢到了张若寒的怀里:“这个,能救你弟弟,你们走吧。”

    “你....”张若寒还想说什么,却被他打断。

    “再不走,你就永远走不了了!”

    张若寒一愣,却见大阵又再一次启动,光芒冲破天际。

    “遭了,这是空间传送阵!数千年的能量积累,只能启动一次,小爸爸,大爸爸,你们快走吧。...我...我也要回家了..我真正的家..”小王寒,不,现在是黑龙了,巨大的龙身盘旋,龙眼之中满是不舍。

    这段时间,他很开心。但是,他毕竟不是这一界的人,他是一条龙,他也要回家。

    他会永远记住他的身体里流着两位爸爸的血,永远记得是他们给了他新生。

    两个大阵的启动早就已经将山体炸空,这么大的动静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警笛声呼啸而来,特种兵全副武装将这里团团围住。

    张若寒看着那些人,再看看黑龙,他也舍不得他离开。

    “我们...还会再见吗?”

    “会的!等我足够强大,我一定会来找你的!”黑龙立刻答道。

    只是...到那时,他早已经死了很多年了吧?

    “若若,我们走吧。”王翼走到他身边,牵着一步三回头的张若寒往外走去。

    就在他们即将走出传送阵的时候,狂风呼啸,差点将他们吹上空中!

    王翼一手紧紧抓着巨石的凸起,一手紧紧地护着张若寒。看着逐渐消失在阵中的玄风、黑龙,二人相视苦笑。看来,他们注定是走不出这传送阵了。

    张若寒用尽全身的力气将玉瓶抛出阵外,对着外面的周润斌大喊:“周大哥,这是救我弟弟的药,我的家人,就拜托你了..”

    周润斌想要冲上去,拉住他,却被他的同事给抱住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张若寒。

    巨石被狂风吹起,连带着王翼与张若寒都被吹上了空中。狂风呼啸,二人紧握的双手逐渐脱离。

    “不管在哪里,我一定会找到你。”王翼起誓。

    “好,我等你,永远--”

    角落里。

    “师兄,你不是一直想去修真界吗?我们一起去吧...”符长明说完,嘴角挂着笑,抱起姚子术,跳入了空间隧道之中......

    ---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