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16节

章节目录 第16节

    再见啊,小石子。

    ☆、第 58 章

    解战等了又一个月,柳宴还没醒。

    他趴在棺材口,看着里面柳宴的睡脸,弯腰亲他的脸,上半身伸的太长了,没稳住就也掉进了棺材里,重重的压在了柳宴身上。

    “唔。”解战划拉到腿了,有点疼。

    要不他就在这棺材里睡吧,跟柳宴一起,睡到地老天荒。

    解战才刚搂着柳宴,就被人带着坐了起来。

    “你醒了?”解战开心,他的睡美人终于睡醒了。

    “你喂我毒酒?”柳宴偏头看他旁边的解战。

    “没有,那不是毒酒,是续命酒。你以后就可以跟我一样,长生不老了。”解战给柳宴弹了弹他衣领上并不存在的灰。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与你一起不生不死了?”柳宴又是一个问题,问的解战有些紧张。

    咋还不愿意了?

    “我跟你说什么时候。”解战探头过去,嘴巴挨着柳宴的耳朵说,“就是你喊相公的时候。”

    “这账,还算不算了?”柳宴趴在解战胸口,还颇有气势的问。

    “算,秋后再算。”

    解战看着他许久不晒太阳的躯体,觉得有些苍白,需要好好补补才有血色。

    “我睡了多久?”柳宴感觉他睡了不止几天。

    “一天。”解战摸着他的柔韧的肌理,越摸越喜欢。

    “我是说,我喝完你下的毒之后。”

    “什么我下的毒?我这延年益寿怎么到你嘴里就变味了?”解战不愿意了,哪有这样说自己夫君的?

    “所以是有多久?”

    “四十九天。”

    “我们到山西了?”

    “恩,我们回家了。”

    “啊啊啊,松手,你掐的我好疼。”解战揉着自己的胳膊,柳宴下手太狠了也,好狠一男的。

    ☆、第 59 章

    “你怎么这样啊!”柳宴运动的时候都没羞红脸,这下被解战说的面皮挂不住了。

    “我不坏,你不爱。”解战揉着他的胳膊,忍住不让自己嘶出声,柳宴手上是镶铁了?

    铁手柳宴说解战,“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说出来啊,这种事情,我们自己体会不行吗?”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解战才不要。

    柳宴点头。

    “不行,说出口的叫爱,说不清口的叫情。你不说,我再不说,那我们就只能肢体沟通了。”

    “啊啊啊啊,疼死了!”解战刚说完,就又被拧了。

    “我想洗澡。”柳宴往外走,发现他们身处地下,还有些黑暗。

    “等等我。”解战扯住了柳宴的衣袖,他有些看不清,还没点蜡烛,解战寸步难行。

    “你看不清?”柳宴回头,拉住解战的手,与他并肩。

    “轻微夜盲。”

    “求我,我就带你出去。”柳宴开始皮。

    解战直接伸出执夜明珠的左手,室内瞬间亮堂了。

    柳宴抿嘴,松开解战的手,不说话往前走。

    解战一看玩大发了,把夜明珠掩在袖内,撞上了柳宴的后背。

    “走这么快干嘛,我带你去洗澡。”解战从背后揽着柳宴,高高大大的把柳宴整个人都环住了,明明柳宴也不矮。

    “我要自己洗。”

    “我说要跟你一起洗了?”解战发现柳宴一语中的,你还想自己洗?没门没窗户以后都没机会了。

    “解战,我能看到你心中所想。。。”柳宴踌躇着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

    解战被他这句话说的,有些不知所措。

    能看见?

    那岂不是……

    “我要跟你一起洗澡。”解战实话实说,坦白从宽。

    “你不知道吗?”柳宴反问解战,解战的反应一点都不像是知道这件事。

    “我也不太清楚,也可能我在炼药的时候,或者研制药酒的时候,把这个也给你加进去了吧。”解战终于明白了,他是说他最近好像有心,但是也看不到别人的想法了,原来是转移到柳宴那里去了?

    “哦。”柳宴现在也知道了,当初他自己在肖想解战的时候,解战是什么心情,有些羞耻。

    “走了。”

    解战这座宅子还有温泉,可把他给高兴坏了。当初造温泉的时候,他可没想到这一茬。

    他先进的池子,可是当两个人泡在一起的时候,解战也没想着毛手毛脚了。

    搂着柳宴的时候,解战就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感谢你没让我等太久。

    “石明磊不在了?”柳宴问,他能明显的感觉到解战的消沉,可当他想去询问的时候,脑海里已经冒出了答案。

    柳宴不喜欢这样,他不喜欢这个能力。

    “恩。”

    解战还没走出这个坎,也不是说他难过,就是有些惆怅。

    他只是希望小石子能过的好一点,仅此而已。

    “其实,沈姑娘走的时候,我很愧疚。”柳宴突然开口。

    “阿魏?”解战突然听到沈阿魏,还有些惊讶,柳宴还念念不忘呢?

    “我最遗憾的,是她明明就在我面前,可我都没能见她生前的最后一面。”柳宴心中唯一的痛,就是这件事。

    “可是她还是要我好好过。”

    柳宴继续说道:“沈姑娘跟石明磊一样,有些人虽然只陪我们走了一段路,可是却足以影响我们的一生。就念着他们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解战抱住他,觉得水也暖,他也暖。

    然后解战就被柳宴拉去了勾栏地,不同的是,上次他带柳宴去是叫了姑娘,可柳宴却叫了两个小倌。

    “一个要强壮一些。”柳宴交代着妈妈。

    “哎,行。”

    “你要做什么?”解战想拉着柳宴回去,都成亲做人家的夫君了,还想着叫小倌?

    成何体统!

    “急什么呀,你上次,不也是很开心吗?”柳宴永远记得解战搂着别人的模样,那时候真是傻,就该好好整治他的。

    “不一样,那次是我还没看明白。”解战这死不认账,这怎么能一样?性质都不同。

    “今日我要过瘾,你别说话。”柳宴不想听。

    “你别闹了,我们回去怎么样都依你行吗?我们回吧。”解战服软,不得了,他们家宴宴还想怎么过瘾啊???

    “闭嘴,坐下。”

    妈妈叫了两个小倌过来,一位俊美,一位清秀。

    解战走又走不了,只能静观其变。

    “你们,去床上。就行你们平日所做之事就行了。”柳宴倒是要看看,是不是谁都像解战那样,能把人弄昏过去。

    “这……”两小倌看着彼此,双双上了床,开始脱衣。

    解战一把捂住了柳宴的眼睛。

    “做什么?”柳宴也不挣扎。

    “你可是只能看我呢。”解战抱着人就跳窗走了,连窗户都不给人家关上。

    晚上街上依旧热闹,解战牵着柳宴的手,漫无目的的闲逛。

    趁着他东瞅西看的功夫,淘到宝贝了。

    解战拿着猫耳朵给柳宴戴上了,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的,解战端正的给他戴好。

    “你叫一声。”解战注视着柳宴,眼里好像盛满了琉璃彩。

    “战战?”柳宴温顺的应着。

    “不对。”解战摇头。

    “喵~”

    自此以后,解战也是有猫的人了。

    ☆、第 60 章

    解战觉得今天不得了,他居然遇见神仙了。

    说起来这个神仙,还挺别致的,就是兔儿神。

    糟糕的是,兔儿神看上柳宴了。

    他要柳宴娶他。

    “不行,这是重婚罪,他已经是我的夫君了。”解战把柳宴抱在自己怀里,也不嫌腻歪。

    “他可以同你和离的。”兔儿神妖娆的看着柳宴,把柳宴看的抖了又抖。

    太邪乎了,这哪来的神经病啊。

    “他不会同我和离,你赶紧走吧。”解战赶人,找惹谁都不想招惹兔儿神。

    “他看了我的兔牙,就要对我负责。”兔儿神执着,要不是柳宴长得好看,他至于这样屈尊吗?

    “实不相瞒,我没有看到,我的眼睛失明刚好,视力还很微弱,现下是连你的面容都看不清,更别说兔牙了。”柳宴真的没看到,他发誓。

    “哼,我诅咒你们生生世世都在一起,相互厌弃,相互折磨!”兔儿神丢下这句话就跑了。

    解战觉得他的诅咒也挺别致的,他有些喜欢这个咒言。

    “你笑什么?”柳宴不解,这偷着乐什么啊?

    “笑他的祝福。”解战把柳宴松开,跟他比肩走着。

    “奥。”

    “宴宴,你当时……是怎么对这份喜欢坚持下去的?”解战问柳宴,他一直想知道,柳宴遭遇了他那么多次拒绝,心里有没有想过放弃。

    “这很难,喜欢一个人很简单,可是一直逆风喜欢你,我也有一瞬想过放弃。”柳宴停下来,认认真真的看着解战,说的不是话,是誓言。

    “但是每当看着你出现在我面前,我都忍不住为你抱来满天的星星,然后拥住耀眼的你。告诉你,江湖路远,吾愿与你同去,更愿与你同归。”

    “宴宴。”解战第一次听他说这话,太动听了,为他说一辈子吧。

    “我刚开始触碰你的时候,心悸的不行,我就想天啊这个人是老天爷为我派来的天神吧?”柳宴继续道。

    “我想你长的是我喜欢的样子,嗓音我也喜欢,行事作风,一言一行,我看你都欢喜的不行。”

    “最初我们游历的时候,你所表现的沉着和未卜先知,把我圈的死死的。这样优秀的你我怎么能给别人看见。”

    柳宴笑着说:“可我后来又觉得你有些不近人情,你也有小脾气,也有不足。你也是活生生的人,我干嘛要拿我眼中的框架来看你。”

    “后来真正给我当头一木奉的是解云卷,我当时真的接受不了。你那么好,你对我也那么好,可那好的你和你的包容却又不是对我。”

    “不是的宴宴。”解战听到这里,就忍不住打断他。

    “不着急,你让我说完。我后面看到你倒追我,就在想我怎么不早一点跟你这样发脾气,早一点发现你对我的目的,说不定这样你就能早一点爱上我呢?”

    “但是我想开了之后,又觉得不是这样的。是你会喜欢我,不是因为解云卷,是因为柳宴,是因为我本人。是我对你的所作所为,吸引了你。”

    解战听着这番话,对柳宴点头。

    “说起来万幸的是,你这个直男,没要我自己掰弯,我也没有过的很辛苦。”柳宴说这些的时候,极其平和,是真的,这一路走来,他也不是当初的自己了。可喜欢解战这一点却没有变过。

    “怪不怪我?”解战问他,肯定怪过,当初两个人恶语相向的样子,现在还印在他的脑海里。

    “现在不怪。”

    “宴宴……”解战还没开始说,就被柳宴打断了。

    “以上这些不管哪一条,都构成我喜欢你一辈子的缘由。加起来就更是要我的命了,所以不管你接下来要说什么,都希望你记得,你解战是我柳宴的命。”

    解战被柳宴撩的不行不行的,脑子里构思的,都被他的表白给搅乱了。

    “我知你可能会以为,我不够喜欢你。”解战微微低头,亲了亲柳宴,亲他的嘴角,亲他鼻梁,亲的是他最珍视的柳宴。

    “你可能会觉得,我的喜欢来的有些莫名。”

    解战还是抱住了柳宴,没给他看到自己的脸,和自己红了的眼眶。

    “不是的,解战是喜欢柳宴喜欢到,愿意把一切给他的。宴宴,我给了你我全部的能力,给了你我的永生,给了你我读别人思想的能力,给了你未卜先知的本领,给了你我的法术我的符咒我的所有。”

    解战感受到怀里人的挣扎,他才揽紧了柳宴,不让他挣扎出来,不想给他看到自己这幅样子。

    这幅一无所有,却又拥有全部的样子。

    “你放心,我不会老也不会死,我的身体已是不死之躯,你别慌,没事的。”解战拍拍柳宴的后背,给他顺着。

    “我不是要你觉得你亏欠我什么,我只是想给你更好生活的资本。”

    “你以后跟我一同走到街上了,若是遇见一位姑娘,她如果对我有心思,那你就能清楚的看到我的想法了。”

    “看到我对你忠贞不二的想法。”解战强调,继而又说:“我要你有保护自己的本领,这样你才能健健康康的不会受到伤害。”

    “以后你想救人了,也不用求着别人了,你自己就能动手。”

    解战之所以这么说,是他忘不掉柳宴求他,求他救沈阿魏的可怜模样,那么无助的柳宴,解战再也不想看到了。

    “你以后也可以做侠肝义胆的少侠,也可以劫富济贫,怎么样都行。”解战说完这些,才松开禁锢着他的手。

    “可这也才只是开始,宴宴。我愿意为你学着去考虑,去有所顾忌,去有所牵挂。所以你看,感情里是不分先后,没有输赢和公不公平的,里面只有我和你。”

    解战为柳宴一条一条解释着,他不是爱惨了柳宴,也不是不够爱柳宴。他有自己表达感情的方式而已。

    “你这话说的好像情圣哦。”柳宴揉了揉眼睛。

    “恭喜你,练就了一个情圣夫君,解战一生可是只有你一人。”

    “柳宴又何尝不是呢。”柳宴皮着,其实心里砰砰砰的烟花盛宴,止都止不住。

    “我以为成亲了之后,就没有这些甜言蜜语了。”柳宴还是很开心,像吃了蜜的小孩,忍不住拿来炫耀。

    “我也以为成亲了,就会很平淡,可是你总是让我情不自禁……”解战还没说完情不自禁什么,就被柳宴揪着耳朵来算账了。

    “那你还记得我们洞房花烛的毒酒么,我倒是好奇你情不自禁什么?情不自禁给你夫君下毒?”柳宴还伸长了胳膊,有些勉强的揪着解战。

    解战看着他的胳膊,侧脸亲上去,亲的时候还闭上眼睛,好像自己亲的不是柳宴的胳膊一样。

    柳宴突的松手了,解战可真是流氓!

    解战揽着柳宴往前走,在日光下的影子这下真的融为一体了。

    走远的解战只留些下了几句话:

    “给你下的毒唯有解战能解。”

    “能让解战开窍的也只有你。”

    “江湖路远,心仪的柳宴常驻身边。”

    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