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50节

章节目录 第50节

    顾如把水接过来喝了两口,“咱们在一起生活,开心最重要,你们每个人在我心里都有很重要的位置,所以我希望你们都能好好的。”比如说今天晚上如果我去爬了其中一个人的床,你们其他人就不要生气,也不要觉得不公平。

    其他几个人都不知道她的意思,也不知道她打算做些什么,所以都没有怎么在乎,听到她这么说,她们就放下了心来,只要不闹脾气了就好。

    于是晚上的时候,洛双刚洗完澡出来,正擦着s-hi漉漉的头发,就听见自己的房门被轻轻地打开。

    她警惕地转头看过去,然后呼吸猛地一停。

    门口站着她香香软软的女朋友,穿着性感的蕾丝睡衣,长度堪堪遮住了屁股,两条又白又细的大长腿露在空气外面。

    顺着两条腿往上,她看到顾如用那种无辜的眼神望着她。

    “对不起,请问,我,我可以进来吗?”

    像可怜的小动物一样的声音,软软的,带着颤音,不安又期待。

    洛双幽幽地叹了口气,“你进来吧。”

    第191章 攻略洛双

    顾如和洛双并排躺在一起, 刚刚, 心机女孩顾如装可怜说自己一个人孤独寂寞冷, 成功地让自己留在了洛双的房间里。

    “你就不问我是来干什么的吗?”躺了好一会儿,没有人说话, 顾如只好自己先挑起话题。

    “我知道你是来干什么的。”洛双语气特别温柔,她把顾如抱进怀里,感受着手里滑腻细嫩的肌肤, “你是不可能放弃的,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能让你放弃。”

    “可你不是很坚决地拒绝了吗?”顾如歪着头看她,眼神s-hi漉漉的。

    洛双吻了吻她的侧脸, “因为我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太好哄,你起码也得拿出点诚意来吧。”

    “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顾如脸红通通的, 她虽然说是准备用一些不太正当的手段来劝说洛双, 但被对方这么直接地看出来了,终归还是有点羞耻。

    “我觉得很开心,你第一个选择了我。”洛双闷闷地笑出声, “明天那些人的脸色肯定很好看。”

    “所以你们都知道?”

    “虽然之前你一直在房间里, 但事实上, 我们都知道你在干什么。”洛双心情非常愉快,她很享受现在的温馨, “只要你一出房门,我们所有人都能察觉到。”

    “可是我刚刚来的时候也没有看见人,而且她们也没阻止我。”按照她女朋友们的性格,她们能这么随便地让她去找其中一个人?

    “这是我们约定好了的, 并且,这是你的选择。”洛双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嘴角露出坏笑,“所以你现在就不要想其他人了,不如好好想想该怎么说服我吧。”

    顾如一只手抱着她的腰,另一只手从系统空间里拿出了那瓶润滑剂,“请不要疼惜我。”

    洛双眼眸深邃,缓缓地俯身吻了下来,贴着她耳朵说了一句,“好。”

    一夜疯狂,顾如脸带红晕地醒过来,发现自己居然不是躺在房间里,而是躺在一个沙发上。

    身上的衣服也换了一套,略有些熟悉的场景,让她缓缓地睁大了眼睛,“0518,我这是在哪?”

    0518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用一种难以言喻的语气说道,“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没想到你们这么会玩。”

    顾如的猜测被证实,她慢慢地叹了口气,“我一直知道她对那件事情有执念,但我从来没想过她的执念会那么深。”

    这里正是第一个世界,顾如最后被烧死的地方。那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死得那么惨,所以对这个地方,她印象很深。

    “你能探测出洛双现在在哪吗?”

    “她在赶来的路上。”0518也是颇有感慨,“你好好把握这次机会,我有预感,这次出去以后,洛双就会答应你了。”

    顾如试着打开房门,果然还是如她猜测那般,房门被死死地锁住了,房间里的温度也越来越高,这里很快就会着火。

    “那我现在要做些什么?”

    “你应该给她打电话,上一次你没有逃出去,也没有想过要跟她求救,或许在她心里,一直以为你不够信任她。”

    顾如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因为温度的上升,手机又紧紧地贴着身体,现在拿在手里,已经开始发烫。

    电话很快被接通了,洛双略带焦急的声音传来,“小如,你在哪儿,我刚刚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

    顾如看到了未接电话,但她已经忘记了,洛双之前给她打电话,她是怎么说的,她说要去见一个朋友。

    “洛双,我好害怕,我出不去了。”顾如带着哭音,身体发颤,“这里好热好热,我是不是要死在里面了?”

    “不会的!”洛双死死地抓紧了手机,“你别挂电话,听我说,不要慌,你蹲下来,保持呼吸。”

    顾如听她的话,蹲在了墙角处,她并不害怕被烧死,她只是有点担心,如果这一次洛双没有及时赶来,不知道那个人心里会怎么想。

    说不定会生出心魔来。

    “小如,你跟我说说话好吗,不要睡,也不要害怕,你相信我,我马上就到。”

    “嗯。”顾如吸了吸鼻子,她的心里很难受,像呼吸不过来一样。原来那个人温柔的表面下,一直都藏着这样一件心事,是她一直任性地挥霍着洛双的爱,却从来没有好好地关心过她。

    我会等着你的,等你来救我。

    周围的温度越来越高,顾如渐渐感觉自己身体发软,头昏脑胀,可能还有点脱水。

    “我没有睡,我一直都保持着清醒,我相信你,你会来救我的,无论有什么困难,我们都会一起面对。”洛双比她更需要安慰,顾如放柔了声音,一遍又一遍地说道。

    洛双那边传来了嘈杂的声音,顾如摇摇头,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她的额头处有了细密的汗珠,耳边只听到了轰的一声,满眼都是火光。

    手机越来越烫,浓烟很快遮住了视线,顾如把口鼻给捂住,她现在蹲在墙角,感觉还好一点。

    要不要让0518像上一次一样,给她开个防护罩呢?

    这个念头在心里待了不过几秒钟,门口突然传来了大力的撞击声,随后门锁掉在了地上,顾如耳朵里传来了洛双焦急的声音。

    “小如!”

    顾如唇角勾起一个笑容,“咳,我,我在这儿。”

    身体被人一抱,火光被彻底地关在了门内。

    洛双扯下脸上的防毒面具,抱着她径直出了酒吧,门外站的都是消防员,本来他们是要一起进去的,但是洛双坚持要先进去,这个人来头又好像很大,上面给的命令,一切都听她的。

    所以他们都全副武装,焦急地在外面等,现在看到两人,出来都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后面灭火的事就不归两个人管了,洛双把她抱上车,开往医院。

    顾如摸她的脸,“对不起,是我一直都没有注意到你的情绪,不要怕,我没事,我还好好的。”

    洛双把她抱得死紧,头埋在她的脖颈处,有滚烫的液体顺着脖子往下流,“还好,我这次来的不算太迟。”

    “别怕,我会永远跟你在一起的,这不是你的错。”顾如吻了吻她的额头,温柔地回抱。

    眼前的景象开始慢慢消失,周围的空间像水纹一样扭曲起来,顾如最后一眼,看到了洛双温柔的神色。

    她醒过来的时候,还是躺在那张床上,因为之前太激烈,现在浑身发软,一阵一阵的抽疼。

    “醒了?”有人从身后抱过来,轻柔地搂住了她的腰。

    “嗯,几点了?”顾如声音里带着鼻音,头也下意识地往后靠,亲昵地蹭了蹭身后的那个人。

    洛双在她侧脸落下温柔的一个吻,“还早呢,你多睡一会儿,”

    顾如应了一声,之前的一切或许都是她在做梦吧,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她翻了个身,和洛双面对面,然后缩进了洛双的怀里,“我想看着你。”

    洛双闷闷地笑,从胸口传来了震动,顾如满足地叹了口气,缓缓闭上眼睛,“我一直都在呢,以后也不会离开了。”

    洛双声音放低,像轻柔的呢喃,“我知道。”

    从今以后,我也不可能给你机会再离开。

    厚实的窗帘遮住了所有的阳光,只有床上的两个人,相拥而眠。

    作者有话要说:  洛双简直巨甜了!!

    第192章 攻略莫清雪

    对于洛双的消失, 没有一个人表现出惊讶来, 顾如暗自思量, 看来果真如洛双所说,她们之间早有约定, 对于这件事情,彼此心里也是一清二楚。

    只是想起早上洛双化为一阵青烟,被吸收进了玉佩里, 她心里难免还是有点儿难过。

    “不开心吗?”莫清雪吻了吻她的额头。她才洗完澡过来,身上带着水汽,还有一股沐浴露的清香味。

    顾如吸了吸鼻子, 她半张脸被遮住,声音闷闷的, “你没有吹头发?”

    “还没有呢, 我才出来。”莫清雪笑着, 捏她的脸。

    “快点儿去吧,头发不吹干不舒服。”其实顾如想说, 你心急什么。

    莫清雪看出了她的心思, 忍不住在她耳边认真地说道,“我这不是怕我出来得太晚, 你就跑了吗?”

    “我能去哪儿。”顾如皱眉, 把她的手推开, “快点儿去,我就在这里等你,哪儿都不去。”

    “嗯。”莫清雪怕把s-hi气传给她, 再亲了一口她的脸蛋,就起身去浴室了。

    顾如一直等她,等得迷迷糊糊,都快睡着了。

    “宝贝,你说了不去找别人,会等我的。”莫清雪掀开被子钻进去,“你又骗我。”

    “我不是在这儿吗?”顾如一脸懵地看着她,才有的一点儿睡意也被惊醒了,她眨着大眼睛,觉得自己好委屈。

    “你有这个念头!”莫清雪理直气壮。

    “不是,我去找谁啊我?”

    “周公!”

    “……”

    好,好的,你开心就好。

    顾如觉得自己同她没有办法沟通,她闭上眼睛,“那好吧,我去了。”

    莫清雪手往下摸上她的腰,“所以我要惩罚你!”

    等到顾如双颊酡红,腰酸腿软地躺在莫清雪怀里时,她才娇嗔地在莫清雪锁骨上咬了一口。

    “嘶,这么用力,你真舍得啊。”莫清雪摸摸她的头,力气很轻柔。

    “你刚刚也很用力,也没疼惜我!”顾如可委屈了,她现在还有点儿疼呢。

    “那不一样,我是爱你。”

    “我不爱你?”

    行了,这件事说不清,莫清雪失去了同顾如讲清楚这件事的耐心,索性直接堵住了她的嘴。

    顾如用s-hi漉漉的眼神瞪她,终于还是认输了。

    莫清雪跟她抱在一起,“你还记不记得咱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

    顾如知道她说的是第一世,于是也笑着说道,“忘不了,你当时可凶了,还想让人打我。啧,像我这么可爱的小女孩,你居然也能下得去手。”

    “你当时可是公主殿下,我只是一个质女,哪儿来的本事打你。”

    “你虽然是人质,但是谁敢惹你啊,说不定把你打坏了,月朝就要对季朝开战。”顾如笑得停不下来,“不过你那时候真的很嫩啊。”

    “现在不嫩吗?”莫清雪拉着她的手往自己脸上摸去,“我现在也不老。”

    “是是是。”顾如眼里流露出一丝怀念,“那时候的生活真的很美好,咱们一起吟诗作对,喝酒赏花,无忧无虑。”

    “嗯,那是独属我的美好回忆。”

    “不属于我吗。”顾如眨眨眼,疑惑地问道。

    莫清雪两指捏了捏她的鼻尖,“你跟别人跑了。”

    “不还是你吗。”顾如抱着她的胳膊不肯撒手,“没有跟别人跑。”

    “是我的。”莫清雪亲了一口她的侧脸,心里升起一股悲哀。

    我想让你永远和我在一起,只和我一个人。

    可是小如,我舍不得你难过。

    你想要的我都给你,只希望你别忘了。

    我爱你。

    第193章 攻略卫沉姝

    卫沉姝相较与其他人来说, 更加温柔和细心。顾如坐在床边看书, 眼睛突然被遮住了, “灯光太暗,这样看书, 对眼睛不太好。”

    “我也没认真看,就是打发一下时间,主要还是在等你。”顾如听她的, 把书给放在床头柜上,“有你在,我哪儿还有心思看书。”

    “你最会甜言蜜语, 一句比一句动人。”卫沉姝从侧边抱着她,头搁在她的颈窝处, “我只要一想想, 就知道你跟其他人相处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你心里会怪我吗?”顾如其实知道答案, 但她还是想亲口听卫沉姝说,“你有你自己的选择, 我们大家都干预不了你, 只能尊重你。无论你做了什么样的决定,我们都听你的。”

    “哪怕我没有选择让你们融合在一起, 而是选择其中的一个人呢?你们也不介意吗?”

    “说不介意是假的。”卫沉姝不愿意说得更多, 而且她们也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 要不全都一起上,要么全都一起死,没有第三种选择。

    “我们以后会好好的, 永远在一起。”顾如抱着她的胳膊,贪恋此刻的温暖,“我不知道你们的身份,也不知道自己能帮上什么忙,唯一可以确信的就是,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

    “这样就够了。”卫沉姝把她抱得更紧,能单独拥有她的时间是那么短暂,短暂到她其实有很多话想说,但都没有机会说出口。得来不易的时光就要好好珍惜,她也不想把今晚的气氛弄得沉重压抑,所以千言万语,最后都化成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你不要不开心了。”顾如乖巧地蹭她,“你这样子,我心里很难受,我想让你快快乐乐的,所以不要再难过了好不好?”

    “真正不开心的不是我,是你。”卫沉姝声音温柔平静,“她们两个人都消失了,你嘴上不说,其实心里还是很难过吧,只是怕我们会介意,所以刻意在我们面前表现出很开心的样子。”

    “我……”

    “其实你不必说什么愧疚的话,从我们允许你进入房间开始,就已经表明了我们的态度,不是吗?”卫沉姝柔柔地亲了一口怀里的爱人,“你只要永远记得,我爱你就够了。”

    “我们之间的相处,一点一滴我都记得很清楚。”顾如眼见s-hi润,她不怕她们责怪她,厌恶她,唯独怕她们用这种温柔悲伤的调子,慢慢地说着再见。

    “其实我唯一有点不甘心的,就是我走得太早了,不能有更多的时间来陪着你。”

    顾如满脸泪水,又不太敢哭出声新来,全都压抑在喉咙间,变成一声一声的抽泣,呜咽。

    “你别哭,我的本意不是要看见你的泪水,我希望你开开心心的,最好是在我走的时候,还能看见你笑靥如花。”卫沉姝把她的泪水一一吻去,咸在嘴里,苦在心里。

    “不哭,你看,我明明是在笑。”顾如努力地把脸上的泪水擦干,想给卫沉姝露出一个笑容来。

    “笑不出来就算了,不要勉强自己,你无论是什么样子,在我心里都是最美的。”卫沉姝心疼地抱住她,“哭得我好难受。”

    “沉姝…”

    卫沉姝手往下,从顾如的肩膀一路搂上腰间,“乖,如果你狠不下心的话,我就自己来。”

    “沉姝!”顾如死死地摁住藏在一边的玉佩,却被卫沉姝以一种不容拒绝的力度拿走了。

    “迟早都是要离开的,早走晚走都一样。”

    卫沉姝身体越来越淡,她伸手想替顾如把泪水擦干,手却顺着脸颊穿透了过去。

    “我连给你擦眼泪的能力都没有了。”卫沉姝手指微微弯曲,然后无可奈何地放了下来。

    “沉姝…”顾如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她的名字,“你不要走…”

    “听话。”卫沉姝最后一个轻柔的吻落在她额头上,很轻很轻,然后彻底消散了。

    我最终,还是没能看到你满脸笑容的样子。

    寂寞黑暗的别墅里,突然隐约响起了阵阵悲鸣。

    第194章 攻略容舒景

    容舒景比其他人都要沉默, 但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 她反而是最容易爆发的那个人。

    顾如也不知道自己, 有多久没有看到她露出这样明艳的笑容了。

    “你已经好久没有在我面前这样笑过了。”也就是才见面的时候吧,那时候的她看起来又漂亮又妖娆, 脸上总是带着笑容,似乎什么都不怕,什么事情都难不倒她。

    “因为后来你总是不理我, 我一个人笑着也没意思。”容舒景拍了拍身边的空位,“过来。”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那时候是什么样的表情,有时候我都觉得自己过得朦朦胧胧的, 像活在梦里一样。”顾如叹息着,在她身边躺下来。

    “因为你中了病毒, 思维被干扰, 会有这样的感觉很正常。”容舒景像是释放了天性一样,一会儿摸摸她的脸,一会儿又揉揉她的胸。

    “其实你本来没必要这样, 就算你不把我变成丧尸, 我也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现在的我知道了, 但是当初的我不知道。那时我只有一个念头,只有把你变成和我一样的丧尸, 你才会永远和我在一起,永远离不开我,没有人能把你抢走。”容舒景说着,突然停下了动作, 闷声问道,“我当时那么做,你恨我吗?”

    “说不清楚那种感觉吧,更多的是有点恨你没能提前告诉我,让我一直被瞒在鼓里,直到最后一刻才知道发生了什么。”顾如咬了咬她的脖颈,很轻,更像是一种情趣,“你那时候就是这样,给我咬了一个疤痕出来,还骗我说什么,本来就有。”

    “对不起。”容舒景把她的头摁在自己怀里,“是我太傻了。”

    “说什么对不起啊,爱一个人不本来就是这样吗,你做的也没有错,只是用的方法不太对。”顾如犹犹豫豫的,“我后来也不是故意不理你的。”

    “不说了。”容舒景不想再回忆起与顾如生活的后几十年,那个人虽然一直在她身边,但是好像活的并不快乐,跟她说话也是时常爱理不理。让容舒景记忆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她被异能者围剿,受了一点儿伤,她不是没有能力逃出来,只是想要试探一下那个人对她究竟怎么样。

    隔着人群,她只看到那个人冷冷地看着她被攻击,一点儿要来帮忙的意思也没有,甚至眼里无悲无喜,看不到丁点的心疼。

    那时候她就觉得,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不过还好,所有的错误都还有机会去弥补。

    “哪怕我走了,你也不能忘了我。”容舒景拍了拍她的背,“听见了吗?”

    “不会忘的。”

    “你说你,这么小的一颗心,是怎么放下那么多人的?”

    “因为你从头到尾都是一个人。”顾如认真地看着她,“你明白吗?”

    “话是这么说,心里总还是有点不开心,毕竟我们虽然是一个人,但却是单独的人格。”容舒景嘟起嘴,难得卖了个萌,“不过还好,就算我们融合在一起了,人格也不会彻底消失。”

    “全部收进玉佩以后会怎么样?”系统并没有跟她解释的很清楚,顾如心里总还是有疑惑的地方。

    “也不会怎么样,玉佩只是一个工具,更多的是看我们个人意愿和能力。”

    “这样啊…”

    “好了,不要想了,至少今天晚上,你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所以你心里只要想着我就够了。

    第195章 攻略沈丝缨

    沈丝缨从顾如进房门开始就一直哭, 怎么劝也劝不住。

    “不哭了好不好, 乖, 哭得太久眼睛会疼的。”顾如用纸巾替她把眼泪擦去了,但很快就又流了出来。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 把沈丝缨紧紧地抱进了怀里,“怎么那么爱哭鼻子。”

    “这是谁的错?”沈丝缨把眼泪全擦在顾如的身上,顾如也不生气, “我的错,所以你打我都行,就不哭了行不行。”

    “你管我。”沈丝缨抱紧顾如不撒手, “我就想哭。”

    顾如幽幽地叹了口气,“我带你去洗澡吧。”

    “你别以为这样就想收买我。”沈丝缨嘴上说着, 行动上却表明了她的态度。

    顾如闷闷地笑, 她像照顾小朋友一样,帮沈丝缨把外套脱掉。

    “好了,咱们先去浴室吧, 在这里站得太久会冷。”

    “唔。”沈丝缨揉了揉红通通的眼, 被顾如给阻止了, “不要用手去揉眼睛,可能会有细菌感染。”

    “谁让你不帮我擦, 我就只好自己动手了。”沈丝缨闭上眼任由顾如温柔地替自己擦干净眼泪,嘴角有些浅浅的弧度。

    “好的好的,小宝宝,我帮你好不好?”浴缸里放好了热水, 沈丝缨就先躺了进去。

    顾如跪坐在一边,替她洗头发。

    “你说我这样子像不像是在带孩子。”

    “有我这么乖,这么听话的孩子,你就该偷着乐了。”沈丝缨没看她,闭着眼睛说道。

    顾如洗着洗着,直起身子亲了一口她酡红的脸蛋,“我才不要偷着乐,我要正大光明的乐,你就是听话,就是乖啊。”

    “你还敢偷亲我。”沈丝缨伸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脸。

    顾如只是笑,替沈丝缨洗干净了头发,顾如站起身来,抖了抖有点儿麻的腿。

    “怎么啦?”

    “蹲得太久,血液不流通,腿有点麻。”顾如揉了揉膝盖,“我活动活动就好了。”

    沈丝缨不说话,抿着唇把她拉进了浴缸里,“刚刚是你给我洗,现在就换我给你洗吧。”

    顾如眨眨眼,“洗头发的话,不是应该出去吗,在这里边会把整个水里都洗出泡泡吧。”

    “谁说我要给你洗头发了?”沈丝缨把爪子放在她的胸口上,“客官,玩吗?”

    啧。

    顾如摁住她的手,“玩!”

    闹了大半个小时,水都快冷了,沈丝缨才半搂着顾如从浴室出来。

    “我明明早就让你停下来了,你一直不听我的,万一感冒了,怎么办?”

    “但是你也很享受,不是吗?而且,我已经没有感冒的机会了。”沈丝缨说着,语气也低沉了下去。

    顾如拉着她的手,“融合不是消失,你还是存在。”

    “但是那不一样啊,我一想到要和那些家伙共用一具身体,要一起来拥有你,就觉得膈应的很。”沈丝缨其实是最不想融合的一个人,因为她总觉得她比其他人拥有更多的优势,真的比起来未必会输。

    “那你以后就多出来玩啊。”顾如和她躺在一起,“你们融合以后,不是还可以自己出来吗?”

    “但是那个时候我们受到主人格的限制就更大了。”

    沈丝缨郁闷了好一会儿,又坚定起来,“不过我对自己有信心,我一定能抢过那些家伙。”

    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能让几个人答应融合的真正原因是,快穿部的人联系上了她们,以顾如为要挟,逼她做决定。

    第196章 你好,我是冬绫舒

    姬茯忻比其他人都要淡定, 她坐在床边, 甚至还有心思喝酒。

    顾如看着她左右摇晃着酒杯, 眼神迷离。

    “他们都走了。”半晌,姬茯忻缓缓说道, 声音很轻。

    “嗯。”顾如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她要说,你也会有这么一天?

    “你知道吗, 她们都被关进了玉佩里,就剩我了。”姬茯忻冲她露出了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你知道我是主人格, 拥有最大的权利。”

    顾如心里一紧,她把玉佩握在手里, 死死地捏着, 心里开始呼唤系统, “0518,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0518犹犹豫豫的, 好久都没有回答。顾如有点慌乱, “你说话啊。”

    “你不用逼她了。”姬茯忻抿了一口酒液,“0518也不过只是一个小系统罢了, 你问它能知道些什么, 不如问我吧。”

    “你知道0518…”顾如呢喃着, “茯忻…”

    “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多,你想知道什么?”

    “你到底是谁?”

    “如果你说的是我们整体的话,那我是快穿部的部长, 同时也是公司的董事之一。”姬茯忻眼神冰冷,带着一丝狠戾,“有人心思不正,妄想夺权,所以我就将计就计,设下了一个套。”

    “那我遇到你,也是你安排好的吗?”顾如睁大眼睛看着她,“系统呢,也是你安排好的?”

    “如果你要这么认为,也没错。”姬茯忻目光像针一样地看着她,“不过我们之间的感情是真的。”

    “那其他人呢?”顾如抓紧了手下的被子,“其他人去哪儿了?”

    “你觉得呢?”姬茯忻放下酒杯,抱着胸口看她,“不如你再喊喊0518?”

    顾如在心里呼唤系统,0518终于还是应了一声。

    “宿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其他人呢?”

    “她们都在玉佩里呢,不过…”0518欲哭无泪,大人,你就不要再玩了。

    “不过什么?”顾如看着姬茯忻,一时间竟有些陌生。

    “我不知道,你问大人吧。”系统索性装死,怎么喊都不出来。

    顾如心里慌乱,眼睁睁地看着姬茯忻走过来,“好了,不要哭了,逗你玩儿的,她们都还好好的呢。”

    温柔的力度,是熟悉的姬茯忻。

    “你吓死我了,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顾如抓紧她胸口的一点儿衣服。

    “我只是想让你体验一下我当初的感受罢了。”

    顾如说不出话来,姬茯忻叹了口气,抱着她柔声安慰。

    只有0518知道,姬茯忻说的话,不全是真的,但也不全是假的,至少把其他几个人骗进去这件事,她肯定认真地考虑过。

    “至少我刚刚告诉你的是真的,关于我们的身份。”

    “那要是你们融合了,会不会遇到危险?”顾如最担心的是这个。上次0518也说了,她们现在的处境并不安全。

    “这个不用你担心,我已经都布置得差不多了。”

    姬茯忻拍拍她的后背,“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

    随着姬茯忻的消散,眼前的景象开始扭曲起来。

    顾如睁着眼,茫然地看着四周慢慢地陷入了黑暗。

    手里突然一松,玉佩也不见了。

    顾如像是才回过神来一样,大声喊着,“茯忻?!”

    没有人回答,她好像是站在一个很空旷的地方,只有回声一阵一阵地传来。

    “0518?”

    就连系统也跟她失去了联系,顾如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茫然无助地向前走。

    身后传来细细的声音,顾如还来不及回头,就被温暖的怀抱给拥住了。

    “你…”

    “嗯,是我。”

    身后的人笑出了声,用撩人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道,“你好啊,小如。”

    “郑重介绍一下,我是冬绫舒。”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