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22节

章节目录 第22节

    上了车,高乐帮李荧把安全带系好,摸了摸脑袋上的细软头发,神神秘秘的问他。“你刚刚又蹲下去跟他说了什么?”

    李荧还以为他没看到,被戳穿了反而不好意思,红着脸往窗外看,假装欣赏窗外的春日景象。

    “秘密。”

    以往的清明节老是下雨,像是要配合诗文里的那句清明时节雨纷纷,渲染追思亲人悲痛的气氛。今天不一样,今天的清明节是个晴天碧空高阳,空气里是春花的香气。举目望去,蔚蓝色的天空下一些都纯净透明,风是干净的,雀鸟的叫声是空灵的,空气似乎都是甜的。

    “行,秘密。”高乐帮李荧扣好安全带,扳着他的脑袋亲了亲他的眼睛。

    “要出发了。”

    “嗯。”

    车厢里是缠绵悱恻的一对情人,两个人都带着笑,带着已经愈合的伤口,缓缓开进春日的暖阳里,开进明亮的未来里。车窗外是晴空白日,虫鸣鸟叫,繁花似锦。

    虽然人类不能和时间一样永恒,但是他们之间相知相守的每一天都值得铭记。

    他们两个人会牵着手,慢慢和岁月共白头。

    作者有话要说:

    写到这里就完结了,自娱自乐了这么久,还挺好玩。

    番外我会写,写写高老板和李医生的婚礼,写写老徐怎么追他家田螺姑娘,心血来潮还会开车?who knows

    接下来是正事了,

    同志们,我今年七月份去墨大读研,五月会去霍桑读语言班,求带求合租求组团!

    我这么甜,可以专门给你写同人看!

    校友快来勾搭我啊!甜甜的恋爱等着你呀!

    嗯,以上。

    感恩。

    ps!

    我姐妹问我什么是abo,我跟她解释了一波她没听懂,于是我说不然我给你写一篇文你深入理解一下吧,于是我写了新文。

    大家快去关注我然后看我新文呀,abo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呀。

    趁着现在可以白嫖我快点冲呀!

    星际,abo,军校,嗯  大概这些吧,不过写来写去就是谈恋爱呀 谈恋爱可真好。

    第68章 第 68 章

    文案:

    革命军尤利希斯混入军校意外发现了失踪已久的老熟人,新政府少将为何转生成了军校小透明?

    abo  星际军校机甲

    又名:我是这条街上最A的O

    遮天蔽日的雨水一连下了一整天,直到夜里丝毫没有要减弱的趋势。瑞斯军校里因为突如其来的暴雨不得不将所有训练临时停止,所有学生被带往礼堂观看纪录片,通过冗长的片子来认识到他们的先辈花多少经历和时间才建造出这么一个适合所有星系和平共处的环境。

    新纪元221年,新历七月七日,大雨。

    列队完毕的学生等待教官的检阅,某个队伍最末尾一个少年漫不经心的看着连成线条的雨滴,从天而降又狠狠砸落在地上,在水洼里ji-an开。他的黑发贴着耳朵,眼睛也是墨汁一般的黑色,乌黑发亮,如果这会有光线照s,he进入他的眼睛,他的眼睛一定会闪闪发亮

    黑发在军校生里并不常见。

    “里德,你那藏的还有r_ou_干吗?”一个金发少年凑过来问黑发少年。

    新星系和地球不一样,没有办法种植成片的牧草,仅有的草坪是观赏用的,所以现在的食用r_ou_都是科学家通过细胞培育直接在培养皿中,用牛r_ou_细胞培育出来的牛r_ou_,每个地方按照需求供应,平常买不到。

    叫里德的少年摇了摇头。“你是猪吗?每天吃那么多。”

    前面的少年相对于里德来说更魁梧一些,个子更高,也更大,他的头发是很浅的金色,笑起来嘴角有浅浅的酒窝。“这不是最近训练量大嘛,我一动就特别容易饿,咱们食堂的饭根本不够我吃饱。”

    说着他用自己的肩膀去撞里德,后者正看着雨幕发呆,黑色的眼睛像是藏着平静深流的湖面,深不可测。里德没注意到撞过来的肩膀,脚上没留意,被撞了一个趔趄。

    身子晃了一下,被一只大手拽住胳膊,这才没有晃到雨水里。

    “干嘛!”里德惊魂未定。

    “你才是!发什么呆啊。”对方抱怨的撅着嘴。

    里德把自己的胳膊抽出来,站好,眼睛又看向重重叠叠的雨幕,他总感觉千里之外的雨幕里,正在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我总有不太好的感觉。”

    前面的金发少年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进而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容。“我看你是被革命军吓怕了吧。”他笑着,嘴角的酒窝大大方方的暴露在空气里。

    “不过说来也是。”金发少年抱臂而立,右手食指点着自己的下巴,眼神深刻。“革命军从上个月开始发起疯狂进攻,联盟政府步步紧逼的压制,按理说他们应该没什么胜算才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这么执着,你说他们会不会被洗脑了?”他晃着脑袋,速度很慢,坐一下,右一下。

    “就好像历史文献馆记录的那样,很久以前,人类还生活在地球的时候,那时候存在一种组织叫恐怖分子,他们就是以圣战的名义行杀戮之事,完全把自己的个人安危抛之脑后,一门心思为了圣战的胜利牺牲自己。”

    “我以前去历史文献馆的时候看过一个记录,说是那时候有人把自己身上绑上□□,走到任何他们想要攻破的地方,闭上眼睛。”金发少年学着自己脑海里的印象,把自己的双眼闭上。“说一句××万岁,然后面不改色的拉开自己身上的□□,这种做法叫做人r_ou_□□,那时候好多恐怖袭击都是用的这种血腥的方法。”

    里德没有说话,眼睛还是一直看着重峦叠嶂似的雨雾,眼睛逐渐失去焦距。

    “k—714班!”教官在前面大喊一声,中气十足。全班学生登时立定,屏息凝神看着他。

    “目标礼堂,安静前进。”

    一声令下,最前排的学生率先迈开脚步。教官站在原地没有动,一直到最末尾的里德走到他面前,即将经过的时候,他忽然开口叫住他。

    “714班,里德。”

    “到!”里德并直双腿,挺胸抬头,把呼吸的幅度放到最缓。

    “今天下雨,所有训练都停止了,你去器械室看看,是不是所有器材已经归位,下雨天禁止任何机甲起飞。”

    “是!”里德敬礼,然后迈着正步,开始往器械室方向走。

    里德是军校特招的学生,虽然说他的体格并不是特别优秀,但是他脑子灵活,智力上的优秀可以弥补身体上的不足,校长让他在训练之余担任器械管理的人员的任务,他可以随时出入器械库,近距离的接触军械可以让他发挥自己的创造力,改善军用武器。

    今天晚上里德的原定计划是参加飞行者计划的遴选,这是一项秘密行动。通过遴选的学生可以直接参与军方行动,作为一支新型力量汇编进联盟新政府的军队。

    无数Alpha的心之所向,证明自己最强!

    无奈天上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很多室外环节没有办法进行,遴选计划被推迟。

    军校里所有学生都被带到了礼堂观看纪录片,教官们为了维持秩序也跟随前往,一同观看他们自己都已经记不清看过多少遍的片子。整个军校空旷而寂寥,只有雨水不断冲刷的声音。

    里德就住在器械室一楼侧边的值班室,房间很大,里面堆满了各种机甲的小零件还有被拆坏的废旧淘汰机甲碎片。

    这个地方他再熟悉不过,轻车熟路的进入器械室,通过虹膜扫描打开门,进入后把门关上。

    “嘉百列,检查器械室借还情况。”里德对着中央控制室的电脑这么说。

    人工智能特有的冰冷声音响起来。“今日出借枪械1107,归还1107。”

    “出借机甲74,归还74。”

    “出借重型枪炮13,归还13。”

    “好的,谢谢。”在听完所有数目对比之后,里德对着屏幕这么说。

    “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冰冷且没有感情的机械女声又响起来。

    等到她的声音落下,空旷的器械室里安静的出奇,因为器械室里存放着学校所有的武器和飞行器,整个器械室的墙体采用了防弹隔音的钛合金打造,几乎是一个密不透风的堡垒。器械室的实际c,ao作权在人工智能嘉百列手里。

    相传以前人类还居住在地球的时候,很多民族拥有宗教信仰,其中最有名的一个被追捧的对象叫做耶稣。根据史料记载,耶稣是拯救世人的神,当世界末日来临,神会降下审判,只有信仰者才能的就。耶稣有十二门徒,其中大天使名为嘉百列,是强有力的守卫者,末日号角就是被他吹响的。

    军校也需要这样一个孔武有力又忠诚的守卫者,于是给她起名叫嘉百列。

    里德看着仍然闪烁的主控室按钮和屏幕,一瞬间一个蠢蠢欲动的想法如同雨后的春笋,急不可耐的想要破土而出。

    地球不适合人类居住以后,各个国家齐心协力,分享科技和资源,建造了真正可以带着人类逃逸的诺亚方舟,至此开始全人类的逃亡计划。

    动乱滋生罪恶,只有稳定才能带来发展。

    找到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系之后,国家联盟宣布成立新的政府,开启新的纪元。但是好景不长,刚刚安定下来的人类开始进行了无休止的叛乱和起义,新家园很快生灵涂炭。

    联盟政府真正安定下来,联盟五大将军功不可没,只不过这五大将军的结局令人唏嘘不已,基本上已经全部淡出人们的视线。

    对于五大将军的传说有很多,有说他们其实是被遗弃的棋子,有说他们再一次围歼战中死伤过半,剩下的退出将位颐养天年,有说他们其实根本不存在。

    每个军校生都对联盟五大将军的传奇经历心有向往,里德也不意外。

    学校里所有的教官都在礼堂,军校光脑网路核心中枢就在自己面前,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

    里德深吸一口气,又慢慢的吐出来。他握紧了拳头,看着亮着的屏幕,有冷漠的光倒映在他的脸上,把他的眼睛照的熠熠生辉。

    “嘉百列。”

    “您好,我在。”

    “查询五将军履历。”

    “收到。”嘉百列的声音落下之后,屏幕上的光影开始变换,一行行复杂的符号和文符一闪而过,屏幕上出现查询中三个字。

    里德背在身后的手越收越紧,手心甚至冒出来一点冷汗。屏幕上的光影迅速变换,里德的心跳随着一起加快。

    很快,屏幕上出现一个巨大的红叉,紧接着是嘉百列冰冷刺耳的电子错误提示音。

    “无访问权限。”

    “警告,无访问权限。”红灯持续闪烁。

    里德的手松开,他叹了一口气,飞快按下屏幕上的一个按钮,屏幕暗了下去。

    走出器械室的门后里德来到走廊,天边的雨幕没有一点想要隐退的意思,细密连接的雨水可以做成了一个巨大的水帘。

    空气中有泥土的清香,联盟新政府说他们已经尽他们所有的力量还原地球环境,可是效果仍然不尽人意。

    里德不知道地球上下雨是什么样,不过他很喜欢这里的雨。下雨的时候学校不会训练,所有学生会按照要求去礼堂或者回宿舍,整个校园会被雨声占领。里德喜欢听雨的声音,每次闭上眼睛听雨,都会带给他宁静的心情。

    他又闭上了眼睛,两片睫毛轻闪,覆盖在下眼睑上,像是垂落的黑色羽毛。这个星系是有鸟的,只不过颜色和种类没有地球上多,里德在自然博物馆见过地球上的鸟类,千姿百态,简直让他看到双眼缭乱。

    雨声哗啦啦的在耳边回绕,他不用睁眼就能在脑海里想象出一副雨水遮天蔽日的画面,孤独的雨滴落到地面,砸进青草,落在泥土上。

    突然,一声惊雷在天边炸响。

    里德抬头去看,只见一架黑色机甲穿破雨雾,直直的朝着他这里冲过来。机甲坠地势必会造成巨大的声响,到时候可能会引来学校教官。

    里德已经抬起手上的通讯器,准备呼叫自己班的体能训练教官摩根,可是还没按下通讯按钮,机甲在瞬间缩小,变成一团光,同时一个直线下坠的人出现在半空中,在离地面三米的距离,机甲那束光隐藏在他的衣服里消失不见,这个人重重落地。

    里德眉毛拧在一起,他没有犹豫,立刻冲进雨里,两三步跑到横躺地面的人跟前。

    这人应该是刚经过战斗,额头肩上都带了伤,刚才落地可能压迫到肺部,或许内脏也有伤。

    里德在他脖颈上摸了摸他的心跳。

    还在跳,但是跳动的频率很微弱。

    虽然今天的雨水很大,但是里德还是从他暴露的伤口中闻到浓烈的信息素味道。

    他是个Alpha,而且是个很强的Alpha。

    “军人?”里德看着这个人的体格,又联想到他一身的伤,下意识猜测他的身份。

    现在革命军正和联盟政府激烈交战,军校生作为联盟政府的后备力量,本就是前赴后继的关系。他们虽然还没毕业已经做好了随时待命的准备,一旦前方状况有变,就需要他们穿上军服,开向战争的最前方。

    军服?

    里德虽然没有穿过军服,平常学校里的教官也都穿的是训练服,可是他也是见过军服的,知道军服是什么样子。

    这人身上的黑色衣服显然不是军服。

    里德在他两侧肩膀和胳膊上看了看,没有任何可以表露他身份的肩章和名牌。

    “你是军人吗?”里德伸出手,在他脸颊上拍了拍。

    那人眉头皱了一下 表情痛苦。

    里德又拍了一下,他仍然没有睁开眼睛。

    “不管了,管你是不是军人,掉进学校直接交给教官就好了,他们知道怎么处置你。”

    里德说着去按自己手腕上的通讯器,紧接着滴滴的等待连接声响起来。

    地上的人忽然咳嗽了一声里德低头去看,对上一双朦胧模糊的眼睛。

    那人忽然伸出来手,颤颤巍巍,在他侧脸摸了一下。他动了动嘴唇,说出来两个字。

    里德分明看到他嘴角的笑容。

    通讯器已经接通,那头教官摩根不苟言笑的声音传过来。

    “怎么了,里德。”

    里德被这人刚才的举动搅的思维乱了套他惊魂未定的看着地上已经又闭上眼睛陷入昏迷的人,差点忘了自己刚才接通了教官的通讯。

    “里德?”那头声音又大了几分。

    雨还是落个不停,不少圆滚滚的雨滴来势汹汹的砸在地上,汇集起来的小水洼被砸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水纹,这场大雨像是没有尽头似的。

    里德喉结上下艰难的滚了一番,这才找回自己的呼吸,他抬起手腕对着通讯器说“报告,器械室无异常。”

    那头纪录片上正在讲人类逃逸过程中遇到的种种困难,配音的女声慷慨激昂,试图唤起这代人对先辈的敬重。

    正在通话的教官摩根站在一侧的通风口处,听到里德的话长出一口气,刚才他一直没回应,还以为器械室遭遇了什么意外。

    “嗯,知道了。”摩根按下挂断按钮。

    里德关闭通讯之后把地上的人拖起来,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拖到自己的房间,先是把他放到浴室里,打开清洗和烘干模式,把这人从里到外彻底洗过一遍,烘干后又由他他人拖到床上。

    之后里德找出医药箱帮他简单的清理伤口,浓烈的Alpha信息素让他感到压力。

    即使同是Alpha,不同气场的信息素也会带来不同的气场,当一个相对较弱的Alpha遇到一个相对较强的Alpha,会下意识被对方强烈的信息素干扰,不由自主的想要退缩。

    更何况,里德自己是个beta。

    里德不得不咬着牙齿,才能帮他把所有伤口处理好。

    处理好伤口之后他又找来他自己经常用的营养剂,拿出注s,he器给他来了一泵,这才把人放进被窝里,关了床头的照明灯。

    里德窝在沙发里看着这个陌生的人刚才他手指抚摸自己脸颊的触感似乎还在,混合着雨水的冰冷,像是绝望中看见希望的庆幸。

    屋外的雨声还在继续,只不过比起原来的气势弱了很多,想来明天是一个晴天。不过也好在有这场雨,不然受伤的Alpha信息素味道在晴朗的天气会顺着风飘到几公里远,到时候全校大部分的人都会感受到一个强烈Alpha的信息素威胁,他们很快就会找到他,把他带到学校的询问室。

    至于他在询问室会经历什么,里德也想不到。

    总之会很可怕。

    被窝里的人呼吸匀实,眼睛闭上的时候眉头也扭在一起,似乎在梦里还有需要c,ao劳担心的事情。

    里德的目光一直紧紧的锁定在这个人身上,不敢有丝毫懈怠。他像是暗夜里不眠不休的侦察兵,一晚上几乎没有合眼。

    凌晨十分,里德终于支撑不住,眼皮打架,越来越沉,到最后逐渐阖上。

    彻底被睡意捕捉的前一秒,里德清清楚楚的记得,雨水里那人张开了双眼,眼神像是看到久别的故友,嘴角带着和他气场不一样的,和煦的笑意。

    他分明听到,他叫了那个人的名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