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10节

章节目录 第10节

    “哈哈哈哈哈”周树笑了,不过他才不相信王彦和说的。

    为什么要笑?真的就是单纯想笑而已,要是真的要问什么原因,那就是觉得生活太美好了。

    最后两人跑到小镇的河边停下来。

    不过不知道是小镇太小,还是两人太火,周树感觉路上的人都认识自己,每个人都向自己笑了笑。

    周树晃着王彦和的手。“你从哪里找来的哪些人?”

    “网上。”

    “网上?”

    “嗯,他们小镇的论坛,我说了我的愿望和安排,他们积极响应了。”

    “好奇妙啊。”周树觉得这里的人幸福指数一定很高。

    “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来这里吗?”

    “你愿意告诉我了?”

    王彦和一边走一边说:“根据世界组织统计,这里是世界上结婚率最高的地方,很神奇,也是离婚率最低的地方,在这里有百分之七十的夫妻白头偕老,走过银婚、金婚甚至是钻石婚。”说到这儿王彦和停下步伐,看着周树。“所以我希望我们像那些老人一样,白首不分离。”

    周树的眼眶又红了,不过这回没有哭,而是踮脚主动吻上王彦和的唇。“会的,我们一定会的。”不只是你,这也是我的梦。

    周树觉得自己今天的心情像过山车一样起起伏伏。不过最后还是没有忘记掉头回去买那只小木马,那可是给小皓皓的礼物。

    两个人走回去的时候工艺品店还开着,之前去的时候知道店主是一位老人,不过现在看见老爷爷旁边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奶奶,手里捧这书,没有和老爷爷交流,但是周树还是觉得两个人间蕴藏着岁月静好的美妙。

    周树在这样觉得,王彦和同样。店主是一对老夫妻王彦和事先并不知道,但是现在的王彦和有几分迷信,他觉得这是冥冥之中对他们两个人的祝福。相信缘分的王彦和在店里买了许多的工艺品,回国的伴手礼已经被这家店承包了。

    “viel glvck”为他们包装的老奶那把袋子递给周树,然后笑眯眯朝两个人送出祝福。

    “danke.”王彦和略懂德语,笑着着接受了祝福。

    出门以后周树拉着王彦和。“你还懂德语?”

    “一点点。”

    “我才知道。”

    王彦和就像安抚一直小猫一样,语气里带着笑意。“以后会知道更多。”

    “刚才那我老奶奶说什么?”

    “说我们很般配,我们是天生一对。”

    周树没有说话。不过一听就知道王彦和是胡说八道,老奶奶就说了两个单词,哪有那么多话?什么天生一对,多半是这个人自己加上去的。但是周树没有拆穿,大概这就是所谓的看破不说破。

    两个人牵着手慢慢地走回住的地方,不过万万没有想到有一位不速之客早已在门口等着。

    还没有走到屋门口的时候王彦和就看见门口有一个高大的人,看样子是个男人。这栋房子只有自己周树两个人,王彦和不觉得应该有其他人出现。

    “你们终于来了。”

    熟悉的声音响起。

    “厉深?”

    走近一看,果然。“你怎么来了?”德国和英国还是有点距离的,以及他是怎么找到这儿的都是问题。

    “你不是求婚成功了吗,我来送祝福。”厉深说完弯腰拍了拍自己脚边的一坨。“快起来,可以进去睡觉了。”

    厉深这么一说王彦和和周树才发现还有一个人,天比较黑,人又是蹲着的,刚才根本没有注意到旁边还有一个人。

    厉深脚下的人刚才大概在打瞌睡,被厉深拍醒以后才抬起头,睁看眼睛。

    透过路灯,周树稍微看清楚了,是一个头发微卷的男人。“你们可终于来了?”

    “秦修?”这个经常出现在周树耳边的名字一下子被脱口而出。

    男孩子哗的一下站起来。“美人,你认识我?”被叫到自己的名字,秦修有点惊讶,不过很高兴。

    周树看了眼王彦和,看他没什么表示才笑着说:“是听厉深说的。”

    这样啊,秦修懒懒一笑。“那一定不会是什么好话。”

    不是好话吗?周树没有发表意见。他大概了解厉深和秦修之间的纠葛,有些话还是当事人自己说比较好。

    “你们到底来干什么的?”王彦和可没有周树那么好的脾气和耐心,刚刚告白完,王彦和觉得今晚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结果半路出来两个程咬金!怎么能有什么好脸色。

    “你们不是要回去了吗,我蹭个飞机。”

    王彦和咬牙切齿。“机票你都买不起了?”

    厉深当作没有看到王彦和的黑脸。“我可没有私人飞机。我们秦修都没有坐过。”

    秦修灵动的眼睛一转,他和厉深的深仇大恨都是对内的,现在当然要听厉深的。“对啊,是不是特别舒服?特比快?特别好?”

    “你真的特别吵!”王彦和也是认识秦修的,所以很不给秦修面子,飞机play什么的自己早就计划好了,这两个克星。

    周树完全不知道王彦和的计划,所以不知道王彦和心里有多么憋屈。反倒是有几分不好意思。“那个,你们不要介意,进屋吧,外面有点冷。”

    秦修点点头,双手背在后面完全不在乎王彦和的黑脸。反正原来王彦和的脸十天有九天都是黑的,自己已经见怪不怪了。

    周树在前面推开门,秦修跟着就进去了,厉深提着行李跟在后面,经过王彦和的时候,双手合十,感谢大佬,十分虔诚。

    进屋以后,问了周树住在哪里后,厉深拉着秦修进了卧室,还给了王彦和自己把握的眼神。

    王彦和内心冷笑,把握个屁。

    作者有话要说:  再来一弹

    ☆、第 38 章

    果然不出王彦和所料,晚上王彦和想酱酱酿酿进行生命大和谐的时候周树十分抗拒,总觉得没有安全感,怕被隔壁的厉深和秦修听到声音。

    周树勉勉强强的用手让王彦和释放一次以后就罢工不做了。“不要,我要睡觉。”

    “亲爱的,今天那么好的日子不做点什么真的很浪费。”

    周树一把抓住王彦和朝自己后面探索的手。“不要,他们会听见的。”

    “放心宝贝,不会的。”

    “骗人,昨天在屋子里放音乐我在外面都听见了。”

    王彦和觉得自己真的是咬牙切齿的恨。头埋在周树的肩上,深深地吸一口气。过了一会才说:“我去冲澡。”王彦和无可奈何地起床。

    周树躺在床上用被子盖好自己,只露出一个头,看着王彦和赤条条地背影,周树觉得王彦和的背似乎直勾勾地写着四个字:欲求不满!

    抖了一个激灵,周树拢紧被子钻进被窝。

    半个小时后以后王彦和才从浴室出来,寸褛不挂。周树露在被子外面的一双眼睛恨不得立马闭上,裸睡什么的有时候真不是一个好习惯。

    王彦和怨念颇深,脸上就挂着我不开心四个字,然后钻进周树的被窝。

    “呀,好冰啊!”虽然是夏天,但是还是很凉。

    王彦和搂紧周树的腰,凉幽幽地说:“怪谁?”

    周树嘿嘿一笑,抓住王彦和放在自己胸前的手。“好了,睡觉,睡觉。”

    很快,周树就睡着了,平缓地呼吸声在王彦和耳边响起。

    但是计划落空的王彦和就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了。直到听到了隔壁的声音。

    他们房间的床和隔壁房间的床是床头相对的,所以床上的声音格外明显。

    “啊啊……”

    “不要了”

    “好深啊,啊….叔..叔。”

    “不行了”

    …….

    “快…快点….快点。”

    这边的王彦和失眠了,气的!这两个人太不讲究!王彦和发誓以后再也不让这两个人留宿了,无论说什么都不行。

    一直等到后半夜,声音终于停了,王彦和松了一口气,慢慢的才睡着。

    第二天。

    虽然睡得晚,但是王彦和有自己的生物钟,在周树醒之前就起床了。只是没有想到一出去就看到已经坐在客厅的厉深。

    厉深推了推自己的眼睛。“那么早?”

    王彦和凉凉地说:“比不上你。”

    厉深露出一个不怀好意地笑。“我以为昨天我们能合唱的,结果……兄弟你不行啊。”

    无论什么不行,王彦和都不接受!闲闲地看了眼厉深。“我们结了婚的和你这种不一样,不逮着机会就发情怎么得行。”

    厉深嘴角一抽,有点脚痛。

    “喂,老王别那么斤斤计较,做人大度一点。”

    王彦和双手揣在兜里,看着厉深。“如果我不大度一点,昨天晚上你和秦修就被扔出去了。”

    想了想自己接下来还要蹭飞机,厉深决定做人还是厚道一点。“我错了。”

    “呵。”王彦和懒得搭理厉深这个电灯泡,进了厨房给周树准备早餐。

    熬粥的时候手抖了抖,最后还是多加了一杯米,同情这两个人而已!

    等周树和秦修醒过来的时候,王彦和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

    厉深终于有了寄人篱下的认知,勤劳的把早餐从厨房端出来,还多给周树分了一片培根,必要的讨好是应该有的。

    秦修咬了一口培根煎蛋。“不错,老王什么时候那么宜室宜家了?”

    王彦和朝秦修发送了一个夺命眼刀。

    “哎呀,我是夸奖,夸奖。”然后转头对周树说:“你知道吗原来王彦和可不是这样的,那时候恨不得鼻孔朝着天,现在人还不错,都会做饭了,简直了,你可真行。”

    秦修说得滔滔不绝,还是厉深实在是怕把王彦和被刺激大发了,拉了拉秦修的衣摆。毕竟已婚男人情绪多变。

    秦修很识趣的露出一个笑容,然后闭嘴了。

    周树看着秦修在自己面前噼里啪啦说个不停,两只眼睛睫毛忽扇,觉得很有趣,这个秦修和他想象的样子很不一样,所以一点也体会到王彦和的心累。

    吃完早饭,王彦和和周树就开始收拾东西了,虽然是自己的飞机,但是这座小镇并没有飞机场,还需要开两个多小时的车才能到机场,所以要抓紧时间。

    两个人的东西不多,虽然一路走走买买,但是很多东西王彦和已经寄走了,两人也就是一人一个箱子就装好了。

    王彦和开车,周树坐在副驾,秦修和厉深坐在后面。

    对于后面的两个人,王彦和表示自己还是认真开车眼不见为净比较好。

    两个半小时后四个人顺利的到了机场,半个小时后就登机了。

    这架飞机是王彦和接手集团以后老爷子送的,王彦和很少会用,周树更是第一次。

    上机以后,周树参观了一下整架飞机。

    看着王彦和认真的感叹了一下,不愧是私人飞机,装修豪华,还有床!

    王彦和没说那张床还是自己特意在这躺航程之前特意换的,结果!两个电灯泡!

    参观完以后,周树就老老实实地坐在王彦和旁边。

    厉深也很识趣的没有多说什么,拉着秦修去另外一边,力求离王彦和最远。“你们当我们不存在啊。”

    周树看着王彦和。“什么意思。”

    王彦和帮周树把外套脱下来。“别管他,英国呆久了,脑子被黄油糊住了。”

    “哦”周树没有多问问,因为感受到了王彦和的不满。

    王彦和也不是不满,他就委屈心累啊,计划了那么久!为了方便行事,就带了机长和副驾,都没有要空乘,他容易吗!想想都觉得自己可怜透顶。

    不过,虽然不能放开来做,但是王彦和能占的便宜都没有放过。到下机的时候,周树是被王彦和扶下去的,腿有点软。

    揩了点小油,勉强没那么遗憾的王彦和看着后面被抱下来的秦修的时候还是没有忍住黑脸了!

    这回王彦和没有忍了,带着周树上了车之后,直接让司机开车,把厉深两个人撇在机场。这口气怎么都要出出去才行!

    王彦和和周树是没有回自己的家,而是直接去了老宅,儿子还在那里!

    到了老宅,一推开门,王彦和和周树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自己儿子高高撅起的屁股。

    小皓皓现在腿长好了,最喜欢的就是在地上爬!开始是在沙发上,但是沙发面积太小,不够小皓皓折腾。最后老爷子订了垫子,铺了大半个客厅,把小皓皓放在上面,让他随意爬,垫子上面除了小皓皓就是四处散落的玩具。

    今天谢兰女士不在家,是王挺盘着腿坐着垫子上看孙子玩,时刻照顾小家伙。

    爷爷倒没有坐在垫子上,大概因为年纪大了腿脚不便,就坐在沙发上指挥王挺怎么逗自己的曾孙子。

    看着几乎被小皓皓占领的整个客厅,周树和王彦和就知道两人不在的这段时间小皓皓有多么受宠。

    不过王彦和倒是不担心小家伙会被宠坏,毕竟在老宅待的时间少,在这儿再怎么蹦跶最后还是要落在自己的手里,翻不出花样。

    至于周树,一直都是宠孩子的,教育孩子什么的还是交给王彦和吧,他比较擅长。

    没有想到第一个发现两人回来的不是老爷子和王挺,反而是在垫子上四处爬的小皓皓。

    小皓皓趴在垫子上,手里抓住一个小铃铛,掉了个方向,一眼就看见门口站着的两个人。

    大概是觉得有点熟悉,小家伙眼睛滴溜溜地转,没有动,认真地看着周树和王彦和。

    这时候老爷子和王挺自然也看到了王彦和他们两个人,但是都很有默契的没有说话,等着小皓皓的反应。

    大概过了一分钟,小皓皓低下了头,不停地摇着自己手里的铃铛,没有管周树和王彦和,像不认识一样。

    周树一下子就心酸了,才出去半个月自己儿子都不认识自己了。

    周树跑过去抱着胖乎乎的儿子。“皓皓,是爸爸呀。”

    被抱起来的小皓皓,扔下手中的铃铛,看着周树,一下子笑眯了眼。“叭叭叭叭叭”

    小家伙的反应一下子就把周树逗笑了。“小皓皓是故意骗爸爸的吗?”

    小皓皓扑腾两只手欢欢喜喜地摇晃,好像在说周树说得对。

    王挺拍了拍小皓皓的屁股。“这崽子聪明,知道忽悠人了。”

    老爷子坐在沙发那边看着也很高兴,小家伙和他爹一样,聪明!

    所有人都很高兴,除了王彦和。王爹地觉得小家伙鬼j-i,ng鬼j-i,ng地,要扳正才行。

    正在卖萌撒娇的小皓皓还不知道他爹地脑子逐步形成的教育计划。

    今天两人刚回来还要倒时差,不想来回折腾个,最后是在老宅休息的,回房的时候还带着小皓皓这个小灯泡。

    本来是不打算抱着小皓皓一起睡的,但是小家伙在客厅看着周树和王彦和上楼就开始撕心裂肺地嚎,整个人朝着楼梯的方向扑。

    周树最先投降,转身去抱着小家伙,一起上楼后立马转哭为笑,还吹了一个小鼻涕泡泡,顺理成章的又被自己爹地嫌弃了一把。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填榜完事儿了!!!阿弥陀佛

    看到这儿了点个收藏不好吗?评一下也好啊~爱呀

    ☆、第 39 章

    又是一个的周末,王彦和晃悠悠的睁开眼睛,一眼就看见躺在自己臂弯里睡得香甜的周树。最开始的时候周树是不喜欢枕在自己手臂上睡的,总觉得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脖子疼,但是总耐不住自己坚持,便慢慢的也就习惯了。

    王彦和盯着周树看了好一会儿,总觉得怀里的人是越来越诱人了,皓皓已经开始读小学了,自己眼角多了皱纹,但是唯独怀里的人被上天厚爱,看着和初结婚时没什么差别。

    在王彦和感叹岁月不公的时候,周树亲昵地朝王彦和胸膛拱了拱。

    周树一动,盖在两人身上的被子稍稍下滑了些,王彦和一眼就看见周树身上红紫的爱痕,尤其是胸膛的两点微微红肿,让王彦和微微有点发紧。

    看到这里,王彦和觉得岁月厚爱周树几分也完全没什么大问题,和厚爱自己又有什么差距呢?

    因为今天是周六,昨天晚上自己也是放开手脚的做了几次,把周树弄得死去活来,现在自己怕是只能忍住了,要不然自己八成是要被一脚踢下去。

    王彦和躺在床上右手一边工作着,一边回想着昨晚的美好,只是没想到刚要到点的时候拍门声一下子就想起来了。

    “爸爸,爹地,快起来,不要睡懒觉了,羞羞。”

    “快点,太爷爷想我了!”每周六皓皓都要去老宅玩儿,所以都要来拍门!

    王彦和倒没有被儿子的拍门声给吓软,毕竟他都习惯了,不过还是有点小刺激。

    其实周树早就醒了,也知道王彦和在干嘛,只是昨天晚上做狠了,现在后面还有点痛,自己实在是不想招惹王彦和这只色狼,干脆直接装睡。

    不过刚才儿子拍门的时候注意到王彦和被刺激到了,实在是没有忍住“噗嗤”笑出了声。

    看着明显装睡失败的周树,王彦和倒也不生气,“看着我吃瘪就那么高兴,要是我不行了,倒是哭得最惨的估计是你,嗯?”王彦和意犹未尽地打量周树的下面。

    周树撇嘴,“那可未必!”周树也学着王彦和样子打量王彦和下面。

    一下子王彦和深感不妙,“好了,我先出去收拾小家伙,你接着睡会儿。”

    “好。”周树现在确实不舒服,实在是禁不起小家伙折腾。

    王彦和随意地套上家居服,把门打开。入眼的就是小皓皓扬起的手,和滴溜溜的眼睛。王彦和一手把皓皓抱起来。“臭小子,洗漱了没?”

    “我要和爸爸一起洗。”

    “就你事儿多。你爸爸有事儿我带你去洗。”

    皓皓的眼睛也转了转,王奶奶说了,早上的时候爹爹说爸爸有事儿或者不舒服的时候一定不能去打扰,要不然要被打屁股。

    皓皓偏了偏脑袋,试图看看躺在床上的爸爸。只是刚刚伸出脖子就被自己无良老爹给摁回来了,还被拍了一下屁股。

    “哼”坏爹地,一定是背着自己打爸爸屁股了。小皓皓捏来捏小拳头,一定要快点长大才行,帮爸爸打赢爹地,这样爸爸就能陪自己吃早餐了。

    皓皓决定今天和两杯牛奶!吃两个j-i蛋!

    无论要吃多少,反正小皓皓现在注定是反抗不了的,无法推翻他爹这座大山。

    直到有一天,有一天,有一天他做了哥哥,还是反抗不了。

    周树一个人拿着检查单,站在医院里,有点懵。

    他今年都三十五了!不对,王彦和不是结扎了吗?难道?

    周树掏出手机,立马给王彦和打了电话。

    手机一响,王彦和准备掐掉,结果一看是周树。手微微一抬,打断了正在报告的人。“稍等一下。”

    然后接听电话。“王彦和你个混蛋!”周树这一声儿可是用了十足的劲儿,他真的是生气,觉得怀孕这事儿就是王彦和搞的,什么结扎,都是骗人的,怪不得天天在床上说生孩子!

    王彦和这边儿也是虎躯一震,想想自己最近做了什么坏事。难道臭小子在学校打架的事情被周树知道了?前天自己偷偷出去喝酒?

    “宝贝儿,我错了,你别生气啊。”王彦和一边说一边捂住手机,然后朝会议室外面走。

    等王彦和出去以后会议室的高管相视而笑,那声“混蛋”真的是掷地有声。不过王总妻管严的名头,不对,是爱妻的名声已经坐实了。

    “你在哪儿啊?”

    周树吼了王彦和一通以后舒服多了,“我在一医院。”今天上的是早课,有学生在教室里吃饭,周树一进教室的时候就觉得不舒服,后来好歹忍住了。不过课间的时候一个学生又掏出来包子接着吃,周树没有忍住,已下载吐了,然后苦胆都快吐出来了,学校离一医院近,周树提前下了课就去了医院。

    “怎么在医院啊?你找个地方等我,我来接你。”一边说王彦和一边回办公室拿钥匙。

    吴助理透过会议室的玻璃看着自己老板离去的背影,心里暗道不妙,然后赶紧跟着出去。

    等吴长峰跟过去的时候,他家老板已经拿好外套准备出门了。

    “总裁?”

    “我老婆有事儿,我先走了,,今天散会。”说完王彦和就走了。

    “好。”吴长峰竭力让自己保持正常的笑容,天知道他家老板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公司里明目张胆地称老板娘作老婆,虽然是老婆,还是怪怪的,一股柠檬味呢。

    现在是上班时间,交通状态还不错,王彦和半个小时以后就到了医院。

    王彦和到的时候周树正在医院旁边的咖啡厅喝牛奶。

    冷静过后的周树内心有点小雀跃,虽然王彦和可能忽悠了自己,但是新生命的到来,足以抵消所有的不满,而且这个歌孩子对于自己和王彦和的意义是不一样的。

    王彦和推门进来的时候,周树一眼就看见了。头发有点乱,大概因为跑过来太急了,早上吹的头型都没有了。

    “怎么了?”王彦和有几分焦急。

    “我就说你应该多锻炼,体质差。”王彦和看周树的脸色感觉没有大问题,所以又开始念叨了。

    周树抿了一口牛奶。“可能我做不到了。”

    王彦和如遭雷劈,“怎..怎么了?你别吓我啊,老婆。”

    周树没有解释,直接把检查单子递给王彦和。

    王彦和搓了搓手指,接过检查单子,直接看下面的诊断意见:妊娠八周

    唰的一下子,王彦和眼睛亮了。“老婆,你怀孕了!”王彦和的眼里充满神采。

    周树一瞬间有些恍惚,当初知道自己怀皓皓的时候王彦和的表情可不是这样的,突然有点为小皓皓委屈。

    “怎么了?”看周树的表情晴转多云,王彦和有点慌。

    “当初怀皓皓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

    王彦和嘴角一抽,死亡题目。

    不过这回周树把他救了。“你不是说你结扎了吗?”

    对着周树怀疑的眼神,王彦和一下子就懂了,这是怀疑自己耍花招。“老婆,我真结扎了的,不过后来我问过医生,可能时间久了会有漏网之鱼。”说完王彦和深深地看了一眼周树。

    周树还是挺相信王彦和的,当初看自己痛得太惨了,王彦和很主动的就去做了手术,好像这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只是不知道竟然还有漏网之鱼这种情况。“哦”

    “这只能说明你老公我很行。”

    这么一说,想想王彦和晚上的样子,周树脸耳根微微发红。“哼,现在怎么办?”

    周树这么一问,王彦和立马正色,“医生怎么说?”

    “医生能怎么说,挺好的啊。”

    “那你怎么看?这个孩子要不要你说了算。”其实王彦和心里还是挺想要的,一是流产对周树不好,二是现在小皓皓长得越来越像自己,虽然很满意,但是王彦和想要一个像周树的小宝贝。

    周树一下子就懂了王彦和的意思,当然也明白王彦和想要这个孩子。其实自己也没有说不想“我就是觉得我年纪那么大了,有点丢人。

    王彦和立马接话。“那有!你才三十五,公司里的营销总监四十多了还生,人家都羡慕不来。”

    “真的?”

    “必须真。”

    周树内心也是很期待这个孩子的,王彦和把台阶递过来了,周树也就接了。“那你可得好好伺候我。”周树一下子就把女王范儿拿出来了。

    “我不一直都伺候你吗?”王彦和眨眨眼看着周树。

    “流氓!”

    王彦和立马扶着周树的手,“鞍前马后,在所不辞。”

    接着,王彦和和周树直接回了家。

    家里现在没有人。小皓皓长大以后,王婶他们就回来老宅,孩子是周树和王彦和两个人照顾的。小皓皓还没有放学回来,哦,不,已经不是小皓皓了,现在皓皓刚上初一,用他的话来说已经是小男人了。

    坐在沙发上,周树突然有几分惆怅。

    “怎么了?”王彦和摸了一下周树的眉心。

    “不知道皓皓喜不喜欢多一个孩子。”

    王彦和想了想在学校作天作地,在家里卖萌装傻的儿子,很认真的说:“放心吧,皓皓现在那么懂事,怎么会不喜欢。”

    “嗯。”周树想想平时喜欢卖萌的孩子也觉得王彦和说得对。

    周树这边还在琢磨,就感受到自己手机在振动。

    打开一看是各种群消息,周树有预感,果然!入眼的就是今天的报告单,王彦和直接发家里的群还有朋友群。还嘚瑟让大家准备红包。

    周树撇嘴,当初皓皓真的没有这个待遇。不过转头一项,王彦和也不是不喜欢皓皓,当时情况就是那样,周树一下子就释怀了。

    周树这一胎和当时怀皓皓一样,很折腾人,不过不同的是现在周树可以敞开的折腾王彦和,当时自己还有所压抑,现在可就不一样了。

    伴随着周树越来越胖,王彦和越来越瘦的步伐,八个月后周树生一个儿子,小名星星。

    晚上的时候,周树已经累睡着了,王彦和接着床头的等看着旁边的小星星,观察小星星哪里最像周树。

    随着时间的增长,王彦和发现两个臭小子都长得不太像周树,最像自己,最后发现混世魔王小皓皓竟然性子和周树最像,因为到了高中以后也不打架了,成了一个学霸,小星星则在自己哥哥的衬托下成了一个快乐的学渣,最喜欢的事情除了围着爸爸和哥哥赚以外,就是跟着自己的父亲挣钱。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完结了。万万没想到写成了一片小短文,在尝试几篇现耽,我决定还是写古代背景好啦。虽然水平有限,但是有一直很努力的写,请大家给个机会啦,点个收藏啦~可以收藏我的专栏哦,看着我成长嘛,谢谢大家。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