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9节

章节目录 第9节

    他露出了笑容:“好的,华特先生。”

    于是。他提起行李箱踏进了火车。

    火车启动,黑衣死神微笑着目送对方离开。

    ☆、番外:The Names of Love

    相比一百多年的时间,四年的时间,在华特眼里不过一瞬间。而惠特曼,也从十六岁的少年,到二十岁的青年。这四年来,他留在牛津大学上学,每隔一个月,会往庄园里寄一封信。信里,说的是他的学习生涯。而且,他的学业成绩,十分优异。

    收到信件的约翰尼管家,感到欣慰不已。

    四年后,他获取学位证书,顺利毕业。在回到伦敦前,他给庄园里寄了一封信。收到信件的约翰尼管家,急忙让庄园里的仆人打理好庄园里的一切,以迎接主人归家。

    拿着惠特曼的信,华特坐在庄园屋顶上看着。嘴角不自觉地露出了笑意——也不知道小家伙现在长成了什么样?

    到了他回家那天,华特和约翰尼管家前往坐上马车前往火车站。到了火车站,两人等待即将到来的火车停止那一刻。

    “喀嚓喀嚓喀嚓呜呜呜——”下一班火车,慢慢驶进站台。当火车停止,门开启时,到达伦敦的人们从里面涌了出来。

    不一会,人群里,华特看到了那个脸上长着雀斑,有着一双琥珀色眼睛,留着一头微卷棕色头发的年轻人。他与另外一个金发碧眼的青年交谈着。直到,敏感察觉到他的视线,他才抬头,视线穿过了人群,与那双如同绿色宝石一般的眼睛对上。

    是死神先生。

    这四年来,他一点都没变。

    不,是这二百年来,他一点都没变。

    “少爷!”看到主人的管家,急忙过来。

    华特露出笑容。

    小家伙脖子上,用绳子穿了他送给他的银色戒指戴在了脖子上。而且,他长大了。而且,长得非常漂亮。火车站里,不少人被他的容貌和身上的气质所吸引。

    真要形容,那他就是奥斯卡·王尔德笔下的道林·格雷——男人与女人皆受他吸引。

    但与他在一起的灿烂青年,真是让他讨厌极了。

    “约翰尼管家,华特先生。”惠特曼露出笑容,他的笑容还是和少年时期一样温柔。

    “你们好,我是哈乐德·华兹华斯。华兹华斯家族的长子。”金发碧眼的青年,看起来耀眼极了。看到家人来接他,他告辞说:“惠特曼,我先走了,请你一定到我家里作客。”

    惠特曼笑着和他道别。

    华特接过惠特曼手中的大箱子,于是,三人走出了火车站。上了马车后,车夫驾着马车向家里去。

    华特伸手撩拨惠特曼微卷的长发:“你的头发真漂亮。”当然,最漂亮的,还是他那双眼睛。让他感到意外的,或许是因为灵魂的缘故,他的脸和身体,长得和两百年前一样了。唯一不同的是,脸上留下的雀斑而已。但在他眼中,这些雀斑却十分可爱。

    惠特曼拿下他的手:“华特,请不要戏弄我。”

    华特笑了起来:“惠特曼,还记得我曾说过的话吗?”

    显然,惠特曼忘记了,他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等你成年了,我或许会爱上你。”

    惠特曼耳朵一热,而一旁的约翰尼管家生气极了。

    “所以,请做我的恋人吧。”华特的话,就像个风流浪荡的贵族少爷在调戏别人一般。

    惠特曼还未开口,约翰尼管家却冷冷地说:“不,华特先生。会有教养更好的小姐适合少爷。”然后,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伦敦里的富家小姐们。

    显然,约翰尼管家是不喜欢华特的。或者说,是不喜欢自家少爷和男人在一起恋爱的。要知道,这个主流社会里,对同性恋人及其排斥。他害怕,少爷因此会受到伤害。

    因管家先生的打断,华特不再s_ao扰惠特曼。惠特曼内心也不由松了一口气。

    他喜欢死神先生吗?是的,他喜欢。不然也不把对方的戒指戴在脖子上。只是,对于爱情,他是惶然无措的,像只幼鸟一般,不知如何拒绝对方。

    到了庄园,早已经准备好的仆人们对回家的主人行礼:“少爷,欢迎回家。”之后,为他更衣洗澡,并准备了美味的餐点。

    在他吃饭的时候,约翰尼管家为他汇报了这四年来账务。并且,按照他的意见,玩具工厂,已从第一家开到了第三家。生产的玩具,也远销到了别的国家。而贫济院里的孩子,每个圣诞节,他都会送去礼物。年满十五岁离开贫济院的孩子,他们会提供一笔钱,让他们不至于受饿挨冻。而且,如果他们愿意,可留在玩具工厂打工。

    一面吃着,一面听着。即使他不在家,约翰尼管家把家里的事情打理得井井有条。

    不过,有一件事困扰着约翰尼管家。

    “老爷的好友,弗兰克先生,想要收购玩具工厂。”当然,这个问题,约翰尼管家以少爷不在家,无法给他答复而拒绝了。现在,惠特曼回家,这位弗兰克一定会再上门的。

    “我会好好回绝这位先生的。”惠特曼说。

    路易斯生前的人际关系,他并不清楚。但没想到,在他去世后,还会有人想算计他的产业。这让惠特曼不快。

    一整天时间,惠特曼查看账目,死神先生无聊地坐在窗边看花园里盛开的蔷薇花。嘴巴,不由哼歌。

    “华特还在做死神吗?”惠特曼不由问。

    “当然,我喜欢伦敦里的人们。”死神先生笑着说。

    “如果我死了,会不会成为死神?”

    “如果你愿意,可以成为死神。如果你不愿意,可以自由自在地活着。”死神科里,他是属于不存在的人。因此,在他顺利过完人类的这一生后,会恢复成为二百年前的爱德华格莱斯顿。

    “不过,你更适合成为地狱审判人。”

    惠特曼手里的镰刀,是特别的。正因为这种特别,让他更适合成为审判人。如此一来,不管是地狱里,还是死神科里,只要是犯下了罪名的,他皆可代替撒旦王审判罪人。

    “当然,你还有另外一个选择。”

    “什么选择?”

    “成为我的爱人。”

    惠特曼哑然。看他的表情,华特又笑了起来:“小家伙,你真是可爱。我会等着你的回答的。”

    最终,惠特曼只得说一句:“谢谢。”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华特是他的守护人。他们之间的线,连接了两百年。

    得知路易斯的产业扩大,并远销其他国家时,曾经的老友弗兰克想要拿下三家玩具工厂。但约翰尼管家,却以少爷不在家拒绝了他。弗兰克记得,路易斯的孩子们,早就出事故死亡了。对此,他调查继承了路易斯财产的人,他发现,对方是个贫民窟的小子。这个真相,让他下了更大的决心得到对方的产业。如果对方拒绝他的提议,他会找出路易斯真正的“继承人”,并将那个贫民窟的小子告上法庭,把他关进监狱里。

    今天,仆从给他带来了好消息。

    那个在外读书的小子回来了。于是,他穿戴好,前往奥尔科特家的庄园。当他来到庄园时,发现那个叫做惠特曼的人,是个十分俊美的青年。

    “弗兰克先生,您好。约翰尼先生,请为我们送上两杯好茶。”俊美温柔的青年如是说。

    “好的,少爷。”于是,约翰尼管家为他们送上两杯美味的红茶。

    坐在客厅,弗兰克把来意道来:“惠特曼先生,我想要收购你手下的三家玩具工厂。”

    惠特曼笑着拒绝:“很抱歉,玩具工厂不会专卖给任何人。”

    弗兰克一笑:“年轻人太过于骄傲,是会吃苦头的。路易斯刚第一家玩具工厂时,曾向我借过款。如果我没有借钱给他,他的第一家工厂将无法建成。”

    “但那笔钱,路易斯先生已还给了您不是吗?”

    “哦,的确如此。但作为他的老朋友,我有义务打理他的产业。”

    “不。路易斯先生既然把所有产业交到我手里,我绝不容许任何人破坏它。”

    “惠特曼先生,你的无理拒绝令我感到失望。你与路易斯没有丝毫血缘关系,奥尔科特的遗产继承人也不只是你一个。”

    威胁完,弗兰克生气地走掉了。

    在他走后,约翰尼管家忧心忡忡地说:“少爷,老爷曾经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但他是个坏蛋,所以老爷赶走了他。”

    惠特曼安慰不安的管家先生:“约翰尼管家放心,我不会把路易斯先生的产业交到任何人手里。”

    尽管惠特曼这么说,管家先生还是有点不放心。

    被拒绝的弗兰克是生气的。他找到了路易斯有血缘关系的弟弟,卡勒姆奥尔科特。这个好赌博的可怜虫,昨天在地下赌场把自己身上的钱,全部赌光了。在弗兰克找到他时,他正在一个破旧肮脏的房间里睡觉。

    弗兰克伸出手杖戳在科勒姆身上:“嘿,快起来,混蛋!”

    戳了好几下,卡勒姆才醒过来。看到是弗兰克,他瞬间清醒:“弗兰克,你来为我送钱吗?”

    弗兰克说:“是的。只要你按照我的要求做,你将得到五百英镑。”

    卡勒姆愣住,以为自己听错了:“弗兰克老爷,您不是在戏弄我吧?”

    弗兰克说:“当然不是,只要你听从我的话,你将得到五百英镑。”

    查尔斯警探很久没有听到惠特曼的消息了,他还以为,对方在十五岁的时候,离开了伦敦,或已冻死在街头。但今天,有人前来报警,控告他谋杀并抢夺财产。

    显然,查尔斯是不信的。那个善良温柔的孩子,怎么会做出谋杀抢夺财产的事情呢?但他已被人起诉,他只能前往逮捕他。

    到了奥尔科特庄园,已然成为一名英俊出色青年的惠特曼亲自接待了他。看着惠特曼的改变,查尔斯警探感到欣慰。

    “惠特曼,我相信你是无辜的。但你必须要跟我走一趟。”查尔斯警探说。

    “好的,查尔斯警探,这位是我地律师先生,他会为我做辩护。” 惠特曼微笑,显然早已预料会发生这件事一般。早已请了一位有名的律师。

    四年不见,查尔斯警探的头上,变白不少。这四年来,他还在伦敦奔波调查各种奇怪的案子。以至于,他真的相信,这个世界真的有魔鬼与吸血鬼的存在。

    看小家伙被逮捕,死神先生跟了过去。查尔斯想起,这些年,似乎在街头见过他。四年过了,惠特曼成为为一个美丽俊美的青年,而这个男人,却一点都没变。

    惠特曼被送上了法庭,死神先生坐在听审席上等待开庭。

    等法官等人进入法庭后,原告被告被送了上来。听审席上的人们看到惠特曼时,忍不住惊呼——他可真是个美人儿。

    对比仿佛臭水沟里老鼠里的卡勒姆,简直就是个不容玷污的天使。

    法官先是陈诉了这起案子。

    惠特曼被卡勒姆起诉控告他杀了路易斯一家,并夺取了财产。然后,拿出所谓的证据。

    在人证物证俱在的情况下,这起案子,对惠特曼来说,是极其不利的。但他却没有丝毫慌张。他的律师,根据卡勒姆陈诉的案件疑点,一一反驳。心慌意乱的无法再维持伪装,一下被律师粉碎。

    案子最终结果,惠特曼无罪。而卡勒姆因涉嫌勒索等,被关进了监狱。为保住自己,卡勒姆大声为自己辩护:“是弗兰克那个混蛋给了我假证据,让我起诉他的!”

    但在旁听席上的弗兰克却否认他的说话:“不,你能陷害惠特曼先生,就能陷害我。所以,一个无耻的谎言者的话,是不可相信的。”弗兰克没想到,这招失败了。但他还有别的办法。

    走出法庭,惠特曼与律师道别后,和死神先生走在伦敦大街上。在商店街,他们看到在路边排成一排的擦鞋匠。这让死神先生不由想起为了让小家伙搭理自己,他每天来擦鞋的情景。他不由一笑:“小家伙,以前为什么讨厌我?”

    惠特曼露出疑惑的表情:“我从来没有讨厌过你。”

    “可你却总是在拒绝我,这令我感到难过。”

    啊,惠特曼想起来了。随即腼腆一笑:“我害怕你听到了我与恶魔的对话,并夺取我的镰刀。”

    这个误会,总算解开。华特开怀大笑。

    当夜晚降临时,惠特曼躺在床上,在他吹灭蜡烛,躺下睡觉时,黑衣死神从窗口跳了进来,并在他额头落下一吻。

    “晚安,亲爱的惠特曼。”

    “晚安,华特。”

    死神先生又从窗口飞了出去。站在伦敦上空,他拿出亡灵书,向今夜亡者去了。

    惠特曼知道自己又做梦了。他梦到了二百年前,在华特家里。那时,他的意识还未恢复,就连灵魂还是破碎不完整的。每一天,为了修复他的灵魂,华特会伸手进球形保护罩,输送灵压。

    啊,他记起来了。他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那双绿色的眼睛。当他拥有意识的时候,想要触碰的,也是这双眼睛。

    华特真是个温柔的人啊。那个球形保护罩里,充满了他的灵压。这些灵压,是温和的。它们与自己的外泄的灵压交缠相容,慢慢地修复他的灵魂。

    当五十年后,他能够从保护罩里出来时,他伸出了双手,这个绿眼睛的审判人,也伸出了双手,十指与飘在空中的他握在了一起。

    那种能够触碰到对方的心情……是开心的、满足的。

    他记得,当时他露出了笑容。而华特,也向他露出了笑容。

    那时候,或许,爱已破茧。而他爱情的名字叫——华特。

    恍然间,他又想到了一件事。

    如果,在他彻底恢复,把他送到人类之子的身体里时,便转身离开不再出现。而他恢复记忆时,看不到对方。会怎么样?

    直到第二天醒来,惠特曼内心依旧在纠结这个问题。以至于,一整天脑袋在胡思乱想。

    他会不会有一天突然消失,彻底消失在自己生命中?

    他会不会有一天会爱上别人,然后离开他?

    惠特曼难受了。他似乎,无法接受死神先生会突然消失,又没办法接受他会爱上别人。

    “小家伙,你在想什么?”花园里,华特看到惠特曼坐在那里,显得苦恼不已。

    惠特曼回过神。

    风起,飘起了花,也带起了华特额前的头发。

    死神先生脸上带着笑容,这个笑容,让他想起,第一次从保护罩里出来,双手十指与对方交握时的情景。

    那一刻,他的心脏,鼓动起美妙的乐曲。

    他微微张开嘴巴,说了让对方愣住的话。

    “华特,请与我交往吧。”

    愣过之后,死神先生高兴极了。

    他捧起对方的脸,注视着对方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笑着说:“好。”然后,向那柔软美味的嘴唇吻了下去。

    前来送蛋糕,看到这一幕的约翰尼管家,生气不已。但想到少爷说的那句“请与我交往吧”也只得叹息一声接受现实。

    惠特曼的嘴唇和怯生生的舌头都很柔软。为了不吓坏小家伙,华特长吻后,才收回脑袋。仰着头,微微喘着气,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含着水光,还有发红的脸,让他看起来诱人极了。

    华特手指摩挲着他的脸,那双碧绿色的眼睛看着他,满是深情。

    内心的爱情,破茧而出。惠特曼双手抱住对方的脖子,主动献上了自己的吻。

    ☆、番外:Beautiful love

    弗兰克利用卡勒姆污蔑惠特曼失败。这一次,他决定找人暗杀对方。即将破产的他,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是抵不住诱惑的。

    是的,他快要破产了。如果不是因为如此,他也不会打路易斯遗产的主意。他不明白,他的老朋友为什么要把遗产留给那个贫民窟的小孩?至少,他是不会承认对方的。

    在地下黑市,弗兰克找到了及其危险的暗杀人。

    “我要你暗杀华兹华斯庄园的额主人,他叫惠特曼。只要你把他杀了,我给你五百英镑。”

    眼前的杀手,被烧坏了脸,显得丑陋及了。如果可以,他一点都不想和这个臭老鼠接触。

    杀手先生露出邪恶的笑容,并接下了这份工作。

    九个死神知道惠特曼回来,不时来庄园看他。在看到这位俊美温和的青年时,他们吃惊不已——他可真是个大美人。想必,他还是爱德华·格莱斯顿,也一定和现在一样漂亮。

    死神,果然个个都是俊美的人呐。

    “嘿,我看到了惠特曼手指上戴着戒指。”

    “那枚戒指和华特先生手指上的一模一样。”

    “我猜,他们一定成为了恋人。”

    “我也喜欢惠特曼,华特先生真是让人嫉妒。”

    九个死神们,在花园里叽叽喳喳。华特听到后,得意地说:“是的,惠特曼是我的。你们谁也别想抢走。”

    对死神先生这种及其幼稚的行为,惠特曼缄默不语。

    整个庄园里的人,已经接受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并将华特视为死神之一。事实上,华特在他们眼中是神秘的。这位先生,时而出现,时而消失。而且,四年时间,他的容貌一点变化都没有。

    当然,内心虽然疑惑。但他们是不会做出质问这种失礼的事情的。

    花园里,九个死神品尝着美味的糕点。并说着伦敦最近发生的事情。

    “有个灵魂逃走了,我猜他成为了恶灵,并潜伏在人类的身体里。”

    “哦,这让我们无法找到他。”

    别说死神了,就算是恶魔,也难以辨认藏在人类身体里的恶灵。并且,恶魔们极其讨厌恶灵。因为,这些留恋人间,不愿前往地狱,最终化成恶灵的家伙,为了变得更加强大,抢食灵魂。

    他们的存在,让死神和恶魔讨厌。

    在查完四年来的账本后,惠特曼决定去视察工厂,并看新的玩具产品。没能抢到工厂的弗兰克的,他怕对方会对工厂下手,以伤害到里面的孩子。

    看他要出门,华特便跟了上去。

    在他们走后,他的贵族同学,哈乐德·华兹华斯到访,得知他已出门,失望不已。最后,留下一封请帖。希望他能够参加他举办的宴会。

    来到第一工厂,当初留在里面工作的孩子,长大不少。奥瓦尔也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了管理人。

    在他看见惠特曼的时候,他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

    对方实在是太美了。以前,他就觉得惠特曼的眼睛好看,可他一旦成长起来,没想到会这么俊美好看。这让他不敢轻易与对方交谈。

    直到惠特曼对他露出了笑容:“亲爱的奥瓦尔,你还好吗?”

    奥瓦尔脸色一红:“是、是的。尊敬的奥尔科特老爷,我很好。”

    为他的话,惠特曼笑了起来。

    之后,由奥尔科特带领他视察工厂。那个古怪的老头,这四年里,真的开发不少机械玩具。正是如此,才使得销量大增,并开设了第二、第三家工厂。

    之后,他们视察第二、第三家工厂。里面,正常运转生产。

    看到工厂主人,孩子们是羞涩的。因为他们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人。而且,他还是善良的,能够让他们工作吃饭。

    检查了新的玩具产品,了解到工厂没有出什么大事情,惠特曼和华特返回庄园。

    刚回到庄园,约翰尼管家便给他送来了哈乐德的请帖。华特接过一看,那个阳光灿烂的同学,邀请他去参加他的私人宴会。

    华特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说:“小家伙,这位少爷,曾和你表过白吧。”

    惠特曼为他那敏锐的直觉而不知说什么好。

    “是的,在大学的时候,他向我求爱。但我拒绝了他。”

    “对方对你真是锲而不舍呢。”

    “我们现在只是朋友。”

    “哦,不不不。小家伙,你视对方为朋友,可对方把你当成对象看的呢。”

    他……这是在吃醋了吗?

    想到这里,惠特曼失笑了起来。

    原来,死神先生也有这么幼稚的一面呢。

    哈乐德·华兹华是伦敦里的小贵族。明天,他要在家里举行一场属于他与朋友们的个人宴会。而他最终的目标,还是为了邀请要心爱的人。

    四年前,他与惠特曼共同到牛津上学。那个长着雀斑,有着琥珀色眼睛的少年,不由自主地吸引了他。一年又一年,对方的身材拔高,还留了一头长发。不知不觉,对方成为了一个俊美的青年。

    那时,哈乐德知道,自己不知不觉地陷入了爱情。因此,在校园里的某棵树下,他向他告白求爱。但对方拒绝了他。

    “是因为你脖子上的戒指主人么?”哈乐德的心碎了一地。从他们认识开始,他便看到惠特曼脖子上挂着一枚银戒指。这枚戒指,看起来,对他很重要。但他却从不与人说出这枚戒指的故事。

    这个问题,惠特曼没有回答他。

    “哈乐德,你是个优秀的人。将会找到更适合你的人。”十九岁的青年,笑得好看极了。

    哈乐德伤心不已地说:“惠特曼,我爱你。即使被拒绝,我也不会轻易放弃的。”但他是个贵族,因此,即使爱慕着对方,也不会做出强迫的事情。

    现在,他们获取学位毕业回到了伦敦。在家里,父母开始教育他继承家族的一切。好不容易,得到了自己的私人空间,自然要开一场属于他与朋友们的宴会。他相信,惠特曼是不会拒绝这场宴会的。

    怀着愉悦的心情,哈乐德开始为明天做准备。

    惠特曼睡觉的时候,华特拿着他的镰刀出门工厂。现在死神科,不再缺人。因此,他完全可以不用再去收割人类的灵魂。但他似乎对人类充满了兴趣。

    “我对人类的生命,充满了敬意。”死神先生说,但他却不会干涉人类的任何死亡方式。

    就如同当初惠特曼想的那样——冷酷无情。后来,他才知道,死神先生并不冷酷无情。相反,他对人类的灵魂,是温柔的。

    深夜,华特回到庄园,通过窗口进入惠特曼的房间时。发现床上的人已经睡着了。他脱掉衣服,上了床,给已入睡眠的爱人一个吻,便拥抱着他睡去了。

    一早,惠特曼醒来时,看到了躺在身边的黑衣死神。他轻手轻脚想下床时,却突然被揽住腰部摔回了床上。

    死神先生一个翻身,把他压在身下笑吟吟地说:“早安,小家伙。”

    惠特曼耳朵一热:“早安,华特。”

    其实,他很想多次纠正,他已经不是那个十多岁的孩子。显然,死神先生喜欢这么叫他。

    死神先生向他亲吻。从嘴唇一路到脖子,惠特曼抱住对方的脑袋,任由对方亲/吻自己的身体。

    他知道,死神先生故意在他的脖子上留下吻/痕,目的是为了告诉今天宴会的主人,他已经属于他的爱人。

    其实,华特没有必要这么做。因为,那枚戒指已从脖子取下来戴在了手指上。

    可死神先生是孩子气的。

    他的吻,从嘴/唇,到脖子,又到身/体,再到两条/白/皙/的/长/腿。欲/火/燃/烧/着身体,惠特曼无法拒绝对方,因为,与心爱的人做最/亲/密/的事情,再美妙不过了。因此,他主动/缠/住/对方。感到他的心意,华特自然要满足他。

    他/分/开/那/两/条/漂/亮/的/腿,然后,将自己的/胯/间/的绅士木奉,/进/入/了爱人的身体里。美/妙/的/结/合,引得惠特曼身体颤栗,感受到身体里的绅士木奉/抽/动/摩/擦着/与他相容,强/烈/的/快/感,让他弓起身体,禁/不/住/发/出/了/诱/人/的/声/音。

    死神先生那双如同绿宝石一般的眼睛充满了爱意,他看着爱人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内心的感情更加浓情强烈。

    惠特曼伸出手,抱住他的脖子,然后抬头,献上了自己的吻。

    等在门外的约翰尼管家,听着里面的/呻/吟/声/和/爱/语/声,内心无奈不已。他知道,那位华特先生一定能够保护好主人。

    但如果他是个美丽的女士,就更好了。

    遗憾的是,他不是。

    一场美妙的欢爱后,惠特曼身上,满是华特留下的欢爱痕迹。即使他穿上今天前去参加宴会的礼服,也掩盖不住脖子上的痕迹。

    宴会在晚上,临行前,惠特曼换上了修身的礼服。他看起来,可真是好看极了。相信,今晚的宴会,他会成为最瞩目的人。

    换好衣服,惠特曼坐上了马车,马车启动,将他送去哈乐德家的庄园里。

    死神先生隐匿了自己的身影,他坐在马车顶上,跟着前去。似乎,他本人比惠特曼还要期待今晚的宴会。

    哈乐德·华兹华斯是个小贵族,和其他贵族一样,他们居住在伦敦西区。从北区到西区这段路,死神先生又不自觉地哼起了歌。

    到了华兹华斯家的庄园,哈乐德的朋友们已陆陆续续到来。管家先生先是下车,以礼将带着礼帽,手持手杖的惠特曼迎接下来。

    看惠特曼下马车,死神先生从车顶上跳下来。他像个背后灵一般飘在惠特曼身后,还不时撩拨对方微卷的棕色长发。

    不管华特怎么拨弄他的头发,惠特曼对他视而不见。

    看到他前来,爽朗的青年哈乐德急忙上前:“亲爱的惠特曼!”

    惠特曼身后的死神忍不住道:“这位先生还真是热情似火。”

    但爱人依旧无视他的存在。死神先生并不在意他的“冷漠”,因为对他来说,这样更有趣,不是吗?

    小家伙自从发现了自己能看到恶魔与死神的秘密后,为了保护自己,可是对这两种非人的东西视而不见呢。

    惠特曼摘下礼帽和白色手套,并将手杖交给约翰尼管家。然后与哈乐德进入宴会厅。

    “看到你来,我真是太高兴了。”看到喜欢的人儿,哈乐德开心极了。但有一点,令他感到在意。那就是,惠特曼脖子上的戒指不见了。接着,他又看到他手指上的戒指。青年闷闷不乐地说,“惠特曼,你把戒指戴在了手指上。”如果说,他之前还有机会,那现在,是不是没有任何机会了?

    “是的,亲爱的哈乐德,你应该为我感到高兴。”身后的死神先生,撩起了惠特曼脖子上的头发,在明显看到惠特曼脖子上的吻痕后,哈乐德大惊失色,随后难受不已。

    “我以为我还有机会。”所以,这场聚会,他想让对方高兴,然后再次表白。显然,他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

    “很抱歉,哈乐德……”

    “不不不,应该感到抱歉的人是我。是我让你感到困扰了。”心碎一地的哈乐德,勉强露出笑容祝福对方。接着,他问:“能告诉我,她是位什么样的人吗?”

    “他是位好先生。”

    “他?”

    哈乐德明白了。他以为,自己输给了一位小姐。没想到,他居然输给一位先生。这让同为男人的哈乐德及其不服气。但惠特曼接下来的话,让他知道,自己输得彻底。

    因为,他的眼睛,十分浓情。

    “是的,是‘他’。他是为好先生。他拥有一双比绿宝石还漂亮的眼睛,还有一头比夜色还黑的头发。而且,他是个执著认真的人,能够守护我一辈子。”

    绿眼睛,黑头发。

    哈乐德想起了火车站里,前来接的惠特曼的男人。原来,那一位,是他的爱人。

    他不由丧气起来。这一辈子,他再也无法拥有惠特曼。

    死神先生听到惠特曼认真的话语,内心觉得骄傲及了。如果不是因为不能干扰对方,他一定抱住对方,狠狠吻下去。

    “哈乐德,你一定能够找到爱你的人。”惠特曼笑着祝福。

    宴会还没开始便彻底失恋的哈乐德,打起了j-i,ng神,把惠特曼迎接进去。惠特曼进入宴会厅的时候,里面的绅士小姐们,被他的容貌所折服。

    “这位先生,可真是我见过最英俊的人。”

    “恋爱之神,向我的内心s,he了一把箭。”

    “可惜,他手指上有一枚戒指。”

    “哦,他的爱人,可真是幸运的人。”

    听着这些人对惠特曼的赞美,死神先生内心十分满意。有女士大胆地向惠特曼邀请跳舞。惠特曼牵起了对方手,在舞池里跳了起来。死神先生欣赏着爱人的舞姿。他想,他或许可以给爱人买一套漂亮的裙子,然后抱着他美妙的腰跳舞。

    内心这么想着,死神先生越想越觉得可行。于是,他飞到爱人的耳边耳语:“亲爱的,我去为你买一件裙子。”说完,便离开了。

    拥着女士跳舞的惠特曼,僵了一下,继续跳舞下去了。

    死神先生呐,还真是孩子气。

    此时伦敦的夜晚,还是热闹的。死神先生来到一家买卖裙子的商店。里面,陈放着许许多多j-i,ng致华贵的礼裙。死神先生拿出一笔钱,买了一件白色的华丽裙子。然后回奥尔科特庄园去了。

    哈乐德家的宴会于深夜散场。管家先生把礼帽等交给主人,主人向老同学告别后,便坐上马车,回家里去。

    一路从西区到北区。路上,因为深夜,再加上浓雾,变得安静不少,偶尔的,有恶魔飞过,寻找人类灵魂,以趁机下手吃掉。

    到了半路时,惠特曼敏感地意识到,有东西在跟着他。于是,他让马夫停车。并嘱咐约翰尼管家留在马车里。

    于是,他单独下车去了。

    离开马车一段路,那种被盯住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接着,枪声响起。惠特曼侧身,但子弹还是擦过他的脸留下伤口。见杀他不成,有黑影从楼宇间从天而降,试图将他击倒。惠特曼避开。从昏暗的路灯看到对方那烧伤的面孔时,他吓了一跳。

    但对方没有给他继续逃避的机会,他伸出手了,接着有黑色雾气缠绕上来。

    惠特曼,会缠住。刹那,他意识到,这不是个普通人。

    对方舔舔嘴:“你身上,散发着灵魂的美味。”

    他对他的灵魂感兴趣,但明显,他并不是恶魔。那么,他便是死神们在寻找的恶灵!想到这里,他一笑。

    “是弗兰克雇佣你刺杀我的吧?”

    “是的。显然,这是一门好生意。你的身体和灵魂,闻起来美味极了。”说着,恶灵那张嘴巴流下了口水。

    “上帝为你唱哀曲。你的灵魂,将永远消失于世。”

    仿佛咏唱似的,惠特曼身体里,撑出了一把巨大的死神镰刀,缠在身上的黑雾,也渐渐消散。他飘在空中,向这个倒霉的恶灵挥下了镰刀。

    恶灵直到死也没想到,今晚是自己的死期。

    脸上的伤口,慢慢愈合消失不见。惠特曼把死神镰刀收回身体,然后回到马车,继续往家里去了。

    路上,约翰尼管家担心地问起发生了什么事,惠特曼笑着说,只是一只老鼠罢了。

    回到庄园,在房间里,他看到死神先生笑吟吟地拿着j-i,ng致华丽的裙子等着他回来。那瞬间,惠特曼觉得,对方幼稚极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