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16节

章节目录 第16节

    第58章 第 58 章

    闻婧躺在病床上,手腕处还是传来很强烈的痛感,抬眼就是棚顶冷色刺眼的灯光,照的她有些烦躁,摸了摸口袋,才发现出来的着急,连手机都没拿。也不知道裴蓦然有没有给自己发信息,一下子联系不上,她肯定是要着急的。

    烦躁的拨了拨输液的管子,闻婧抱怨似的说道,“就是划破点皮,怎么还要搞这么麻烦,我要回去了。”

    闻婧她妈赶忙制止了她想要拔掉针头的动作,又有些小心翼翼的安慰着她的情绪,这时候刚好医生进来了,见她似乎要闹起来的样子,更是不耐烦,“回什么回,你这要手术知不知道,已经伤及肌腱和神经了,险些割到动脉。有什么想不开的,割腕又死不了人,又遭罪。”

    “还。。。还要手术啊?”

    “婧婧,我们听医生的话好不好。”闻婧她妈哄着她,又十分焦急的催促医生赶紧手术,不要耽误了,落下什么后遗症什么的,然后又转回来轻声对闻婧说道,“先把手治好,之后的事妈妈都听你的行吗,傻孩子,有什么想不开的呢,下这么狠的手,真是心疼死妈妈了你知不知道。。。”

    见她妈眼圈红红的,一直忍着不想在自己面前落泪的样子,闻婧的鼻子一下子就酸了,父母就算思想上和自己有再大的冲突,她们终究还是最爱自己的人,真的不该这样子让他们担心,本来还想着要趁机直接出柜的闻婧,话到嘴边,还是忍了忍,吞了下去。

    女儿一直不说话,老两口都有些着急,生怕她再有什么想不开的,她爸赶忙继续说道,“没有什么事是解决不了的,婧婧,之前可能是,不,之前就是我们忽视了你的想法。因为你也不怎么跟我们说起你的想法,我和你妈年纪大了,跟不上你们年轻人的思路,如果你说出来,我们肯定是支持你的。”

    “我怎么没说过,你们从来也没支持过啊,我的兴趣爱好,我的理想生活,哪个没说过呢。”

    “你想的那些都太不实际了,行不通,我们不都是为了你好吗。”闻婧她妈刚要劝慰她,结果就被她爸拽了拽袖子,示意不要说下去了,“没关系,你说吧,这次我和你妈是真的都支持你,你的生活嘛,就按照你想要的样子去过。你也三十好几了,早就能对自己负责了,是你妈管的太多,当父母的,也没办法,在我们眼里,你永远都是孩子,自然是担心你,怕你过的不好。”

    闻婧吸了吸鼻子,有些不敢看他们,“我想辞职。”

    “啊?!”她妈惊的不行,好不容易被她爸拉着才坐稳了,等着闻婧继续说。

    “我真的已经受不了单位的那种官僚作风了,如果让我在这里工作到退休,真的是每一天都是煎熬,只要这么一想想,我都能看得到我今后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每一天的生活,一成不变,毫无意义的日子。一辈子最美好的时光全都浪费在那个充满腐朽的地方,别人再羡慕又怎么样,我生来又不是为了让人羡慕而活着的,我想为了我自己而活。”

    “你们单位稳定啊,退休以后待遇高,吃喝就不愁了。。。”

    “难道工作就是为了退休,活着就是为了死亡么。”

    一提到“死”这个字眼,闻婧她妈马上就不说话了,生怕说了什么不爱听的,又刺痛女儿的神经,只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眼里满是忧愁。

    “其实,你们应该相信我,我真的有能力养活自己,还有赡养你们。一直以来,我是那种会让你们c,ao心的人吗?我做过什么特别不靠谱的事情吗?所以,说辞职,并不是头脑一热的事情,也不是说明天我就去辞职,我会计划好辞职以后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之后,才会辞职的,这个你们放心。”闻婧真的见不得她妈难过的样子,轻声安慰道,“还有,妈,你怕我以后退休了没饭吃这事,真的不用c,ao心,我一直有买商业保险。因为我就知道,这个工作真的不适合我,我也不可能干一辈子,对于之后的安排,我很早之前就都考虑过了。”

    “哎,行吧,反正只要你能好好的,就比什么都强。”

    “还有,我离婚以后,不会再婚了,你们也不要再逼我结婚什么的了,我对婚姻生活没有任何的向往。以前我一直不结婚,就是因为我根本不想结婚,所以以后也是一样。”

    “可是。。。就你自己一个人,你老了怎么办?有个病有个灾的,谁来照顾你。。。”

    话题又回到了无限循环模式。

    “我不能就为了有病或者有事的时候身边有个人照顾,而选择婚姻,婚姻真的太复杂太沉重了,我承受不来。而且,我能照顾好我自己,真的有什么事的时候,还有几个靠得住的朋友,真的没必要为了结婚而结婚。现代人多j-i,ng明啊,大难临头各自飞,真到了关键时刻,有几个能同甘共苦的夫妻?可能都要恨不得马上离婚,分割财产呢,免得最后人财两空。”闻婧最后还是选择不出柜,而是向父母表明自己只是不婚的立场。

    “说的倒也对。。。”似乎这个时候,才能真的听得进闻婧的话,只不过这些话,在以前就已经说了无数遍了,他们都没有放在心上而已。

    说话间,医生又进来了,说已经准备好可以去手术了,闻婧和她妈的对话就这样中断了,虽然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还像之前那样又陷入不断循环的交流陷阱,但至少,她的父母终于可以认真的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这就是一个很好的结果了。

    未来的路可能还不太好走,但闻婧已经下定了决心,从今往后,她要走自己想走的路,为自己而活。只有对自己负责,才对得起别人对自己的爱啊。

    第59章 第 59 章

    裴蓦然整整担心了一宿,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还偷偷的一直关注着手机,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电话,就在她刚午休的时候,闻婧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那股淡定劲,裴蓦然焦急的问了她一大堆的问题,闻婧倒是没多说什么,就说昨晚跑到医院,忘了拿手机,问她是哪里不舒服,她就说是不小心刀划了手,还让她别担心。

    这能让人不担心吗,划了手去医院一宿一直到现在才联系自己,那肯定伤的不轻,“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呢,伤的厉害吗,你还在医院呢?”

    “不严重,过两天就回去了。”闻婧完全没提那伤口的来历,免得裴蓦然多想。

    裴蓦然抿着嘴唇不说话,还要住院两天,那哪里会是她说的那么轻描淡写的,这么严重的事情为什么不和自己说呢。就算是晚上忘了拿手机,她也记得自己的号码的,哪怕随便发一条信息给自己都好,就这么让自己提心吊胆到现在,裴蓦然一想到昨晚的坐立不安,被各种不好的预感所包围的那种恐惧感,就更加的难受。她极力的稳定自己的情绪,可能当时情况紧急没来得及联系自己,又怕自己担心,所以闻婧才选了这个时间,联系自己。

    “蓦然?”闻婧听着那边没有回话,心有些提了起来,说起来,自己出了事没有第一时间告知她一声,肯定是让她担心坏了,“对不起。。。昨晚真的是,哎,反正就是各种乱七八糟的事,真的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

    “没事的。”裴蓦然尽量放轻了声音,“下班后我去医院看你方便吗?”一想到闻婧出了这么大的事,她的父母肯定是陪在左右的,自己这个时候过去,可能会不太方便,但是她现在有急迫的想要见到闻婧。

    “来吧。”虽然闻婧没有和家里出柜,但是也真的不想再那么伪装下去了,平时只要在父母面前不要表现的过分亲密,其他的她也不想在遮掩了,反正就是打死不承认,又能怎样。

    因为接到了闻婧的电话,裴蓦然担忧的心情终于缓解了一些,所以感觉这个下午的时间过的特别的快,盼着下班以后赶紧去看闻婧。去之前,还特意买了果篮,想着要装作朋友探视的样子,提醒自己千万别表现的太激动。

    果不其然,闻婧的父母都在,裴蓦然还略有些紧张的和他们打了招呼,倒是闻婧,从自己进门那一刻开始,就一个劲的傻笑,笑的她心里毛毛的。

    “你怎么还买这些啊,怪沉的,而且我后天就出院了,也吃不完。”闻婧还拉着裴蓦然的手,让她坐在床边,结果还扯到了输液的管子,裴蓦然小心的帮她查看着,“小心点啊,怎么毛毛躁躁的。”

    闻婧从裴蓦然进门开始,脸上那个开心的样子就很难掩饰了,可能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的嘴角是一直上翘的。探头和她妈说道,“妈,你们回去吧,昨晚都没休息好,今天蓦然在这陪我就行了。”

    “行吗?”她妈还有些不放心,但闻婧她爸接着说道,“昨晚你不是还说你心脏难受来着,可不能再熬夜了,今晚就先回去吧。”

    “是啊,我这就是伤了手,也不是生活不能自理,没关系的。”

    “可是。。。”本来闻婧她妈更担心的是闻婧的j-i,ng神状态,但是看她现在的样子,根本也联想不到昨晚发生的事。但经过昨晚的事,也和闻婧说了很多,可能女儿的心事真的藏得太深了,就像平时她一直觉得女儿过的很好很开心,又怎么能想到她的心里竟然一直压着那么多的事情。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闻婧她妈起身拿着外套,“行吧,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多学着自己照顾自己吧,别再让我们c,ao心了。”

    就在她妈转身要出门的时候,闻婧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说了声道歉,“妈,对不起。”这一句话也是包含了很多,可能是无法达到父母期待的道歉,也是自己这样自私的不考虑后果的所作所为的道歉吧。

    闻婧她妈也没说什么,再次叹了一口气,然后就关上了门。

    病房里,只剩下闻婧和裴蓦然二人,谁知气氛明明刚彻底放松下来,裴蓦然却紧紧的皱起了眉头,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闻婧见她这样,便收起了本来嬉笑的样子,有些担心的看向她,“怎么了?”

    裴蓦然抿着嘴没有出声,其实来之前,她一直以为是闻婧切菜或者怎么的,才切了手,但现在看到她那个伤口的位置,心中浮起一丝不好的猜测。于是她看了看闻婧,沉声道,“你这是,自己割的吗?。。。你。。。你怎么能。。。”后面的话,她实在说不下去了,咬着嘴唇沉默着。

    “不是的,你别担心,我这,我这就是吓唬人的,并不是真的要自杀。”闻婧看着裴蓦然默不作声的落泪的样子,心疼坏了,赶忙继续解释道,“因为和那个男人大吵了一架,我本来是想借着说离婚的事出柜来着,就想了这么一出,真的不是瞎胡闹的那种,割腕是死不了人的。而且,而且我不能让你再守寡了啊,对不对。蓦然,我错了,你说句话呀。。。”

    因为只有一只手,闻婧有些忙乱的去拿纸巾,自己还是考虑的不够周到了,只想着和家里出柜,却没考虑到裴蓦然的感受。

    “那也会伤到神经什么,以后不要再这样了,我也没一定要你离婚或者出柜。”裴蓦然的嗓音变得有些沙哑,其实她真的是有些生气的,无论怎样,也不能以伤害自己的身体为代价,都是伤人伤己罢了,也不一定就能解决问题。

    “我出柜就是为了我自己,真的,有些事在心里堆积那么多年,太难受了。不过我没有和我爸妈他们真的出柜,到了那个关键时刻,还是怂了。所以,我真的是太失败了呢,感觉有点白剌了这一刀。”闹了这么大的动静,结果也没和家里出柜,闻婧其实也很怕她妈过后又会变回原来的样子,因为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当时答应的好好的,但过了一段时间,又要管天管地的。

    裴蓦然吸了吸鼻子,深呼吸了一下,平复了些情绪,慢慢说道,“每个家庭情况不一样,接受能力也不同,有的人可能很轻松,有的人会困难很多。其实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形婚什么的,又隐忍了那么多,我都明白的,以后你千万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答应我,好不好?”

    “嗯,再也不会了,真的太疼了。。。”闻婧现在还觉得手腕处疼的要命,她肯定也不会再割一次了。

    “你其实不必为了出柜而做这些,不出柜就不出柜了,只要你能好好的就行。”裴蓦然还是有些担忧,害怕闻婧以后再做出什么傻事来。

    闻婧歪了头靠在裴蓦然的身上,与她十指相扣着,“嗯,肯定好好的,还要和你一起去环游世界呢。”

    第60章 第 60 章

    江若旻晚上下了班,刚到了医院准备看望她爸,谁知在医院的大门口就遇见了一脸憔悴的闻婧,“怎么了?”

    “我妈病了,在这住院呢。哎,一言难尽,最近真的是。。。”闻婧刚出院没几天,她妈就因为心脏病住了院,听医生说的情况还挺严重,还要继续做一些检查什么的,弄的她心里七上八下的,没个着落,“对了,你怎么也跑医院来了?”

    “我爸也在这住院呢,下班了过来看看。”本来是一出一进的两个人,说着说着就慢慢踱步到了后院的一片休息区,江若旻有些口渴,便去旁边的一家便利店买了瓶水,结果结账的时候就看见闻婧拿了一罐啤酒和一盒烟,“你不是还要喂奶吗,能喝酒抽烟?”

    “孩子给男人了,我准备过段时间安顿好了就离婚。”闻婧说的有气无力的,最近真是发生了不少事情,虽然她父母没有明说,但闻婧知道她妈因为自己又是割腕又是要离婚的事情,焦虑的一直失眠,也算是直接导致心脏病发的原因吧,所以她的心里就更加难受。可是离婚这个事情,无论如何她是不想反悔的,可是自己这样继续坚持自己的选择,最后的结果是否是自己能够承受的,闻婧有些不敢想,所以最近这几天,简直焦虑的不行,又不想跟裴蓦然说太多,免得她担心。

    江若旻有些意外,但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转身又去拿了两罐啤酒,谁知道一转头,看闻婧又拿了一打,“你这是打算要不醉不归吗?”虽然江若旻可以陪她喝,但这里终归是医院,喝醉了确实是个麻烦事,不过她看闻婧心情特别的抑郁的样子,也就没多说什么了。

    两个人坐在长椅上,谁也没说话,一直都是话唠的闻婧,今天一言不发的,就坐那里闷头喝酒,烟也是一根接着一根的,看起来特别的颓废。

    “你什么时候还学会抽烟的?”非常难得的,江若旻竟然主动的找了话题来聊。

    闻婧吐了一口烟雾,“天天在单位的各种二手烟,就算不会也会了。”

    然后两个人再次沉默了下去,没多一会,闻婧就把酒全给喝了,即便她平时酒量很好,但是此刻心里有事,就特别容易喝醉,站起来走了几步,脚下就开始画圈了。

    “你这喝的太急了,我送你回去吧。”江若旻拽着闻婧的胳膊,免得她撞到路边的围栏,“回哪去啊,哪儿也回不去了。。。”闻婧有些迷迷糊糊的说道,“若旻,我现在真的是太难受了,心里抑郁,又没法跟别人说,她们会说当初谁叫你形婚呢,为什么不出柜,这是对你自己的生活的不负责任,是活该,现在过的不好又要来诉苦博同情。”

    “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她们又不了解你的生活环境,又不会理解别人的想法,这种没有同理心的人,你跟她们讲又有什么用呢。”江若旻有点愤愤不平的说道。

    “我也不能跟蓦然说啊,说了,她就总会觉得是她的错,是她性格不够开朗所以不会逗我开心,可是她有什么错呢,她付出了那么多,我不能再要求她什么了。唯一能说这些的,也就只剩你了,可是我又不能天天祥林嫂似的找你诉苦,你也要烦的对不对?”闻婧说起来甚至有些像自言自语似的,只是想把藏在心里那么久的话都说出来,“若旻,其实我特别的羡慕你,或者说是嫉妒你,从小到大你一直都可以不管别人的反对,按照自己的想法活着。我就不行了,什么都怕,选专业时候也怕最后找不到工作,放弃自己的梦想,我还要怪在我妈的头上,可最后填志愿那也是我自己填的啊。。。结婚也是,我总说是我妈在催婚,所以才要结婚,可我心里也是害怕别人背后的闲言碎语。。。说到底,都是我咎由自取,也怪不得别人。。。”

    “每个人的生活都会有别人看不到的一面,很多时候,过的好不好,也只有自己知道。无论怎么选择,你不要后悔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事,总有办法解决。你现在不是要离婚吗,只要把不好的事情一件件的解决,结果肯定不会太差的。”面对好友的诉说,江若旻也难得的讲起了自己的心事,“其实这段时间照顾我爸,看见他状况一直不太好,我也有反省过,自己当初那样激烈的出柜,几乎和他断绝了关系,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自私了,完全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

    “自私,谁不自私呢,我只想自己过得开心,我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想要。。。你说,这是不是太冷血了?”

    “刚生下来没多久的婴儿,和母亲又没有产生太多的互动和感情,爱不起来也不是你的错。而且他奶奶不是宝贝的不行么,留给他家也没什么问题,免得最后还要争什么抚养权,麻烦死了。”

    “你们一个个的怎么都这么纵容我,这样下去我肯定是要变坏的。。。”

    见闻婧真的是醉的不行,又不好这样子把她送回父母家,只好拿了闻婧的电话,打给裴蓦然,江若旻觉得这种时候,还是让她们两个在一起才比较放心。

    后来听说,那天闻婧醉的不行,又哭又闹的,裴蓦然也没个地方安顿她,只好就近找了一家酒店住进去,闻婧就是一直哭一直哭,也不说话,把她吓的够呛。不过幸好闻婧那天也是挺累的,哭了没多久,就哭累到睡着了。可是闻婧第二天醒来发现是在酒店,自己身上被剥了个j-i,ng光,就剩一条底裤,卫生间里还有洗漱的水声,吓的她差点想报警。

    江若旻差点都想骂人了,“我是那么不靠谱的人吗,见你喝多了能把你扔大街上?让别人捡去?”

    “不是,我那不喝多了吗,断片了,都忘了跟你喝酒这事,一睁眼就吓懵了。。。”闻婧又是一顿解释和道歉,江若旻这才算消气,“昨天,谢谢你了,也不知道我都说了些什么,反正我就记得一直叨叨没完的跟你说话来着,不过说完了好像也痛快了很多,今天除了头疼,哪都挺好的。”

    听起来闻婧的状态比之前好了很多,江若旻也就放心了,跟她开玩笑道,“昨天你一直给我讲你又看上了哪个漂亮的女的。”

    “不可能!”闻婧的反应时间也就是毫秒级的,马上就反驳道,“还能有比我家蓦然还漂亮还好的女人?我才不信!”

    “恩,我跟你开玩笑呢。昨天你也没说什么,就是吐槽些生活琐事,我也不记得你都说了什么。”

    “若旻,我发现你现在真的和以前很不一样了。”

    “哪不一样?”

    “就,很有温度了吧。”

    “我以前是凉的怎么的?没温度?”

    “嘿!我说你这人,怎么还是一点幽默感和感性都没有呢。”

    好友之间,又恢复到了之前见面就掐起来的状态。

    第61章 第 61 章

    江若旻和王千帆两个人为了出国结婚的事,忙活了快一个月,倒没想办什么大场面,也没准备邀请朋友什么的,就想着尽量能带着父母一起,做一个简短的仪式,然后顺便当做全家人一起的一个旅行。因为看江若旻她爸这阵子状态还不错,想着还有时间的话,多陪他一起出去走走,虽然江若旻觉得蜜月旅行这种事根本就该只是两个人出去甜蜜才好,但王千帆先提议说条件允许的话,带上父母会更好。相比之下,江若旻觉得王千帆才没有像她看起来的那么幼稚,想的东西远比自己多,连这些事都考虑进去了,所以不免有些自责,自己是不是一个人生活惯了,都不会为别人考虑了。

    “其实就是我妈我爸从来没出过国,他俩非得要跟着去。。。”其实王千帆也就是在江若旻身上才会花心思,最近这段时间,江若旻每每从医院回来的情绪变化,她都能感受得到。她家若旻就是那种关心在乎一个人,又不会表达的人,她是知道她爸所剩时间不多,想要尽量去弥补父女间的裂痕,可是又不得办法。所以王千帆才有了那样的提议,她也是听她妈说想出国去玩的时候,才想到的,既然带自己的父母,那肯定就要双方父母一起去了对不对,瞬间觉得自己真是太聪明了。

    一切本来已经准备妥当了,可谁知江若旻她爸的病情急转直下,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人措手不及,虽然大家心里都有这种准备,可是明明状况已经有所好转,哪能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样匆忙。江若旻接到电话赶去医院的时候,就已经迟了一步,听说她爸最后还叫着她的名字,想见她,可是这最后一口气还是没有等到。

    在她爸最后的这段日子里,江若旻觉得这样子每相处一天,时间就会变少一天,以前从未如此清晰的有过这样的感觉,好像永远都会有明天一样。所以江若旻很是焦虑和不安,有时也会为之前错过的时间无法去弥补而遗憾,似乎两人都已经意识到了这些,那段时日里,难得的平静,不再争吵,父女间终于和解,却有些太迟了。

    那几天,江若旻总是神情恍惚的经常愣神,记忆中能够清晰记起的关于父亲的回忆,往往都是前几年因为出柜而发生的各种争吵,值得回忆的那种亲情时光依旧很难寻找,即便是这样,失去唯一的至亲,还是令她特别的难受,可她就是哭不出来,那种压抑的情感似乎根本找不到一个出口来宣泄。

    江若旻哭不出来,反倒是一直陪着她的王千帆,动不动就哭的一塌糊涂,让江若旻很是不解,“你哭什么。”

    “不知道。”王千帆的眼睛红红的,她这人就属于心里特别藏不住事的那种,难过了就哭,高兴了就笑,很少去压抑自己心里的感受,这几天,她一看到江若旻那个低落的样子,她就特别的心疼,难受的想哭。

    “。。。”江若旻有些哭笑不得的揉了揉她的头发,“不知道,那你哭什么。”拿了纸巾轻轻的在她的眼角沾了沾,她们两个的角色简直像是颠倒了过来。

    “可能。。。是想替你哭出来吧。。。”

    听了她的话,江若旻愣了愣,心里暖暖的又有些发酸,揽着她在怀里轻声道,“爱上我这样的人,你不会觉得辛苦吗?”既不温柔,又算不上体贴,很多时候都让人觉得少了份热情,如果换做是自己,才不会喜欢自己这样的人。

    “才不会呢。”王千帆抱着江若旻,埋在她的怀抱里特别的满足,除了最开始追江若旻的时候确实很辛苦,但在一起以后就完全不一样了,她家若旻原来是把那千般万般的好全都藏了起来,只有和她在一起了朝夕相处之后才能慢慢发掘出来。就那种总是默默的为你付出对你好的感觉,特别戳王千帆的心,不像自己似的,做了点什么事,都要拿到她面前邀功似的,江若旻对她,就好像从不求回报似的,为她做了什么也从来不说,如果她没有发现,似乎也并不在意。

    处理好了她爸的后事,江若旻几乎一直都没怎么休息,要不了两天,就又要去上班了,结果一直忙前忙后的江若旻没什么事,王千帆倒是病倒了。

    坐在医院里,江若旻陪着她输液,王千帆整个人病恹恹的没什么j-i,ng神,她也知道最近江若旻忙的够呛特别的累,“你这几天这么忙,都没休息好,还是赶紧回去歇着吧,我叫我妈来陪我就行。”

    因为季节变化,医院里的患者激增,很多人都只能坐在走廊的长椅上输液,而王千帆她们,好不容易才有个座位,虽然是在楼梯口附近,旁边就是卫生间,这风吹起来也是特别的冷。

    江若旻把盖在王千帆身上的毯子又向上提了提,掖紧一些,虽然她坐在更靠外面的位置,但感觉还是挡不住那吹进来的风,“没事,都是我叔叔他们在忙前忙后的,我也没干什么。你这病的又不严重,叫你妈过来,她该担心了。”

    “怎么不严重呢,我都难受死了。。。”王千帆扁着嘴,有些不乐意的扭了扭身子表示抗议。

    江若旻嘴上没说什么,但是搂着她的肩膀又往自己的方向靠了靠,两个人依偎着,终究会更暖和一些。

    过了许久,王千帆舒服的靠在江若旻身上,都快睡着了,忽然听耳边缓缓的说道,“三年以后再去吧。”

    “???”王千帆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弄的摸不着头脑,“什么三年?”听起来像保质期一样的东西。

    江若旻无语的看了看她,摇着头什么都没说,半晌,王千帆才反应过来,“哦,你是说婚礼吗?”其实王千帆倒不是说非得要举行个婚礼什么的,但对于那种结婚宣誓的仪式,心里还是多少会有些向往的,只不过现在这个情况,取消原定的计划,也是可以理解的。

    “恩。”江若旻觉得王千帆应该是在意这些事的,毕竟当初计划这些事情的时候,她最积极,开心的不得了。

    虽然生病了身体上还是很难受,但王千帆听江若旻说起约定这种话题,还是会觉得心里甜的不行,其实她家若旻还是有点浪漫的吧。不过想到江若旻她爸刚去世,好像还不太适合谈论这些事,有些不敬的感觉,而且感觉江若旻其实还挺难过的,自己更不该这种时候表现的很开心吧。

    “这个事不急,以后再说也可以的。”

    江若旻抿了抿嘴,点头道,“恩,那就过阵子再说吧,反正戒指什么的我都买好了,随时去都可以。”

    “戒指?钻戒吗?我也买了啊!”一提到这些,王千帆就来了j-i,ng神,哪里还看得出是个病人,“你怎么不早说啊,我们买重了。”

    “你也没跟我提过你已经买了啊。”

    “我,我那不是想给你个惊喜么,这怎么办,退哪个?你来选吧,你喜欢哪个就留哪个。”

    “那把我买的退了吧。”

    “为什么?”

    “肯定没你买的值钱。”

    虽然王千帆也是这么想的,毕竟这可是和她们家若旻的结婚戒指啊,哪能不舍得花钱,但是王千帆也知道,江若旻才不会在意那戒指的价值呢,她这么说,肯定是为了让自己留下自己喜欢的那对戒指。

    心里甜甜的,王千帆又往江若旻的怀里腻了腻,“好好好,以后我的钱都给你,什么都给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