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12节

章节目录 第12节

    “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我一直认为你是个天真聪玲的好妹妹,我还真是可笑!”皇室儿女当真都逃不过这争权夺位的宿命!安玉嫣望着眼前的妹妹心如刀绞。

    “哈哈哈,,,”安玉荣笑中满是凄惨“要不是你我何必能走到这步,要不是父皇都只看到你一人眼里不曾有我分毫,我也不至于有这夺位之心。你什么都比我好我不服!所有人都只看到你的种种,我却永远是你的影子,就连夸我也是拿着你作比较。我不服!”

    “害你的是你自己的贪念!”安远杰手拿着宝剑走了进来说道“你的贪欲,你的自私自大造就了你现在的结果怨不得别人。”安远杰来到床榻前看着还在苦苦支撑的兄弟心疼不已“放心,一切都解决了!”

    “那就好,有你在,,,我,,,我就放心了!”安远胜一笑尽是安慰便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报!王府发出了求救信号!”安远杰的近身护卫匆忙跑进报道。

    “是老白,我现在就回去!”本不应该此刻离开,这安远胜刚刚离去应该在此守候,可心中还是惦念府中的秋墨韵。

    “你去吧,这里有我们!”安远杰知她心中挂念。

    安轩拼尽全力用最快的速度直接飞回了秋墨韵的房间。就在进门时的瞬间安轩开始害怕了,这屋内倒地的椅子和掉落的书籍让这份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来人,有没有人快来人!”一路呐喊着来到了正厅看到了大家“香晗怎么回事,她人呢?”

    “世子妃她,,,她被多耶俊义抓走了,夫君去追了。”香晗搂着怀里的孩子回答着“还有轩儿,阚江军走了,被多耶俊义杀害的!”

    “影呢?”安轩很震惊,没想到这多耶俊义会来到府里,他竟然痴迷秋墨韵到如此程度,不惜以身犯险来这王府抢人“婉如呢?”

    “婉如在她房内,,,”香晗有些哽咽的不想再继续说下去。

    “怎么了?”这人怎么说话吞吞吐吐的,现在是争分夺秒的时候呀,小女人真是麻烦!

    “婉如也被多耶俊义害死了!”

    这消息简直是震惊,她够血腥不是人的了,没想到这二皇子更是狠毒,竟然不管自己女人和孩子的死活下得去手“影呢?”

    “影跟着去追了。”香晗回道。

    “我知道了,保护好自己!”说完安轩一个纵身朝着他们出城的必经之路追了过去。

    “多耶俊义把人交还给我!”身边的打斗在激烈的进行着,被围在中间的白铭渊手握宝剑怒指着多耶俊义。

    “回去告诉安世子,这女人我要了,日后她就是我的妻子,叫他别费心思了!”马背上的秋墨韵是昏厥的,要不是这人的反抗自己也不会打晕她强硬带走,自己的心已经被她占得满满的,想着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每一刻都是煎熬。为了证明自己的爱可以亲手除掉这个一心一意跟着自己爱着自己的婉如。秋墨韵你的后半生只能是我多耶俊义的,你休想投到别人的怀抱!

    “二皇子你先走这里交给我就好!”护在多耶俊义马前的剑客说着还未等白铭渊动手便主动冲了过去。

    二人的打斗虽然激烈但这人武功却略逊了白铭渊一些,打的有些吃力!不过就在这空隙之间多耶俊义带领着几名亲信成功的逃跑了,带着秋墨韵快马加鞭的逃到了边境打算混出月奇国。

    “影,查到了么?”屋内的安轩问着刚回来的影道,白铭渊也是一脸焦急的想要知道答案。

    影摘下头上的斗笠回道“查到了,他们藏在悦来客栈,不过他身边有一位高手我没敢太靠近。那人应该就是江湖传言的夜魔!”

    “哦?很好!正想找他呢,他却主动送上门来了,不错不错!”安轩邪恶的一笑“那她怎么样,有没有看到?”

    “没看到,不过既然他们都在,那多耶俊义应该不会让她离开他的视线!”

    “影分析的不错,他一定会把人带在身边的!”

    “好吧,先不说这个”安轩双手交叉的继续道“老白,你和夜魔打过交道,说说咱们该怎么对付他?”

    “这次就要靠你了。说实话,要是真的一对一他不是你的对手,不过这人极其y-in险,他的暗器在武林上是最y-in毒的,只要你注意他的暗器杀了他不难。”说着此人还是不自觉的抹上了这空空的袖子,看来这份痛自己还是无法如所说般那样大气洒脱全然的都无所谓!

    第55章 第 55 章

    “你的意思是夜魔归我?老白你这可真是向着我,这么重大的任务就交给我了?那你们呢?”安轩还是有一种被坑的感觉。

    “你是我徒弟当然要为我报仇了,难道你让为师的我再去触碰伤心事么?”白铭渊露出了极少有的玩味笑容“至于其他的就交给我和江湖上的朋友们吧!”

    “不错,世子妃就交给我吧!到时候我会趁着打斗的空隙把她带回来的!”影道。

    安轩摊了摊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笑道“那好吧,这次就听你的!不过老白你这是和他学坏了吧,回去后你可要远离他才好,你要是不肯我就会告诉香晗他教你学坏!”

    “卑鄙!”白铭渊笑容瞬间消失又换回了万年的面瘫脸拂袖而去。

    “你不要过来,不然,,,不然我就!!!”秋墨韵一头乌黑的秀发由于缺少那发簪的打理而散落在背,而那心爱之人所送的发簪现在却成了威胁自己生命的武器,也正是这发簪救了自己的清白。秋墨韵手握发簪让那尖锐的一头对准自己这白皙丝滑的脖子时刻准备着,只要他多耶俊义胆敢靠近自己那便毫不犹豫的c-h-a下去!

    “你别激动,我不过去就是。”多耶俊义多么怕这人会干傻事,急忙后退些哄着“你放心,若不是你心甘情愿我不会碰你,我只是来看看你是否还好!我和你说过,从第一眼看你我便爱你爱的不能自拔,我会等,等你被我真情感动接受我爱上我!到时候你我便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一对。”

    “你做梦,我是不会喜欢你的。我的心和我的人都是夫君的,你若执意带我回北苑国我便一死,”秋墨韵双眼含泪的嘶喊着,由于颤抖的手臂那尖锐的发簪已经把自己的脖子弄出了丝丝血迹却全然不知。

    她还真是倔强,可她越是这样贞烈自己就越是喜欢,她说话的声音发怒的样子都让自己爱不释眼,但那脖颈上的红色还是让自己心疼万分“别激动,把它放下来,我走便是。千万别激动!”无奈只能退出门外,此等事情确实急不得!若她真就这样便依从了本皇子那她也就不是自己心中所爱的秋墨韵了!

    退出来的多耶俊义对着门口的丫鬟道“给我盯紧了,她若是少根头发我要了你的命!”

    确认这人以远去秋墨韵再也无法伪装这坚强堆了下来,那强硬的态度也瞬间崩溃了,就这样紧抱着膝盖无助的蜷缩在地哭泣着。“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当真是自己的容貌惹得今日的祸端?轩儿什么时候来救自己呀,若是轩儿来晚了怎么办?这人真的把自己带出月奇国怎么办?若,,,若真的他要玷污自己那,,,那就只有结束自己的生命了!”秋墨韵紧抱着双膝颤抖的期盼着想着最坏的打算“要不自己把这惹祸的容颜毁了是不是那人就不会在喜欢自己,就会放过自己了!”可想到此处这刚要举起的握着发簪的手又放了下来“若是这容颜真的毁了,轩儿又把自己救了下来,她会不会,,,会不会因为自己变成了丑八怪而不要自己了!!!”纠结着,彷徨着,无助着,哭泣着!

    “布防已经准备就绪,就算那边现在出动军队也无胜算能打的赢咱们!!!”守城的将领汇报着自己的部署。

    “很好,那今夜我就去把这夜魔引出来,我要先从他开刀。”安轩道。她现在就如坐针毡般难受,生怕那混蛋多耶俊义对秋墨韵做出什么来,就算自己可以不在乎但那倔强传统的女子不会接受任何的污点,她会受不了结束自己生命的。自己不敢冒这个险拖下去,秋墨韵拖不起,自己这心也煎熬不起!“老白,你领着江湖的朋友们进去对付多耶俊义他们那几个人,一定要牵制他们,绝对不可以让他有时间去管墨韵。”

    “好,我一定做到!”白铭渊回着。

    “影,你的任务就是救出她,然后回到这里,无论外边发生什么你俩都不可以出来。”安轩更是不削的道“我就不信他有能耐闯我月奇国的指挥营!”

    前线的将士们不太服气这毛头小子的世子爷,不过这八百里加急的圣旨倒是让他们不服从也得服从!况且人家世子现在是虎符在手,可以号令千军万马呀!

    “子时已到我出发了,你们等我的信号行动!”安轩对着众人叮嘱着,这个时辰是杀人越货的好时间。

    “小心!”白铭渊担心的叮嘱着,看着这人消失在了黑夜里。

    这夜魔倒是长得蛮不错的,一副反派大帅哥的样子,手指弹出石子打了过去惊醒了正在闭幕养神的夜魔,这人也很是配合的大喊了一声“谁!”便跟着黑影就追了出来,直到自己落在了这由于夜幕而变得荒凉的空旷的街道上才停了下来!

    “你是何人?竟然敢招惹我?”夜魔及其嚣张的拔出手中宝剑怒指着安轩道。

    “我是谁?哈哈”安轩笑的狂妄“我是来找你报那断臂之仇的人!”

    “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白玉书生的徒弟呀!”夜魔一脸蔑视的看着眼前这一身白衣手握折扇的翩翩少年“怎么?你师父送我条手臂,难道你也想送我一条?”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拿去了!”这人的嘴脸着实欠揍,就他这态度老娘很生气!本想看他长得帅让他死的痛快些,不过现在看这德行是不能给他个痛快了,必须让他好好享受一下死亡是什么!

    安轩今日的兵器就是手中这把折扇,看似简单却是被安轩动了手脚,你不是y-in险用暗器么?那我也跟你玩玩暗器,反正老娘也不什么正人君子,我是十足的蛇蝎女人不在乎脸面江湖道义。折扇中的银针全都喂了毒,却不是让他快速死亡的毒药,只是简单的麻药,只是计量却比普通的多上好多倍,只要中招就算那是头熊也会乖乖地倒地再无还手之力。

    月光的照s,he下这空荡的街道上二人的打斗声响彻在黑夜中,宝剑与银针的触碰发出了星星的闪光,安轩用着极其诡异的轻功躲闪着夜魔的暗器,同时也在发s,he着折扇中的银针。

    “你卑鄙,暗器有毒!”夜魔躲闪不及被这银针打中肩膀却不想这人却在暗器上淬了毒,顿时感到浑身无力提不起真气。

    安轩笑着退了数步讽刺道“彼此彼此,你不也是在暗器上抹了毒。咱俩五十步笑百步都不是什么好人!怎么样?这毒滋味还好受么?”看着还在挣扎的夜魔出言劝道“我劝你还是不要继续运功的好,这毒中了之后可最忌讳运功的,轻者武功全废重者全身瘫痪。最主要的一点是浑身无力还死不了人!”睁眼说瞎话有木有?这话说的够坏有木有?安轩自己都觉着自己特不是人!

    “你卑鄙!”夜魔无力的利用宝剑支撑着身体勉强的跪在了地上“快给我解药,咱们再打来!”

    “你当我傻子,给你解药?想的美!”说着安轩已经来到夜魔面前,掏出怀中匕首笑的邪恶至极的直接挑断了夜魔握着剑的手筋,便听到了满意的声音。只是这声音在这空荡的夜色中显得格外的凄惨“我可不像你,那么血腥要人家胳膊,我比较喜欢小刀割r_ou_慢慢来!”

    他的声音就如那地狱的魔鬼般让人不寒而栗,就算是杀人无数游走在地狱边缘的自己对这声音也感到了惧怕。没想到世上还有这等可怕的人,能让人从内心深处感到惧怕的魔鬼“给我个痛快!”

    摊手又是一刀挑断了夜魔的右脚筋仍然是一声凄惨的呐喊“没想到你这么怕疼喊得这么大声,太令我失望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夜魔咬紧牙关忍受着伤口的疼痛,不过渐渐地这疼痛好像消失了,身体进入了完全无知觉的状态,只有这意识却还是完全清醒的!

    “我没想怎么样,不过就是想在你身上戳他百八十个窟窿,还要你全程观赏着。”血要一点一点的放才会让人觉得恐惧,尤其是在毫无知觉的时候看着自己的血液流淌在这地面上就更是煎熬着。

    安轩一脸玩味的在夜魔的大x,ue上挥舞着,伤口不算深却足以让人成为残废“玩够了我也该走了,你在这慢慢享受吧!也许你命好有人会发现你救你一命,不过也只能就回你的命!身体肯定是废了,日后吃喝拉撒都得有人服侍了!”就如同孩子玩完游戏要回家般笑的开心的对着夜魔挥了挥手“再见朋友!”

    夜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人如何摧残自己的身体动弹不得,眼神透着绝望!

    “白铭渊你一个武林响当当的人物却甘愿为皇室下属消灭我?”自知抵不过他们多耶俊义就改变了方式“如果你今日愿意放了我,那北苑就是你们的好友!本皇子必定视各位为好友,共享荣华富贵!”抛出的诱惑却毫无效果,眼前的人们没一个有反应的。

    “你不用费尽心思了,我今日来就是抓你会去交给王爷的,这样你们北苑也就不会太放肆了!”此记安远杰以前确实提过,白铭渊却记在了心上,今日正好可以实施!

    白铭渊的性格实在不喜欢与他浪费口舌,不在说话直接动手打了起来,随废了番力气却如愿的生擒了多耶俊义。

    第56章 第 56 章

    安轩收到信号便急忙回到营中,看到帳外的影急忙问道“她人呢?”

    “世子妃正在帳中等您回来!”影回着。回想起刚才见她的时候也是心疼极了这人!她就那样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瑟瑟发抖手拿着发簪警惕着不敢睡觉。想那混账皇子一定没少s_ao扰她!

    “墨韵!”

    是她,是她!这是自出生以来听到别人叫自己名字最期待也是最动听的一次!转身间看到这匆忙进入帐中的人便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安轩“轩儿!”

    仅仅将人拥入怀中满是疼惜“你还好么?都是我的错没有照顾好你,都是我不好!”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这一拥抱让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了下来,泪水也跟着留了下来“轩儿我好怕,我好怕!”哭泣着颤抖着彼此相拥着。

    “不怕不怕,没事了!有我在,有我在!”轻拍这颤抖的背安慰着,直到这人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安轩才开始查看着她的身体状况“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仔细打量查看着“你的脖子是怎么弄的?他打你了?是他么?”

    “没有,我没事,脖子这伤是自己弄得。”急忙解释着,深怕这人误解不信任“我以死相逼保住了自己的清白,他没有伤害我没有碰我。轩儿你要相信我。。。”

    “我相信,我相信,我相信你说的每句话。”真挚的眼神望着那份恐慌,她的这份焦虑是自己料到的“来让我看看这伤!”扶着她坐到了椅子上查看着脖颈上的伤口“还好只是擦破皮没有大碍。”

    “我知道,这是我自己弄得,你放心没事的,应该不会留下疤。”她的温柔,她的信任让这悬着的心也慢慢的放了下来。

    “自己弄得?”听到这里安轩更加自责“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么?”

    “我,,,我是用自己的性命来做威胁他才不会靠近我。所以他真的没有碰过我,真的!”

    实在不忍继续问下去,再次将这不安的人拥进怀里“嗯,我相信!我相信你能够保全主自己的清白,哪怕是一个手指头那人也休想动得。你也要相信我对你的爱,是百分百的信任!事情都过去了,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你的安全将是我一生的守候!”

    “月奇国出兵攻打北苑国,战事长达一年之久,不过据说领兵的是月奇国年少的世子,此人用兵之神,打的北苑国节节败退最后连国都都让咱们给吞并了。。。”

    茶棚里说书的添油加醋的神乎其神的,吃茶的人听得也都津津乐道的大声叫着好!

    “说书的,还有什么新段子么?这事你都说了一个月了咱们月奇国谁不知道安世子的传奇故事呀,我们都听腻了,换一个新的!”一位听书的男子起哄着大喊着。

    “好好好,我换一个就是了。”说书的一说道换段子便神秘的贼笑了几声接着说道“接下来给你们说一件江湖风流事。小白玉书生大家都有听说吧,近年来江湖最年轻有为的少年,风流倜傥英俊潇洒,那迷得多少江湖侠女争先恐后的要以身相许呀。江湖传言这位小白玉书生也是好不风流,相好的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换,那些女子更是一个赛一个的漂亮。据传最近他又换了一个相好的,那女子长得简直是天仙下凡就如画里走出来的一样,那叫一个美呀!!!”

    “疼疼疼,娘子你快放手好痛!”出来散心吃口茶也能遭遇到这种诽谤,安轩真是背到家了。满眼的委屈可怜兮兮的望着正一脸怒气揪着自己耳朵的秋墨韵讨饶着。

    “没想到夫君还有这等风流韵事让国人相传呀!”那边说书的还在绘声绘色的东说西说着,明知道是假,可听在耳里还是吃醋的很。

    “误会,娘子你轻点。他瞎说的你要相信我!”

    “只怕是半真半假吧,谁知道你回府前在江湖是怎样的风流快活呀!”秋墨韵看着被自己弄红的耳朵也是不忍的松开了手,转过头去呕气的不去理会这人。

    “哪有的事。”揉着解放的耳朵坐到了秋墨韵的长椅上殷勤着“回府前都是香晗和我一起,有师娘看着我哪能做出什么呀!”

    “嗯?”一听这话秋墨韵扭头一副质问的样子道“你这意思要是没有香晗你是打算做些什么,是么?!!!”

    “不是,不是这意思!”我憋屈呀,这媳妇怎么变了样子!我要原来那个优雅端庄的秋墨韵,现在的虽好却有些。。。。。。

    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