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52节

章节目录 第52节

    在姜岚明里暗里无数次暗示后,姜父依然选择了装傻,他先后有两位妻子,一位生离,一位死别;他也有两个女儿,一个对他没有感情,一个对他的钱更有感情。

    姜盛元已经老了,若是换作年轻的时候,为了自己疼爱的小女儿,他说不定什么都会干,但是现在,逐渐年迈、力不从心的紧迫感,让他不得不为自己考虑,他得给自己留点过河钱。

    “爸……”姜岚这边才刚起了一个话头。

    “哎呦。”姜父那边忽然就头疼上了,紧接着,他在床上翻了个身,准备眯一会儿。

    一拖再拖,费用只会不停地往上增长,姜岚心里明镜似的,父亲这是和自己比耐心呢,谁先因为这个不断上跳的数字忍不住焦虑,谁就只好自己掏钱出来止损。

    姜岚双拳紧握,那有些狰狞的面孔,装睡的姜父是看不到了,倒是把年仅三岁正在一旁玩耍的儿子吓了一跳。

    “行,您真行。”最终姜岚只留下这一句话,就转身出去了。

    直到听到响亮的关门声,姜父才悄悄睁开了眼睛,他朝着门边看了看,又看了看一旁眼泪汪汪站在床边的外孙,最终深深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姜岚终于忍不住,准备自己出点血了?

    怎么可能呢!

    她只是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生着闷气。

    “您不要紧吧,我看您的脸色不太好。”

    一个声音突然传来,让姜岚一怔。

    身后站着一个陌生的女人,她穿着白色的医生大褂,让姜岚第一反应这人是位住院部医生。

    “哦,没事,我没事。”姜岚强颜欢笑。

    那医生也不见外,直接坐在了姜岚身旁。

    “是为我们这里的费用发愁吧。”那人开口。

    姜岚没说话,她可不想在生人面前露怯。

    那人却仿佛看不到姜岚尴尬的表情,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对她道,“啊,你是不是还有个姐姐,姐妹俩这时候就该互相帮助才对嘛。”

    对啊!

    这种事情也该拉另一个人下水才对。

    姜岚虽然有些忐忑,不过上一次攀扯姜芜她不也只是警告两句,没做什么嘛,说不定这次也是一样呢。

    姜芜又把主意打到了姜芜身上。

    姜岚领着疗养机构的工作人员亲自找上了华策的大门。

    小陈姑娘认得姜岚,所以在这个人又一次出现在华策门前的时候,她微微有些诧异。她原本想要把姜岚直接拦在这里,不想她平白给姜律师添堵,结果姜岚见前台不让她上去也不帮她叫人,直接就坐在这里不走了,嚷嚷着将事情给闹了起来。

    姜岚不过是虚张声势,想着吓吓姜芜,让她拿了钱就走人,可不知道是谁的手段,这件事情竟然以所有人始料不及的速度迅速发酵,当天下午就已经有媒体参与进来了。

    姜岚慌了,她怕得要死。

    她不过是想着表现得强硬一点让姜芜把父亲这几日的住院费用给交了,没想着将事情闹得这么大,所以当姜岚被媒体团团围住,闪光灯和录音笔怼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彻底呆住了。

    “误会,没有你们说的那么严重,我就只是有事情和我姐姐商量。”姜岚连忙解释。

    可跟着她一起来的疗养机构小护士可就不是这番说辞了,小姑娘义愤填膺对着媒体侃侃而谈,“老人病了,在我们那里已经住了些日子了,一直是这位姜女士带着孩子在照顾,而身为老人的大女儿,还是华策的大律师,就只露了一次面,费用一分未付,大家说有这样的道理嘛?!”

    记者们最喜欢这样倒豆子一样痛快的知情人了,于是纷纷围着小护士了解情况。

    “不是,等等,你们听我说……”

    大家冲过去围着小护士了,姜岚自然就被急挤到了一旁,这下她总算是知道什么叫做骑虎难下。

    事情越滚越大,最后竟然还闹到了网上,只可惜即便关注的人再多,事情的当事人姜芜姜律师也没有在人前露面,更没有一句解释。

    这姜律师心也太狠了,不少人心里都是这么想的。

    但也有不少姜芜曾经的委托人以及平日里接触过她的人通过各种渠道为她发声,她们都认为姜芜绝不是无情的人,这件事当中应该别有内情。

    两方人马各执一词,旗鼓相当,而背后似乎还有一只隐秘的推手在不断给这起社会焦点事件引流。

    记者们无疑最喜欢这种情况,对于他们来说,只要能够掌握事情真正的内幕,能够抽丝剥茧解开其中的谜题,那么这绝对是一个能够让默默无闻的小记者一战成名的好机会。

    于是,许多人开始不遗余力地跟进这次事件,他们找到了姜芜父亲所暂居的疗养机构,面见了他的接诊医生,拿到了他的诊断书和检查报告,甚至还有人拿到了姜芜唯一一次前来看望时的监控视频,然后……

    然后,所有人都无语了。

    没有无情的律师,没有什么病重老人被女儿抛弃的悲情戏码。

    姜律师的父亲,压根就没有病,他健康得很!

    难怪,难怪了放着京元市众多大医院不去非要住在一个私立的疗养机构。

    对于没病非要住院的人,人家正经治病救人的地方可能给你提供床位吗?!

    一老一小没病没灾,从外省跑到京元市来住院,还是费用很高的私立疗养机构,这是为什么?

    有记者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结果非常顺利地就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姜律师的父母早在她小时候就已经离婚了,母亲远走,父亲对她不闻不问甚至连抚养费都没给过,这位姜律师是被外婆带大的,生活虽然不算富裕,但从小品学兼优,考入a大,最后更是年纪轻轻就入职京元市最大的律师事务所之一——华策律所,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律师。

    她没有被原生家庭所影响,她最终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成为了非常优秀的人。

    而曾经抛弃这位姜律师的父亲呢,他在那样一个注重作风问题的年代就敢婚内出轨,离婚的时候,他的小女儿也就是之前找上华策闹事的姜岚女士,就已经出生三年了。

    现在这一家三口,老中青三代组团跑来京元市。

    他们来干嘛?

    来要钱!

    老的装病,住不进公立医院就跑到疗养机构赖着不走,剩下两个几次三番跑去华策找姜律师麻烦,另据华策前台接待人员陈某透露,姜岚找上门还不止是要钱,她期初还试图威胁姜律师,企图利用舆论逼迫姜律师就范。

    疗养机构了解内情的工作人员还对记者讲述了那次姜律师来看望老人的一些细节。说是人家姜律师是因为了解到老人其实没有生病,才没做停留直接走了的,走之前也承诺了,说是等到对方真正有需要的时候可以来找她,这位工作人员说自己起初不知道这家人的纠葛,还觉得姜律师来去匆匆有些不近人情,现在再看,这位姜律师可真够仁至义尽的,竟然还承诺以后对方有需要不会不管,要知道对方在她小时候甚至都没有尽到扶养的义务啊。

    最后,记者问:“那这位老先生为什么还在这里住了这么久,最近又找上了姜律师,是因为病情有什么变化啊?”

    工作人员不屑道,“哪有啊,各项指标化验都正常,一直不走是因为他和他女儿都不想交钱,这次又找姜律师,我想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吧。”

    要钱没要成,还想让人家苦主把你往返路费和装病成本也报销了?

    真当人家是面人,任你随便拿捏啊?!

    最终,各路媒体纷纷就此事发表了长篇报道,其中有一个标题最长也最醒目。

    “被遗弃少女数年苦读成才,至亲上门碰瓷索要医疗费、赡养费。”姜律师坐在自家门廊下,手持小平板,开始念着网页上时事板块的一条新闻。@无限好文,尽在五块五毛

    沈慕在一旁扫叶子呢,哼着歌,仿佛没听见姜芜的话一样。

    装?

    我让你再装!

    姜芜见沈慕故意不搭茬,三两步过去,一下就抢走了对方手中的扫把。

    “说,是不是你干的好事?”

    沈慕摸摸鼻子,“好事,你说哪一件?”

    姜芜一昂头,食指戳了戳沈慕的脸蛋儿。

    沈慕眼见人家姜律师已经看穿了,也就没有再隐瞒的必要,她拍拍身上、手上的灰,大方承认道,“没错,姜岚是我找人引到你那里去的,后续记者和媒体跟踪也是我安排的,不过我不觉得我做错了。”

    姜芜轻轻笑着刮了刮沈慕的鼻尖,“也没人说你做错了。”

    沈慕将人抱住,柔声道,“他们短时间内都不会再来烦你了。”

    姜芜轻轻拍拍沈慕的背,“我知道亲爱的,谢谢你。”

    姜父与姜岚确实再不能s_ao扰姜芜了,在她们的初衷被媒体曝光个彻底后,被媒体不停围堵的二人终于是没有办法继续在京元市待下去,他们只能灰溜溜走人,不过他们此刻不知道的是,等回到老家后还有更多鄙夷轻蔑的目光在等待着他们。

    做过的事情终究是要还回来的,但这些都与姜芜和沈慕再没有任何关系。

    又是一年临近尾声。

    这一年真是发生了好多事情,姜芜和沈慕从二人世界变成了四口之家,她们更甜蜜、更恩爱、彼此也更加了解。

    姜芜想,从前都是沈慕制定计划,准备惊喜,带着自己走遍世界许多不同的地方,用一场又一场风格迥异的婚礼弥补着她的遗憾,宣告着对她的爱,这一次总该轮到她给沈慕一个surprise吧。

    这样想着,姜芜便计划了起来,她喜欢海,但沈慕喜欢山,她喜欢一切有挑战性和征服感的事情。

    “格蒙特怎么样?”姜芜自言自语道。

    那里有悠久的历史,还有举世闻名的大峡谷,若是能够乘着索道走一个来回,那将是真正独一无二的景色。

    “妈咪!”

    姜芜的乖乖突然上线,她推开书房的门直接就跑进来,扑到姜芜的怀里。

    一个小可爱上线了,另一个小可爱自然也距离不远。

    沈灿跟在妹妹身后进来,贴心地将门带上。

    “妈妈睡着了。”沈灿带来重要信息。

    沈萱则抱着姜芜的手臂笑道,“妈咪,你决定好了吗,我们去哪里玩?”

    姜芜招呼着两个孩子过来看,“就是这里。”

    “哇,好美哦,这个名字怎么念。”乖乖指着姜芜的电脑屏幕。

    “格蒙特。”姜芜笑道,“到了那里,你和姐姐要穿漂亮的小裙子,带花环,给我和妈妈做花童。”

    “花童是什么?”沈萱好奇道,“卖花的小女孩吗?”

    姜芜摸摸沈萱的脸蛋,又摸摸沈灿的脸蛋,一脸温柔道,“花童是带着上帝的祝福来到我和妈妈身边的小天使。”

    沈萱好兴奋,“那我喜欢当花童。”

    姜芜看向一旁的沈灿,“灿灿呢。”

    沈灿看看姜芜,看看电脑屏幕中云气缭绕、宛如仙境的格蒙特,最终也轻轻点头回答道,“嗯,我也喜欢。”

    一室温馨的门外,沈慕正竖着耳朵试图去听里面的动静。

    这三个人最近都神神秘秘的,问也不说,就连沈灿这个丫头最近也叛变了,嘴紧得很,要不是她刚刚装睡,眼下也没有这么好的偷听机会。

    为了不惊动里面三个宝贝,沈慕连鞋都没穿,还光着脚呢,她容易嘛她!

    “格蒙特,刚刚是不是说格蒙特?”沈慕自言自语着。

    正在这时里面有了其他动静,沈慕一激灵,连忙踮着脚从书房门前飞奔回卧室去了。

    躺回床上,刚刚偶然听到的词语在沈慕的脑海中回荡着。

    格蒙特,花童……

    姜芜想要做什么,沈慕已经猜到了。

    成行前的日子怕是难熬了,姜律师要装作无事发生,毫无安排,沈慕自己则要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完好被人蒙在鼓里。

    好难啊,真的好难啊,还是快快安排时间去吧,又一次旅行,又一次浪漫的婚礼。

    沈慕幸福地在床上打了个滚,她真是好期待呢。

    ******

    姜律师最近觉得奇怪,很奇怪。

    沈慕像是突然被丘比特s,he中了无数箭,这阵子黏她黏得不行,早上送,晚上接,以前两个人中午是各管各的,如今沈总是真不嫌麻烦,每天一路开车堵过来,各种嘘寒问暖。

    不正常,这真的很不正常。

    太阳刚刚落下,沈总又如期而至,她有些风s_ao地任由外套半搭在肩头,姿势十分妖娆地靠在姜律师办公室的门边。

    “亲爱的姜女士,您该下班了。”

    姜芜看她这副样子,哭笑不得,“我该跟小陈说,下回把你拦在门外,你这样有碍我们华策光正伟岸的形象。”

    沈慕也不介意妻子随口的调侃,凑过去抱住就是一个吻,“走了,我们去接孩子。”

    两个人有说有笑下楼去,和小陈姑娘说了再见后,迈出了华策的大门。

    此时,有个久违的身影站在不远处朝着这边走过来,姜芜与她四目交汇,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是林兰。

    她长大了,个子高挑起来,虽然晒得有些黑了,但面色红润,看上去很有j-i,ng神,笑起来的时候依然是当初那个小太阳。

    林岚看到姜芜的瞬间有片刻失神,想要靠近却又有些胆怯。她有些紧张,当初是她选择了放弃,她怕自己早就失去了接近姜律师的资格。

    这时候一个高壮朴实的汉子走到林兰的身边,他笑得有些憨,但任谁都能够分辨出这个人看向林兰目光中的爱意与珍视。

    “林兰,不给我介绍一下吗?”

    是姜芜先开了口,她笑着,一脸温柔。

    姜律师还愿意跟自己说话,她还记得自己,林兰的眼中满含热泪,一边哭一边笑着对姜芜道,“姜律师,这,这是我丈夫,我现在过得很好。”

    姜芜和沈慕牵着手走到这一对小夫妻的面前。

    那男子有些不好意思,不停搓着手,好半天才做好与姜芜握手示意的准备。

    姜芜与林兰的丈夫打过招呼后,重新看向这个久违的小妹妹。曾经她真的对林兰的选择感到失望,但现在知道她过得好,知道她遇到了疼爱她的人,这就足够了。

    “我离开那个家了,跟着他,我除了种花也不会什么,他就陪我一起开了一家花店,除了温饱我还有能力照顾弟弟妹妹,我……”说着,林兰小心翼翼拿出了一株幼苗,满是期冀地看向姜芜,“姜律师,我还能再送你一盆花吗?”

    姜芜接过。

    “当然。”随后她吐吐舌头,“不过你要仔细告诉我该怎么养,你懂得,我……”

    说到自己的养花技巧,姜芜不好意思地讪笑两声。

    站在夕阳余晖中的林兰,始终笑着,也始终在流泪,她握着姜芜的手,十分诚恳地开口道,“姜律师,曾经你说的那种生活我做梦都想要,对不起,是我让你失望了,但真的谢谢你曾经给过我一个选择的机会,真的谢谢。”

    林兰的眼泪让姜芜也很感慨,在目送着林兰的丈夫揽着她离去后,姜芜仍旧站在原地迟迟没有动。

    “在想什么?”沈慕从身后环着姜芜的腰。

    姜芜看看自己手中那小小一盆嫩芽,轻轻叹口气道,“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沈慕贴在姜芜耳边柔声道,“她们会过得幸福,就像我们一样。”

    这个人永远知道如何安慰自己,姜芜只觉得一颗心踏踏实实落了地。

    “不过……”沈慕话锋一转。

    恩?

    怎么还有不过呢?

    姜芜侧身回望,带着一点点疑惑。

    “你觉不觉得你刚刚那个下意识的动作有点犯规啊?”沈慕正色道。

    啊?

    “哪一个?”姜芜正问呢。

    沈慕一脸坏笑,“我得逮住你刚刚伸出来那不安分的小舌头。”

    说着,就在这行人车辆川流不息的街头,沈慕深情拥吻了姜芜。

    一生一生,一世一世,她们将永远属于彼此,她们还有一辈子美好的生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