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24节

章节目录 第24节

    凤姐儿笑道:“依我看,这个问题怕是有许多人都想问吧?陌表弟今晚上咱们这儿来, 怕是会让不少人好奇。”

    众人心照不宣,都知道凤姐儿所言确是事实。

    随着时间的流逝,今晚受到邀请的人, 陆陆续续到来, 林陌饶有兴味的坐在角落里观察着众人, 从中竟看到了好几位熟人呢,都是和他家妹妹交好的手帕交。

    果然是人以群分,古人诚不欺他。

    众女对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昭瑞王妃也是颇感意外, 就如凤姐儿等人所想的那般, 所有人都以为今天晚上,海国公应该去的地方是夫子庙才对, 而不是大观园。

    只是众人虽觉得奇怪,却也没有在面上表现出来,依旧是言笑宴宴,仿佛突然多出来的林陌不是一个男子, 而是她们相交多拉的闺蜜似的, 自在攀谈。

    林陌倒也适应良好, 一点都没有任何的不适感。

    出乎林陌意料之外的是,在这些幸受邀前来女子中,除了原定的那十位赛诗会前十名外,还有几位因其表现突出,也被邀请了来,其中就有一位金发碧眼的西方女子。

    林陌顿时被惊到了。

    黛玉见他神情不对,顺着林陌的眼神看去,便知他在惊讶什么了,毕竟,当初她自己刚刚看到那人时,心中的惊异并不会比此时的林陌少多少。

    她笑着替林陌解惑:“这位是来自撒克逊的玛格丽特小姐,当年随着使臣团来到大晋的,如今已经五年有余了,一口大晋官话学得很是不错,于诗词一道上竟也是颇有些造诣。这次的赛诗会成绩不错,得了第二十八名,因着她的身份特殊,我请示了皇后娘,便请她也一同前来了。”

    林陌点头,身为一个外国人,五年内能将汉语言学到可以写诗作词的程度,实在是惊到他了。

    毕竟,汉语可是后世公认的,世界是最难掌握的文字了,何况还要用汉语的方式作诗呢?

    别说是个外国人了,连他这个活了两世的大晋人都作不出来好么。

    这个要玛格丽特的歪果女人实在是太厉害了,这人应该是个语言天才吧。

    林陌抬头看向黛玉,只见黛玉面露微笑,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兄妹二人齐齐看向玛格丽特的方向,眼中的思绪莫名。

    很快到了掌灯时分,早就挂好的灯笼纷纷被点亮,随着灯笼亮起,大观园瞬间亮如白昼。

    林陌来时,就已经发现了今年的灯会上,用玻璃制作灯笼比往年多出许多,什么莲花灯、宫灯、走马灯,凡是纸制灯笼有的样式,就有一只玻璃制的灯笼与之相对应,甚至还有一盏体积不小的七彩锦鲤灯。

    烛火一点上,流光溢彩,实在是她看得紧。不愧是他的妹妹,这大手笔的,连他都要说一句“不如也”。

    之前烛火没有点燃时,林陌还真没有注意到那盏鱼形玻璃灯还有颜色来的。

    果然啊,不能小看这个时代劳动人民的智慧!

    瞧瞧,他只是把从海外得来,又经过他和工部大匠改进过的玻璃烧制方法分享给了那些匠人们,这才几年的时间呐,连这种大型的,彩色的灯笼都出来了。

    黛玉笑道:“这是哥哥那处玻璃作坊里的老匠人亲手制作的,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呢,就只制成了这一件。还好妹妹我下手快,不然早被送到王府去了。”

    林陌笑看自家林妹妹得意灵动的模样,只能无奈的摇头,也就只有他家这个妹妹敢半路把要送给他的东西给截胡了,他能怎么办?自己宠出来的妹妹,只能继续宠下去了。

    *

    皇后的凤驾准时在戌时初到了大观园,作为在场身份地位最高的昭瑞王妃,林陌率领众人相迎。

    今天委实太过重要,当日,灯会的消息传出来后,但凡对自己在诗词一道上极有信心的,家中又有那条件的,都会想方设法,请来宫中,或是权贵人家服侍的老嬷嬷来家中教导家中参加这次“赛诗会”的女子。

    他们也是未雨绸缪,万一自家人在“赛诗会”上表现良好,被挑中,可以被皇后接见呢?就怕她们在拜见贵人时,会做出什么御前失仪的事情来。

    等到昨日名单出来后,内务府立即派出几位经验丰富的嬷嬷,到这些女子的家中,亲自教导她们。

    今日一看,成果倒是不错,整个大观园正殿,人虽多,却是最高品质——静悄悄的,一丝儿礼都不错的。

    皇后端坐主位上,林陌和黛玉分坐两旁陪坐。

    环顾四周一圈,皇后笑了,今天在这里的一众女子里,有半数竟都是她认识的。

    她道:“当日本宫就说,能得名次的,定然脱不开你们这几个,果然被本宫说中了。”

    说到这里,皇后似乎想到什么,转头对林陌笑道:“当日本宫就说要同你打赌来着,奈何你楞是不同意,本宫还想从你的私库里赢几样新奇的好物件儿呢,你竟是不给本宫个机会,真真是可惜了。”

    林陌哭笑不得:“娘娘猜的那几位,都是京中诗名在外的才女,不用猜也知道前几名定然是会在她们之中产生的。这么明显的送分题,臣可不会做。”

    皇后不过是随口这么一说,并无其他意思。她笑道:“到底是云夫人,不仅‘赛诗会’办得出彩,便是这中秋灯会都比外头的更合本宫的心意。”

    黛玉红了脸,连道侥幸。

    这次女子诗会上,夺得头名的,正是太傅张昀的嫡亲孙女张婉柔。张家自前朝起便是书香大族,族中女子都是识文断字,文采风流的人物,有几位甚至比家中男丁的文采还要好。常有族人长辈叹息,可惜她们身为女子,只能囿于后宅,实在是太可惜了。

    张婉柔正是这一代被族人们叹息的女子之一。她能夺得这个头名,也是名副其实。

    她与皇后也算是少年手帕交了,都是熟人。

    此时见皇后和林陌的对话,忙笑道:“咱们几个能得名次,也是侥幸,要知道,这次林妹妹和贾家的几位姐妹们,因着是主办者,并不曾参与‘赛诗会’,若是有她们的参与,咱们这几个,可得排到她们的后头去呢。”

    她这话得到了众女的一致赞同。

    众人说笑一回,皇后的视线落在了静静侍立一旁的玛格丽特的身上,招招手,将她叫到近前来。

    玛格丽特当年随着使臣团来到大晋并在这里生活了五年之久,早已经将大晋的礼仪学了十成十。

    此时,她一身大晋大家闺秀的装扮,迈着小碎步来到大殿中间,郑重的行稽首礼。

    皇后见她礼物不错,淡笑道:“平身吧。你且到本宫近前来。”

    玛格丽特依言上前。

    皇后上下打量她一番,但见她肤白胜雪,金发碧眸,高鼻深目,五官深遂,身材高挑,模样像极了西域的胡人女子,又与她们有着很大的不同,好一派明媚艳丽的女子。

    一身大晋装扮穿在她的身上,有点怪异,却又莫名的和谐。

    在今日之前,皇后并不曾见到过玛格丽特,早就想亲眼见上一见了,只是总不得机会,今日一见,皇后只觉大开了眼界,拉着玛格丽特的手,询问了一些关于玛格丽特故乡的问题。

    玛格丽特都一一答了,不同国度的文化差异,从玛格丽特的口中娓娓道来,听得皇后与众女,心向往之。

    她们虽满腹经纶,文采风流,心怀天下,到底只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子,哪里听到过这般与大晋截然不同的风俗与文化?

    所有人都听得津津有味。

    皇后叹道:“这般神奇又广大的世界,本宫真想亲自去看一看。”

    这话引得众女纷纷附和。一时间,倒是引得众人更加好奇的和玛格丽特攀谈起来,气氛很是融洽。

    皇后只在大观园里呆了一个时辰,凤驾回宫后,便是众人自由行动之时了,整个大观园瞬间鲜活了起来。

    林陌站在省亲别墅的二楼往下看去,只见夜空中,大如圆盘的圆月,星光为伴,凡尘中,亮如星河的灯海,美丽的女子们,徜徉其间,组成了一副动感十足的美丽画卷。

    不知道站了多久,熟悉的气息自身后传来,一件带着体温的披风,轻轻的落在他的肩上。高大的男人在为他披上披风后,那双有力的大手小心的环抱住他,下巴轻放在他的肩上,与他一同看向大观园中这副难得见到的风景,静静的享受着一份安宁。

    许久后,秋风渐起,徒阡怕他受不住寒,轻声道:“夜深了,回吧。”

    林陌点头,二人相携下了楼。

    黛玉与一众姐妹正在分享她们各自所作的诗文,一片忙碌中,夫夫二人不忍打扰她们,手牵着手,离开了大观园。

    灯会尚未结束,二人即不乘车,也不骑马,就这么并肩走在返回王府的路上,走进了那幅由各式各样的灯笼所组成的画卷里,让自己也成了画中的一道亮丽的风景。

    “这次的‘赛诗会’很是成功,皇兄有意将‘塞诗会’长久的办下去,或许,明年的中秋,还会有更多更好的诗词传世。”

    林陌轻笑:“也不看看是谁想出来的点子?不过,明儿你得和陛下说好了,我只帮着办这一回,以后再有这样的事儿,让其他人去伤脑筋吧吧。”他可不伺候了。

    徒阡承诺:“放心,不会有下一次了。”

    ……

    “阿阡。”

    “嗯?”

    “你说,咱们什么时候能去环游世界啊?刚才听了一耳朵撒克逊的风土人情,我都有些等不及了。”

    “放心吧,我瞧着,皇兄的忍耐力也快到头了,等皇兄把皇位交给下一代,等新皇能够独挡一面了,咱们的环球之旅也就不远了。”

    “还要再等啊……”林陌的声音里满是失望。

    不过算了,总算是有个盼头了,至少比之前事情还不明朗的时候强多了。

    *

    大晋武帝兴庆十年,万寿节,恰逢武帝五十大寿。

    近些年来,在武帝的英明领导下,大晋的版图向外扩张了三成有余,百姓生活富足。

    武帝在位近三十年,深感自己已是知天命的年纪,j-i,ng神日短,已经不足以胜任皇帝的工作,在这一年的万寿节上,出人意料的宣布退位,成为太上皇,由七皇子徒旭,继皇帝位,史称大晋文帝,改年号兴元。

    同一年,与武帝一同撑起大晋半壁江山的昭瑞亲王徒阡和海国公林陌,也将自己致仕的折子递到了新皇的御案上。

    新皇再三挽留都不曾动摇他们的决定,最后,新皇不得不接受现实,他二人的一切,全部由他们选定的继承人来继承,继续着他们未尽的事业。

    *

    晋文帝兴元五年,泉州府刺桐港。

    这一日,港口上天青气朗,风和日丽,海上风平浪静。

    刺桐港上,来自世界各地的商船货船,往来其间,一派繁忙景象。

    港口最大的一个码头上,正静静的停泊着一艘巨大的,超豪华的钢铁巨轮。

    这巨轮,刚刚出现时,就引得周围无数人纷纷前来围观,其热闹程度,一点都不亚于当年“雷霆号”第一次露出它的真容时。

    就是如今,都已经过去半个多月的时间了,依旧有人不辞辛苦的前来这里长见识。实在是这和腿劲居轮给人的震撼太大了。

    人们站在码头上仰望巨轮,总有种自己太过渺小之感,仿佛大象与蚂蚁的区别。

    谁也不知道,这艘大船的主人是谁,为何会一直停泊在这里。人们兴致勃勃的在码头上围观巨轮,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因为所有人心里都清楚得很,能够拥有这样一艘巨轮的人,身份肯定不是他们这些升斗小民能想象的。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艘巨轮还会在码头上多停泊一段时间时,一支全部由黑底绣金线的马车所组成的车队,缓慢而坚定的向着码头驶来。

    待车队停下,从马车上下来十几个人,这些人身上的衣着并不十分华丽,反而有种质朴的感觉。细看之下,一些识货的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他们认出来人身上穿着的衣服料子,都是这几年新兴出现的,全都是作为贡品进献给大晋皇帝的!

    由此可知,这一行人的身份,何等的尊贵。

    下了马车,林陌看向静静停在不远处的巨轮,笑得肆意又张扬。

    他指着巨轮对身边的徒阡道:“看!我让人造出来的大游轮!全机械动力,世间仅此一艘!”

    都说时间是一把杀猪刀,这把杀猪刀却对林陌格外的宽容,年近五十的他,外表看着,依旧如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他身边的徒阡看着比他大些,三十多岁的样子,用后世的眼光来看,正是一个男人风采最盛的那段时光,风度翩翩的,走在路上,总能吸引路过的男男妇妇们,让林陌吃味不已。

    比起他们二人仿如冻住了年龄似的模样,一旁的先大晋武帝,如今的太上皇,看着就正常多了。至少的确是一副五十多岁老人家的形象。

    徒阡握住林陌的手,与他十指相扣,这是这些年来,徒大王爷最喜欢做的事,就怕一个不注意,自家阿陌就被外头的那些小妖j-i,ng们给迷走了。

    他抬头,和周围的人一样,双目炯炯的盯着巨轮看,笑道:“还是阿陌厉害!”

    林陌闻言,抬抬下巴,神情得意。

    “时候不早了,咱们登船吧。”

    说着,林陌拉着徒阡,率先向着巨轮走去,身后的人纷纷跟上,不多时,便消失在了码头上。

    周围的人们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一行人是这艘巨轮的主人呢,不少人的眼中浮现出渴望。如此巨轮,世所少见,他们也想上去乘坐一番呢。

    可惜了,巨轮的主人并没有接收到他们的想法,在这一行人全都上了巨轮后,一直安静停在码头上的巨轮突然发生一声长长的呜鸣声,缓缓的启动,离开了刺桐港,向着远处驶去,驶上未知的海域,开始他们环球之旅。

    甲板上,林陌和徒阡十指相扣,并肩站在船舷处,眺望海面,迎着海风,笑得张扬……

    第97章

    姑苏地处江南繁华之地, 鱼米之乡, 自古文风鼎盛,涌现出不少文人墨客,留下美好诗篇, 更是有许多书香大族, 姑苏云家便是其中之一。

    云家乃是书香大族, 前朝进出现过不少进士,名列三甲的亦大有人在。几代人中, 都不曾远离庙堂。

    只是自大晋立朝以来, 云家逐渐家道中落,族中子弟凋零, 最后只余下姑苏这一支。

    所幸, 云老爷膝下一儿一女, 姑娘且不说,知书识礼, 所嫁之人也是姑苏书香大族的林家。

    长子名云涛,自幼聪慧异常, 云老爷常赞其有先祖之风。三岁开蒙,十岁进学, 十三岁中秀才, 十七岁中举。第二年原是大比之年,谁知祖父母相继离世, 云涛连着守了两年多的孝, 二十岁上, 出了孝,只匆匆看了眼才出生不久的外甥,便收拾好了行囊,辞别父母妹妹,带着振兴家族的希望,和书童一起,踏上了去往京城的船只,沿着运河北上。

    一路舟车劳顿,终于到了运河码头,云涛这才松了一口气,这一路上可真是够累人的,终于是到了。

    他启程的时间早,此时距离春闱的时间还很早,云涛并不着急赶往京城,反而颇有兴致的在码头附近闲逛。

    只是,等他路过一处人烟较少的巷子时,脑袋一痛,顿时人事不知。

    等到云涛再次醒来时,他的命运,已经发生了改变。

    *

    大晋立朝不足百年,经过三代帝王的励j-i,ng图治,总算是把一个因战乱而大乱的社会的秩序给稳定了下来。这几年老天爷开恩,并没有大的天灾出现,让经历了几十年动、乱的百姓们有了足够的时间休养生息,难得过了几个好年景。

    然而,天灾是没有了,人、祸却是越演越烈,不为别的,只是因为目前在位的那位皇帝老爷,史称“仁德帝”的皇帝太能生了。

    随着一众皇子们逐渐成年,皇子之间,大臣之间,勋贵之间,因为皇位的争斗,渐渐拉开了帷幕。基间,刀光剑影,明枪暗箭,不知凡已。

    等到大晋武帝登基时,他的兄弟们,在那场争斗中,活下来的已经没有几个了。

    就连武帝自己,都曾经亲历险境,如果当年不是遇到那个少年,只怕他早已经成为了一抔黄土了。

    好在,一切都过去了,他是这场不见血的争斗的最终胜利者,他是这个诺大帝国的主人!

    想到这里,年轻的皇帝,俊美的脸上,难得出现了一抹志得意满的微笑,在批阅奏折时,时不时的还能听到他忍不住轻笑几声。

    然而,当他打开一份黑色封皮,绘金色龙纹的特殊奏折时,脸色当时就变了。

    奏折是由特殊渠道送来的,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奉皇帝命南下江南处理盐政的昭瑞亲王遇袭,生死不知。

    乐极生悲,不外如是。

    *

    京城,武昌侯府,武昌侯云涛旧疾复发,头痛欲裂,已经卧病在床多日,德阳长公主内心担忧,面上却是不显,只是日日亲自守在武昌侯的病榻前,默默的陪伴。

    这几日,武昌侯的头痛症状似乎越来越严重了,一日一日的睡不安稳,总是被梦境困住,惊醒时,冷汗涔涔,连太医也都束手无策,甚至到了暗示侯府要为武昌侯办理后事的地步,可见其中凶险。

    这几日,武昌侯的头痛症状似乎越来越严重了,一日一日的睡不安稳,总是被梦境困住,惊醒时,冷汗涔涔,连太医也都束手无策,甚至到了暗示侯府要为武昌侯办理后事的地步,可见其中凶险。

    好在最危险的那段日子已经过去,武昌侯的身体r_ou_眼可见的好转。只是德阳长公主发现,随着云涛身体的好转,他似乎越来越沉默了。

    德阳长公主担忧不已:“夫君这病已见好转,为何反倒越发的忧虑?”

    德阳长公主本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遇事沉稳可靠,何曾这般忧心?

    云涛握住她的手,内心无比愧疚:“让公主担心了。”

    “你我本是夫妻,夫君何须如此客气?只要你的病好了,比什么都强。”

    云涛无言,他沉默良久,似乎举棋不定,不知道该从何处说起。

    他迟疑道:“公主可还记得,当日我初上京城,被伤了头部之事?当日公主救我时,我的头因受伤,忘记了所有的事情,至今依旧记不起之前的事?”

    德阳长公主点头,若有所思。

    当初她率军正赶往漠北边郡,在一处崖下遇到受了重伤的云涛,当时云涛的头部受到重击,已是出气多,进气少,性命垂危。

    德阳长公主见他还有一口气在,将人救起。好在德阳长公主随身带着皇帝赐下的太医,倒是保住了云涛的一条小命,等到云涛清醒过来时,却是把自己是谁给忘了。

    要不是云涛身上带着的玉佩上刻有姓名,如今的武昌侯,只怕就要改叫无名氏了。

    伤养好后,德阳长公主见云涛脑子灵活,学东西极快,还识字,云涛便成了她手下的幕僚之一,与她出生入死,立下赫赫战功,之后更是凭战功封侯。

    事情已经过去多年,云涛和德阳长公主再不曾提起过这事。如今云涛重又得及失忆之事,莫非是……

    “夫君的意思是……?”

    云涛点头:“不错,这几日,我时常想起一些之前的事情来,我原是姑苏云氏子……”

    说到这里,云涛已经是满面泪痕,当年他上京赶考时,年不过二十,如今十多年过去了,杳无音讯,也不知道家中老父老母如何了。

    德阳长公主知他心中愁苦,出声安慰他:“夫君能想起过往之事,乃是一件好事儿,总比之前不知道身世强。如今想再多亦是无用,倒不如回姑苏去看看的好。”

    云涛点头,“正是这个理儿。”

    可巧宫中传出昭瑞亲王在江南遇险的消息,云涛二话不说,自请南下接应昭瑞亲王。

    当今得知武昌侯似乎恢复了些许记忆,想起祖籍正是姑苏,便将接应徒阡的重担,交给了云涛。

    事情紧急,云涛归心似箭,连夜启程南下。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这次的南下之行,他们不仅迎回了昭瑞亲王徒阡,还打开了一扇通往世界的大门。

    第98章

    玛格丽特出身撒克逊北部的一座小镇, 父亲是当地的一个小贵族, 家中兄弟姐妹众多,她排行第四,并不受父母的宠爱。

    她本身性格豁达, 这点小小的忽视, 并不被她放在心上, 和撒克逊所有贵族家族的女孩子们一样,期盼着舞会交际, 以及, 能够嫁个好丈夫。

    与其他人不一样的是,玛格丽特很喜欢阅读书籍, 尤其是一些游记和关于各地风土人情的记录文学, 而她最喜欢阅读的一本游记, 就是《马可·波罗游记》,最向往的地方, 就是马可·波罗笔下,那个神秘又富饶的土地。

    玛格丽特最大的梦想, 就是有机会一定要去那个神秘的东方古国看一看。

    为了这个梦想,她诚心诚意的向小镇上那位曾经去过大晋的神父大人学习大晋官话, 聊以安慰自己那颗不安分的心。

    她的语言天赋好, 不过学了小半年,就能用不甚流利的大晋官话, 与那些来撒克逊做生意的大晋客商做一些简单的交流了。

    本来以为自己的命运也就这样了, 没想到就在这一天, 她得到了一个消息。

    “你说什么?国王要派使臣团前往大晋?”玛格丽特激动了,一把拉住带来这个消息的那个红衣军官,急声问道。

    那位军官长得颇为英俊,他刚才正在与友人分享从王都传过来的消息,没想到会被人听了去,并且被质问。

    他很生气,回身就想把那人讽刺一顿,然而,入目所见的,却是一位穿着最为流行的衣裙的漂亮小姐,正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他。

    一看见玛格丽特优雅美丽的身影,军官刚刚那一脸怒气冲冲的表情瞬间变了,仿佛春风拂面,简直是绅士们的表率。

    “哦,美丽的小姐,是的,这个消息是我的友人在牍的来信中告诉我的,千真万确。”

    军官非常乐意和这位美丽的小姐分享这些消息,当然了,如果能和这位高贵美丽的小姐有更深一步的接触的话,他也是不介意的。

    玛格丽特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很是高兴了一会,高兴过后,一股失落感袭来,她也想去大晋,去看看神父口中壮美的山河,漂亮的衣饰,美味的食物。

    那军官哪里知道她的小心思?见美人高兴过后,又黯然神伤的神情有些懵,本着绅士j-i,ng神出声安慰了几句,又鬼使神差的被充了一句:“本来使臣团早就应该出发了,只是撒克逊懂得大晋官话的人太少了,就算是懂的人,也不能很自如的和大晋人交流,只能请大晋来的商人充当通译。

    国王却又怕那些商人私底下做手脚,会对撒克逊不利,正在全国寻找咱们自己国家的通译呢。”说白了,就是不信任那些从大晋来的商人罢了。

    那军官只是无意识的感叹了一句,没想到那位他很中意的小姐听了后,双眸发亮,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向他连连道谢,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跑了。

    军官:……怎么感觉爱情离他越来越远了呢?

    *

    那军官永远都不会知道,正是他带来的这个消息,坚定了一位花季少女追逐梦想,远渡重洋,去和主另一个遥远的国度生活的决心。

    玛格丽特在得到消息后,立即回到家里,只匆匆的和家人们告了别,收拾好简单的行李,当天便乘上马车,前往国都,去竟争这次使臣团通译的工作去了。

    凭着出色的语言能力,玛格丽特不甚轻松的得到了这份工作,并在一个月后,踏上了前往大晋的大船,去往她心心念念,向往已久的国土。

    经过数月的海上历险,由三个欧罗巴小国组成的使臣团,终于踏上了大晋的土地,玛格丽特早已经被这个与撒克逊完全不同的美丽国家迷住了。

    当她在大晋生活了半年后,在使臣团决定回去时,她却选择了留下来,留在大晋京城,并为了得到大晋户籍而努力。

    五年后,机会终于来了,大晋第一届“中秋赛诗灯会”举办,女子也可以参加,玛格丽特深知,如果能在诗会中得到名次,入了当权者的眼,或许她的目标也不是那么难以实现。

    那还等什么?她提起笔,挥毫写下自己这些年来写下的,最为得意的诗词,投到赛诗会的主办方。

    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她的作品竟然打败了京城多数才华横溢的女子们,得了第二十八名。

    因着身份特殊,虽然不是前几名,还是得到了皇后娘娘的接见。

    然后,就在这一夜,她见到了那个如同天神一般的男人,那位名声传遍了整个欧罗巴,被称为雷神的男人。

    在看到那个人的时候,她的心跳如雷鼓,那是心动的感觉。

    心动过后,玛格丽特悲哀的发现,她的爱情,还没有开始,就注定了失败。因为这个天神一般的男人,除了是大晋的海国公以外,还是昭瑞亲王的王妃,是登记在皇家玉碟上的那种!

    来不及哀叹她的爱情的逝去,她就被皇后娘娘叫到身边去了。

    感谢撒克逊的舞会文化吧,这让她在面对这位大晋最尊贵的女人时,不至于紧张到忘了自己是谁。

    那真的是一位美丽优雅,又和善的女士,亲切又温柔。

    当她听到这位女士问她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没有时,玛格丽特有些迟疑。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让她横跨半个地球,第一次懂得什么是爱情的男人开口了,“你可以放心大胆的把你的想法说出来,但凡是合理的要求,娘娘都会同意的。”

    林陌开了口,玛格丽特的心跳又快了几分,因着对林陌的极度信任,玛格丽特便不再纠结,最终提出了一个她要求,“谢皇后娘娘的赏赐,小女并没有其他想要的东西,只有一个最大的心愿,就是成为大晋国人,请皇后娘娘能满足小女子的这个愿望。”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现场落针可闻。

    都是讲究含蓄的人,哪里遇到过这种直白不加掩饰的说话方式呢?

    林陌轻笑,不愧是歪果仕,说话还是那么的直。

    皇后到底见多识广,惊讶过后,却是笑出声来,这种直来直往的说话方式,她喜欢。

    “好,不过是大晋的户籍罢了,本宫允了。”

    玛格丽特闻言,脸上了大大的笑容,显然对于这个结果很是满意。

    皇后拉住她的手,笑道:“你这脾气,果然对本宫的胃口,这样才对,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可别学她们,一句话还得九拐十八弯的,烦得人脑仕疼,如你这般的就很好。”

    众人无语,却也只能随口附和着。

    皇后这话,听听也就罢了,这个从欧罗巴来的女人这么说,是真性情,是不知道大晋的说话习惯,说话直来直往那是情有可原,她们这些土生土长的大晋人,如果敢这么和皇后说话,一次两次是真性情,上位者或许不会太过计较,次数多了,可就不一样了。

    皇后既已应下给予玛格丽特大晋户籍一事,断没有食言而肥的道理。何况当时还有林陌在呢。

    不过三天的时间,一份大晋的户籍证明就被送到了玛格丽特的手上,有了这份证明,她就可以享受在京城购买房屋的优惠,划是税收上的减免了,而不必再像之前那样,还要交纳一笔巨额的暂住费了。

    玛格丽特高兴坏了,就连林陌也不得不承认,玛格丽特小姐的确是极有先见之明的。要知道,在他的前世,华国的国籍是最难获得的,林陌表示,他很愿意把前世的模式复制过来,泱泱华夏,可不是什么人想成为其中的一份就就能成功的。

    嗯,等过几日闲了,他就把这件事情汇报给陛下!

    玛格丽特不知道,她今天提出来的这份赏赐,在后世人眼里,是多么的珍贵,等到多年以后,《大晋移民管理条例》正式出炉时,早已经在大晋生根的玛格丽特小姐才知道,当时的自己是撞了多大的运气,才得能得到这大晋户籍身份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