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35节

章节目录 第35节

    阚齐住院的这几天,明朗每天都会抽时间去陪他,老家伙也很争气,伤口恢复的很快,一个星期后复查没有出现伤口感染等问题,就顺利出院了。

    出院这天早上,明朗跟小兵请了半天假去医院帮阚齐收拾行李。阚齐住了一星期院,杂七杂八的东西多得就跟住了一年一样,明朗闷头忙活了两个小时才归置干净,跟老武一起扛着行李放到车上。

    这时候阚齐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就愕然了,递给明朗一看,他也有点傻了。

    “接吧,”明朗说:“打开免提。”

    看得出来阚齐多少有些无措,他迟疑着接通电话,按下免提:“喂,阿姨?”

    没错,是徐华芳打来的电话。

    明朗同样不知道老妈这时候打电话来又要作什么妖,俩人都是屏气凝神的瞪着眼睛听徐华芳说话。

    对方安静了一会儿,才说:“出院了?”

    “啊,阿姨您怎么知道?”阚齐看向明朗,明朗摆了个莫名其妙的表情,他就没跟老妈提过阚齐出院的事。

    “能让他请假连工作都不干的事……我猜肯定跟你有关。”徐华芳说话很冷静,完全没有前几天的炸毛,反而让听的人有点毛骨悚然。

    “哦……是吗……”阚齐不知道怎么接话。

    “脑子没傻吧?”徐华芳又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

    “大概没有……”

    接下来又冷场了,双方都没话说。阚齐的心悬在空中晃悠的那叫一个辛苦,他最受不了拐弯抹角,太消耗人心智了。

    “阿姨,您给我打电话肯定不会就为了问我这些无聊问题,有什么您就直说,尽管朝我开炮。”

    徐华芳不屑的笑道:“朝你开炮?”

    “这些天您有什么小伎俩我也是开眼界了,横的竖的圆的方的您尽管使,我接得住。”阚齐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他没在怕的。

    徐华芳似乎斟酌了一下,说:“我知道这些天我的行为很不入流,因为我恨你。”

    阚齐皱皱眉:“您究竟想说什么?”

    “好好做人,别再干伤天害理的事。”

    这话让明朗和阚齐都听得稀里糊涂,她又想玩什么花样?

    “我……”

    阚齐还没开口问,徐华芳又说:“不懂?我儿子以后就是你的天,他说的话就是理儿,天和理不能伤不能害,你只要好好做他的男人,乖乖听他的话就行。”

    ……敢情这“好好做人”和“伤天害理”是这么个解读法,老人家真有才!

    阚齐脑子一激灵,心脏一噗通,难道这意思是……

    “您这意思是我和明朗可以……”他转头看着明朗,瞠目结舌。

    明朗也是一脸咋舌,这事来得太突然,根本没有任何预兆,他脑门上还湾着十几分钟前劳动的汗水,脸蛋红扑扑的,茫然极了。

    “你爱怎么理解都成,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看得出来徐华芳还是不想跟他多说话。

    幸福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阚齐心想徐华芳是不是在逗他:“您可别骗我。”

    “我多一句话都不想跟你说,会有那闲心骗你吗?”徐华芳直言不讳。

    “不行不行,空口无凭,得写个条子给我。”阚齐真怕被她忽悠。

    “你以为我卖儿子给你呢?还写条子?”徐华芳提高音量。

    “那我……我现在来您家里,咱当面说……”

    “别来,”徐华芳果断拒绝:“我近期还不想见到你,如果你来了保不齐我又会反悔,到时候你得不偿失,就别怪我出尔反尔。”

    这句话就是杀手锏,阚齐一听顿时就蔫儿了,话都不敢说。他转头看向明朗,俩人都被突如其来的反转冲击的有些激动,不约而同的笑着松了一口气,尽管笑容有些疲惫,却很踏实很暖心,满满充斥着这么长时间以来的得之不易。

    作者有话要说:

    苦、尽、甘、来!不管丈母娘什么心态、有多不乐意,反正是拐弯抹角的正式承认大叔的存在了~

    第90章 第九十章  爱的圈套

    一年后,某晚23:30——

    明朗骑着摩托车载着一整兜的向日葵在阳山大道上驰骋,双眼隔着安全帽放s,he出气呼呼的犀利的目光。没错,他正在去往阚齐别墅的路上。

    阚齐不知道他晚上接单很多吗?干嘛还在外卖平台上特指要自己给他送外卖?重点是送这么一堆没用的花花草草,他在搞什么幺蛾子?

    到了阚齐家门口,明朗把一堆向日葵从摩托车上搬下来,不耐烦的摁着他家的门铃,催得厉害。

    不到一分钟,阚齐就小跑着从家里出来开门,虽然明朗戴着安全帽,阚齐还是一眼就看见他那灼灼撩火的目光。

    他戏谑的笑道:“怎么这么火大?我叫外卖可是给钱的。”

    明朗不想浪费时间:“赶紧把你的东西搬、搬走,我还有六单要送。”

    “有这么着急嘛?”阚齐一脸无所谓:“安全帽都不摘下,这样跟你的客人讲话太没礼貌了。”

    明朗懒得跟他啰嗦,转身跨上摩托就要走,被阚齐一把抓住了,“帮我搬一下,我没力气。”

    明朗狐疑的看着他:“你的力气哪儿去了?”

    “被你拿走了。”阚齐的回答s_ao的一塌糊涂。

    明朗没时间跟他瞎折腾,甩开他的手:“那就养足力气再……再搬。”

    刚要走,又被阚齐钳住了。

    “两分钟时间都不肯给我?”

    “嚯……阚齐你到底想干嘛?”明朗看看时间,再不走其它外卖就要超时了。

    “帮我搬一下啦,我今天真的累伤了!”阚齐见他开始犹豫,知道有戏,接着又说:“要是刚才你就干脆的帮我把东西搬进去,你现在早就离开了!”

    明朗无奈的叹了口气,下了摩托车,极不情愿的弯腰抱起那堆向日葵径直走进别墅。

    刚走进玄关明朗就闻见一阵浓郁的奶油香味飘出来。

    这家伙大半夜的在家做甜点?经济不景气准备开发第二职业是不是?

    明朗把向日葵放在门口,都没走进屋里,转身就急匆匆的要离开,被阚齐一把拦在玄关处。

    眼看阚齐的手横在自己眼前,还一脸不y-in不阳的看着自己,他果然没猜错,这家伙又要搞事情,他的字典里就没有“消停”二字吗?

    “要是因为你的无赖害、害我得了差评或丢掉工作,我就j,i,an了你。”尽管明朗说的很平淡,可依旧威慑力十足。

    “啧啧啧……都是些什么单子啊?”阚齐边说边拿过明朗的手机翻看起来,边看边碎碎念着:“新街锡苑小区五栋二单元……这不是杨小欢住的地方吗?下河沟大桥社区十七栋201号……这是老武的家啊……然后金湖西路三零八队……这留的手机号都是周冠的,下面的……”

    “停停停……别念了。”明朗听不下去了,是他的失误,光顾着接单,压根儿没注意到这些地址和电话都是熟人的。

    奇怪……怎么一时间叫外卖的都是认识的人,巧了。

    “这三单是他们仨的,另外几单总不会还、还是你认识的人了吧?”

    阚齐接着故作姿态的接着往下看:“人民路这个是公司出纳小杨的,建设路兰盆小区这单是销售部蔡姐家的,永胜街37号这个是驾驶员小孔的。”说完,他抬头得意洋洋的看着明朗,等待他做出反应。

    明朗莫名其妙,认识的人全都集中在这时候叫外卖,肯定是阚齐搞的花样,只是阚齐在预谋什么……他完全猜不到。

    “你又在瞎乱什么?”

    “我没瞎乱,至于他们几个的单子……你就不用送了。”

    “怎么可能?”明朗扬眉道:“大叔,你有啥事痛、痛快点儿成么?”

    阚齐嘿嘿的笑道:“先进来吧!”

    “不去。”明朗回绝。

    “来嘛,我刚做了好吃的!”阚齐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有点猥琐。

    “你、你这个时段让一堆公司的人叫外卖就是为了要我吃……吃你做的东西?”明朗死犟道:“不去。”他这不是耽误事吗?

    阚齐一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好赖话不听是吧?我告诉你,要是你现在不听我的,我就让他们全部投诉你,给你打差评!”

    阚齐很有信心这是明朗的死x,ue,明朗什么都无所谓,唯独跟工作有关的事他容不得一点瑕疵和打击,光这点他就被阚齐吃死了。

    明朗恨恨的指指他,一巴掌拍掉他横在面前的手,径自走进去。

    目的达到的阚齐嘚瑟的勾起嘴角,关上门抱起玄关的向日葵跟着进去了。

    “有屁快放。”明朗最嫌弃阚齐在工作时间s_ao扰自己。

    阚齐把手里的向日葵递到他面前:“这是送你的。”

    明朗一听,顿时火冒三丈:“你、你叫我送这个外卖来你家,然后你又……又把它送给我,你特么有病吧阚齐!你把我当傻子耍呢?”

    “说什么呢,这本来就是要送你的,”阚齐不急不躁,把向日葵往他身上推了推:“它象征着一心一意的爱慕。”

    明朗极其勉强的手下那把向日葵:“阚齐,你究竟想干嘛?”

    阚齐没搭话,拿了一个像小蛋糕的东西递到他嘴边。

    明朗看看,问:“什么啊?”

    “刚做好的蛋挞,还热乎乎的咧~”阚齐兴奋道。

    一阵阵热气冒腾着窜进明朗鼻腔里,真的很香,“我不吃,有事你就赶紧说。”

    “趁热吃,乖~凉了就不好吃了。”阚齐兴致极好的说。

    “你先说事,说完我再、再吃。”明朗推开他喂到嘴边的手。

    “你不吃,我怎么说?”

    明朗被他绕糊涂了,“不是,你该不会真是专程让、让我来你家吃蛋挞的吧?”如果阚齐敢说是,他就敢揍人。

    “又是……又不是……”阚齐手都抬酸了:“总之你赶紧吃,你不吃我都没法说。”

    明朗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他懒得跟阚齐上演拉锯战,拿过他手中的蛋挞一口就吞下了下去。

    ……外酥里嫩,嫩得就像一滩j-i蛋,当中夹杂着j-i蛋和牛奶的香味,入口即化,口感太好了。

    阚齐一脸期待的看着明朗的面部表情变化,“怎、怎么样?吃出什么来没有?”

    “好吃,真香!”明朗称赞道。

    “没了?”

    “没了。”

    于是阚齐转身又拿了两个蛋挞捧在手上,“再吃两个。”

    刚好明朗下午没吃饭,正饿的慌,毫不客气的接过阚齐手里的两个蛋挞,又吃了两个。

    “还是没感觉?”阚齐这话问的让明朗不知道怎么回答。

    “吃几个蛋挞你让我有……有什么感觉?”明朗一皱眉,怀疑道:“莫非你在蛋挞里下了春|药?”

    阚齐差点一头砸墙上,“就现在咱俩这关系我想睡你特么还用下药吗?”

    “那……那你什么意思?”

    阚齐懒得解释,又拿了几个蛋挞递到他嘴边,“再吃。”

    明朗发觉不对劲了,拒绝道:“你到底想干嘛?我不吃了。”

    “我不……不想干嘛,”阚齐东拉西扯道:“这些蛋挞我做了一晚上呢,你瞅瞅,到现在额头上还满是毛毛汗,不吃完多浪费啊……咱妈又不能吃甜食……”

    明朗质疑的看着他,“我怎么觉得你图谋不轨啊?”

    “算了算了,”阚齐扯下围裙扔桌子上,生气道:“不吃算了,亏我练习了一星期,一心想给你做点好吃的……”

    明朗思量一下,好像自己确实把话说过了,可能阚齐真就是想做点小东西给自己吃,干嘛乱七八糟想那么多。

    “我吃、我吃,你别生气了。”明朗接过蛋挞,一个一个的喂到嘴里。

    这玩意儿吃前几个味道还不错,越往后吃就越是甜得发腻了,当他吃到第六个的时候,脖子都甜齁了。

    “吃不完的打……打包回家吧,我实在咽不下去了。”明朗摆摆手说。

    阚齐着急了,忙说:“最后一个,就吃最后一个。”他真的后悔没有在那个蛋挞上做记号,不然也不用这么浪费时间,他一共就做了八个蛋挞,他就不信真得吃到最后一个才那啥……

    “不吃不吃,再吃就吐了。”明朗死活不吃,他能吃六个已经给足阚齐面子了,最后两个打死他也吃不下了。

    “最后一个,真的是最后一个,好不好嘛……别辜负我的一番好意。”阚齐连哄带骗,几乎是在求他吃。

    “我哪里辜负你了?只是实在咽不下去了,我打包回、回家也不浪费啊!”明朗说。

    “你不吃我就用嘴喂你吃。”阚齐威胁道。

    明朗根本没在怕,推开他:“你用diao喂我也不吃。”

    阚齐不放弃,同时也急了,把蛋挞咬嘴里坚决拦下要走的明朗,勾住他脖子朝自己一摁,脸一凑就把蛋挞喂他嘴里了。说是喂,实际就是强行按在他嘴上,一点都不客气。

    可惜明朗这次不买账,死闭着嘴巴不张开,搞得酥软的蛋挞在俩人嘴上一挤就稀烂了,干的稀的糊了俩人一嘴。

    “你有病吧?!”明朗张开嘴骂人的瞬间,觉得有个硬邦邦类似金属的东西膈在自己唇齿上,然后又掉到地上。

    他第一反应就是低头看,那颗小东西在地上弹了几下,然后滚到了明朗脚边,在灯光的映s,he下,泛着点点j-i,ng光。

    他眯起眼睛,专注的盯着那颗闪光的圈圈,心头越抓越紧。

    阚齐见那小东西终于现行了,安心的抹了把脸,同时也感慨今天的安排真是出乎意料的失败。

    明朗似乎已经看清楚地上是什么东西了,狐疑的看着阚齐:“这个是……”

    阚齐蹲下去捡起明朗脚边的戒指,拉起他的手,“你看不出来?”

    “你什么意思?”明朗心里颤巍巍的,他再傻也看出阚齐什么用意来了,但就是很诧异。

    在他看来自己跟阚齐只要能一直这样走下去就是最好的,没想过要有什么仪式或是一本正经的承诺,现在阚齐突然来这么一出……让他措手不及了。

    阚齐感受到明朗的手指在轻颤,呵呵……这小子还是这么单纯傻冒儿,还会紧张呢!

    “我要你做我的男人,当然要用戒指把你牢牢圈住!”阚齐说着,把戒指戴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无名指上的戒指……明朗倏地就脸红了,这一幕就跟老公给老婆戴戒指一样,他就是一糙男人,突如其来的细腻柔情反而让他觉得好r_ou_麻。

    “好恶心啊……你就不能直接给、给我吗?搞那么多花样,还让我吃了六……六个蛋挞……”关键是那些要送给自己的花居然还是他亲自跑腿载过来的,想起来都好笑。

    “额……虽然蛋挞这茬儿是失误,但你必须吃。”阚齐神秘道。

    “为什么?”

    “因为我要用出色的厨艺套牢你的胃。”

    明朗嫌弃的笑道:“什么狗屎……一会儿要用戒指圈住我,一会儿又用厨艺套、套牢我……”

    “对啊,”阚齐目光隐深道:“我就是设计了一个圈套,要把你死死卡在我的势力范围,让你一辈子都跑不出去。”

    明朗转悠着眼珠子,似懂非懂的剖析着阚齐的话。

    阚齐从裤包里掏出自己的戒指,迫不及待道:“来,换你给我戴上。”

    明朗带着一丝说不清的羞涩,接过戒指稳稳的套进阚齐修长的无名指。

    “老公?”阚齐看着彼此手上一模一样的戒指,心满意足的叫了一声。

    “老公。”明朗脸上浮着春敏般的红云,淡淡的应道。

    阚齐伸手搂着明朗的腰,喃喃的问:“对于遇上我这件事你有没有一点点觉得是奇迹?”

    明朗深思熟虑想了一会儿,严肃道:“有,但更多是灾难吧!”这是心里话。

    阚齐脸一变:“嘿,怎么说话呢?”

    “不经历灾难,怎么知道什么叫、叫幸福?”明朗笑的暖心:“是你这个败类让我懂得爱……爱是付出、是珍惜。”

    “这是在夸我吗?”

    “不是夸,是对你的肯定。”

    “说真的,我也觉得自己挺厉害,”阚齐发自肺腑感叹道:“居然能把你这种一根筋犟到死的二傻子掰弯,到现在还是觉得难以置信……简直是神乎其神。”

    明朗囧道:“你……你这是在变着法儿的夸自己厉害还是在骂、骂我傻叉?”

    阚齐凑到他耳边,轻声撩道:“我是在夸你眼光独到呀傻瓜……”

    “不是眼光独到,是瞎了狗眼……”

    “哦咦……还是这么不懂聊天。”

    其实跟阚齐在一起快两年时间,直到现在明朗也是稀里糊涂的,他都不知道自己当初究竟是怎么就开始对这个人动心了,他至今都没有抓到那个心动的音符,就这么懵懂的喜欢上这个流氓,莫非爱与不爱真的就在上帝弹指一挥间?

    他害怕过、质疑过、迷茫过,最终还是跌进这个万丈深渊无法抽身。明朗还是没法相信自己会对一个曾经跟他针锋相对斗到头破血流的人爱得如此深切,也许爱上阚齐本来就是场车祸,也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改变了他所有一切。

    他可以否认阚齐的所有,唯独不能否认自己对他的爱。

    这时候门铃响了,俩人停止了前一秒含情脉脉的注视。

    阚齐略显不耐烦道:“那个毛痒的在这种时候来扰乱老子的温存时刻?”

    “开门去,”明朗温柔的说:“有啥一会儿再说。”

    阚齐骂骂咧咧的走出去,隔着门一看,杨小欢、老武和周冠他们三个站在门外,正不怀好意的呲着嘴朝他笑。

    一看是这三个人,阚齐更是恼火,骂道:“你们仨吃饱了没事干这时候跑我家干嘛?”

    明朗也尾随走出来了,看清是什么人后马上就有种不祥预感。

    杨小欢嬉皮笑脸道:“齐哥,此言差矣,什么叫吃饱了没事干呀?我们明明什么都还没吃到呢!”

    老武添油加醋:“就是,点了外卖都超时半个钟头了也不见人送过来,没办法,我们只好自己上门亲自取货了。”

    明朗被这旁敲侧击怼的脸通红,阚齐,合着你就是这么坑我是吧?!

    阚齐一把揽过明朗,“没见着哥哥在忙吗?识相就赶紧滚。”

    眼尖儿的杨小欢突然看到阚齐手上那颗闪耀的东西,意味深长的笑了,揶揄道:“嚯……都已经互相交换心意了,我们到底错过了什么呀齐哥!”

    明朗被杨小欢这么赤果果的一调侃,更是羞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手不自觉的往身后藏。

    周冠接着戏弄道:“别藏了明朗,玩什么欲盖弥彰?咱们都看见了!”

    老武故意使坏问:“你们都看见什么呀~~~~”

    三个人对望了一眼,非常有默契的一唱一和大吼道:“结!婚!戒!指!哈哈哈……”完事儿哥几个笑的都快趴地上了。

    现在别说明朗,连阚齐都涩的哑口无言了,瞧着眼前那几个小孙子,想骂又不知道该怎么骂。

    “你们是夫妻吗?装模作样戴什么对戒?”周冠y-in阳怪气道。

    “我们是夫夫,这个回答够有说服力了吧!”阚齐趾高气昂的说。

    “……”明朗当然清楚自己跟阚齐是什么关系,但被这么当面点明讲出来,他始终有点羞涩。

    正当他腼腆的低着头的时候,老武他们几个突然从身后拿出拉炮,对准他俩用力一拉,“砰砰砰”几声脆响后,彩色的礼花有如淋漓的雪花飘落到二人身上。

    那三个人齐声道:“祝朗哥和齐嫂百年好合、恩爱到老!”

    阚齐愣怔了几秒,随后缓过神来……这几个臭小子也算有心,只是刚才那句话听着怎么这么刺耳?

    他提起眉头:“好好再说一次,什么叫朗哥和齐嫂?”

    阚齐瞥了明朗一眼,明朗已经闷不住笑出来了,看来大家早已是心领神会,都想到一块儿去了。

    杨小欢挤眉弄眼道:“我们早就看出您一直是被明朗压着呢,没啥~不管你俩什么方位,您始终是我们心目中的老大,被人家‘居高临下’怎么了?又不丢人……”

    “杨小欢你真是……”阚齐窘到下不来台。

    “就您跟明朗床上那点儿小家伙事儿,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以前给您留两分薄面,懒得揭穿您!”老武哈哈笑道。

    我艹……都是一群真孙砸!

    杨小欢拿着放空的拉炮,装模作样递到明朗面前,问:“作为一个铁皮直男,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时刻,当着家属的面,请你谈谈这些日子以来对我们齐哥的看法,要么索性就热情奔放的表示一下对我们老大的热爱吧!”

    阚齐瞟瞟他,像明朗这种内敛刚直又保守的榆木男孩,怎么可能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他“热情奔放”呢?

    明朗吞了吞口水,似乎在犹豫该咋办。

    “收了收了,今天到此为止,别闹腾了……”

    阚齐正要给明朗解围,身边这个人就掰着他肩膀生硬的转向自己,双目炯炯的注视着他,字正腔圆的说道:“大猪蹄子,你是我的,我是你的,永远永远都是……”

    说完,一个深重的吻妥妥的落在了阚齐唇上……

    看热闹的吃瓜群众惊诧的再次尖叫起来,没想到明朗这二愣子真的做了!同时也被这温情的一幕感动了坏了,这俩人从开始到现在都经历了什么,他们是实实在在看在眼里的,得之不易,可以说是跨越山河大海啊……

    周冠拍拍身边就快热泪盈眶的两个人,“走吧走吧!”

    “去哪儿?”

    “一起领盒饭!”

    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