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32节

章节目录 第32节

    沈忱一头撞在他胸口,贴着他的脖颈哄他:“我当然只爱你一个人。”

    “为了谁我跑来东恒当练习生,为了当谁队友我都不练了还回来救场,为了谁我顶撞父母,我……”

    慕馥阳垂眸,他本来只是开个玩笑,不过听到沈忱说起这些,很多事情又重新清晰起来。

    他放在沈忱腰间的手更加温柔地抚摸他。

    沈忱撒娇似的叹息:“我爱你,所以你不要没有安全感。”

    慕馥阳低头,轻轻嗯了声,堵上了对方的嘴唇。

    “我知道,我不会。”

    是了,他们一起经过磨难,相互慰藉孤独,无数个清晨早起奋斗梦想,无数个深夜促膝交心深谈,彼此为对方流泪,彼此又为对方微笑,爱不爱,早就不需要繁复的语言重复,已经深深镌刻在他们的一言一行里。

    六月,crux二专预告发布,当天席卷线上线下各大媒体,一分钟之后就登上微博热搜,还差点把官网冲塌了,除了主打歌,所有的人都在讨论慕馥阳和沈忱合写的这首歌曲。

    “很diao的样子,松颜后期,特别鸣谢卢淳,还有一干人等转发,我嗅到了搞大事情的味道。”

    “知道你家现在官推了,别跳了,不就合写一首歌嘛看你们恨不得开满首页的帖子,再跳跳断腿!”

    “我天我搞到真的了,我cp真爱啊,还合写歌曲,光放个名字就够我歪歪整个晚上。”

    “《闪耀的你》,这歌名儿有什么寓意?有小道消息的进来说一下,太子是gay的心理分析师别来了,我看腻了并且不感觉意外。”

    “这首歌是粉丝歌,大家安安稳稳风平浪静,这首歌要是暗戳戳表白,不好意思,让我知道你忱家拉踩我阳,我跟你们还有cp粉撕到天荒地老!”

    “LS你怕是要得罪你圈最声势浩大的cp群体,赌一张专辑,你掐不过。”

    邵露露双手交握,死死盯着反馈回来的实时电子表格上的数据波动,她最近辗转反侧,半个多月了没睡过一场好觉,说是从王璇那里吸取了许多善后经验,虽然有前人开路,但并不妨碍她忧心忡忡,嘴角还起了个大泡儿,c,ao着电话跟c,ao着手榴弹似的:“现在什么情况?”

    七月的天气燥热,他们的二专如期而至,得到的回应是跟这天气一样火爆,不过邵露露还是没有掉以轻心,不仅对专辑发售开始之后就要筹办巡演,一周年纪念等各种活动亲力亲为地布置谋划,他们被Andy拉去拍照也跟来现场观摩。

    Andy放下相机就表示:“特么照得跟结婚照似的,你俩这阵仗!”

    邵露露在旁边哼:“你要是他俩任何一个人的女友粉,你看了会有什么反应。”

    “心肌梗塞。”

    “……”

    “但他俩不是cp粉现在称霸粉圈么?那应该是……普天同庆!”

    邵露露冷笑:“看出来你混我家饭圈了,公开之日让你闭嘴惊艳!”

    Andy笑得妖娆无比:“那我就拭目以待。”

    七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五晚上八点,crux官方微博准时推送新专辑音源及视频播放网站,主打歌一公布就在短短十来分钟转发过万,但半小时后,另一首歌的热度明显更要超过它。

    《闪耀的你》是慕馥阳和沈忱一起作词作曲,官微推送这首歌的宣传词正是mv结尾的致词:也许你一直在黑暗中前行,你还没有等到光,身边只有间断的轰鸣告诉你路途仍长,目的地仍远,你还是孑然一身,你不是没有过怀疑,甚至一度自我放弃,但是请你不要停下脚步,请继续坚持着前行,你会发现漫长的黑暗只不过是车行路途的一段,经过隧道后你会等到整片星空,你会找到那个人。

    沈忱第一个转发了它,配词:我找到了。

    慕馥阳第二个转发了它,配词:我等到了。

    只有他们两个转发,配图是Andy掌镜的合照,合照中他们站在漆黑群星的背景前,手牵着一段红线的两端。

    底下评论如潮。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啊?!!我听话不站真人,官微说站我再站!!!”

    官微:“是那个意思,你站真人吧。”

    “……嗷嗷嗷嗷嗷!!!我的cp这是成真了吗?给我一晚上,我去把《真相是真》剪出朵花来!!!”

    “疯了吧,搞gay不能低调点吗?明天炸公司,姓姚的你给我等着!”

    “卧槽!活久见,这瓜是受了陈新童的启发吗?你们以为你们是影帝吗,现在的娱乐圈他妈的@#¥#¥%”

    谩骂、惊讶、质疑远比赞许多得多,邵露露从八点就拒绝碰手机,把电话放在旁边装死人。

    准确地说各个都在装死人,这时候还不能保持低调任人说的也就只有慕馥阳和沈忱这俩。

    不过也是walking dead,在被嘴炮轰炸至死的边缘苟延残喘着。

    硕大的宿舍里,他们躺得七七八八,最后凌晨两点多,邵露露站起来,提上高跟鞋:“我要走了,我快撑不下去了,等明天早上姚总叫公关部给我反馈吧。”

    罗崇宁和梁宵对望一眼:“我们帮你俩控评。”

    “控个腿儿。”慕馥阳放下手机,“你们亲自下场评论太不好看了,保持沉默就好,还可以少受牵连。”

    “骂的都是粉丝,路人没有情绪过激的,还有的说真性情路转粉呢。”梁宵说,不过他马上也就自己打脸,“但咱还是主要赚粉丝的钱。”

    沈忱不说话。

    梁宵突然突发奇想:“听说咱们粉丝好多富家女,要不我现在到门外听听,有没有撕心裂肺的嚎声。”

    沈忱把他拽着坐下来。

    看来,他还是要稳住。

    事情由他引起,他要做他们组合的定心丸。

    安静中,他轻咳:“上次于晨曦要离队,你们也是这么开会静|坐到半夜吗?”

    罗崇宁愣了下,笑了:“没啊,但是同样被骂到死是真的。”

    沈忱:“真正的事实总会浮出水面,粉丝们的头脑总会冷静。”

    慕馥阳瞥了他眼。

    他凑到这男人身边,拿过他的手机:“一夜之后,你再看第一条评论,绝对是积极正面的,你信不信。”

    慕馥阳眼珠动了动:“因为爱没有错。”

    沈忱拍着他的肩膀:“对,爱没有错。”

    “所以睡觉吧。”他站起来,“不是明天,也会是后天,不是后天,说不定是大大后天,议论总会过去,可是留下来的人就会真正留下来。对吧?”

    罗崇宁:“……有道理。”

    梁宵:“……太他妈有道理了。”

    慕馥阳:“这绝对他妈是真理。”

    四个人彼此互看,突然笑了出声。

    mmp,沈忱心里想,我们绝对是一群神经病。

    这夜,也只有神经病们才能好眠。

    第二天几近中午,慕馥阳是被沈忱的头压到窒息,才清醒过来的。

    打开手机,满山满海的信息、提示、电话,他花了几秒钟费力选择,考虑打开哪个应用才不会把手机卡住。

    想到沈忱的话,他先点开微博。

    果然,首评论超过十万个赞的是:阳哥,下次秀恩爱什么时候,在线直播个,好不?比心。

    “…………”他盯着那颗傻气而少女的粉色桃心,许久许久后,低低笑出了声。

    “嗯?”沈忱迷迷糊糊地动了下,似是不想醒来。

    他贴近他耳朵,低声呢喃:“没事,你接着睡。”

    沈忱被窗外的光线刺到眯眼,在梦与醒的边缘哼唧:“有……有光了?”

    慕馥阳抬起眼皮,费力向头顶的窗外望去。

    外面阳光灿烂,耀眼夺目,是照亮整个世界的力度和热度。

    “嗯,有光了。”

    他浅吻沈忱的额头,沈忱在梦里,嘴角也跟着翘起来,是很幸福的弧度。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