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7节

章节目录 第7节

    酒让人脑子糊涂,朕喝够了本来要回寝殿的,但不知为何却糊里糊涂地出了皇城,来了六部的地界。

    走到刑部前面朕才意识到走错了路,朕打算掉头,但走了几步想起秦王在刑部大牢关着呢,来都来了,不如去看看他。

    朕也不知道为何偏偏是走到了刑部门口。

    ——或许喝醉后下意识想去找自己最爱的人……

    酒在半路被朕喝完了,所以朕在牢房门口向狱卒要了一些,来到了秦王的牢房。

    被朕吵醒的秦王先是皱着眉头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才彻底清醒,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说实话,他这模样有些可爱。

    秦王不擅喝酒,朕没有勉强他。

    他只要在,就够了。

    朕酒量其实不怎么样,喝醉之后既不会胡闹也不会上脸所以不怎么看得出来,但糟糕的是会想什么说什么。

    朕好像与秦王说了许多话,将心底最难堪最不愿示人的秘密展现在他面前……

    皇后、齐王、林太妃……

    这一个个朕曾试图真心以待的人……

    朕一直伪装出来的无懈可击渐渐土崩瓦解。

    做皇帝好累,朕不想装了,只想醉倒在任何一个对朕有哪怕一点爱意的人的怀中……

    但是脸上的面具却怎么都扯不下来,酒盏的倒影中朕只看到一个神色y-in鸷的帝王。

    忽然,他握住了朕的手。

    “别哭。”

    他明明说的是“别哭”,但却猛地让朕眼睛泛酸。

    记忆里,似乎也有两次,这个人握住朕的手,让朕别哭。

    一次是在父皇的葬礼上,一次是在舅舅的葬礼上……但那太久了,久到朕都忘了被他握住手的感觉。

    但在再次被他握住的瞬间,朕便全部记起了。

    朕抬起头,尽量用平静的语气维护住最后的体面,朕道:“秦王看错了,朕没有哭。”

    他没有立马回应朕,而是双眼朦胧,脑袋微歪,试图理解朕方才说了什么。

    他喝醉了。

    也是,清醒的他决计不会对朕做出这么亲密的动作。

    那晚他说了很多,从朕的父皇母妃,到他家里的大小琐碎,朕听出来了,他在试图哄朕开心……

    朕的心跳的很快,心情也很复杂。

    朕如同一个在路上捡到宝贝的人,既欣喜又为占有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而生出罪恶感,还担心宝贝的主人下一秒找来,把它收回……

    他真的醉得厉害,到后来什么话都不管不顾地说了出来:“……你被绿了有什么好气的,本王当了大半辈子处男还坚强地活着呢——”

    什么?

    他,不是有侧妃吗?

    朕当时也是醉鬼,难以想清楚太多。

    但听到这句话时,朕在窃喜。

    ……

    他在意朕……他不在意朕……他在意朕……

    接下来的几天,朕如同一个思春期的少女,想的全是另一个人的心意。

    若他一直对朕冷漠以待,朕还能坚守住仅有的矜持与自尊,不去想他;但只要他对朕露出了一丝柔情,朕就想一头栽进去。

    “秦王为什么不纳妾呢?”去天牢看他的时候,朕佯装无意地问起。

    这个问题的确有些敏感了,他踌躇了许久,深吸一口气:“臣,不喜欢男人。”

    朕打翻了手中茶盏,茶泼了一身,他立即取来毛巾给朕擦拭,朕慌乱地拍开了他的手。

    ——因为怕被他发现朕衣袍下十分不体面的事。

    朕栽了。

    那天,朕又落荒而逃。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