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19节

章节目录 第19节

    当然魔尊喵是不屑于宣扬自己的大度的,于是大度喵西泽一脸高冷地挠着奥瑞恩干干净净手感贼好的肚皮,十分深藏不露。

    ——可不是太过深藏不露了嘛!

    斑斑简直被无所不能喵的高深沉默默得满脸泪啊!

    你道为何?

    无所不能喵在听了斑斑哭唧唧的诉求之后就吐给他一堆东西,不只没考虑过斑斑如何带着那一大堆东西、突破伪幼崽这样的杀机腾腾回窝,他甚至连这堆东西的具体用法都没给斑斑解说清楚呀!

    当然斑斑是深信不疑这些东西能解决灰耳狐族现在的难题的,为此甚至不惜和奥瑞恩对上——

    真等奥瑞恩被提溜走了,斑斑也呼亲唤朋地将东西都扒拉回灰耳狐聚集地了,可大家看着那东西,倒不是怀疑那东西能不能解决灰耳狐族的问题,而是“这东西居然能……”的感慨和“这东西到底要怎么解决灰耳狐族目前的难题”,却又成了新的问题。

    却说西泽到底给了斑斑什么?

    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件,毛绒绒们老家那一片儿极常见的,顶多原泰伦领地另一侧越过山坡那一片之后更常见些,与布利姬特领相邻那一面稍微少些的,却也是往布利姬特领那一方向更远处——

    也即是毛绒绒们这一路迁徙

    ——的方向更远处都还总是稀稀拉拉能见着——

    直到海上漂泊之后才绝迹了的一种,嗯,勉强算是果子的东西吧,毕竟也是和寻常果子差不多的时候开花结子又落树的。

    只要说是果子吧,哪怕是那在西泽喵之前,一直被以为是有毒之物的青果子,好歹也是饿急了能下得了狠口的东西,那种石头果嘛,却真是名副其实的“石头”果,别说寻常灰耳狐那灰斑短腿兽骨都啃不碎的牙口,就是能啃下黑色弯角兽的成年尼尔斯们——

    最壮年的雄性尼尔斯,也会被崩掉牙的好吗!

    ……那样的东西居然也是树上长出来的,简直不科学!

    ……明明连牙口比傻大个尼尔斯稍微“j-i,ng致”那么一点点的帕德斯,也不是一般石头能崩掉牙的说……

    所以明明是旱季难得的“果子”,却居然能在各种草食性、杂食性禽.兽们尸骸满地的时候,好好地挂在枝头,直到雨季降临后,慢慢烂在地里。

    也着实讽刺。

    更讽刺的是……

    每年石头果从枝头落下到彻底化为烂泥之前,是有很多被灰耳狐们滚到洞里给小狐玩耍的。

    而哪怕出生在最好年景、双亲也最擅长寻找食物的灰耳狐家庭,也总免不了,但一只或几只小狐生气勃勃地滚着石头果的时候,总有那么几只或至少一只,因为奶水不足,因为抢不过更强壮的兄弟姐妹,而在一边饿得奄奄一息,甚至已经只剩下小小的骸骨,依然被双亲留在洞里,作为同胞幼狐的;另一种玩具。

    ——却偏偏这石头果竟是能解决幼年灰耳狐吃食问题的物事!

    斑斑那一胎的兄弟姐妹没有斑斑娘这一次生的多,但这个存在于广泛灰耳狐家庭的问题同样曾经发生过,斑斑活下来的兄弟姐妹不少,兄弟姐妹们各自能够捕猎之后也称得上守望相助——

    但在幼年时,为了自己能够更好地活下去……

    斑斑死去的兄弟姐妹同样不少。

    或许是因为进化种真的比较聪明吧,斑斑至今都没有忘记,他将他那个脖颈上有着一个黑点的小哥哥踹出去是的脚感。

    虽然那个小哥哥只不过被他踹了几回,就彻底成了洞里不会动弹的一小团……

    想着曾经在那样的一小团旁边滚着石头果的日子,斑斑连突破奥瑞恩,成功将果子带回灰耳狐聚居地的兴奋都彻底没了。

    但现在也不是惆怅叹惋的时候。

    往事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斑斑抖抖毛。

    几乎所有灰耳狐都沉默地抖了抖毛。

    作为勇敢走到西.无所不能喵.泽跟前、又成功突破奥瑞恩的斑斑,他第一个迈着狐步上前:

    “也许石头果并不需要破开,也许只需要泡泡水什么的……毕竟之前的果子都是第一场雨就从枝头落下,然后烂在地里,谁也不知道石头果浸水之后能不能代替r-u汁,但西泽不可能不知道,石头果是谁也破不K……”

    斑斑真的只是习惯性地向石头果伸出前爪,也真的只是习惯性地没有将爪子收回r_ou_垫下——

    毕竟石头果是连帕德斯的爪子、尼尔斯的牙都破不开的存在,每一只灰耳幼狐都没有面对石头果要收起爪子的概念,事实上灰耳幼狐几乎都是在滚石头果的时候适应了爪子划上坚硬之后的疼痛、也学会了如何更巧妙地避开这些问题的……

    万万没想到!

    斑斑“破不开”的“开”字还没说完呢,其“无坚可摧”形象已经深入费力达生灵的石头果,居然比布利姬特领广受草食性+杂食型好评的青鳞果都更加软烂的,破了!

    要知道青鳞果外皮形似鳞甲兽的鳞甲,但在熟透之后软烂得不可思议,别说再弱小都好歹算是猎食者的灰耳狐,就算是连稍微大点的虫子,都可能将其“鳞甲”爬烂呢!

    而现在,号称无坚可摧的石头果,却就像熟透了的青鳞果一般,在斑斑的爪下裂开。

    从裂口中流出来的不是烂得半流质化的甜蜜果r_ou_。石头果确实还是石头果,不只壳子硬得像石头,里头的果r_ou_也像石头——

    微微发着黄的灰白硬质块状,紧紧黏在它那比许多石头都硬的壳子上。

    斑斑有些恍惚。

    事实上,几乎所有灰耳狐——

    不,不仅仅是灰耳狐,还包括所有明里暗里、远着近着围观着的其他毛绒绒们,都有一瞬间的恍惚。

    是了,即使是比许多石头都硬的石头果,也只是比许多石头硬的石头果而已。

    毛绒绒们却都已经不是当日在布利姬特领时候的毛绒绒了。

    西泽喵给毛绒绒们的锻体术,虽然不是华源大陆上最好的,甚至不是西泽魔尊曾经接触过的最强体修法门,却无疑是最适合费力达大陆的这些毛绒绒的。

    毛绒绒们的苦也果然没有白受,血亦没有白流。

    曾经布利姬特领最强大的存在也破不开的石头果,如今到了爪牙之利在毛绒绒之中依然敬陪末位的灰耳狐爪下,竟不过一熟透的青鳞果而已。

    走过荆棘,舞过刀尖,成为更好的自己。

    曾经的不可能,却不过如今的触手可为之。

    仅此,而已。

    第88章 新传说

    毛绒绒们显然有着自己特殊的生存智慧。

    就如灰耳狐们, 乍见石头果是有那么一会子沉默得仿佛连空气都被醺得沉重了,可也就只是那么一小会会子的沉默罢了。

    在发现石头果成了青鳞果之后,在发现那微微泛黄的灰白色块状物能迅速溶解在水中、成为泛着与灰耳狐r-u不太一样却更为诱狐的奶香饮品,甚至如果切开石头果的时候做得巧妙一些,不溶于水的外壳还正好作为容器之后……

    看着一圈儿围着石头果壳舔舔舔的幼狐们,成年狐都只余欣慰了。

    也许曾经洞x,ue里那从虚弱到彻底失去呼吸、到只余骨骸的小小身影依然会住在梦里心间,但过去的就是过去。

    他们努力强大起来, 让洞x,ue里不再存在那样的尸骸。

    他们不够强大的时候也已经竭尽全力,让洞x,ue里那样的尸骸尽可能地少——

    虽然最初的时候,也是让那个尸骸不是自己。

    就够了。

    毛绒绒们的生活就是这么简单。

    生活简单的毛绒绒们, 即使强大到曾经的无能为力已演变成随手即可为之的时候,也依然简简单单的生活着。

    得到了青鳞果、得以养活更多幼崽的灰耳狐继续家庭和睦地养育着幼崽,而习惯防备雄性的帕德斯雌性们,哪怕一路迁徙不得已适应了和雄性以及异族的共同生活, 教养幼崽的第一课依然是“帕德斯雄性是饿狠了连自家幼崽都会下嘴的家伙,千万不能给泰伦那蠢货给迷惑了, 对任何帕德斯雄性都维持必要的警戒才是生存的第一步”……

    而在繁衍季过后,长成了“大姑娘”的伊蒂斯主动离开伊芙栖息的大树,在邻近选择了新的树顶定居,而正式成为“半大小子”的普利莫, 被伊芙踢出“家门”之后,甚至连在家门附近住下的资格都没有,直接给踢到雌性居住区之外,和一群雄性大猫们一起自力更生, 似乎也是理由当然的。

    在这样正常的生活节奏之中,泰伦和阿姆斯东这俩在繁衍季的时候还会给对方舔毛毛、分猎物(虽然仅限于自己占上风的时候)的家伙,在度过了雌性信息素浓郁的季节之后,忽然就形同陌路,被迫在繁衍季放弃了对雌性繁衍权的阿姆斯东继续独来独往,泰伦则在例行与西泽喵的亲子活动之外还是没忍住相对偶尔地抽出时间继续他的变.态偷.窥事业,共同组成对大猫妈妈和幼崽们双重威胁的雄性二喵组……也只能算是正常情况中的一景而已。

    即使西泽喵和灰耳狐们都有了对于各自来说相当重大的发现,生活也仿佛一如既往的继续着。

    要说要什么算得上不太正常的话,大概也只有两点。

    嗯,还都是尼尔斯们搞出来的。

    虽说毛绒绒们的生活看起来仿佛还是一如既往的围绕着生存和繁衍,只不过为了生存和繁衍付出的努力更加地充满血与汗、而收获的也更加丰厚罢了,但其实,这一路迁徙,还是改变了他们很多。

    别看帕德斯雄性依然是在刚刚成年就被赶出家门,而尼尔斯雌性也依然共同抚育幼崽,大猫们在生活小细节上依然有着不可忽视的变化。

    例如,因为客观条件和尼尔斯雌性的示范作用,帕德斯雌性虽然还是各自养育幼崽,但给不同雄性生育幼崽的雌性也可以在保持必要距离的情况下,混杂而居啦!

    这种情况在依然几乎是绝对不可能的,毕竟一个地盘只可能有一头成年帕德斯雄性获得繁衍权,而雌性们,别看她们教育幼崽的第一课都是给讲那另一半血脉来源者可能会对他们做的恐怖故事,其实心里也都明白,幼崽们的亲爹还是相对最可靠的帕德斯雄性,除了亲爹之外的帕德斯雄性那才是真坑。

    甚至就连亲妈之外的帕德斯也都是坑,同一个雄性的不同雌性之间都是彼此警惕着的,彼此牵制的除了实力,也不过是“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敢坑我家幼崽,因为在她养育幼崽的时候我会更加凶残地报复回去”的心理罢了。

    同样作为大猫妈妈,帕德斯雌性在教导幼崽远离其他成年帕德斯雌性时,也是不遗余力的。

    哪怕是母女、是姐妹,像尼尔斯雌性那样共同养育同一个雄性的幼崽,在帕德斯雌性看来都相当不可思议。

    然而现在,不是母女、姐妹的帕德斯雌性们,虽然还做不到像尼尔斯们那样放心地将幼崽由别的雌性哺r-u喂养,但居然带着不同雄性的幼崽杂居,甚至在除外捕猎的时候能够放心地将幼崽独自放在离其他成年雌性相当近的距离之内……

    虽然幼崽们仍然被教导得警惕心十足,哪怕是像泰伦那样不只稀罕自家崽子,连孙子辈都挺稀罕的变.异偷.窥的家伙,都很难在实力碾压之外获得跟踪窥视之外的其他福利……

    帕德斯雄性们的家庭生活也还是稍微温馨了一点点,至少雌性们不至于将幼崽从他们的视线中彻底隔离不是?

    然而,同样作为雄性、同样作为大猫爸爸,尼尔斯雄性的日子可不只难过了一点点。

    这一回大迁徙中,尼尔斯中只有四头雌性,雄性却有十几头,还是年岁相差不大的十几头。在繁衍季到来之时,除了奥瑞恩那样因为身体发育迟缓、至今不受雌性信息素影响的家伙之外,其他雄性,嗯,哪怕因为多嘴怪的存在,大家都缩水得体型能和之前的奥瑞恩一拼,也完全不妨碍他们在繁衍季中热情如火。

    这对于雄性独占欲强而雌性又高傲挑剔的大猫们来说,热情如火却僧多粥少的季节,原本应该是一个堪比旱季的灾难季。

    真的,旱季未必会饿死一头身强体壮的成年大猫,但为了争夺繁衍权,在这种时候直接拼杀而死或者暂时没死却也重伤最后还是各种死的雄性,简直不能更常见。

    例如阿姆斯东和泰伦的初次邂逅。

    又例如奥瑞恩他爹是如何成为布利姬特领的王。

    然而大猫迁徙队里头的尼尔斯却又不同。

    自从打定主意跟随西泽喵走上迁徙之路,毛绒绒们就注定要踏上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

    这一条路上不只有强悍得一窝十好几个崽子都能养活了的灰耳狐,有混杂而居的帕德斯雌性,那么,自然也可以有繁衍季中似乎格外不挑剔、但繁衍季过后却立刻翻脸的尼尔斯雌性。

    是的,因为多嘴怪的存在,几乎所有毛绒绒都获得一份特别凝练过的、至少去除了因为母体不同、胎中保养差异和前期竞争导致的种种状况不同的身体,而对于血缘关系极近的尼尔斯们来说,这一番凝练,再加上天天都凝聚着真.血汗的锻体……

    雄性之间当然不至于没有丝毫差异的强弱一致,但差距显然不大,如果真的要为了繁衍权大战,这种个体间几乎都智均力敌的混战,结果只会比奥瑞恩他爹打下布利姬特领的战役更为血腥惨烈。

    当然,这对于天天都拼杀在鱼腹的大猫们来说,只能算是日常级的,可谁让雌性也发生变化了呢?

    身体更加强壮之后,能不能达到灰耳狐那样一胎十几只的成就不好说,至少目前,比起布利姬特领的妈妈祖母们一胎一般两只幼崽、还有些只有一只甚至根本怀不上的“效率”,在繁衍季过后百分百的怀孕率、产下幼崽总数高达十一只的雌性们,绝对是尼尔斯中的战斗机。

    最重要的是,幼崽们只只身强体壮,只要食物跟得上,绝对不会夭折。

    没有任何一头雌性会有“没办法,还是要供着雄性,看下一次繁衍季能不能怀上/养住幼崽”的需求。

    而尼尔斯幼崽的成长期,也绝对不止一个旱雨季的轮回。

    尼尔斯雄性们,好像一下子就失去“用途”了。

    尼尔斯雌性们现在固然强悍得非比寻常,而海中的猎物也确实巨大,如果真的只是为了捕猎,一只大嘴鱼就足够这二十来只成年尼尔斯十几天天天能吃饱喝足、雌性们还能有足够的r-u汁哺育那十一只小崽子,并且,十几天后需要重新捕猎,还不是因为大嘴鱼吃完,而是r_ou_质已经腐臭到不算挑嘴的尼尔斯都不愿下口的程度……

    一口气养上十好几只吃软饭的,对现在的四头尼尔斯雌性来说,其实不算负担。

    可谁规定不算负担的担子就必须担了呢?

    毕竟现在又不需要雄性们保护领地——哦,好吧,现在保护领地的也还是一位雄性,可西泽喵这头帕德斯雄性幼崽,才不是尼尔斯大家庭中那些吃软饭的家伙呢!

    再说了,四头雌性喂养十一只幼崽,还是十一只身强体壮程度及其接近的、一到了喝奶时候根本你争我抢寸步不让,吃完又各种j-i,ng力充沛乱蹦跶的幼崽,你当是件容易的事儿呀?

    虽说四头雌性互帮互助,不至于陷入灰耳狐家庭那样的,不得不找上西泽喵,还落得只能吃果汁但主食、母r-u反而成了小零食的地步,但,也是非常非常非常累的好吗!

    原本每天流血流汗之后,还能有美美吃饱肚子晒太阳,偶尔睁眼围观一下其他毛绒绒闹出来的新鲜事儿的悠闲时光,现在嘛……

    远的不说,奥瑞恩差点撕了斑斑的小闹剧,尼尔斯雌性们都忙得没工夫关注呢!

    在这种情况下,古往今来成千上万个旱雨季,都是繁衍季卖过大力气之后,除了巡视领地就能靠雌性养的尼尔斯雄性,就忽然失去福利了。

    全都被踹出雌性们的领地了有木有!

    虽然尼尔斯雄性不太在意兄弟合作,被踹出雌性领地的尼尔斯雄性还有难兄难弟可以互舔伤口,但这生活,好像也没比帕德斯雄性好多少了。

    或许还要更悲剧一点点。

    至少帕德斯雄性没有抢夺幼崽食物的日常习惯,起码食物充沛的时节绝对不会,而尼尔斯雄性嘛……

    作为一群在布利姬特领,每一次祖母和妈妈们捕猎完之后,都要看着亲爹抢先吃,只有极少数备受宠爱的幼崽才可能在亲爹吃完之前蹭上几口的环境下长大的尼尔斯雄性,遇上幼崽在吃饭,自己哪怕肚子饱饱,为了展示父亲的权威也要上去将其赶开抢吃几口什么的……

    虽然“尼尔斯雄性渣起来比‘连幼崽都吃’的帕德斯雄性还不如”的传说目前只在这一块小土地上蔓延,但总觉得,看到了费力达新传说的酿造了呢O(∩_∩)O~

    靠着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赢得了西泽喵挂件成就的奥瑞恩,则是又开始了他的蹭蹭蹭日常。

    毛发蓬松的铂金色团子蹭在同样毛发蓬松的灰毛儿身上,画面是一种比海风更温柔的暖。

    即使时不时的,铂金团子就会给灰毛儿踹飞到巨鱼口中,但只要奋力爬回来,就能得到灰毛儿的拍拍揉揉,偶尔甚至能反过来蹭蹭舔舔的……

    奥瑞恩觉得,生活已经不能更美好~\(≧▽≦)/~啦啦啦

    魔尊喵仿佛也已经沉溺在这样的美好之中。

    魔尊喵居然连飞升都放开了。

    他虽然依旧凝然端坐于枝头,却不再急着吸收灵力提升境界,而是享受日j-i,ng月华冲刷身体的感觉。

    他也依然会关注多嘴怪,却不再是为了琢磨研究这前所未见的怪东西,也不再想着如何将这怪东西带走,而是一边布置了一个限制多嘴怪体型继续生长的阵法,一边时不时以灵识与之交流——

    虽然直到大猫迁徙队再一次踏上征程,多嘴怪也没有给魔尊喵任何回应。

    虽然华源大陆上妖修潜规则之一就是体型越大、越是天赋罕见的越难化形得道,可谁能说得准呢?

    此时谁也不知道多嘴怪能修出个什么,就如谁也不知道,魔尊喵最终会成长为怎样的一只喵。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