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26节

章节目录 第26节

    楚寰之的手指一点点往下,抚摸过少年殷红的双唇,j-i,ng致的喉结,修长的脖颈,再次看到少年不可自抑地喘/息起来,他将少年抱起,完完全全占有的姿势,置于双膝之上。

    “你愿意叫我夫君吗?吾心悦你。”不是,是与不是的回答,却是更加鲜明的答案!

    “无耻!”楚无青羞愤怒斥,“你做梦……唔,不,不要,轻点。”话未说完,那怒斥就在楚寰之的动作下变成了呜呜咽咽的娇柔哀求。

    因为羞愤,楚无青眼中水雾更甚,泪珠凄凄楚楚地挂在睫毛上,脸上一片羞红,看起来让人更想欺负,想让他彻彻底底的哭出来。

    楚寰之的动作更加肆无忌惮,楚无青又羞又怒,想要努力出言呵斥,但是却在下一刻感到一股力量破开他体表深入到他灵魂识海之中。

    “青青,知道什么是灵交吗?”楚寰之带着磁性的声音随即在识海中缥眇缈地响起,“这才是真正的结合,比起天道见证,更加不可分开的结合。独属于仙人的结契双修之礼。”

    “唔。”楚无青双眼微红,愤怒地想要凝聚神识抵抗男人霸道的入侵。但他的抵抗对于戮剑真君来说甚至比不上被蚂蚁咬上一口,瞬息之间就破开楚无青的防表,自己的灵魂缠上了楚无青的元神。

    下一刻楚无青就感到自己的元神如凝成了食物一般,被外来的物体一点点包裹吞噬着,带起一阵阵酥麻之感,浑身如过电流一般,这样的酥麻让四肢百骸都虚软下来,整个人仿佛跌落在云层之中,被云层肆意爱/抚着。

    这一刻,楚无青才知道凡人口中快活似神仙的真正含义。

    灵交当真如仙人腾云驾雾一般,连他因为药物而控制不住情/动的身体都在灵交之中得到了最彻底的满足。

    胜过以往任何一次的交/合。

    当楚无青的元神被楚寰之完完全全占有,两者融为一体之时,突然一道白光在眼前闪过,大量的记忆冲破轮回的束缚,绽放于楚无青脑海之中。

    “师尊。”楚无青看着眼前熟悉却又陌生的青年脸孔,喊出了恍如隔世的称呼。

    脑海中的记忆,越来越清晰,他终于想起了一切。

    他并不是楚家的血脉,更不是此界的凡人,乃是上古仙界仙帝唯一的弟子,灵清仙君。

    楚寰之就是他的师尊,那个诞生于混沌之处的神明,一手开创上古仙界的仙帝,赐予了他无限的尊荣。

    那场让仙界崩塌的仙魔妖鬼四方大战,已经过去了千万年。

    那个时候,他清楚的记得自己是为了守护仙界,魂飞魄散而死,为了不让他复活,那群妖魔鬼怪甚至连他的散魂碎片都用时空之术泯灭殆尽。

    他为什么还能活下来,还能看到师尊。

    他无法想象,楚寰之到底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才战胜了天道湮灭的规则,将他从时空长河中复活过来。

    灵交便意味着双方再无秘密可言,不待楚寰之答复,楚无青就立刻将神识探入了楚寰之的记忆之中。

    师尊也魂飞魄散了?

    为了能让他这个弟子活下来,师尊代替他魂飞魄散,千万年来这些飞散的魂魄渐渐有了自己的意志,形成了完成的魂。

    仙界的魂魄,这是魂飞魄散后留下的唯一一丝元神本源,不知过了多少年,才慢慢重新有了意识,开始修炼。

    这个时候的楚寰之是没有记忆的,只以为自己是仙界的天才,仙君的嫡传弟子,而他转世到人间悟道,明面上是为了突破真仙境。

    实际上,是因为冥冥之中,感受到自己快出生了,但具体的时间却无法把握,只知道是未来五千年之内。

    三千年人间轮回浮沉,直到在楚家的一个奴仆房中,听到一声婴儿的啼哭。

    他终于找到了自己弟子的转世。

    一个父母双亡的奴仆之子。

    楚家的族长,将这个孩子抱走,对外宣称是自己的亲生之子。无青,正是他上辈子的名字。

    虽然很多人非常疑惑,楚寰之一向冷漠无情,对修炼以外的事情没有任何兴趣。明明他身为化神尊者,更是楚家族长,几乎相当于一界之主的存在,却从来没有过任何□□传闻。

    他甚至连个女性侍女都没有。

    从哪蹦出来的亲生孩子!他用自己的元婴,分裂的吗?

    但是楚寰之一句话敲定,却没有任何高层敢反对,从此便对外宣布,这个孩子是楚寰之唯一嫡子。

    他之前以为的上辈子,不过是他因为经历时空乱流,导致神志记忆混乱做的一个长梦。

    他们的*合,唤醒的不仅仅是他的记忆,还有楚寰之的记忆,以及那些流落在外的散魂回复了本体。

    楚寰之的修为,亦恢复到了上古仙界之时!

    那些散落的魂魄,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渐渐凝聚在了他的周围,无论他们经历了多少万年的生涯,历经了几代的转世,那种致命的吸引,天生的悸动都无法改变。

    对楚寰之而言,那是青青,是这世上唯一的青青。

    “师尊!”翻阅完记忆,楚无青忍不住再一次喊道,这一声包含了数万年的感情,浓烈至极,他眼中包含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流落而下,想要抚摸楚寰之的脸颊。

    但楚寰之却没有如同记忆中那般叫他青青,而是邪肆的睁开双眼,霸道地抬起他的下巴,亲吻道:“尊上的眼中只有师尊,我好伤心呢。”

    “临意?”楚无青眉头微微一皱,错愕道,他们不是合体了吗?为什么还会蹦出临意的语气来。

    “你这个卑鄙小人滚,主人才不会喜欢你呢,”下一刻,不仅仅是语气,楚寰之的身体竟然当着他的面变成了清俊少年,萧衍的模样,一下子把他圈进怀里,撒娇道:“主人最喜欢我了,对不对?”

    “对什么对!我才是这个世界跟青青订下婚约之人,你们这群人都跟我滚一边去,跟你们住在同一个躯壳里真恶心。”这样说着,清俊的少年身体也开始拔高,变成了澹台子延的模样。

    下一刻,越来越多的声音在楚无青耳边响起,“主上,主上,您想要什么阵法,顾予都给您研究。”

    “楚云止,我虽然很讨厌你的卑鄙y-in损,但是比起那几个恶心之人,还是我们展开合作吧?一起排除掉另外几个残魂。”

    “哼,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父亲大人,阿止好想父亲呢。”

    楚无青彻彻底底陷入了呆滞!什么鬼,师尊的修为都复原了,这些残魂竟然没有消失吗?

    他难道以后要跟七个魂魄性格的师尊相处吗?

    这也太过分了!楚无青心中的感动都被恐惧代替,挥手之间招出长剑,便向着九天之上飞去,他的修为虽然没有回复到曾经的仙君等级,但已是飞升大乘。

    这九天之上,可是住着自己这辈子认下的师尊呢,他见到自己样貌时,想必就已经把自己认了出来,故意想占这个便宜。

    既然生出了这样的胆子,就得承担起责任来,“呵,夫君?”就让这个新师尊好好对付他的七个徒婿吧。

    第85章

    不知道是不是楚寰之的灵魂在漫长时空中漂泊分裂太久的缘故,以至于收回来的魂魄完全无法融合。他们之间甚至互相嫌弃,憎恶,恨不得杀死对方。

    最终,楚寰之不得不用神力本源为自己凝聚分/身,将其他六个魂魄分裂出来放进分/身中去。

    最奇特的是,楚云疏和楚云止的意识凝聚在一起太久,以至于分/身分魂之法都无法将他们的意识分开,最终不得不再次共融于一具躯体中。

    这导致了一种奇景,仙人们经常看到掌控世间万物音律的天音仙君,为了争夺身体的使用权自己跟自己打起来。

    每当他自我打架之时,仙法道意纵横九天之上,无数玄妙的法术灵纹流转长空之中,形成了比道祖教宗更高妙的道场。

    每一次打架都有无数仙人闻风而动,前来观摩,以求能从他们打架的术法道意运用中有所领悟得以突破。

    而这些从中悟道突破修为之人,绝大部分主动追随起天音仙君,渐渐形成了天界的一股大势力。

    但天音仙君乃是楚云止,楚云疏修的却是天魔大道。自从本尊恢复记忆修为后,他亦立刻拥有了魔帝的实力。自从上古大战仙界崩溃后,魔族也几乎消亡一空,过了千万年,才勉强恢复了生息,但是比起仙族势力还是差距太远。

    整个世界疆域,仙族占了十分之七,魔族只和妖族鬼族一起苟存于剩下的十分之三。

    楚云疏登天之时,整个魔界都有所感应,这些年为了对抗仙族,妖鬼早就跟魔族结成同盟,几乎以仆从相称。

    魔道疆域之类所有人都向着楚云疏登天之处跪拜,闭关隐世的十大魔君更是一同出关,前往仙界迎接新帝。

    这就导致了,天音仙君和魔帝明明是同一个人,两族不仅没因此熄灭纷争,还因为他们身体抢夺之战,魔族和仙君追随者打了起来。

    几乎每隔一个月就会有一次大战。

    最开始,楚无青还出于上辈子带来的责任感,经常劝说这两个人,尤其楚云止无辜地睁着一双眼睛叫他父亲,求他做主时……他更是忍不住心软下来,斥责楚云疏不该挑起仙魔纷争。

    再说了,楚云疏身为哥哥,就不能让让弟弟吗?

    但是后来,楚无青发现了,这两人仇恨是真,但是为此挑起仙魔大战却是假的!只是想要骗取他信任的手段,好半软半硬地诱使他双修,楚无青就再也不管这些事情了。

    仙人们对此也常有非议,觉得楚无青不过三重天真仙修为,仗着仙帝撑腰,就占了杀戮仙君的位置不说,还是个红颜祸水,让仙魔两族大战不休。

    简直仙族之耻!

    魔族中对此也愤愤不平,一个底层修为的小仙罢了,居然敢拒绝他们魔帝,谁给他的胆子,谁给他的脸!

    为此不少人想要刺杀楚无青,但是都失败了,几乎没人能回来,就算险险回来,也变得神思不属,整个人都沉浸在对楚无青的迷恋中,忘记了自己的信仰,自己的种族。

    甚至,谁敢在他们面前说一句楚无青的坏话,就会去跟人拼命,变得跟神君魔帝一样,失去了理智。

    对此,更是激起了众怒。

    百花仙君泠月,不仅有着仙君级的修为,更是仙界第一美人,从来不染半点俗务,只在自己的仙宫之中悟道修炼,是几乎整个仙界的仰慕之人。唯一能让她心动的,只有还没有恢复仙帝修为,作为仙君弟子的楚寰之。

    可谁能料到,楚寰之下了一趟凡尘, 一切就天翻地覆。

    对此,百花仙君也不过熄灭了唯一的凡心,更加专注修炼而已,但是哪能料到楚无青竟然是这样一个祸害, 最终不得不出关,沾染俗务,要出关亲自斩杀了他。

    众人都以为,这下仙界终于可以恢复平静了,哪知道隔曰便传出了百花仙君被楚无青人品才华折服,甘当侍女的消息!

    据说,楚无青讲究逍遥自在,仙帝和仙君们更是不肯有这样一个美貌的侍女蓄意接近,但是百花仙君足够无耻,直接向所有人宣布了这条消息,并且不惜换上楚无青师尊宫中婢女的服饰。日日在楚无青洞府外听候差遣,还不惜将自己的一丝神魂本源献上,表示忠诚。

    仙君想要杀她,但是楚无青被百花仙君的赤诚感动,收下了这个婢女?

    这到底是什么鬼! ?

    茶楼之中,聆听最新仙界八卦的众人都听呆了,纷纷倒吸一口气,不敢相信他们心中的女神,出尘绝俗,高高在上,从不沾染凡尘俗世的百花仙君也变成了这样。

    这怎么可能! ?

    “砰”就在此时,一只茶碗碎落在地,紧接着便是一声锐利的剑鸣响起,打破了所有人的沉寂。

    众人循着发声处望去,只见一位青衣仙人坐在那里,利剑已经出鞘一半,杀意盎然。

    当看清青衣仙人相貌时,众人又纷纷倒抽一口气。

    竟有人的相貌俊美到这种地步,不,与其说俊美,不如说妖异,他的五官j-i,ng致到了极致,让人几乎分不出性别,若不是他的气势太强,锋芒无可抵挡,一定会被认为是个绝代美女在女扮男装。

    “也不知道,那楚无青比起这位道友长相如何。”

    “他长得 如此好看,又不像楚无青深居浅出,常人难以得见,不可能在天界没有姓名,难道是个才飞升的小家伙。”

    众人想再仔细观摩一番,却发现根本看不透青衣仙人的修为,只是那不稳定的仙力浮动却表明,他的的确确才飞升不久。

    有人想要出手试探, 才刚刚迈出一步,就被-道剑意震得仙灵一乱,当场喷出鲜血来。

    “你! ”他恐惧地后退,想要找人伸张正义,要知道这个茶楼的主人可是天仙五重天的修为,没有人敢在他这里闹事,何况一个才飞升的小家伙。

    但却发现,从始至终,茶楼中人没有一人出声。这人的道法造诣,难道已经超过茶楼主人了吗?!他才飞升多……恐怖如斯,又是个怪物般的天才。

    青衣仙人对这安静的场面非常满意,他将长剑又收回了剑鞘之类,轻轻笑道:“你们刚才说那杀戮仙君叫楚无青?”

    “是,是的,”众人咽了咽口水,有人大着胆子问道:“您也是要去刺杀他吗?”一时之间众人看这陌生仙人都觉得亲切起来。

    “不,”青衣仙人摇了摇头,“我在凡间时就与他认识,他偷了我最重要的东西,现在要去问他拿回来。”说到这里时,青年很有一些咬牙切齿。

    “他偷了你的何物?”一直不曾出现的茶馆主人好奇的现身了。

    这青衣仙人说的是真,可不就是刺杀了,而是抱着必死意志,鱼死网破,都追到天上来了啊? !人们忍不住脑补,难道当年楚无青偷掉的是青年成仙的机缘,才让这青年比他晚了几千年才终于飞升。

    这可是血海深仇!怪不得一听到楚无青的名字,气得碗都握不住碎落在地,利剑出鞘!

    “不,他偷得是我的心。”

    ……

    洛凝川的宫殿之中,楚无青并不知道有故人即将找上门来,他正在跟所谓的师尊一起下棋。

    明明身为师尊,洛凝川却战战赫赫举棋不定,他的灵性正感受到有两股力量在破坏他仙宫阵法的防御罩!

    而这两股力量他再熟悉不过,正是属于临意和萧衍的。

    他忍不住可怜巴巴地看了徒弟一眼,他当初只是想顺便占点便宜而已,不是真的想做这个师尊啊!

    自从楚无青飞回仙界,仙帝仙君们也回归本位,他的仙宫阵法就形同虚设,每次都要花费极大的代价重建。

    他的心真的好累,这种累,哪怕QAQ仙君仙帝也喊他师尊,都无法平复。

    他真傻,真后悔。

    “无青啊,你真的不去看一眼吗?仙族和魔族又打起来了。”洛凝川想把麻烦请出去,没有比他更卑微的师尊了,无时无刻不看徒弟的脸色。

    “师尊,下棋怎能不心静,”楚无青不满地皱眉,落下一子。

    泠月将美酒倒出,红袖添香,用的正是洛凝川珍藏了十万年不舍得喝的佳酿,痴迷地夸赞道:“公子真的好帅啊,随随便便一子就破掉敌方深思熟虑了三个月的布局,马上就能收下大片山河。”

    洛凝川: “……狗屎啊,这不就是在填子吗?跟你说的那些夸赞到底有什么关系?”

    “主人。”弱弱地一声撒娇响起,洛凝川就看到一个白色的物件扑到了楚无青的胸口。

    赫然是一只小巧玲珑的兔子。

    那兔子看起来非常的娇弱,似乎畏惧天光和寒冷,瑟缩着小小的身体就钻进了楚无青衣领之中,只露出脑袋,“主人,我饿了QWQ。”

    无耻啊。你明明是掌控黑白轮回的九玄仙君,为什么要去变成个兔子争宠!做仙,还有没有一点尊严。

    这一刻,难得地,洛凝川的思维跟泠月有了同步。

    她眼中的嫉妒几乎要化作实质了,早知道楚无青喜欢这种娇软的小动物,她就不自荐做什么婢女了,她完全可以变成一只小猫咪。

    绝对比这只兔子可爱一百倍!

    还要不要脸了,无耻至极,明明是个人非要变作兔子装傻,你堂堂仙君大圆满,比我还高的修为,怕光怕冷?居然进到青青衣领里……蹭。还要青青喂他吃东西!

    猥琐!

    百花仙君 恨恨地想道,要知道作为侍女,她就真的是个侍女,只能端茶递水,根本连青青一根手 指头都碰不到。

    泠月很想把萧衍从楚无青的怀里拎出来,可现实却不允许她对主上做出任何冒犯的事情。

    因为一旦冒犯,她连侍女都做不成了,只能滚回仙宫继续做她的百花仙君。

    “主上,”临意不知何时静静立于了楚无青身后,他从身后将楚无青环抱,动作恰到好处地能让楚无青倾身之间,让怀中的宠物滚落出来,执起楚无青的手指落下一子,“这样如何?”

    楚无青的整盘棋都活了。

    “你有什么事情?”楚无青手指轻轻抚摸落在腿上的兔子,那一身白毛的手感是极好的。

    临意笑意浅浅,“我找到能让楚云止二人分离之法了 ,还请主上屏退他人。

    来找青青之前,他已经让人诱使楚云止二人因为身体争夺打了起来,仙族再次跟魔族开战,楚寰之身为仙帝不得不出面安抚。

    而澹台子延更是早就被青青下了百年不得靠近的禁令。

    顾予这傻小子,真信了青青想要一套新的阵法维护洛凝川的洞府,闭关研究去了。

    至于楚无隽,澹台子延以为他的禁令是楚无青陷害他导致的,已经找楚无隽斗法去了。

    只有萧衍,居然趁他不备,潜伏成动物好多年,根本找不到任何隔除出去的办法。

    呵,喜欢扮演小宠物吗?临意的眼睛微微眯起,对楚无青道:“主上,我听妖族的妖君说,小宠物最好绝育,否则到了发情期,会影响身体健康,乃至危机主人。”

    果然,楚无青面色一变,将萧衍丢了出去。

    他想起了,有两次,萧衍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抽了,竟然变成了一头白虎,然后对他做出了那种不可理喻的事情。

    还有一次,他想收一条妖龙作为坐骑,那妖龙竟然是萧衍变得。

    萧衍还厚颜无耻地说,“青青为什么要找坐骑,那些妖龙哪有我威武?”

    楚无青平息了下心绪,对另外的两人道:“师尊,弟子先暂退一下,泠月你先替我伺候师尊吧。”

    洛凝川: ……不不敢!那是百花仙君!

    他想要反对,但是看到临意眼中的笑意,只觉得从头凉到了脚底,害怕地道:“好的,徒儿你放心去吧。”

    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