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9节

章节目录 第9节

    谢瑶沅猛烈摇着头,像丢了全世界:“我不信子雄这么绝情,这肯定是他身边的女人在搞鬼。”

    林桑继续发刀:“有什么区别?他能找其他的女人,说明你在他心里,连备胎都不是,老妈,你一个美貌与才华兼有的奇女子,为什么非要在这棵歪脖树下吊死?爱的时候是真爱,过去了就过去了,朝前看,姥爷说的对,会有更好的男人陪伴你后半生的。”

    谢瑶沅哭着跑回屋,林桑叹口气,无意识地,便开始一遍遍地拔打顾牧辰的电话,当听到那一声声的关机提示音时,突然想到,现在的自己,和谢瑶沅,有什么区别?

    联系上顾牧辰又怎样?她的自尊能说出让男人拿出九千万来吗?况且,顾牧辰虽然名义上是海氏的继承人,但并未过渡资产,所以,她的牧哥,还是那个只拥有一座赔钱大园子的人。

    不行,还得想办法赚钱。

    林桑开始浏览各大影视号的选角新闻,目光最后停留在一则小道谣传上:“据传:国际名导安鲁滋将亲临亚洲选女配一号,要求武戏功夫极高,听说各大一线明星试戏时秒被涮。”

    林桑拔通了顾少青的电话:“顾哥,能帮我争取那个安鲁滋导演的试戏机会吗?”

    顾少青听得一头雾水:“啥?没听说有国际名导来咱们这啊?你稍等,我联系一下。”

    半个小时后,顾少青的电话再次进来:“小林,好像有戏,我把你的视频资料发过去了,那边有助理说导演对你比较感兴趣,明天九点,安和大厦88层,有十分钟的试戏机会,加油。”

    林桑挑挑眉,大眼睛明亮地要闪光:“顾哥,你把安导选角的剧本发过来,我做做功课。”

    顾少青弄剧本费了点劲,一个小时后才发过来,林桑简单吃了点东西,便窝在沙发上研究整个剧本,又找了原书比对着看了一遍,揣摩了半晚上,才放心睡去。

    前世,她能在两年内登顶影后,并不是只靠老爸的资本,对角色的把握和天生的戏感灵性,加上极高的职业素养,才凭借一部电影,就让观众对她所塑造的人物过目不忘,爱就爱得要死,恨也恨得咬牙切齿。

    第二天八点不到,她开着那辆老别克,来到安和大厦前台:“您好,我是林桑,约好来试戏的。”

    第35章 峰回路转

    前台小姐态度很恭谨:“知道了, 是林桑吗?安鲁滋导演在楼上等您。”

    林桑乘电梯到达88层,一出电梯门, 熟悉的面孔便热情地迎上来, 拦腰就是一个虎抱:“林桑!看了视频,我才知道是你, 虽然这次我们招的是女演员, 但林先生的长相,比女人还好看, 也是可以的。”

    林桑轻轻一挣,便从高大的外国人怀里脱身, 她看着这位在海氏的接风晚宴上有过一面之缘的大导演, 并没有利用人家的信息差, 认真地解释:“安鲁滋先生,我确实是个女人,不过, 合作前,还是建议您了解一下我最新的舆情状况。”

    安鲁滋仔细打量着她:“女人?哈哈哈, 女人!”

    林桑抱起胳膊,捂住不能证明自己是女人的胸,笑笑:“惊喜还是惊吓?”

    安鲁滋笑得狂放:“我就说嘛, 海氏的继承人,怎么可能娶一个男人,女人好,太适合了, 我这个角色就需要女人来演。”

    林桑放下胳膊,晃晃被这阵强烈笑波震得发晕的脑袋,看着划拉着手机的安鲁滋,等着他看完新闻后的反应。

    “还好吧,林小姐,这点我可以帮你。”安鲁滋看得很快,职业丰富的他从报道的字里行间就能看出事情的大体走向。

    “林小姐,事情不会太糟糕,你的魅力可以战胜一切。”安鲁滋终于停止笑,说得一本正经,伸手朝林桑做了个邀请姿势,两人一起进到他的办公室。

    有秘书端着咖啡走进来,安鲁滋看向林桑:“是真地喜欢黑咖啡吗?要不要换?”

    林桑释然地笑笑:“换成玛奇朵吧,多加糖,谢谢。”

    安鲁滋朝秘书吩咐:“立刻官宣,宣布和林小姐的合作,语气要热烈荣幸。”

    林桑站起来,朝安鲁滋鞠了一躬:“非常感谢。”

    在这种或落井下石或观望的时刻,安鲁滋做为一个国际知名导演,在一部经典的大IP电影中直接表白林桑,可能会让事情峰回路转,直接改变事件的走向。

    林桑愉快地和安鲁滋聊了半个小时,两人对剧本和角色的高度认同感,又让这次本该十分钟的见面增长到一个小时。

    安鲁滋站在关上的电梯门前,秘书走上来:“安导,为这个女孩出这么大头,值得吗?她可是个没有任何作品的新人,在亚洲区,来应聘的,至少都有几部电影上映过的资深名演员。”

    “不说她极有天赋的演技,单她背后的海氏影业,就保证了影片能在黄金时段上映,这可是你拿着一个亿也换不来的资源。从那晚的宴会上,我就看出,这个林先生,啊不,林小姐,是海氏那位年轻继承人的心肝宝贝,别说是份量这么重的女二号,就是个路人甲,我敢打赌,他也会全力支持。”安鲁滋撇了秘书一眼,又跟了句:“刚才那位林小姐喝得什么玛奇朵,给我也来一杯,了解一个人,就要从她的方方面面的习惯入手,学着点。”

    秘书一脸仰慕,屁颠颠地跑着为老板冲那杯喝了血糖绝对会上升两个加号的高甜度咖啡了。

    顾少青等在门口,看着林桑的脸色,一挑眉:“成了?”

    林桑朝他眨眨眼,走向自己的别克:“看安导的官宣,咱们的局面,马上就破了。”

    顾少青刚划开手机,还没得及看安导的官宣,原先几家代言公司的信息便来了:“我们的产品,购买者是广大女性,林小姐好像比林先生更适合代言呢。”

    顾少青呆呆地抬头,看着林桑:“活了大半辈子,第一次体会到逆天翻转是啥滋味,小林,签下你,是我眼光最毒辣的一次。”

    这话说的,当时大概只有她一个人去他的皮包公司应聘好不好,林桑笑着,坐进驾驶座后,才出声提醒:“顾哥啊,快去撤了你的卖房卖车信息吧,晚了,我怕被中介公司出手了。”

    顾少青的路虎喷着白汽,夺命而逃。

    接下来的几天,林桑差点淹死在合同的海洋里,顾少青看着一排溜的大牌子,恨不得林桑能有个双胞胎的姐妹,来应付从早到晚的拍摄需求。

    随着大量的官宣公布,林桑算是在顾名辰统治的娱乐江湖,生生撕出了一道大口子,并且高调地从国际市场起步,定位在亚洲最具人气新人上。

    一周,一个月,两个月,林桑的一切都在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唯一不变的,就是顾牧辰依旧没有半点消息。

    林桑按照合同拍完电影,安鲁滋也搞到了海氏老爷子的办公室电话,但老亨德温的助理语气却比她还着急:“我们老总裁因为少爷的失联,差点旧病复发,林小姐如果有消息,还请第一时间相告。”

    林桑要了顾牧辰出海的地标线,,把所有的钱留给谢瑶沅,自己坐飞机到了那片无人海域。

    但实际上,机场离无人海域,还相隔上百公里,林桑租了当地一辆越野车,按她平时飚车两倍的速度,按罗盘指示,开向无人区,在经过最后一个能住人的小旅馆时,她碰到了那两位半人半鬼的金发美女,除了从她们那得到更确切的坐标地址,顾牧辰的消息,没有半点,因为,到这里后,他便让两位助理留下,独自出发了。

    漫长的海岸线曲曲折折,粗大的砂砾呈紫红色,平静如一面镜子的海面上,遥遥看去,好像有座红色的小点,如一朵开放的莲花。

    林桑突然想到顾牧辰曾经和她谈起的红莲峰,难道,这里,就是那个顾牧辰念念不忘的所在?

    林桑下了车,从后座上取下帆船骨架,开始组装。

    她用了将近两个小时,才组装完成,把车上准备的淡水和食品打好包,捆在船底,两手拖着帆船,下海。

    这片海水浓度很大,水面波澜不惊,划着船,像行走在玻璃地面上,太阳热情似火,大大的,亮亮的,像罩在头顶,好像在下一秒,就能把人晒成咸鱼干。

    林桑加快了划船速度,她有的是力气,但没有足够到不可预计在海上漂多少天的淡水。

    皮肤开始滚烫,林桑把衣服不断弄s-hi,但很快就被太阳蒸干,身上冒着热汽腾腾的白汽,像处在一个天然的汗蒸房。

    这是一片什么海啊,不说漂亮的水鸟,就是小鱼小虾,也没有一只,海水也呈紫红色,水却极清,低头望下去,是一望无际的深。

    林桑几次跳到海里,试图从下面找找线索,却无济于事,水下面能潜到的地方,只有水,连棵海藻都没有。

    跳了几次,她决定不再在错误的方向上浪费力气,调整好方向,冲着远处那个高高的红点,在海上飚起了帆船。

    按太阳升起落下的轨迹,她到达这个红色山峰的时候,已是三天以后。

    山峰很高,太阳恰好在它的山尖上,倒像个身披红袍的男子,头上戴着黄灿灿的王冠。

    林桑爬上山峰,到达最高点,敞开了嗓门吼了一声:“牧哥,你在哪里?”

    死一般地静,山峰峭立,海水都没起一点小浪花。

    林桑坐在山峰最顶端的一块大红石上,抬手遮住眼睛看向远方,心想自己不会就晒干在这里,跟这山峰融为一体,经过上万年的风吹雨打,化做一块望夫石,再配上一个优美凄凉的爱情故事,成就一个驰名中外的旅游景点吧?

    她不想当景点,她还没找到顾牧辰,她的牧哥,就是死了,她也抱着他的身体,一起化在这红莲峰,成就一段圆满爱情佳话。

    林桑喝完最后一点淡水,开始往下爬,到了海面,继续向下,在潜到不能再一步时,她敏锐地抓到了一个小细节。

    有水打着小漩涡,朝一个地方流。

    她果断朝那个地方游去。

    这是一个狭窄的通道,林桑庆幸自己身体的娇小,她缩着身子,钻进通道,腰进来的时候,裤子差点被挂在峭壁上。

    她两手抓住裤子,把身子侧了又侧,缩了又缩,以一只鞋子被卡掉的代价,进到洞里。

    洞内还是水,与外面无异,奇怪的是,进来之后,她觉得自己像一条鱼,不再有呼吸上压迫感,她试着喊了声“牧哥”面前升起一串泡泡,嘴里却没有一点呛水的感觉。

    她慢慢地游,两眼四处望着,判断着水流的方向,很快,前方有更大的漩涡出现,她没犹豫,一头扎进去。

    身体好像处在悬空中,林桑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在急速坠落,她伸手,竟然摸到带着s-hi意的白云。

    身边白云越来越多,她的身体轻得像一片羽毛,在周围清澈的空气中飘啊飘,最后的归宿,是一片看不透的黑暗。

    她只来得及喊了声“牧哥.......”身体便急速坠进黑暗,意识也慢慢失去。

    再次醒来时,头顶有杂乱的脚步声,近乎咆哮的怒吼声:“医生、医生,快,救救我女儿,快点,她快撑不住了.......”

    林桑没睁眼,却泪流满面。

    “爸爸......”

    第36章 大结局

    林桑喉咙里的这声爸爸并没有让那个眼睛布满红丝的男人听见, 她只觉得握着自己的那双大手被拿掉,随着一声大门的闭合声, 耳边只剩医生们手中刀具碰撞的轻微声音。

    脊背上被注入麻醉针, 林桑在疼痛中睡去。

    再次醒来,老爸站在床边, 一脸的胡子拉碴, 手里端着一个白瓷小罐:“桑桑醒了,来, 喝点汤,是爸爸亲自炖的。”

    林桑目光落在那个白色小罐上, 顾牧辰, 也曾用跟这个一模一样的, 为她炖过几个月的汤。

    她喝了一口,感到身子不太对,想侧一下, 下半身的突然失重感却让她心下一凉:“爸爸,我的腿?”

    林爸第一次在女儿面前流泪:“桑桑, 好孩子,爸爸会请最好的医生,为你恢复正常。”

    林桑想坐起来, 但费了全身的力气,只能抬了抬头,她,又恢复到了前世的自己, 一个身娇体软的真正女生,再也没有那个假小子林桑的那把子力气。

    林桑双眼空洞地望着医院的天花板,不说不笑,只喝她爸送来的汤,直到一个月后出院。

    虽然请遍了名医做出会医诊断,但林桑双腿恢复行走的可能性,几乎为0.

    听到刻意放轻的脚步声,已经在院子里呆呆望了一个月天空的林桑转头,看向林爸:“爸爸,别再费心了,如果可能,还是把那些钱资助同我一样的人吧。”

    林爸揉着她的头发,沉重的点着头,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

    林桑转身,伸手去摸林爸的脸颊:“爸爸别哭,还记得小时候,也是在这个院子里,你说过的,总有那么一天,桑桑心目中的王子,会驾着七彩祥云出现,娶我。”

    林爸眼泪更汹了,这个商界强者,死死抿紧嘴唇,朝女儿点着头:“会的,肯定会的。”

    林桑笑了,美丽的大眼睛里满是泪水,前世的她,也有两个漂亮到极致的小梨涡,但现在,晶莹的泪水顺着惨白的脸颊,落到梨涡深处:“爸爸,我已经遇到他了,就在出车祸后,他长得很好看,公平一点,比您还要好看上那么一点点。”

    林爸再也控制不住,抱着已经j-i,ng神错乱的女儿,嚎啕大哭。

    “爸爸,不要哭了,我说的是真的,瞧,他来了。”林桑抬头,笑得无比灿烂,她的声音听起来,缥缈又遥远 。

    林爸猛地抬起头。

    万里无云的晴空,突然出现一道绚丽彩虹,身穿淡青西装的英俊男人踏桥而下,身上沐浴着七彩霞光,蹲到林桑面前,握住她的手,声音低哑磁性:

    “林桑,你现在这个样子,最好看。”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第一次写的一篇言情小短文,谢谢小可爱们的一路陪伴,明天,还有番外。

    另:新文已开,有喜欢的小天使务必垂怜收藏,么么哒!!!

    第37章 番外

    番外

    林氏财团的娇宠大千金林桑, 一生就是个传奇。

    在顺风顺水登顶影后时,月盈则亏, 一场车祸, 双腿俱断,她的一众粉丝眼泪都还没干呢, 大影星猝不及防发了一把大狗粮, 人家虽然断了腿,但收获了一份真挚的爱情, 更奇的是,一趟蜜月旅游回来, 在医学上被判了死刑的双腿, 奇迹般地完好如初。

    从此, 赁借着一张不老容颜,虽没再拍一部戏,却成了娱乐圈永远的神话, 特别是一对粉雕玉琢的龙凤胎儿女,更是赚足了大小娱记们的眼球, 原因无他,那小正太小仙女的姿容,想忽视真地是强人所难。

    在林老爷子无疾而终后, 林家大小姐捐赠了林氏财团所有的资产,携从未在公众前露面的神秘丈夫和一双儿女,乘着一艘大船,说要周游世界。

    从此, 在这个世界,销声匿迹。

    辽阔的海面,小正太躺在甲板上,跟他小仙女姐姐抱怨:“妈妈也太粘人了吧?总独霸占着爸爸,你说气人不?”

    小仙女叹口气:“弟弟,也不怨妈妈,我总觉得是爸爸的问题,他一秒钟不见妈妈就四处大喊大叫,那样子就像丢了似的。”

    小正太昂昂下巴:“哼,这次接了谢太姥爷,咱们三个组队,另乘一艘大船,去索马里无人海域,去找那个古董沉船,看能不能发现好玩的东西。”

    顾牧辰抱着林桑走出来,轻轻放到甲板上的躺椅上,还小心地盖上一条粉色的毛毯。

    小正太小仙女噘着嘴:“爸,妈,我们要走了,不要想念哟。”

    顾牧辰挑挑眉,瞅了眼儿子,非常鼓励:“嗯,去吧,那艘古董船,是你叔叔府里的货船,还是有几件值钱的东西的,你去拿回来,也算是物归原主,不过,要照顾好太姥爷,毕竟一百多岁的人了,就别亲自当水手了。”

    林桑轻柔地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绽出漂亮了几十年的小梨涡:“好男儿志在四方,去吧,看好你太姥爷,别让他四处勾搭美老太太,我怕青山公墓里你们那太姥姥爬出来咬我,噢,别忘了,捎上你姥姥,让她做方便面你们吃哟。”

    小正太偏头,问小仙女:“姐,我觉得咱俩不是爸妈亲生的,你觉得呢?”

    小仙女想了片刻,绽出梨花浅笑:“是的,弟弟,我长得一点也不像妈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