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8节

章节目录 第8节

    云柔不知道为什么方夫人居然会选中蒋家姑娘,明明她之前是喜欢那种温柔贤淑的类型。

    云柔吃着王婆子亲手给她做的红豆糕,一边看着幼弟在那里玩九连环,小声问祖母:“祖母,如今方家那边已经订了亲,那柔柔他们什么时候接回去呀?总不能一直这样让柔柔的住在乡下吧?”

    祖母闻言轻轻的哼了一声:“我还正想跟你说呢,那死丫头已经被方家接回去了。”

    云柔闻言顿时诧异的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怎么会?方家那边不是说一定要等方二少的正妻入了门之后,才会找时间将柔柔接回去的吗?怎么如今方二少还没成婚,就将柔柔接走了,难道就不怕人家蒋家那边得了信儿,这婚事给吹了?”

    祖母是又生气又无奈,叹了一声:“还不是这个贱丫头不知检点,原以为将她放到乡下庄子上住着,就不会再惹是生非了,谁知这死丫头私下里买通了庄子上的人,就送了信回京,这方子杰就三五不时的去庄子上找她私会。”

    “前一阵子怀上了身孕,她就逼着方二少将她带回京去生下孩子,但那段时间正是方家与蒋家议亲的时间,方夫人得知此事差点没气晕过去,为了不激怒方子杰坏了与蒋家的婚事,只能同意将死丫头接回家去。”

    云柔闻言无语的眨眨眼:“可蒋家那边,若是知道,方二少未成亲就有了庶子,那就……”

    祖母闻言叹了口气,拍拍他的手说:“这个不知廉耻的丫头就是打着母凭子贵的主意,想要在正妻之前生下一个孩子,好在方家站稳脚跟。可方夫人是什么人手段,怎么会给蒋家抓住把柄的机会呢?人进了她的院子,不过几天那胎便落了,现下正在方家养着呢,以后的日子能过得如何,全看她自己了!”

    “蒋家那个姑娘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脾气可不好,她若是识相的好好侍奉主母,指不定将来还能在方家有一席之地,若是不识相,非要与那蒋家姑娘争个高低,才有她的苦头吃!”

    云柔双眸里闪过一丝暗光,思索了片刻之后,才苦笑着说:“英英这大半年的时间其实也吃了不少的苦,想必也明白了不少的事儿,现在她去了方家,虽然不是正妻,可有方二少护着,想必也是能安然无虞的。”

    祖母闻言点了点头:“英丫头是个不傻的,但就是聪明就用不到正经地方,她做下这样的丑事,差点坏了咱们家的名声,反正以后啊,她少回来才是,不想看见她,心烦。”

    “若是她以为你嫁进了端王府,能够给她做靠山,想要在方家横行霸道,那是万万不能的,她若是真有什么事儿找到你,那一定不要应她先回来告诉我,记下了吗?”

    “孙女记下啦。”

    云柔却想着,云英虽然是如今境况大不如前,可她们两个之间也是撕破脸了的,以云英那个自视清高的性子,就算是打落牙齿往肚里吞也不会因为什么事求到自个儿跟前的。

    她这个妹妹呀,也就剩这点骨气了。

    从家里回到王府,天色已经黄昏了,她去给王妃请安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院落。

    凌乾去军中当职,还没有回来,她想着他也快回来,干脆等着他回来一起用晚饭,省的这个男人又小心眼的生气,自己没有等他。

    于是她便拿起了针线,坐在靠窗的位置熏着暖炉,慢慢的做着活。

    可过了没多久,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院外突然传来一阵噪杂的声音,只听见有丫鬟高声的喊着:“快把床铺收拾出来,快去禀告世子妃!”

    声音着急的好像发生了什么事,她便急忙放下手中的针线活,向屋外走去,可还没走出去的时候,就像凌乾的小厮万方扶着他走了进来,胳膊上血淋淋的。

    那血的颜色顿时便冲入她的眼眸,惊得她一颗心顿时疯狂的跳跃起来,瞬间便红了眼圈,惊慌无措的想上前却又不敢碰他。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受伤的?”

    凌乾被小厮扶着,躺在了床上,那包扎过的伤口依旧流出来许多血,瞬间便沾染了被子,云柔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因为流血受伤,而有些苍白的那面容,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凌乾看着她落眼泪,还将没受伤的那一只手伸出来,想要替她擦眼泪。

    云柔急忙攥住他的手,心慌气短的问:“你到底是怎么了呀?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我没事,小伤而已。”他却不知道疼一样的,吊儿郎当的笑着,伸出手来给她擦眼泪,调笑她说:“真是个沉不住气的小丫头,爱哭鬼!”

    “讨厌,你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种话!你到底是怎么受的伤?你赶紧说呀,你要急死我呀!”

    云柔急的眼泪一直掉,拿帕子擦也擦不干净,眼睛都有些模糊了,生怕他有个万一。

    她这一副焦急的模样,落在凌乾的眼里是满心的舒坦,原来在不知不觉之间,自己在她的心里居然这样重要了吗?不过是一点小伤她都急得哭成这个样子。

    若是刚刚成婚那一会儿,她才不会为自己掉眼泪呢。

    他这么想着,又虚弱一笑,摸了摸她的脸说:“不过是在军中比剑的时候被划拉了一下,又没伤筋动骨的,只是皮r_ou_伤,看着吓人却不严重,别哭了,一会哭肿了眼睛,不好看了。”

    云柔却抽泣着摇头:“你都流了这么多血,还说是小伤……你也真是的,比剑的时候也不知道小心一点……”

    说着她便转头,看着红叶:“去请太医了吗?”

    红叶点了点头急忙说:“万元说回来时已经去请了,很快就会到的。”

    云柔闻言点了点头,回头看着他有些苍白的面容,擦擦眼泪说:“在太医来之前,我给你换一身轻便的衣裳,来,你轻轻的抬手……”

    作者有话要说:  已经成亲了,文文也快完结了,追读的小天使们,可怜下豆子,去接档文点个收藏吧,这本完结那本就开始更新了。

    书名——夫君中风以后

    求收

    第47章

    王妃听说儿子受了伤来的速度也很快, 一进门来便来到了床边,看着凌乾手臂上满是血, 眉头微微的蹙着, 但因为个人经历的比较多,性子比较沉稳内敛, 所以即便再慌张也都在心里, 面上并不是太过惊慌:“究竟是怎么伤的?”

    问话的同时目光落在云柔的脸上,发现儿媳妇哭的满脸都是眼泪, 紧张的不得了,心里多少也有些欣慰, 看来成婚这一阵子, 小两口的感情着实不错。

    云柔也发现王妃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还以为她是有些责怪自己这般沉不住气,急忙的拿起帕子擦了擦眼泪,站到了一旁, 让王妃坐在床上问话。

    “不过是比剑的时候不小心划到了一下,算不上什么多重的伤, 还劳烦母妃跑一趟,都是儿子的不是。

    凌乾说话的同时,目光还看了云柔一下, 她就在一旁乖乖巧巧的站着,时不时的拿帕子轻轻擦擦眼角,那一双通红的眼,他看着心疼的心里也熨贴。

    王妃看了看他的伤口, 的确只是划了一下并没见到骨头,这才放了心,瞪了他一眼说:“就是你的不是,就算是比剑也该悠着点,怎就这么不小心?也亏得这两年边关平定,不用你上战场,否则就你这样的去了,不定能不能平安回来呢!”

    凌乾闻言摇头失笑:“母亲您这话也太狠了,哪有这么说儿子的,其实这伤可疼了。”

    “废话,流了这么多的血,伤口那么大,能不疼吗?”王妃说着转过眼来看着一旁站着的云柔,笑笑说:“今日怕是吓着你了,这血流了这么多,瞧着吓人,但其实伤真的不是特别重,好好将养着就能没事儿,你也别太担心了。”

    云柔点了点头,感觉王妃说话这么温柔,也没有因为她沉不住气而生气,心里面放了心,又过了没多久,太医提着药箱匆匆的来了,给他处理好伤口,又写下了调养的药方之后才离开。

    王妃也一直守在这里,看着儿子喝下了一碗熬得浓浓的药之后,这才放了心,扶着丫鬟的手回自己的院子去了。

    屋里终于安静了,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红豆和红叶都站在外面的厅里,并不敢进来打扰,云柔就坐在床边,看着他受伤后脸色苍白的那个样子,轻声的上前问:“你饿了吗?想不想吃什么东西?我叫厨房给你做了来?”

    “刚喝了药,我这会还不太饿。”他说着笑吟吟的伸出那只并未受伤的手,摸摸她的脸颊,轻声的哄着说:“别担心,过不了几天我就能生龙活虎的起来了。”

    “我才没担心你呢……”

    他一听这话便笑了,小丫头死鸭子嘴硬,眼都哭红了还说没担心。

    屋里一时间有些静默,云柔看着他合上眼,难受的想要睡去的那个样子,也不忍心在这里打扰他,便轻手轻脚的起身,吩咐了丫头们去厨房熬上咸r_ou_粥,然后便去了进房沐浴,等她再回来的时候,r_ou_粥已经端了上来。

    她便亲自端着这碗粥和两碟小菜,到了屋子里面,只见凌乾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见她进来冲他笑:“好柔柔,你怎么就知道夫君饿了?”

    他这话说的r_ou_麻,云柔听在耳朵里,耳朵都红了,嗔怪的瞪了他一眼,端着热粥放在了床头的矮桌上,这才说:“你回来的那一会儿,就是准备吃晚饭,这么一折腾你连晚饭也没吃,一直到现在,刚才还流了那么多的血,不饿就奇怪了。”

    说着她亲自端起那碗粥,舀了一勺放在唇边轻轻地吹着,感觉温度差不多的时候递到他的唇边:“来张嘴。”

    凌乾老老实实的张嘴,一口粥,一口菜,就这样慢慢的这一碗粥给吃完了。

    丫鬟将碗碟都给端了下去,云柔给他擦擦嘴,喂了两口水之后,坐在了镜子前梳头,准备等着他喝完睡前的药之后就就寝。

    可头发还没梳完的时候,就听见床上躺着的人,似乎哼哼了两声,她回头去看,疑惑的问:“怎么啦?是不是伤口疼?”

    凌乾看着她,那双幽深的眸子似乎掠过一丝不自然,嘴巴也紧抿着,好像有什么话想说,却说不出来的样子。

    云柔眼瞳微微睁大看着他,又轻声问了一句:“是不是没吃饱?”

    他摇了摇头,又等了片刻之后,才深深的看着云柔,声音略微有点低沉:“我想小解。”

    这一瞬间云柔的神情便有些呆住,一双眼也微微有些睁大,现在脑海里什么都没有,唯独只有大夫临走前说的那些话:“这伤虽未见骨,但伤口也深,也长,所以最好还是让世子爷躺在床上不要动,这样才方便伤口恢复,毕竟动来动去,万一扯裂伤口就不好恢复了……”

    大夫说了不让他动,现在又是冬天,伤口本来就长得慢,若是他动来动去的话,的确是不太好。

    云柔目光微微颤着落在了他的脸上,看着他那一双眼,唇紧紧的抿着,却不说话,似乎是在问:所以呢,你想怎么解决?

    凌乾看着她那双眨巴眨巴的眼,无声的摇头失笑,看了看自己受伤的手臂,缓缓的想要使力气,用另一只手撑着起来,毕竟他两条腿还是能动的。

    可他刚刚动一下就觉得手臂撕心的痛,脸色变了,云柔立马跑到他身边扶着他的上半身,让他靠着自己坐了起来。

    她想了又想,才咬牙说:“不然我给你拿个桶来,放在这里……”

    他却摇了摇头,无语的笑着看着她:“我只是手臂受伤了,又不是腿不能走,净房这么近,我走过去就是了,只是我手受伤了,左手没法解裤带……”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中有星星点点的光芒,云柔听他这话便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只顾着羞低着头,并未看到他此刻的眼神。

    “那……要不我陪你去?”

    他这才低沉一笑:“那走吧,你扶着我点。”

    云柔:“……”

    这就决定了让自己陪着他去吗?她只是客气一下呀……可是仔细想想,他也不让丫环近他的身,除了自己,还能有谁帮他呢?更何况他们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丈夫如今这个样子,她作为妻子自然的应该好好的照顾。

    更何况,作为夫妻他们什么事都做过了,只帮他解个裤子其实也不算什么了。

    云柔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工作,便扶着他的手臂带着他往净房去,到了里面之后,凌乾站定了,转过头来盯盯的看着她,也不出口催促。

    云柔只觉得两道目光在自己的脸上,像火一样的灼热,她不好意思抬头看,也不想在这尴尬的气氛中继续再磨蹭,就伸手挑开了他的衣袍,解开了他的裤带。

    做完这些之后,她便转过了身,想出去吧,这人又没有开口,她一直站着也没法走。

    直到过了有片刻,依旧没有听到他小解的声音,她蹙着眉头想回头去看一下的时候,他却突然开口,声音里饱含无奈苦笑:“柔柔,你还是出去吧,你在这儿我……”尿不出来……

    云柔听他这句话,心里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急忙便出去了……

    即便是夫妻,即便对彼此的身体都熟悉了,可在这种事上,被人看着听着,也的确是没法随心啊……

    受伤后他就不用去任职了,每日里就在家中养伤,云柔就天天的陪着他,而这个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什么事情都要她亲力亲为。

    作为夫妻,换衣,擦洗的那些事,她做了也就算了,可喂药喂饭可以让丫头代劳,他却不肯,非要让云柔给他喂。

    吃饱喝足了,没事了就让云柔躺在床上陪他睡,睡饱了还要有人陪着他煮茶,下棋,总之不管他要做什么,都会云柔就过去陪着他。

    粘人的不得了……

    而这一段日子也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家中继母又查出了有孕,祖母和父亲都十分欢喜。

    而方子杰已经和蒋家的姑娘完婚了。

    凌乾伤好了没几天,便到了过年的时候,过年期间他们夫妻随着王爷和王妃进宫去参加宴会。

    她作为端王府的世子妃,成婚之后好好活了下来,令不少人都刮目相看,私下里没少听人议论,说她是天生的好命。

    连她自己都觉得,是挺好命的……

    新年过后,凌乾伤好了就再也没有理由在家歇着了,又开始每日早出晚归忙碌的生活。

    云柔得在家里,帮助王妃打理府中的事物,闲时就做自己的事情,有空回家就看看祖母,日子过得极其舒心。

    而在方家的云英,过得就不是那么好了,方子杰的正妻蒋依依,算不上脾气太好,新婚头一个月,就一天到晚的让元英来站规矩。

    有一次云英实在是站的受不了,就在方子杰的面前哭了哭,方子杰护着云英,回头去找了蒋依依,让她对待妾室不要那么刻薄。

    蒋依依哪里是个吃亏的性子,发现小妾居然跟丈夫告了状,自然不会轻易就这么算了,当即便领着丫鬟仆妇到了云英的院子里头,狠狠甩了她十来个来个巴掌。

    气的云英有将近半个月的时候都没出过门。

    可她有如今这样的境地,却也怪不得旁人。

    第48章

    蒋依依是有些嚣张跋扈, 捻酸吃醋,嫁给方子杰之后见方夫人, 不管她后宅之事, 就更是硬气了三分。

    这日天黑,方子杰夫妻正在一起用饭, 云英以及另一名妾杨氏在一旁小意的伺候着。

    夫妻经过几次争吵之后, 方子杰也不敢在蒋依依面前,对云英有丝毫的疼宠, 只当自己看不见心爱的小妾在这帮伏低做小,下人一样的忙碌。

    蒋依依容貌其实生得不错, 就是因为性子刻薄, 眉眼瞧着也有些凌厉, 望了一眼给她盛好汤的云英之后,目光落在了丈夫的身上,问:“夫君近来读书读得如何?”

    “挺好的。”方子杰讨厌她, 与她面和心不和,能少说话就与她少说话。

    蒋依依看着他对自己这般不耐烦的样子, 也并不生气,只幽幽的笑着说:“距离今秋下场已经没多少日子了,我近日来仔细的想了想, 不该在放任相公这么如此懒散贪玩下去,决不能让这些狐狸j-i,ng扰了相公读书的心思。”

    “所以从明日起,云氏和杨氏,就不用你们再来晨昏定醒, 你们就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院子里,绣绣花喝喝茶就行,别出现在二爷面前,搅合二爷连读书的心思都没了,懂了吗?”

    云英和杨氏这两个人已经她折腾的够惨,她说的话她们不敢不听。

    但方子杰却转身摔了筷子,怒瞪着他:“口口声声是为了我读书,还不是你自己善妒!不让她们来晨昏定醒,不让她们出现在我面前,老老实实的呆在院子里,你这是变相的圈禁他们!”

    “我就是圈禁她们怎么了?谁叫她们一天到晚的打扮的跟狐狸j-i,ng一样,勾着你贪玩享乐!”

    蒋依依也摔了碗,站起来怒气冲天的指着方子杰:“我今儿把话撂在这儿,今秋科场你若是不能拿个进士回来,我就立马把这两个小贱人赶到庄子去,让她们做苦力,这辈子你也别想再见她们一面!”

    “你这个妒妇我要休了你,休了你!”

    方子杰愤怒的大叫着,抬脚就要去书房那边写休书,蒋依依可不是个好惹的,见他要走,上前两步便扯住他的衣领,狠狠的将他一甩,转过身来,扬起手便扇在了云英的脸上:“今日,你要是敢写休书,我就立马弄死这个贱人!”

    云英被殃及池鱼,被打的云鬓散乱,捂着脸在一旁掉着眼泪,也不敢大声哭泣,可怜的紧。

    方子杰见爱妾被打,更是怒不可遏,却也因为蒋依依出不出口的话,不敢再提休妻的话,只想抱着云英离去,好生安慰一番。

    可蒋依依才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在他伸手要抱云英的那一刻,一脚将云英踹了过去,“杵在这干嘛?还不快滚!”

    这一脚把云英踹的是心窝子都疼,被丫鬟扶着,才勉强站立,另一旁的杨氏已经吓得浑身瑟瑟发抖,低着头边跑,跟兔子似的。

    这边方子杰气的一双眼血红,却是无奈将氏这个泼妇,只恨恨的踢倒了两个椅子之后,这才甩袖去了书房。

    蒋氏见他气愤而走,也并不在意,深吸两口气之后,扶了扶发髻,继续坐下来用饭,片刻之后想了想,冲自己的陪嫁丫鬟小声的说:“这几个月将云氏那个贱人看紧一点,不许她出院子一步,更不许她书信与娘家联络,省得她那嫁入高门的妹妹来给她撑腰。”

    “是,奴婢知道了,一定会紧紧看着那院子,连只苍蝇都不让飞出来!”

    蒋依依心情不错的喝了两口汤之后,看着桌子上摆着的一盘红烧r_ou_,眯眼笑了笑,又对丫头说:“云氏虽然碍爱同我争宠,但到底也是人家端王府世子妃的亲妹妹,关着她的这几个月,也不能薄待了人家去,所以回头还是得好吃好喝的供着,省得回头二爷伤心,又要来与我闹。”

    她说着夹着一块红烧r_ou_放进了自己的嘴里,香喷喷的吃下去之后,这才幽幽的看着丫头使了个眼色:“这r_ou_可是好东西,最为养生不过,看云氏那个瘦弱的样子,也怪可怜见的,以后每日的叫厨房多做些r_ou_给她吃,回头将她养得水灵灵的,白嫩嫩的,想必二爷一定喜欢。”

    丫鬟一听这话,便明白了小姐是什么意思,抿唇笑了笑,“小姐放心,奴婢知道该怎么办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初夏的时候有一日晨起,云柔刚刚想喝一口茶润润嗓子的时候,忽然嗓子里一阵恶心往上涌,她立即捂着心口拍了拍,那恶心的感觉才退了下去。

    可吃早饭的时候闻着牛r-u的腥味,她又忍不住的干呕了起来,红豆和红叶见此,顿时满脸喜色,急忙便去请了大夫上门。

    王妃那边听闻她请了大夫,还以为是生病了,便也急忙的来看,谁知道刚刚踏进他的屋中,便听到丫鬟们一阵喜气的叽叽喳喳,看到云柔脸颊粉红,是很害羞的坐在桌前,便知道怕是有好消息了。

    云柔见婆母来得这么快,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

    端王妃上前去,含笑看着她,轻声的问:“是有喜了吗?”

    云柔点了点头,颤颤的看了婆母一眼,这才说:“大夫说已有两月的身孕了……”

    王妃一听顿时大喜,双手合十的念着佛,片刻之后才说的:“你这孩子也真是大意,都快两个月了才知道,从今日起呀,你什么都不用干,只在家好好的养着胎……”

    这一日王妃在她的屋中逗留了很久,开开心心的跟她说了很多孕中的注意事项,还说要给她身边添两个可靠的婆子,奶娘也要提前预备着,总之事无巨细,她都已经想好了,云柔真的是不用c,ao一点的心。

    晚上凌乾回来进屋的时候,就觉得气氛好像有些不对劲,红豆和红叶两个丫头看着他的眼神明显是喜气洋洋的。

    他疑惑的看了两个丫头一眼,有些不明所以,抬脚便进了屋中,一进去就看到云柔坐在窗边,就无聊的拿支着下巴,看着窗外头。

    “看什么?”他走进了,来到她身边,伸手揽住她的肩头,凑上去先是闻了闻她身上的香味儿,又拿唇角蹭了蹭她的脸蛋,目光这才对上她的双眼,这一看不得了,只见她双眼盈盈亮,仿佛含着如波秋水,看到他心头一震难耐,就想吻下去。

    可头还没低下的时候,肩头就被她推了开,云柔眨巴着一双好看的眼,看着他那欲求不满的样子,轻轻的一笑:“我今天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什么好消息?”他说着疑惑的皱眉,又想凑上去亲她,却又被推开,顿时眉头皱得死紧,很是不满。

    云柔笑着,轻轻的拉过他的一只手,慢慢的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一直没有说话,只抬眸定定的看着他,等到片刻之后这个傻男人才恍然大悟,目光由震惊变为了狂喜。

    “柔柔你这是……怀孕了?”

    云柔顿时笑着点头,开心的一双眼都弯成了月牙,伸出双臂变搂着他的脖子,将头靠在他的肩上,笑着跟他说:“我一早起来吃东西,觉得有些恶心,红豆就请了大夫来,说我已有了两月的身孕,整整两个月呀,我居然都不知道,你说我是不是特别傻?”

    凌乾这一刻激动的,不知道能说什么好了,只紧紧的抱着她,感动的一双眼眶都有些酸涩,满心满眼的都是,他要有孩子了!这是他和柔柔的孩子!

    将来若是女孩的话,一定能和柔柔一样的可爱喜人。

    若是儿子的话,能够像他一样高大英俊。

    他能够亲自教孩子们读书习字,骑马s,he箭,将这世界最好的一切都给他们!

    总之,总之他不知道用什么话语来描述自己这一刻的心情,他高兴得快要疯了,开心的大笑着,“柔柔,我们有孩子了!我真的快要开心死了,你知道吗!”

    云柔看着他那高兴的样子,拿手轻轻地扶着他的脸,想着前些年他婚事不顺的那些心酸,点了点头:“我知道你开心,我都知道……”

    凌乾激动得眼眶都红了,抱着她一直笑笑的像个傻子一样……

    又过了一段日子,云柔的肚子显怀了,天气也到了最热的时候,她屋子里一天到晚都摆着冰,生怕热着她,看着她肚子一天大一天,凌乾面对她的时候也格外的小心,连睡觉都不敢太大动作的翻身,生怕碰到她的肚子。

    这一天黄昏,王妃让他到自己的院子里说话,他坐下喝了一碗冰镇过后的绿豆汤之后,这才看着母亲问 :“娘,你叫我过来有什么事儿?”

    王妃笑了笑,喝了口温茶这才试探着说:“如今柔柔不是有孕了吗,肚子也越来越大了,我想着你们两个若是继续住一块儿,我怕你影响她,毕竟你是个大男人,粗手粗脚的,可别不小心碰到了她。”

    “毕竟柔柔这一胎可是咱们王府的头一胎,你娘我盼了不少年,那可要万万小心的。”

    “所以我就想着叫你过来商量一下,要不你换到书房去睡,娘也正好在给你们安排两个体贴懂事的通房,也好伺候你,你觉得如何?”

    第49章

    凌乾根本没想到母亲要自己来, 居然是说这个事情,一时间有些无奈笑着摇了摇头, 只说道:“娘, 您就不要c,ao心这个了,我是真的不想要通房, 更何况现在柔柔怀孕了, 正是要紧的时候,我也不想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来分她的心让她难过。”

    “早些年您给我安排的通房我都没动, 现在有了柔柔之后,我就更不会动那些乱七八糟了, 所以娘你以后就别再提这个事儿了。”

    王妃一听儿子这么说, 那脸上的笑容便逐渐的冷了下来, 儿子这话好像是说她故意要拿这些通房妾室去气柔柔,她可根本没有那个意思。

    只是她是站在王府的大局上看,想着儿子如今都二十五六才得这头一个孩子, 若头一胎是男胎那还好些,若是柔柔将来生下一个女孩, 再想生第二个,至少还要两三年的时光,到时候儿子都三十了!

    都三十岁了还没有儿子, 那说得过去吗?

    所以她就想着现在趁着柔柔怀孕,没办法服侍儿子的时候,赶紧给他多添两个通房,不管庶子庶女的, 多多的生几个,为这王府开枝散叶,多好啊。

    想当年她也是生下乾儿之后便给王爷纳了几房妾室,为这王府开枝散叶,也是她自己福薄生乾儿的时候伤了身子,后面一直都怀不上,要不然她也要多多的给乾儿多添几个弟弟妹妹的。

    没想到儿子如今却是这么的痴心,只守着云柔一个,那她要想要子孙满堂该等多少年呀?

    可见儿子这么硬气,她也不好将人强塞了过去,万一真是气到了儿媳,回头惊了这一胎,那也得不偿失,便烦躁的摆摆手说:“不想要就算了,不知好歹!去吧去吧,看到你都心烦!”

    “那儿子这就走,不在你面前惹您心烦!”凌乾见母亲没有强求,笑嘻嘻的从这院里走了,回去也没敢跟云柔提这件事,生怕她们婆媳之间有间隙。

    云柔怀这一胎还不算太辛苦,孩子挺乖的,她胃口也挺好的,基本上没有什么能让她忌口的东西,大部分都吃得下,所以这一个夏天过来就将她养得圆润了一圈,同样肚子也大了一圈。

    转眼秋天便到了,科试也到了下场的时候,方子杰被蒋氏盯了好几个月,日夜苦读,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生怕蒋依依一怒之下将云英给丢下了庄子里去做苦力,这辈子都见不到。

    所以科试下场的时候,他也多少有几分把握,即便是念着家中等着他的云英,再考场伤他也是奋力发挥,终于在放榜的那一日,在进士的名单上看到了自己。

    方家又得一进士,不知道有多高兴,大办了一场谢师宴,当天晚上方子杰就喝的醉醺醺的,去了云英的院子里,蒋依依也大方的没有阻拦。

    方子杰摇摇晃晃,到了云英的院门前,使劲的拍门大喊着:“英英开门,快开门是我呀!”

    方子杰在外面拍了好一阵子的门,里头才终于有丫鬟过来开门。

    门打开之后,方子杰看着那丫鬟一把推了过去,嘴里嚷嚷道:“英英呢,在哪?怎么不出来接我?”

    丫鬟见他人都走进来了,有些着急的看了看屋里的方向,实在没办法了,拦在了他的面前,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二爷,我家姨娘她,姨娘的身子有些不爽……今夜您不如去别的院儿里吧,姨娘没法服侍您……”

    方子杰闻言醉醺醺的那一双眼,有一些疑惑,片刻之后抬手一个巴掌甩在了丫头的脸上,狠狠的骂道:“你这贱婢少诓我,我都几个月没见你家姨娘了,她就算身子不爽也一定想见我,还不快先带我进去,少在这里啰里八嗦的!”

    丫鬟见实在是拦不住人了,急得一跺脚便冲进了屋里头,还没来得及将床上的帐子放下来,方子杰已经紧跟着进来了,看着那半落下的床帐,脸上露出了欢喜的笑容,急急的便扑了过去:“英英,这几个月来委屈你了,我知道都是我不好,都是我无能,都是我护不住你,可谁叫那个贱人太嚣张跋扈,我就是惹不过她呀!”

    “你原谅我好不好?如今我已经是进士老爷了,过不了多久我就能去做官了,等到那个时候我在想对你好,那个贱人若是再敢拦着,我就能休了她了!”

    “你看今天我中了进士,我要来你的院子里,她连个屁都不敢放,说明她现在怕我了,我的好英英,你快出来我想抱抱你!”

    方子杰说着一把将拦在床前的丫头给推开,手用力的撕扯着那单薄的床帐,不过片刻,那薄纱便被他扯了下来,只见床上蜷缩着一个背对着他的女人,身形粗壮的捂着脸,他顿时便傻了眼。

    “这……”

    这不是英英啊,这么胖的女人,这是谁?

    他顿时红着一双眼眸,紧紧揪住了丫鬟的衣领,嘶声力竭大喊着:“英英去哪儿了?你们把我的英英藏在哪儿了?是不是蒋氏玩的把戏,这哪里来的肥猪!说,我的英英去哪儿了!”

    丫鬟被吓得哭了起来,使劲的扯开他的手臂,大声哭着说:“二爷您仔细看看,那就是姨娘啊!只不过姨娘的这几个月胖了些……”

    方子杰一听顿时傻眼了,他虽然醉了但脑子还是清醒的,此刻听到丫鬟说这样的话,麻木的不可置信,立马便坐到了床边,使劲的将那胖子捂着脸的一双手给掰下来。

    可当他看到和云英一模一样的那张脸,却胖了不知几圈的时候,一下子被吓得跌倒在了床底下。

    云英泪流满面,低声的哭泣着,不敢抬头去看曾经自己心爱的男人,她现在的样子像一头肥猪一样,她有什么脸面见他?

    方子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切是真的,他不停的摇着头,嘴里喃喃的叫着,这不是真的,这是在做梦,这是在做梦……

    云英看着好几个月不见的男人,实在是忍不住心中的悲痛,肥壮的身子从床上爬了下来,拉着他的手哭着说:“子杰是我,我是英英!只不过,我如今是……都是那蒋氏害我,你一定要替我报仇!”

    蒋依依那个恶毒的女人将她圈禁在这院子里之后,除了不让她与外界联系之外,每天都只送来各种各样的肥r_ou_,全是肥r_ou_,一点米面都没有,一点青菜也没有,就算是汤也全是肥肥的r_ou_汤。

    有的时候,甚至r_ou_食里面连盐都不肯给她放,就是想让她吃得胖死。

    她抗拒过绝食过,可到最后饿的实在受不了的时候也只能吃那些r_ou_,她一天只吃一顿或者两顿,可即便是那样,最后也无法控制的胖成了这个样子。

    她知道自己变丑了,变得十分难看,变得像肥猪一样,恐怕再也得不到子杰的喜欢,所以一开始她不敢见他,可现在既然见到了,她就知道若是再不抓住这最后一根的救命稻草,她这一辈子就彻底毁了呀!

    “我是被蒋氏害的,子杰求你救救我,我不想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救救我呀,除了你没人能救我了!”

    方子杰简直傻眼了,看着云英这样一副面容,与之前那个美丽可人温软柔弱的女子相差十万八千里,他根本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大叫着不可能转身便跑了。

    云英见他兔子一样的跑掉,大声的呼喊着:“子杰!二爷!你别离开我!!啊!蒋氏你这个贱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而蒋氏这一刻却坐在自己的屋里,笑得花枝乱颤,他就知道相公那个爱好美色见到云英如今胖成这样猪一样的样子,一定会嫌弃,果然事情如她预料的一般,还真是叫人大快人心!

    听丫鬟说方子杰去了书房之后,蒋氏打理了一下头发和衣着,便叫丫鬟端了一盅醒酒汤,亲自往那书房去。

    自这一日起,将氏日日都对方子杰各种小意讨好,将自己一身的嚣张跋扈都给收了起来,没多久时间,云英已经被方子杰彻底抛在了脑后。

    而这边云柔肚子已经很大了,也越来越辛苦,夜里也常睡不着,白天顶着大肚子走个路都需要人扶着,没几步就气喘吁吁的。

    可为了生产的时候能顺当一点,她每天早晚都要走半个时辰,一边走一边歇,还好现在已经是秋天,不那么热了。

    每日里凌乾只要回来,就会亲自陪着她散步,夜间躺下的时候,也会体贴的给她揉一揉酸疼的腰肢和腿脚。

    这一日夜里她腿又抽筋了,疼的惊醒了,凌乾立马点了灯,将手按在她小腿上皱成一团的地方,轻轻地帮她揉着,眼看着云柔被疼得直掉眼泪,他心疼得好像心都要碎了,急忙的哄着:“柔柔乖,马上就好了,不哭不哭……”

    可抽筋实在是太疼了,云柔即便平日里挺坚强,这一刻也实在是忍不了,肚子里的孩子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也动了起来。

    不知是小手还是小脚,轻轻地踢着她的肚皮,然后就好像有一股神奇的力量缓解了她的紧张和疼痛,慢慢的小腿也不抽筋了。

    她这才擦擦眼泪,对凌乾笑着说:“孩子在动呢,你快来摸摸。”

    他一听立马过来,掀开她单薄的寝衣,将手放在那圆滚滚的肚子上,下一瞬双眼发亮的笑:“他动的好厉害,他踢疼你了吗?”

    云柔摇头,看着他那傻乎乎的样子,眯眼笑了。

    祖母说的对,她就是个有福气的。

    所以她,遇上了这么好的男人。

    第50章

    云英这一阵子过得生不如死, 从方子杰中了进士之后,蒋氏的心情也好了, 也不再将她关在院中, 允许她出门来走动。

    可即便现在能出来又怎么样?

    这一切对她来说都太晚了,她现在胖的像猪一样, 即便穿了这个最好的衣裳, 画上最j-i,ng致的妆容,可拦了好几次, 方子杰看到她都像是见鬼一样的转身就走,根本就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她也不敢相信自己曾经深爱的男人, 现在居然这么嫌弃厌恶自己, 她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却又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可是因为自己做过太多的错事,即便现在她呆在方家生不如死,也不敢回家去求祖母和父亲的帮忙, 因为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这一日她无力的躺在躺在床上,整整一天她只吃了两颗青菜, 她想要瘦回以前的瘦弱样子,想要重新得到方子杰的喜欢,正当她饿得头晕眼花, 快饿晕过去的时候,丫鬟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双眼通红的跪在了她的床边说:“姨娘,奴婢听那院的小丫头说, 主母有孕了……”

    那一刻的云英感觉到自己整个世界都灰暗了,在方子杰对她避而不见的这一段时间里,他居然和他以前那样厌恶的那个女人有了孩子……

    心碎两个字都不能够形容她此刻的绝望。

    偏偏丫鬟在一旁小声的哭泣着:“姨娘,你得想想办法呀,若不然一直都是如今这般境地,等到主母生下了嫡子,您在二爷心里就更没有丝毫地位可言了!”

    云英胖圆的脸上不停的流着眼泪,许久许久之后深吸了一口气,目光中满是决然,“是啊,就算如今他不喜欢我了,我也不能坐以待毙,等那个女人生下他的孩子,他们的感情坚固了,就算我瘦回了原来的样子,怕谁也不能再夺走他的宠爱了!”

    “我不能这样的等下去,万一我不会瘦下来呢,我要想个办法想个万无一失的办法,否则在这方家,我早晚都是要活不下去的!”

    ……

    半个月后的一晚,小丫头在前院拦住了方子杰,泪流满面的跪在地上,抓住了他的衣摆,哭喊着:“二爷,求您去看看我家姨娘吧,我家姨娘都快不行了!”

    方子杰一看是云英的丫头,嘴里还说着云英快要不行了,顿时,心中便浮现起了往日那些恩爱的画面,目光里也掺杂着愧疚和自责。

    “你家姨娘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就不行了?”

    小丫头哭得泣不成声,拽着他的衣摆不肯松开:“回二爷,其实我家姨娘早就不想活了,这阵子送来的饭菜姨娘都不动,最多只是喝一点水,这么多天下来,一天天的她早已气如游丝,快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怕是就要……故而姨娘让我来,一定要请二爷去一趟,就当是见最后一面了!”

    方子杰听到这里哪有什么不明白的,心中愧疚得不得了,咬了咬牙,点了点头,跟着丫头往了云英的院里去。

    他一到屋里,便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儿,但他并没有太注意,直接到床边去,青色的纱长垂了下来,并看不见躺在床上的人。

    他知道云英是怕自己嫌弃她,所以才不开帐子,便慢慢的走到了那床边,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挑开了那帐子。

    可入目却是云英,拿着帕子搭着脸,不让他看见。

    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轻声的唤了一声:“英英,你这又是何苦……”

    虽然明知道她这般节食是为了重新得到自己的喜欢,可方子杰就是不能咬牙说出,他们可以回到原来的话。

    因为他真的根本没有勇气再喜欢这样一个胖子呀……

    床上的云英用帕子盖着脸,听到他的声音流出了两行眼泪,轻声的说:“我知道我现在不得你喜欢了,但是我也不怨你,连我自己都嫌弃我如今的模样,我只觉得生不如死,所以,你不要为我伤心,记住我最美的样子就行了,今生我们无缘能够白头,等来世,我一定要再嫁给你,你一定要等着我好不好……”

    方子杰被她这一番说话说得眼眶有些酸酸的,正这时,一旁的丫鬟给他递上了一杯茶,他接过来喝了,喝完之后这才看着床上躺着的云英,说:“英英你听话,不要再犯傻了,你的身子咱们可以慢慢的调理,我也可以帮你找遍名医,为你寻减r_ou_的方子……”

    方子杰坐在床边话,说着说着,就觉得身上有些热,脸颊烫了,头脑也有些不甚清醒,他晃了晃脑袋,用手扶着额头轻轻的捏了捏,想要清醒一些,可谁知道再睁开眼,眼前居然恍惚起来,有些看不大清楚了。

    他难受的捂着头,歪倒了床上,喉头滚了滚,觉得身上燥热无比,开始撕扯衣领,仅剩的理智,都用来叫人:“来人……来人……”

    云英躺在床里面,听到他的声音不对劲,这才拿开了帕子,慢慢的折起身子,看着他面颊潮红,双眼迷失的那个样子,紧紧咬着牙慢慢的解开了衣襟,双眼中满是眼泪:“对不起子杰,我只能用这种方法了,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够怀上你的孩子,在这府里活下去,你别怪我……”

    蒋氏在房间里等了将近一个时辰,都不见方子杰回来陪她,心烦意乱的让小丫头出去找,找了一大圈儿,听说他人往云英的院子里了,便心下疑惑。

    他都这么久不去看那个肥婆了,怎么今天就突然去了?去了还不出来,他不是现在极其厌恶那个肥婆吗?

    带着心里的怀疑,她便带着丫鬟去云英院子去,可到了那院门外发现院门紧闭,屋里亮着灯,而且还传来了异样的叫声,她立马便叫人将这门给踹了开,急匆匆的带着人进去,可入目的景象,差点没将她吓晕了过去。

    两个人在凌乱的床上,云英脸色痛苦的趴在床边,嘴里发出虚弱的痛哭声,看着她来的那一刻,缓缓的伸出手来,竟向她遥遥求救:“救我,救我……”

    云英自己也没想到这药猛烈,而她又下得太重,方子就像是疯了一样,血红着一双眼,不顾一切的宠她发泄着,像一头失了神智的狼。

    云英觉得自己好痛好痛,痛的她好后悔,为何走到了这一步……

    而蒋氏也清楚的看到,那床单上沾满了肮脏的血……

    她吓得深吸好几口气,扶着丫鬟的手才没让自己的腿软了下来,急声的大叫道:“这是怎么回事?快把他们分开来!”

    方子杰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此刻在做什么,被人拉开之后,那奔腾的血液也停不下来,看到女人就往身上扑,像个鬼一样,蒋氏实在是怕极了,尖叫着让人叫了府里的护卫,将他打晕之后,屋子里面才逐渐的安静下来。

    而这个时候方夫人也已经听到消息来了,看到屋里狼藉一片,云英躺在床上快死的那个样子,和自己儿子的那一副丑态,瞬间便明白了发生什么事情。

    当即叫人去请个大夫来,而将氏回过神来,更是怒不可遏,看到云英这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还是不解气,上前去狠狠扇了她十几个巴掌,手掌都发麻之后才停了下来。

    而大夫的诊断,说云英所用之虎狼之药极其伤身,方子杰以后怕是难有子嗣,这些话更是让将氏大受刺激,立马就摔碎了桌上的茶盏,拿着那锋利的棱角,想要去划云英的脖子。

    方夫人立马拦住她,虽然她心中也恨死了云英,可到底与云家是有几分情分在的,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媳妇杀了云英呢?

    就立马劝道:“老二媳妇别冲动,杀人是要偿命的呀,如今她害了老二的身子,我这个做娘的心里也不好受,可杀人是万万不能的,万一消息走了出去,那可就不好收场了呀!”

    蒋氏也不是个傻的,听到婆婆这一劝,狠狠的将手里的瓷片扔在了地上,大声的哭喊着指着云英:“婆婆,她害了相公一辈子呀,难道你就这样放了她吗?就算您能一下这口气,我也不甘心,那可是我的夫君呀!”

    方夫人生怕惊动了她的胎气,将肚子里这唯一的孩子也保不住,急忙扶着她的背,劝道:“好孩子你别急,也别气,仔细身子,别忘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呀!”

    “至于这个贱人,你看看她,这会儿她也是一副进气多出气少的样子,怕是方才也被折腾的很了,估计是活不了多久了,咱们就以她得了重病为由,将她扔去庄子上,自生自灭好了,一来不得罪云家,二来也不会让外人抓了把柄,你就听娘的好吗?”

    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不能明着将这贱人杀了,还可以暗地里动手,等她称病送去了庄子,到时候,不给水不给药,估计这贱人撑不了几天就会死!她也算是解气了!

    蒋氏想通以后,便顺从的点了点头,只看着床上躺着昏迷不醒的夫君,想着大夫说出口的那么话,眼泪不停的往下掉。

    云英的死讯是在半个月之后传回方家的,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方子杰正在后院的亭子里坐着,他整个人就像被掏空了j-i,ng气神儿一样,完全没有一丝年轻人该有的神采,神情萎靡,形容枯槁,如同那年迈的老者。

    他看着湖中的那一片即将枯萎的莲叶,无神的双眼中,许久许久之后,那双眼中的浮现出一丝畅快的y-in狠:“死的好,死的好……死的真好……”

    云柔得知云英的死讯时,也即将临盆了,因为云英死得过于突然,所以私下里凌乾就派人去打听了一番,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云柔的时候,她的目光中有惋惜,也有无奈。

    惋惜云英到底是年纪轻轻就这么死了,无奈她终究是想不开,活不明白,害了旁人也害了自己。

    对于方子杰,不能人道,对于他来说,是比死更残酷的惩罚吧。

    云柔生产这一日,天气晴朗,一早她起床,折起身子就感觉身下s-his-hi的,便知道自己要生了。

    略带一些紧张的告知了丫鬟,没片刻的功夫,在这院里住着的产婆,便的来到了她的跟前,扶着她进了产房,开始漫长的等待。

    头一胎生的比较慢,凌乾一直在身边陪着她,她痛的时候就紧紧握着他的手,累的时候就靠在他的肩膀上,口渴的时候由他亲自喂水,有他在身边,她觉得生孩子也不那么可怕了。

    可阵痛越来越频繁之后,凌乾便被王妃叫了出去,在门外焦急的等待,这一等就是到了深夜。

    他守在这屋门外,听着里面的声音,焦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一会站着一会坐着,一会走来走去,一会又迫不及待的扒着门,听到里面云柔的惨叫声,更是恨不得一脚踹开门冲进去。

    终于又过了没多久,听到一声婴儿的啼哭之后,他这才大大的放了一颗心,不顾王妃的阻拦,直接便推开门冲了进去。

    云柔已经虚弱无力的,简直睁不开眼了,看了一眼孩子之后笑了笑,他也来到了床前,紧紧握着她的手,双目通红,含着泪光,哽咽的对她说:“好柔柔,你辛苦了。”

    她笑笑,想摸摸他的脸,却没有力气,只有很轻很轻的声音跟他说一句:“我不辛苦……你快去看看孩子……”

    而这时产婆已经将洗好的孩子抱到了他的面前,凌乾小心翼翼的接过孩子,放在了她的身旁,看着孩子哇哇大哭的那个样子,激动的眼泪都掉了下来,又哭又笑的跟他说:“柔柔你看,儿子像你呢……”

    他说话的时候,目光看着云柔,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彼此的心也再没有了间隙,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一眼,就好像过去了万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