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15节

章节目录 第15节

    闫小姐往上推了推眼镜,笑盈盈的说道,“没错,就是心重生,豆豆的新歌,我第一次从网上听见的时候就被它吸引了,那种酸酸甜甜的感觉,像是一对恋人冥冥中走到一起,又因为外界的阻力而被迫分开,再冲破桎梏重新产生的情感。可以说我就是根据这首歌编写的剧本。因为某些关系,我把爱情线变成了友情线。”

    闫小姐越说越激动,眼睛里的光辉已经抑制不住,“我想不到还有谁能比包先生更适合出演这部戏的主角了。”

    “好,我接了。”包寻拍了拍豆豆搭在他肩上的手,侧头冲他笑了一下。

    “太好了,我相信这部戏有您的倾力加盟一定会更具有说服力。啊,对了,豆豆,我已经向公司提出了申请,就让心重生这首歌当电影的主题曲。”

    豆豆一听,立马在包寻耳后悄声说道,“我们这算不算是变相同框?”

    “不,咱俩已经是正向绑定了。”

    主演敲定,其余的事情就全都顺风顺水起来。这一次的投资被耀娱公司和包寻身在的公司垄断,无需再拉其余的投资商。布尧主动担当起剧前网络宣传的全部工作,在剧组如火如荼的拍摄期间,就已经将名号打响,吊足了观众的胃口。

    【啊啊啊啊,我寻哥回归了,我终于能看见我男神了,我太激动了,不行我去喝废柴快乐水冷静一下。】

    【电影叫心重生,豆豆的新歌也叫心重生,然后那首歌是这部戏的主题曲,这么大的一个糖居然没有人吃!】

    【我吃我吃!楼上别跑,一起张嘴吃糖!】

    【铜矿了铜矿了!本来以为有生之年,没想到幸福来的这么突然,寻哥加油!豆豆加油!】

    【我之前觉得豆豆抢走了我男神,现在突然觉得与其让哪个小妖j-i,ng抢走,不如让豆豆抢,起码我们还可以吃糖!】

    网上一片其乐融融,偶尔冒出来几个黑子,都被正义的真爱粉们联合打压下去,扼杀在萌芽状态。

    他们的网络宣传相当到位,可是公司联系了几个大型的媒体采访,他们都因为之前的出柜事件保持中立态度,不肯松口,找小媒体又达不到效果。

    豆豆还寻思着要是还不成功,就去找布尧想办法,毕竟耀娱集团总裁的面子媒体们还是要给几分的。

    没等他行动,公司突然传来消息,说是有媒体主动要求采访宣传,而且没有任何的附加条件。小均手下要管的人太多,实在拖不开身,豆豆身为助理,便代替他先去与媒体接洽。豆豆本来还有点心虚,他毕竟没有接洽媒体的经验,而且这次任务又尤为重要,万一他搞砸了,就会浪费一次绝佳的机会。

    他忐忑的在会客室坐着,听说这家媒体今年就像是抱了福星一样,采采访谁谁火,发行的杂志更是快要垄断市场,本来平平无奇,却在短短数月内一跃成为排行前茅的娱乐媒体。

    他还挺小均提过,这些都归功于他们的新主编兼制片人,这位主编从另一处大媒体跳槽过来,手上带有丰富的娱乐圈资源,敢于大胆创新,这才把他们都带了起来。

    豆豆也是很想见见这位传奇的主编的,可是他又紧张,希望主编是位好相与的人。

    渐渐的,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高跟鞋踏着地板,发出哒哒哒的响动,声音由远及近,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豆豆连忙起身相迎,为了表示礼貌和敬意,豆豆特意微微弯腰,行了个绅士礼。“孙小姐。”

    紧接着,前边传来了女人爽朗的笑声,豆豆听这声音耳熟,抬头一看,惊讶的啊了一声。

    “几个月不见,连姐姐我都认不出来了?”

    “哪能啊,葵姐,快坐快坐,我给你倒水。”豆豆刚才的所有顾虑瞬间都消失不见,他姐都来了,还有什么可虚的。

    孙葵笑弯了眼,“豆豆长大了,都会照顾人了。”

    豆豆嘿嘿笑两声,不好意思的挠着头,“葵姐,你咋成主编了?”

    “你姐我就不能往高处发展发展?”

    “能,绝对能,我姐的才华当主编绰绰有余。”

    豆豆马匹拍得响,孙葵也很受用,“我听说包先生出演的新电影需要采访宣传,我就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也在这。”

    “那采访的事?”

    “当然是包在你姐姐我身上了。”

    豆豆一听就乐了,“谢谢葵姐,改天你去豆爱餐厅吃饭,免单。”

    “我听说了,那是包先生经营的餐厅,我想做一篇美食报道,可以去那吗?”

    “当然没问题。”采访的事都解决了,孙葵身为主编,去豆爱做美食报道,绝对是对餐厅百利无一害。

    “包先生又要拍戏,还要经营餐厅,顾不顾的过来啊?”

    “他当然是安排了其他人手的,他自己一个月能去看一回就算不错了。”

    豆豆这话说的绝对属实,这些日子他和包寻在过二人世界,安排种地,运输,餐厅管理统统交给了雇来的大堂经理。包寻拍上戏以后,更是无暇去管餐厅,好在客流量本来就很好,现在公开了老板是谁,慕名而来的人更是络绎不绝。

    原来只有一家总店,现在在其他区也开起了好几家连锁分店,包寻这个餐厅老板当的妥妥的。

    有了孙葵在媒体界的大力支持,心电影的知名度一下子被拉高了两倍,以至于电影正式上映的那天,首映票房就碾压同档期,后面持续走高,城当之无愧的票房冠军。

    豆豆和包寻两人乔装打扮,偷偷到电影院看了一场,豆豆看着荧幕上大放光彩的包寻,心里美滋滋的,他家男朋友就是这么优秀,演什么是什么,天生就是应该站在舞台上的人呐。

    豆豆自认为这么甜的一部电影,里面不离不弃又无厘头搞笑的兄弟情简直可以让人傻笑三天。可令他没想到的是,网上的评论确实不同画风。

    【妈.的,又欺骗老子的眼泪!编剧在哪!老子要寄刀片。可是还是很好看(j-i,ng分中)】

    【呜呜呜,看电影要自备纸巾,一包不够,泪点低的同胞们要切忌。】

    【太感人了,我好想笑,可是也好想哭,我们问我你到底是要哭还是要笑,我说大概就是另一个意思的哭笑不得吧。】

    下面全是一水的哭唧唧,豆豆懵逼了,这不是轻松搞笑的电影吗?虽然中间有很多波折,还是大团圆结局啊。

    他们为什么要哭?

    “豆豆。”

    豆豆转过头,盯着包寻递过来的纸巾发愣,“干嘛?”

    包寻没有回答他,而是亲自伸手,擦去了他低落在两侧的泪珠。“爱哭鬼。”

    豆豆后知后觉的抹了把脸,他哭了?他居然哭了,他为什么也哭了!这个千古难题让他好一阵纠结,终究不得要领。

    过了些日子,新一届的影视剧颁奖典礼如期举行,包寻作为被提名的人选如期拿到了邀请函,而豆豆继续以他助理的身份,大摇大摆的跟着他进了场。

    典礼观众席上不仅有各路的演员、导演、编剧、制片,还有许多商界大佬们。豆豆看着台上的表演节目,偶然听见不远处有人在谈论一家公司莫名换了老总的事。他仔细的听了听,好像觉得这个公司名字他听过。

    随着一个奖项接着一个奖项的揭示,豆豆猛的坐直,惊动了身边的包寻。

    “怎么了?”

    “我想起来他们说的是谁了,是高风。”豆豆皱着眉头,“可是高风怎么会忽然消失了?”

    包寻抿唇,“我那个朋友的手段,你还是不要细究的好。”

    豆豆赶忙捂紧嘴巴,他什么都不知道。

    “接下来,我们即将揭晓的是,xx影视最佳演员,也就是我们最为关注的影帝影后奖项,首先我们先来办法最佳男演员奖,有请耀娱集团总裁,姚羽霖先生上台颁奖。”

    这个名字一出,台下隐隐有些沸腾,不仅演员们坐不住了,那些商界大佬们也都抻着脖子往台上看。

    不得不承认,姚羽霖的名字在娱乐圈的影响有多大,出道即连拿多年影帝奖项,隐退后摇身一便成了叱咤风云,掌握那些演员命运的耀娱集团大佬。谁不想活成他这样?

    随着提名的人选一个接一个的被念出,豆豆的期待也越来越大,他很想现场看一次包寻上台领奖的样子。

    和包旭一起提名的还有上回引出柜风波,顶替他接了电影的男演员,豆豆想到这就想为包寻打抱不平。

    所有人都屏息以待,特别是被提名的男演员们,豆豆偷瞄两眼身侧,却觉得包寻没有那么紧张,“哥,你咋都不期待呢?”

    “习惯了。”

    豆豆觉得自己感受到了暴击,这难道就是网上说的,学霸和学渣的区别吗?

    “第九届xx影视最佳男演员,得住是,心重生,包寻。”

    伴随着掌声雷动,豆豆转身就给了包寻一个大大的拥抱,“哥,恭喜你!”

    包寻侧头在别人难以发现的角度,轻吻了一下豆豆耳朵,随即站起身,和导演编剧们一一握手,从容的走上了领奖台。

    豆豆在台下,眼睛眨啊眨的,就像一个小迷弟一样,看着自己的偶像走上了那个闪闪发光的舞台。

    包寻从姚羽霖的手中接过奖杯,略一点头,“谢谢。”

    两人短暂的目光相接,姚羽霖一改往日的冷漠,眼神里显露出几分欣赏,“恭喜。”

    主持人和颁奖嘉宾都退到后面,台前只剩下包寻自己,他举着奖杯,为了够到话筒,微微低头,“谢谢所有支持我的观众,和帮助过我的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员。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一个人,有了他的存在,让我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体会到了什么是爱,谢谢你一直在我身边。”

    相隔数排的观众席,也没能阻挡两人的眼神交汇。豆豆托着下巴,专注的和自家男友眉目传情,骄傲感油然而生,包寻站在台上,明明没有法术,整个人却在发光,让人移不开眼。

    颁奖典礼之后,任凭网上掀起包豆热潮,两个当事人仿佛置身了事外,把后期应付采访的工作都交给了小均,收拾收拾东西就又回了村子里。

    豆豆在宅院里养了一窝兔子,什么颜色都有,兔子们还不过巴掌大小,正是软糯卖萌的年纪。豆豆整天就跟个导师似得,一有机会就跑到兔笼边上训话。

    “你们啊,现在可幸福了,不用挨饿受冻,不用担心自己被下锅,不用东奔西跑的迷路,想当初你们大哥我啊可是天天都顶着被做成兔r_ou_火锅的压力,在夹缝中求生存,多亏我机智,才有了今天的结果啊。”豆豆c-h-a着腰,仰天大笑。

    嘟嘟!

    豆豆被手机铃声拉回现实,咳嗽两下掩饰自己的尴尬,“尧哥,咋样,最近过的好吗?”

    “挺好的,你呢?”

    “我很好啊,你知道的我最喜欢田园生活了。”

    对面传来一阵愉悦的笑声,“你开心就好了,还有啊,恭喜你拿了影视金曲奖。”

    “谢谢尧哥,奖金很丰厚是真的。”

    “等你们回来,公司还有单独的红包要给你,接下来的新专辑要加油。”

    豆豆一听还有红包,高兴的合不拢嘴,“那我们得快点回去啊。”

    “你不是喜欢田园生活吗?”

    “我还喜欢红包呢。”

    “小财迷,你......”

    手机那头忽然没了声音,豆豆还以为自己手机坏了,“喂!喂!尧哥,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豆豆,唔......”

    紧接着,另一边好像传来低低的喘息声,只不过极度忍耐,要不是他耳朵好,还真听不出来。

    “尧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我先挂了。”

    豆豆盯着手机愣了一会儿,他刚才好像还听见有别的男人的声音。忽然,一个念头在他的脑海里生根发芽,瞬间长成参天大树。

    开窍之后他觉得自己的脑洞不是一般的大。

    “听见了没,以后出门啊,得提防着点,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是兔子还是猫,都得绕着坏人走,不能嘴馋,不然有可能就把自己给卖了,还替坏人数钱。”豆豆说很认真,只可惜笼子里的兔宝宝们没能领会他们大哥的苦心,还都一个一个的啃着菜叶,吃的津津有味。

    豆豆轻叹一声,怒其不争。

    “豆豆,洗手,吃饭了。”

    “诶!哥,我就来。”

    豆豆活蹦乱跳的,连板凳都忘了拿,跑了一半折返回来拿凳子,“不和你们闲扯了,我去吃饭了,你们是没这个口福的,我哥的手艺那叫绝了。”

    他头也不回的跑进屋,兔笼里的兔宝宝们此时都停下了咀嚼,目送他离开,大眼睛盯着门口,发出几声喷气声,就好像在嘲笑刚才有人秒打脸还不自知。

    “哥,你咋这样看着我?”

    包寻优雅的夹着饭菜,微笑道,“我刚才听见有人在院子里说,见到坏人要绕着走,不然就会被卖了。”

    “咳咳。”

    包寻轻轻拍了下他的背,“别着急,慢点吃。”

    他明明说的那么小声,包寻是怎么听见的?“我说的坏人是那种真坏人。”

    “哦?坏人还分真坏人和假坏人?”

    “当然了。”豆豆努力的为自己开脱着。

    包寻斜睨他一眼,“那我是哪一种?”

    “哥,你当然是假坏人,真好人了,嘿嘿。”

    包寻替他盛上第二碗饭,“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也可以当一下真坏人。”

    “不不不,哥,不用了。”

    包寻握住那只慌张失措的手,那纸巾温柔擦拭上面沾染的菜汤,“我们之间,不用客气。”

    别啊!“哥,我错了。”豆豆苦着脸求饶。

    包寻满意的端起盘子,“今天晚上我当床垫。”

    这下豆豆的脸更苦了,他不明白,自从解锁了这个姿势之后,包寻似乎对当床垫上瘾,可问题是他......想到这里,豆豆的脖子连同耳根都红了起来。

    包寻起身,气息扫过他的脖颈,淡淡的说了声,“三天床垫。”

    趁着包寻去刷碗,豆豆愤愤的冲回院子里,指着兔笼,“听我说,真的要远离坏人,不然天天被床垫欺负!”

    兔宝宝们静静的看着他,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豆豆无力的垂下脑袋,颇有一种众兔皆醉我独醒的感慨,做一只优秀的兔子太孤独。

    孤独的豆豆拉耸着脑袋,返回了屋子里,凄凄艾艾的关上了房门。

    “怎么了豆豆?饭不和胃口?”

    包寻从厨房出来,就看见豆豆这副蔫了吧唧的德行,还以为他遭受了什么打击。

    “哥。”

    “嗯?”

    豆豆可怜巴巴的望过来,“可不可以不玩床垫游戏?”

    包寻愣了几秒,表情由担忧转到憋笑,最后没憋出,笑出了声。

    有啥好笑的嘛。

    豆豆把自己闹了个大红脸,狠狠的瞪着包寻。

    “小傻瓜。”包寻走过去,搂过豆豆,按着他的脑袋,圈在怀里揉,“逗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说不玩咱就不玩,高兴了吗?”

    “哥你真好,你是全天下最好的男朋友!”豆豆趁机吹彩虹屁,活像个小狗腿。

    包寻爱怜的给他顺着毛,“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当个全天下最好的男朋友吧。”

    此时,微博上正兴起了一个热门话题,他们粉的cp跑到哪里去了。

    【你们说,寻哥和豆豆去哪浪了啊?我一礼拜去五次餐厅都没堵到他们。】

    【嘘!他们肯定在甜蜜蜜,我们不要打扰他们。】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